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四章 黑天鵝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巴拉萊卡琴。

  女仆小姐用1oz伏特加,0.5oz白卡魯索酒以及同等分量的檸檬汁,這會兒正在配制這種雞尾酒。

  在可以看見莫斯科晚景的酒店式公寓的最上層套房之中,優夜說,這次做了一筆還算不錯的聲音,應該要好好慶祝一下的。

  洛邱的掌心之中,剛剛完成了交易不久而到賬的靈魂光球正在漂浮著。

  落地玻璃窗外的莫斯科夜景到處都是彩色的燈光,而這個靈魂光球,同樣也是繽紛的色彩。

  但它已經不再是卡馬拉。

  它只是它最本源的模樣,而作為卡馬拉的這個個體,也已經在交易完成的那一個瞬間,消失不見。

  “就像是橙子一樣,剝開了外皮之后,就能夠得到鮮甜多汁的果肉……卡馬拉就是這一層外皮。”

  洛老板回想著女仆小姐關于這種情況的解釋——據說在他之前,也就是上任老板主持俱樂部的時候,這樣的情況也曾經出現過兩次。

  但前面的兩次,最終得到的天使的靈魂的質量都沒有這次隱藏在卡馬拉之中的這個高。

  已經沖調好了的巴拉萊卡琴被女仆小姐輕盈地放在了洛邱坐著旁邊的小圓茶幾上,“應該是很好地將卡馬拉從天師的魂之中剝離的關系。”

  優夜也帶著癡迷般的目光地凝視著老板手上的靈魂光球,“這次,已經很好地驗證了主人您之前的想法了。”

  “想法?”洛邱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優夜卻回憶般地呢喃著心中曾經聽過的句子,“如果時間能夠讓它醞釀出芬芳的話,愿意等待嗎?”

  洛邱舉起旁邊的古典酒杯,理論上喝不慣伏特加的他卻感覺到這杯沖調好的飲料意外的能夠很好入口。

  不過,大概也是因為已經沒有什么酒精能夠影響得了他身體的關系。

  旁邊還有小片的檸檬片,洛邱接著拎起一片含在了嘴中,酸味讓他一下子皺緊了眉頭,“嗯,為什么天使的靈魂會在普通人的身體之中。”

  優夜道:“從前聽過上任說過一些,但是知道的不多。似乎犯錯的天使都會受到懲罰,轉生在人間,當天使在人間受難,而最終洗滌心中罪孽的事情,它可以沖回天堂。”

  “下凡歷劫啊……”洛邱下意識地道。

  女仆小姐側了側頭。

  洛邱笑了笑道:“我們國家自古也有相同的傳說。天上的仙人如果觸犯了天條,都會被打入凡間,等經歷了足夠的劫難之后,才能夠重回仙班……嗯,故事書上是這樣么說的來著。”

  女仆小姐點了點頭道:“主人的國度,確實有不少的神話故事流傳下來。”

  洛邱看了優夜一眼。

  她并沒有辦法能夠直接閱讀負一層的賬本,但當初收賬的時候,確實是優夜親手把賬本提出來的。

  這里面就要追溯到上任老板還在的事情——上一任的老板實在是個三步不出閨門的合格老宅男……嗯,一個合格的并且很帥氣的老宅男。

  因此在他開始宅在俱樂部開始,除了摸上門的客人,礙于規矩他不得不現身之外,收賬的工作都是交給優夜去完成的。

  賬本記載的賬,一旦時間差不多到了,就會自動提醒這位女仆小姐——而她能夠看見的,也僅僅只有該項交易的內容。

  所以關于天堂的事情,她或許知道不多……甚至不知道。

  至于東方的神話,大概也差不多的情況。

  天堂……天庭……

  “主人,我臉上有東西嗎?”

  優夜看著洛邱看著自己的目光,眨眼問道。

  洛邱搖了搖頭,輕聲道:“我知道你比較愛好打扮。不過放心,我盯著你看,不一定是因為你臉上有東西,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喜歡看而已。”

  優夜目光亮了一下,忽然站起身來,輕聲道:“主人稍等。”

  想要知道優夜打算做什么的洛邱換了一個坐著的姿勢,只見優夜走入了這套房的房間之中。

  不久之后,房間的燈光便被調的暗淡了起來,僅僅只是留下了邊緣的筒燈,并且還是暖色系的黃光。

  放置在電視屏旁邊的音響系統也在這時候自動響起,響起的音樂色一下子就心吸引過去了洛邱的注意力。他下意識地朝著那放置在音響系統上的cd盒虛抓了過去。

  看了一眼封面。

  《阿爾米達宮》。

  這是《阿爾米達宮》這一出芭蕾舞劇的背景音樂。

  洛邱知道接下來可能是什么,他帶著期待的目光,看著那走廊的位置,當音樂一下子揚起的瞬間,女仆小姐便出現在了這套房的廳子之中。

  這么短的時間,優夜似乎也找不到正統的芭蕾舞裝,甚至是鞋子——但這對于女仆似乎并不是難題。

  黑色的,絲質的,披掛在身上,化作了最薄最薄,隱約可見那白皙肌膚的睡衣,便成為了她的舞裝。

  在白色柔軟的地毯上,似乎也不需要舞鞋這種東西。

  優夜的左腿踮起,腳尖完全地成為了身體的支撐點,她的右腿則是幾乎水平地向后延伸著。她的雙手張開。

  像是翼,緩緩地揮動著。

  她的身體略微前傾,因為是睡衣的關系嗎?

  一些更美妙的風光,也自然地在洛邱的面前展現出來。

  她在旋轉著,她也在低微地起躍著,她踩在了節拍上,就像是一只正在天清色的湖水上掠過的黑天鵝般。

  她在他主人的面前,跳著從未跳過給人看的舞蹈。

  ………我就是不告訴你們發生了什么事情的分割線。………

  嗤嗤。

  應該是煎雞蛋的聲音……因為體質的關系,在老板不需要在意脂肪攝取量的情況下,女仆小姐就算只是煎蛋也會用味道比較好的黃油。

  洛邱已經能夠嗅到早餐的香味。他打開了套房客廳的窗簾,眺望了一下這個城市的早晨,心情還算不錯。

  “主人,早餐馬上好了,洗漱的東西也備好了。”廚房傳來了女仆小姐的聲音。

  洛邱伸了伸懶腰,隨開了電視,便看見了這樣一則的新聞報道:

  “……昨晚大約凌晨時分,收藏在特列恰科夫美術博物館的名畫《無名的女郎》被盜……”(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