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七章 出籠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當安東快要被奧列格推到鐵網面前的時候,奧列格卻忽然之間用力地咬著牙齒,大吼了一聲,猛然舉高了安東的身體,狠狠地摔到了擂臺的中心點。

  有著彈性的擂臺,讓安東的身體震動了幾下,他才從擂臺上爬了起來。

  奧列格此時走到安東的面前,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領,沉聲道:“你真的打算找死嗎?”

  安東低著頭道:“你不是已經打算要殺了我,成為勝利者嗎?剛剛就已經可以讓你勝利。”

  “你真的不打算還手?”奧列格進一步逼問道。

  “奧列格先生,我已經決定了,我絕對不會還手。”

  “你以為自己這樣,就很偉大是嗎?”奧列格完全地沉著臉,“你知不知道,我可能不會感謝你,也可能不會感到內疚!甚至,我可能會想盡辦法忘記這一切!把你的犧牲當作完全沒有的事情!你只能夠白白地死在這里,沒有人記得你!即使這樣,你也愿yì嗎?”

  安東卻沉默不語。

  奧列格猛然一拉安東的手臂,同時以膝蓋撞擊在安東的腹部上。強勁的撞擊讓安東一瞬間便吐出含著血絲的吐沫!

  奧列格本也是異常強壯之人,即使安東擁有更強壯的身體,如此放開防備地承shòu攻擊,也如同被鐵錘捶打一般,這一下的膝撞帶來的痛苦,幾近讓他有種窒息的感覺。

  “還手!”

  “還手!!”

  “還手啊!!!”

  一拳接著一拳,奧列格并沒有留下半點的力氣,而是瘋狂地傾注自己的所有情緒在安東的身上。

  直拳,勾拳,汗水從安東的身上彈跳著濺出,瞬間紅腫的眼皮更是讓他的視線變得模糊起來。

  這樣單方面的毆打,幾乎持續了一分鐘的時間——安東最終無力支撐,直接躺在了擂臺上,喘著氣。擂臺上方的射燈消去了他身邊任何一處的陰影。

  他看著那刺眼的射燈,發現自己的視線變得一的純白——知道奧列格的臉,在最近的距離出現。

  “你真的不打算還手是嗎?!你以為你這樣就算是英雄了嗎?狗/屎!白癡!!”

  “我……我不知道……”安東艱難地擠出了笑容,“這幾天,我以為我長大了,就真的是長大了。但是……但是我發現,大人的世界還是很復雜。我不懂……更加不想懂,我寧愿自己沒有長大過……大人的世界,就必須要這么復雜嗎?如果……有機huì的話,我一定會反抗到底……我不會說,但是要以這樣的方式,殺了你才能夠活出這里的話,我會很難受……我寧愿死。”

  “不要把自己的生命看得這樣輕松!!”奧列格猛地抓起了安東的衣領,提起了他的脖子,一字一字地清晰說道:“大人的時間就是這樣的復雜!沒有對和錯,只有你為了自己的理由而活下去,就一切都無關重要!你只要記清楚這一點!!”

  “我不懂,咳咳……”安東拍開了奧列格的雙手,也站了起來,“也不想要懂。我只是知道,我不會還手,也不會選zé殺你……”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當安東再次打開雙眼的時候,奧列格已經能夠從這個小伙子的眼睛之中看見了一些東西。

  安東卻一步一步地朝著那鐵網走去。

  “你……”奧列格不可思議,甚至有些驚慌,幾乎失神道:“你想要做什么!”

  “你不動手,那就我自己來吧……”

  “我和你非親非故,你為什么要做到這種地步?”

  一種膽怯不知為何瞬間讓奧列格的心臟如同承shòu鋼針刺入般的難受……這個比他還要高出半個頭的小伙子,這道龐大無比的背影……他即將邁入死亡。

  “因為我是……”安東深呼吸了一口氣,輕聲道:“因為我想,奧列格先生你的孩子,一定不會愿yì看到自己的父親為了救自己而成為一個殺人兇手。”

  安東猛然一蹬腿,直接撲到了鐵網之上,像是撲火的巨大飛蛾——這灌滿了高壓電流的鐵網,下一秒將會把他的身體徹底破壞。

  “安東!!!!!!”

  奧列格的雙眼幾近裂開,他不知道到底是因為憤怒還是悲哀——他在這擂臺上沒有受過一點的傷害,而此刻卻有著別人毆打數個小時還要來得難受。

  安東已經撲在了鐵網之上。他甚至閉起了自己的雙眼,感受著那即將到來的強電刺激的痛苦。

  “啊——!!!”

  灼痛如同深入骨髓,僅僅只是一個剎那之間,安東就有一種如同被上萬的利針扎入身體般的痛苦。

  他本能地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然而,這種極端的痛苦,在瞬間到來,卻也在瞬間消失。

  安東一下子倒在了擂臺上,身體還靠著鐵網,但是電流卻仿佛已經消失了一般。

  擂臺的四周,忽然響起了異常響亮的掌聲——掌聲通過擴音器而來,而掌聲也因為一個人而起。

  安德魯!

  那接連不斷的掌聲響起之后,安德魯才對著麥克風,“真是一場讓人感動的表演,但可惜的是,這并不是我需要的表演……”

  安德魯的聲音頓時變得如同野獸一般:“我不管你到底誰想要送死!但是在送死之前,都給我好好地榨干自己的力氣,去對付你們眼前的對shǒu!你們兩個別試圖繼續用這種方式來激怒我!因為你們沒有這個資格!你們要是在不出盡全力攻擊對方的話,十秒之后,我將會按下我手上的按鍵!你們絕對會在憤怒之前,聽到尼基塔臨死前的慘叫聲!”

  說著話的同時,安德魯甚至不停地關注著旁邊這位K先生的表情。

  從安東放qì反抗開始,他就無法從這個K先生的臉上看到什么表情……似乎是對于這場擂臺戰喪失了興趣一般。

  不說這個K先生,生死對決出現的這種情況,安德魯本身也是極為的不喜歡——不要說別人,假如是他自己,也不愿yì通過這樣的方式,獲得一個勝利的拳師!

  伴隨著安德魯的說話,決斗擂臺側邊的門再一次被打開,兩名大漢把尼基塔押著出來,并且走進到了擂臺的面前。

  只聽得安德魯冷聲道:“要不,擂臺上的你們拼命打死對方,要不……你們三個就一起成為烤豬吧!我給你們一分鐘的考lǜ時間!恢復通電!”

  奧列格此時卻快手地把安東拉了回來——他還靠在鐵網之上。

  安德魯說完,關了麥克風,才看著旁邊的K先生道:“我想,一分鐘之后,K先生應該能夠看見想要看到的東西。”

  “不……安德魯先生。”洛邱轉過頭來,看著安德魯,微xiào道:“我想我已經看見了。”

  “看見什么?”安德魯下意識道。

  卻在此時,下方的擂臺傳來了一聲咆哮聲——尼基塔竟是突然撞開了兩大漢,一頭朝著鐵網撞了過去。

  “嘿!老兄!下次和別人介shào我的時候,記得別說我是個貪小便宜的家伙!”

  他挺著自己的肚子,最終狠狠地撞到了鐵網之上!

  花火四起的瞬間,只聽見了一道響亮的爆zhà聲音,還有尼基塔慘痛的叫聲音……以及他倒在地上的身影。

  “尼基塔!!”

  擂臺上下,四周,自從奧列格一聲狂怒的叫喚之后,就變得安靜了起來。貴賓室內的安德魯拍桌而起,擂臺下看守的人也驚yà地張開了嘴巴。

  奧列格卻無力地跪在了擂臺上,沙著聲音,“尼基塔……你這個白癡!!”

  “咳咳……”

  “也……也不要說我……我是白癡……咳咳!”

  就在這個時候,倒在地上的尼基塔忽然轉過了身來,滿臉痛苦,嘴巴也在抽搐著一樣,并沒有死去!

  “尼基塔!”奧列格興奮地大叫了一聲。

  尼基塔咳嗽者哈哈大笑道:“看來這幾年長的啤酒肚還是有點……咳咳,有點作用!”

  那纏繞在了尼基塔腰間的特制腰帶,已經裂開!

  這家伙,剛剛不是打算自殺,只是打算通過鐵網的電流,讓這腰帶里面的零件線路毀掉!

  “你這家伙!簡直是瘋子!!”奧列格又驚又喜。

  尼基塔爬是爬不起來,但還十分樂觀地道:“看來這幾年前當過電工是沒有白費功夫的……奧列格,出來吧!不要再把自己關在籠子里面!你才是我見過最強大的人,這世界上,不應該有籠子能夠困得住你才對。這些年我從村子跟著你逃出來,并不是為了看見一個被拔掉了爪子的奧列格,而是為了再次看見,如同獅子一樣,再次站起來的奧列格!”

  奧列格。

  捏緊了他的拳頭。

  “還愣著做什么!把這個瘋子給我抓起來!死不了,我讓你再死一次!”依然被徹底激怒的安德魯幾乎咆哮一般的聲音響起。

  眼看著尼基塔再一次地陷入危機當中,奧列格猛撕裂了身上的衣服以及褲管,飛快地纏在了自己的雙手手掌之上,接下來一手抓緊了一根鐵網的柱子。

  他的雙手肌肉恐怖地鼓起,他脖子上的血管如同長出了地面的老樹根般的清晰,他的臉甚至變得通紅。

  他在大喝,他在吶喊:“啊呀!!!!!!!”

  安德魯不禁冷笑了一聲——他已經決定暫shí取消和K先生之間的交易!

  這幾個家伙確實沒有好好地調教好!他準備得有些過于沖忙了。安德魯一邊思考著應該如何應付這個K先生的同時,也在等待著奧列格筋疲力盡的一刻。

  “白癡!人類怎么可能掰彎這種粗度的鐵棒!”

  “一個或許不行,兩個就不一定了。”洛邱這時候站起了身來,他的目光充滿了一種奇異的色彩,靠近到了貴賓室的窗臺邊緣,雙手按在了窗框上,似乎想要無xiàn接近地看著下面的一切。

  下面,安東猛地一下爬了起來,學著奧列格的模yàng,也把身上的衣服褲子撕開,纏在自己的手掌上,大吼了一聲,“我也來!!”

  奧列格什么話也沒有說,只是對著這個小伙子點了點頭。

  兩雙手臂,四只手掌,如同狂瀾般的咆哮聲響起的瞬間,這兩人像是百獸之王。

  即將出籠。

  “啊!!!!!!!!!!”2!

  火光四射,兩頭獅子……出籠!!

  “安德魯!!”

  從擂臺上跳下的瞬間,奧列格一雙眼睛顯得鋒利無比,抬頭直視著上方的貴賓室!在耀眼的射燈燈光之下,他只能夠隱約地看見兩道人影。

  另一個到底是誰,奧列格并不關心,但是他可以肯定,這其中一個就是安德魯!

  “我不管你們用什么方法!給我把這兩個家伙抓起來!我要活的!”安德魯沉聲說著——即使到了如今,他依然不舍得就這樣毀掉安東和奧列格。

  這兩個家伙,實在是太優秀了!簡直是最優秀的戰士!

  “K先生,對不起了,讓你掃興。”安德魯此時冷靜地道:“不過你放心,我很快會處理好這些問題,請你在這里稍等片刻!”

  說著,也沒有等對方回應,安德魯就沖沖忙忙地推開了貴賓室的大門。

  “安東!你雖然有很強大的力量,但是你不懂得用力的技巧!看著我,打人,是這樣打的!”

  奧列格的大喝聲,在安東的耳邊響起。

  這個幾天之前還不知道長大到底為何物,如今依然不清楚什么才是長大的大孩子,卻是一愣之后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他顧不上這里到底到底是什么地方,他只是知道,就在這里,聽著奧列格的教導,用拳頭狠狠地打在敵人的身上,有一種難以說清楚的爽快感覺!

  不久之后,能夠清晰地從貴賓室之內聽見下面傳來的砸打和大喝的聲音……獅子與猛獸之間的搏斗。

  但此時已經沒有觀看的俱樂部老板卻重新坐了下來。

  洛邱攤開了自己的手掌,一根銀色的項鏈此時從他的掌心之中直接墜落下來。

  筆直墜落的銀色項鏈的最末端,儼然掛著了一個十字架的吊墜。

  微微地散發著純凈的,粉紅色的光芒,一閃一閃,像是想要傾述。

  洛邱輕聲道:“卡馬拉女士,在下面的奧列格先生,是你認識的那位了嗎?”

  閃動著的十字架吊墜,在一瞬間停止了閃動,一團微光從它開始剝離出來,然hòu在洛邱的面前緩緩地演化成為了一道人影。(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