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七章 現在與過往之間的縫隙中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貓撲中文)

  四十五年前,酒井兵雄匿藏在呂家村之中,但卻時刻妄圖著皇軍會卷土從來,所以便一直守護著實驗室制造出來的病毒,等待反攻的一天。

  只是時間一天天過去,酒井兵雄清楚那夢想的一天恐怕不會到來——他考慮過切腹,但是他最終沒有勇氣用刀子在自己的腹部上一插然后一拉,最終便說服了自己:那一天,一定會到來。

  他看中了黃老仙姑這個人的貪婪,用著一些從前在軍事學堂學過的知識,幫助這個女女人在呂家村之中裝神弄鬼,一開始只是為了愚弄呂家漁村的人,然后慢慢地對這些人洗腦。

  “哼!為了神化那個老神婆,你就密謀著把自己帶出來的病毒散播出來,創造了一個子虛烏有的海神的傳說——把人活祭!活祭之后當然是用效果了,因為這東西是你控制的!你停手了,自然就沒有人受到感染了!”

  啊寶公……酒井兵雄面對著呂海的指責,只能夠沉默著。眾人看他的這幅模樣,想要不相信……也沒有辦法不相信了。

  “竟然是這樣……我們,我們當年到底做了什么東西!作孽啊!作孽啊!作孽……作孽啊!”

  幾名老人此時頓時掩面痛哭起來。

  他們不敢去看呂海,不敢去看呂依云,不敢去面對這里的人——他們唯一想到的只是,跪在了地上,朝著呂海磕著頭,悲聲痛哭。

  “呂海啊!是我們對不起你們一家,是我們該死啊!你要殺就殺我們這些老東西好了!求求你,放過那些后生的吧!這些罪孽,不在他們的身上啊!他們還小,還有人生啊!”

  “對不住啊!”

  “我們該死啊!”

  “呂海……你放過他們吧!求求你啊!”

  呂海看著這些人,悲戚地笑道:“他們還小,他們還有人生?當年,當年我哭過,我跪過,我從聽潮崖山下一路跪著上去,我哭得喉嚨撕裂,我就那樣跪在你們的面前,一個個地磕著頭,你們……可曾有放過我,放過我的母親?”

  老人們沒有說話了,只是不斷地磕著頭。他們身后的那些中年的,壯年的,年輕的,也紛紛低下了頭。

  這呂家村里面,那家子敢說沒有在背地里討論過呂海這一家的?整個村子的氛圍都是不待見這一家人,耳濡目染地,這些年回想起來……他們可曾叫過這同村同姓的男人一聲兄弟,一句叔叔?

  沒有……都沒有。

  呂海怒然一指,指著酒井兵雄,“一切,都是因你而起!老畜生,你怎敢還安樂做人!”

  酒井兵雄此時卻顯得平靜,這老人褪去了啊寶公的外衣之后,似乎找回了一些當年的影子,“呂海,什么話也不用說,沒錯,這村子卻是是我愚弄的。可是那又如何?要不是你們這群人愚昧無知,要不是你們自私自利,我能做這么多?你們心中沒有鬼,哪里來的猜疑和不信任,哪里來的殘忍?哈哈!但是,呂海,你不要以為你站出來……”

  猛然地,呂海一記狠拳打在了酒井兵雄的臉上。

  這一拳直接命中的是酒井兵雄的嘴巴。這是卯足了勁的拳頭,而那是年老體衰的身體,這一拳下去,酒井兵雄滿口的牙齒都掉光了似的。

  但是呂海似乎還不解恨般,摁住了酒井兵雄,就是一拳接著一拳地打在了對方的臉上。

  一拳兩拳三拳……直到馬厚德讓人架住了呂海為止!

  “馬SIR,這老頭暈過去了。”

  馬厚德點了點頭,他覺得有些不妥,但也說不出不妥的再什么地方……但不管是呂潮生或者是酒井兵雄都已經承認了當年的事情,那好像也已經沒有什么好說。

  記恨著當年之事的呂海,發現了呂潮生和酒井兵雄的秘密,以此作為要挾,然后報復全村人……這樣的理由也十分的充份。

  “呂海,你這個挨千刀的!”不料羅愛玉此時卻恨聲地道:“你要報復這些王八蛋那你就去啊!你害我差點被人扔下山崖!一夜夫妻百日恩,我那里對不起你了!你居然這樣對我!你這不是東西!!”

  “我不是東西也不是什么好東西!自從你嫁過來,有那一天你算是妻子?我早就受夠你那惡心的性格,和對我家人的又打又罵,我已經忍夠你了!這些人居然沒有把你扔下去,你簡直是前十輩子修來的福氣都用在了今天!!”

  “你、你……你!!”羅愛玉氣得直喘著氣,怒道:“警官,你也看到了,這家伙是謀殺吧?抓他啊!!最好抓去槍斃!!”

  “怎么做事,不用你來教!”馬厚德冷哼一聲道:“你是警察,還是我們是警察?”

  幾乎是同一時間,呂潮生卻看著呂海,哀求道:“呂大哥,我已經答應你,把事情都說出來了……你,你快點把解藥拿出來。”

  有解藥!

  有解藥!

  不管是哪一方的人,此時都看著呂海。

  這時候呂潮生也磕著頭道:“呂大哥,我知道我也該死,是我貪心,是我不好……我回來之后,酒井兵雄把當年的事情都告訴我,我沒有馬上揭發出來。反而貪圖富貴,幫他繼續研究這種病毒……可是,可是解藥是我無意中研究出來的,再也造不出來了,你,你還給我好不好!”

  看著呂潮生的哀求,馬厚德沉聲道:“呂海,你既然自首,既然知道自己再做什么,就把解藥交出來!我知道你心中怨恨,但那些年輕的,后生的本就是無辜!就算是這些老人,也應該有法律來制裁他們!你不要執迷不悟……再說,你想想你的女兒,難道你希望她背負著自己父親是殺人狂魔的名字,一輩子地生活下去嗎?”

  呂海動了動嘴唇,似乎是在掙扎般。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仰起頭來,許久許久,他才緩緩地轉頭看著呂依云。

  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時候,臉上的淚水已經劃出了一行一行。

  呂海此時微微一笑道:“依云,東西就藏在我平時藏酒的地方,你去取出來吧……這警官說得對,錯的是我,不應該讓你也背負罵名。還有,好好照顧爺爺。”

  “爸……別這樣。”呂依云不斷地搖著頭,哭出聲音。

  “你去不去!”呂海雙眼猛然瞪大開:“我會一頭撞死在這!!”

  很開,很開,像是要把面前的女兒徹徹底底地都收入自己的眼珠子之中一般。

  呂海又是大聲一喝:“去!!”

  小姑娘低著頭,捂著嘴唇,快步地沖出了這房間。

  當呂依云再次回來的時候,小姑娘的手上拿著一根大概十五厘米長的試管,試管之中裝著一些透明的液體。

  呂依云雙手握著,低著頭,一步一步地走了進來。

  呂海伸出手來,輕聲道:“給我吧。”

  眾人提著嗓子地看著這小姑娘手上的東西,生怕她一個不小心就會把東西摔在地上似的,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呂依云低著頭。

  很低很低,但她的腳步停了下來,她把試管僅僅地抱在自己的胸前,“爸……對不起,我不會交出來的。”

  “依云,聽話!”呂海此時輕聲地道:“你還只是個孩子,不要任性。”

  “對啊,小姑娘,你把解藥交出來吧。”馬厚德也幫著話道:“趁還沒有弄出人命之前,你爸就算有罪,也可以輕判。慢了的話,后果就很嚴重了!”

  呂依云卻搖著頭,一步一步地后退,小姑娘臉上的淚痕越發的清晰,她看著呂海,一直地搖著頭,“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根本不是這樣的!”

  “你胡說什么!東西交出來!”

  呂海怒喝了一聲,眼看著就要沖上前來,朝著呂依云手上的試管抓去,不料呂依云卻猛然道:“別過來!不然我它砸地上!”

  “依云你……”

  小姑娘悲聲道:“爸……我原諒不了啊!我真的原諒不了啊!我做不到!!請你,請你不要替我認罪。”

  “依云,你別亂說!不要意氣用事!”

  “不是這樣的,并不是這樣的……”呂依云搖著頭。她用力地抽著鼻子,目光用力,白皙的脖子上應為激動而顯得僵硬和微紅,她看著這一屋子的人,目光之中充滿了駭人的怨毒。

  小姑娘猛然伸手一指,首先指著的就是羅愛玉,厲聲道:“首先!這個女人就該死!!爸,你值得這女人背著你做了什么嗎?”

  “你、你說什么?我做什么了!”羅愛玉尖叫道。

  呂依云怒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和村長的那些骯臟的事情!每一次,你出門到村子上采購東西的時候,都不是和村長躲在一起風流快活的嗎?!”

  “你、你胡說!!”

  “當年!”呂依云冷笑道:“這村子的人,感覺對不起我們家,才商量著,把這附近的山頭全部都分到了我們頭上,以為這樣就算是補償!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要不是看我們家有這么多的地,你愿意嫁過來嗎?村長也不是什么好人,一直盯著我們家的地!你兩個偷偷干的好事情!那天,你們風流快活完了之后,是不是在商量著怎么弄死我爸,怎么弄死我爺爺,然后吞了咱家的地皮?!”

  “你、你……你胡說!我沒有!!”羅愛玉臉色頓時蒼白。

  呂依云冷笑道:“早幾年前,爸爸就和你分房間睡了!那你告訴我,你肚子里面的那個孩子,是誰的?除非你打掉,不然再過一兩個月,你能瞞得住誰!”

  羅愛玉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小腹。

  呂依云卻怒道:“你一天一天地給我爺爺喂慢性的毒藥,你以為我真不知道?要不是我一直悄悄地換掉,你早就成功了,對不對?看看你藏在床底下的那些藥吧!”

  羅愛玉頓時打了一個激靈,一下子就朝著門外想要沖出去。

  卻逃不過兩個守門的年輕警官,輕易地被人抓了回來。她還想要掙扎,撒野潑打,異常的兇狠,直到倆小年輕警官實在沒法了,只好把人恩在了墻壁上。

  呂依云此時忽然笑了笑,小姑娘笑得十分的駭人,歪著頭,瞪大眼睛,“你不是一直背地里罵我奶奶早死早超生的嗎?那我也讓你常常我奶奶當年的痛苦,我也讓你早死早超生!!只可惜,只可惜功虧一簣!”

  呂依云苦笑道:“我一直在等一個機會,一個讓這村子所有人都嘗試到痛苦的機會……四十五年前的那些丑惡的事情,不應該就這樣被掩藏,這些人不應該就這樣安穩地生活下去。我終于等到了機會,我知道這賤女人一直都想好好地發展度假屋,于是我就建議她找一些記者過來采訪報道——不管是什么人都好,只要他來了,他就有東西寫了!寫的不是這度假屋的風光,而是四十五年前的罪!寫的是你們這些人扔掉的東西!寫的是呂潮生還有酒井兵雄的惡!我要讓你們整個呂家村,都在世人的責備當中,我要讓你們一輩子!你們的后代,一個,一個,都無法抬起頭來做人!!你們,永遠都是殺人兇手!”

  面對著呂依云的指責,還有她說出來的事情,眾人都深深地感受到這個小姑娘的恐怖。

  就算是任紫玲也是遍體的生寒……她沒有辦法想象,到底是怎么的仇恨才讓這小姑娘走到了這一步,甚至,從她一開始來到這個地方開始,就已經是這小姑娘復仇計劃的一環。

  太可怕了。

  呂潮生此時卻慘叫了一聲,口吐著白沫,痛苦道:“解藥……給我解藥……呂海,你答應我的,會給我解藥的……你答應我的,答應我,只要我配合你,讓你承擔這些的話,就會讓她交出解藥的啊……呂海啊……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呂海頓時頹然。他痛苦地看著呂依云,沙啞著聲音,“依云……你的恨,為什么比我還要強啊……”

  呂依云流著淚。

  她卻緩緩地轉過身去,解開自己的衣服,把自己的后背都露了出來。

  一開始是雙肩,光滑的,細嫩的,充滿了少女青春氣息的肩。可往下,卻是猙獰的,恐怖的,宛如蛛網般的一道道恐怖的傷疤。

  如此的觸目驚心。

  如此地讓人看見了之后,心臟抽動交纏,如此的難受。

  “為什么?”

  呂依云哀聲道:“爸,你知不知道,在外頭,那些同年的,那些年紀少大一些的,是怎么的對我?”

  “他們說我是怪胎,他們從他們的家庭道聽途說,他們說我奶奶是海神的妻子,其實也是海妖……他們說我就是妖怪的孩子。你知不知道,他們會抓著我,說要扒開我的皮,看看我是不是和他們不一樣?”

  呂依云忽然沒有了表情,用著一種冷漠的聲音,“一開始是用刀子,劃開我的手臂,看到我的血是紅色的,就說要看我的骨頭。后來用火燙,然后捂住我的頭,按在水底下。”

  “或許這還不刺激,那就玩一些更加刺激的吧。兩個人抓住我的腳,一個人用鉗子,一塊一塊地把腳趾甲剝開。很開心啊,看著我在那里慘叫的時候,很開心啊,誰叫我是妖怪的后代,對不對?還有更多,你們要不要聽……聽聽那些你們所謂的后生,所謂的還有人生的子孫,是怎么個模樣?”

  呂依云臉上的淚痕已干,她重新穿回了自己的衣服。

  小姑娘眼中仿佛有著極地的寒光,在她的注視之下,一顆顆新鮮的心臟,此時都莫名地感受到了一股難受。

  到底經歷了多少的事情,才把這樣一個年輕的,青春的心,凍結成了如今毫無生氣的模樣。

  “我不能說出來,一旦我說出來,我只會承受更多。”呂依云自嘲道:“我也是懦弱啊……可是,為什么這些人會這樣對我?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傳言——啊,我知道,那就是這個村子的人,為了讓自己舒服一些,為了不讓自己的后代自己知道做過多么丑惡的事情,模凌兩可地歪曲了當年的事情。”

  “你們!”呂依云指著那一群噤若寒蟬的村民,“到底心是有多冷?”

  “我不會原諒你們!永遠也不會!”呂依云深呼吸一口氣,小姑娘的臉上盡是一種猙獰的顏色。

  馬厚德此時悄悄地打了個手勢,兩名的年輕警察暗暗地點點頭,二人緩緩地挪動著腳步,正打算朝著呂依云飛撲而去的瞬間,呂依云卻忽然張開了口。

  “別過來!!”

  她大大地張開了自己的嘴唇,一道異常刺耳的聲音忽然之間響起。

  就像是腦袋被扎破了一般,在這種刺耳的聲音之下,人人都痛苦地捂住耳朵,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那尖銳的聲音還在持續著,才不過數秒的時間,便噗通噗通的,一個接著一個,倒在了地上,昏迷了過去。

  看著這現場所有人都已經倒在了地上,呂依云緩緩地走到了呂海的身邊,低著頭,抱起了父親的腦袋,整理著他散亂的頭發。

  小姑娘輕聲道:“爸,要照顧好爺爺。”

  小姑娘深呼吸一口氣,輕輕放下,站起身來。

  忽然,呂依云猛然一轉身,目光凌厲……這里又一個沒有倒下來的人。一個一開始都沒有在這里,但卻驟然之間出現在這里的人,一個她曾經見過的人。

  那個她見過的,在風雨夜來到這里的,染著一頭金發的旅客!

  莫默。

  莫默皺著眉頭,看了一眼那倒在了地上的那位前輩……這家伙是在裝死的吧?那種程度的破音能夠弄昏他就有鬼了。

  他不知道這個前輩打算做些什么,但他也有自己的堅持和行動的原則——護送羅愛玉回來,他就躲在了這度假屋之中,自然這里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聽得清清楚楚。

  聽著這小姑娘說著那些遭遇,他也很氣啊,打人的沖動都快要按捺不住——但生氣是一回事,這小姑娘拿著解藥一副就這樣離開,就又是另外一回事。

  “把解藥交出來吧,不要一錯再錯了。”莫默嘆了口氣道:“妖是很奇異的物種,仇恨會讓妖獲得強大的力量,但伴隨而來的則是迷失。你如果不回頭的話,只會讓妖性吞噬你的本性。”

  “我不知道你說什么。”呂依云警惕著,“但要我原諒這些人……不可能!”

  莫默雙目頓時煥發出金光,沉聲喝道:“你既然執迷不悟,那我唯有出手!龍虎山天師道傳人,莫默,將會在這里把你誅除!”

  只見他把手上手提箱子一扔在空中,瞬間打開,從那箱子之中沖出了大量的黃符,一張一張隱約帶著風雷之聲,開始幻化成為了一只只金光的猛虎。

  呂依云一抬頭,耳朵稍微變得尖細了一些,手指上指甲也變得尖銳了些——牙齒一顆一顆也同時變得鋒利和尖銳,就像是被打磨過后的鋸齒般。

  “誅邪!”莫默大喝了一聲,數頭金光猛虎同時沖向了呂依云。

  呂依云則是又一次發出那種刺耳無比的聲音,這聲音一下子沖出,把一頭猛虎的沖勢抵擋了回去。

  但它卻無法阻擋更多的金光猛虎,此時,只見莫默臉上隱約變得紅潤了一些,那些金光猛虎一瞬間撞在了呂依云的身上。

  她無法抵御,身子如斷線的風箏般,一下子撞破了墻壁,倒在了房子外的度假屋院子之中,倒在了那一片藍色的藍星花海之中。

  莫默正打算乘勝追擊之際,呂依云卻充滿地站了起來,飛快地朝著屋外逃去。

  “想逃?!”

  莫默也顧不上這還在裝死的前輩到底有什么打算,也是騎虎難下……這妖怪并不難應付,難應對的是這個前輩的心思。

  但他不得不硬著頭皮……總之,把解藥拿過來是沒錯的。

  屋子一下子,變得靜悄悄。

  俱樂部的老板和俱樂部的女仆小姐此時緩緩地站了起來。

  洛邱看了一眼那倒在任紫玲身邊的梨子,女仆小姐便明了意思,悄無聲息地來到了梨子的面前,快速地伸出手指在梨子的額頭上輕點了一下。

  只見梨子的眼皮晃動了兩下……便真的昏迷了過去。

  洛邱把任紫玲抱了起來,放到了墻邊,挨著墻邊坐了下來之后,才隔著屋子,看著屋子之外,輕聲道:“帶上呂海父子,我們上聽潮崖吧。應該差不多可以完成呂布海的要求了。”

  PS1:好吧,又是比較任性的大章……所以會訂閱大章的都是真愛咯。

  PS2:既然是真愛,給點推薦啊,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