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五章 服罪者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貓撲中文)

  “這里怎么回事?”

  莫默皺著眉頭,看著度假屋的四周。以他此時的視覺,不難看出度假屋的四面都有人守著。

  而且還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吃皇糧的人。

  莫默不禁有些遲疑起來。

  這種吃皇糧的人,基本上都是類似他這種修道士最不喜歡打交道的種類——因為往往和這些家伙打交道,都會伴隨著和這個國家的國家意志發生碰撞。

  對于修道士來說,一旦和國家意志聯系上,就相當于道家說法之中的沾因果,并且是十分難纏的因果。

  因此如今修道界暗地里的戒律就是,看到這種吃皇糧的人,能避則避。

  這邊龍虎山的年輕天師心中猶豫,可旁邊的羅愛玉卻不這樣想了。相比起來身邊這個來歷不明的人——即使是剛剛的救命恩人,她還是更加愿意去相信這些吃皇糧的警察們。

  盡管她不知道這些警察是從什么地方來的,但既然是警察的話,她的安全就有了保障這一點是絕對不會錯的。

  一聲不吭,羅愛玉直接從藏身的地方跑了出來,朝著度假屋一則的一名警察跑了過去,并且大叫道:“警官!救命啊!警官!救命啊!”

  莫默一看,他雖然對于呂家村的人草菅人命看不過去。但這會兒龍虎山的年輕天師對于這個女人……確實是討厭。

  看著羅愛玉在那個警官面前說著什么,莫默悄悄地做了下決定,他繞過了二人,輕松地翻過了墻壁,潛入了度假屋之中。

  這次他不莽撞,他只是想要弄清楚呂家村的事情,和那個神秘的前輩到底有什么關系。

  不正面肛的話,應該沒事的吧……大概。

  小姑娘最終還是深呼吸了一口氣,不談藍星花的事情,說一些本應該說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離開的……但這是我的事情,我不喜歡有誰來插手。不管,你有什么打算。”

  洛邱收回了手掌,那朵藍星話也納入了他的掌心之中,“受人所托,忠人之事。”

  呂依云一愣,她眼中疑惑的神情越發的濃郁起來。

  小姑娘小心翼翼地打量著對方——她不知道這個知道是自己在背后造成這一切的人,為什么沒有和那些警察說出真相。

  從洛邱和那些警察的接觸看來,他們應該是十分的熟悉,關系匪淺才對。但很明顯,他是故意地隱瞞了下來。

  “誰?誰讓你來幫我?”

  “你只要知道并且相信,我是來幫你的就行。”洛邱搖搖頭道:“告訴我,除了讓村民都發病之外,你還想要做什么。”

  呂依云臉色微變,失聲道:“是你……是你讓村子的人都發病的?你、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洛邱卻好奇道:“那你為什么要這么做?或者說,讓幾十個人發病,和讓整條村子的人都發病,有什么不一樣嗎?殺一個人是殺,殺十個人也是殺,有什么不一樣嗎?報復一個人是報復,報復十個人也是報復,有什么不一樣嗎?一個人痛苦,一個村子的人痛苦,又有,什么不一樣嗎?還是說,你策劃了這么多的事情,只不過是兒戲?”

  呂依云低著頭,整個身子都輕微的顫抖。

  她覺得,這些問題,早就存在于很早很早之前,存在于她做下這種決定之前。

  小姑娘深呼吸了一口氣,那些她不曾刻意回避,但是也試圖不去細想的問題,如今逼迫她不得不做出選擇。

  “沒有什么不一樣。”

  她看著洛邱,重復了一次:“本來……就沒有什么不一樣。但是……”

  她打算說些什么。

  但被人打斷。

  “啊!你們都在這里!”

  那匆忙跑出來的人是梨子,“依云,你媽媽回來了!”

  “警官,就是這些人!這些畜生!你快點把這些人一個個抓起來,然后扔到監獄里頭呆十年八年……不,最好一輩子都不要放出來!我跟你說,早上的時候,這些王八蛋抓起了我來,想要把我扔下懸崖……”

  才剛剛走進來這屋子的時候,就聽見了羅愛玉尖銳的責罵聲音——因為馬厚德在這里……只要是馬厚德那邊黑漆漆的手槍在這里,被指責著的村民一個個低著頭,沒有吭聲。

  洛邱看著馬厚德那不怎么好看的神情……大概是因為這位度假屋的老板娘的‘音波功’太過厲害了,所以招架不住。

  “這位太太,你先冷靜一下。我們一定會依法辦事的,你放心。”馬厚德敷衍著道。

  如果能夠隨便定罪的話,那么他自然二話不說就抓人,不管如何,犯罪就是犯罪——但是這種集體的行為本來就十分麻煩。

  把所有人都抓了判罪?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頂多就是抓去幾個帶頭,剩下的不放也得放……人數實在是太多!

  “你要我怎么冷靜?我差點死了!”

  可羅愛玉依然還在尖聲地叫嚷著,馬厚德這會兒悄悄地翻著白眼,求助般地朝著任紫玲看去。

  任紫玲只當作是沒有看見……她也不想和這個老板娘打這種交道,但也架不住馬厚德哀求,“唉,依云,來啦!來看看你媽媽,她平安無事了。”

  一下子目光就都落在了人家小姑娘的身上。呂依云只好看了羅愛玉一眼,走到了羅愛玉的身邊。

  羅愛玉這會兒一把拉住了呂依云,看著馬厚德道:“來,警官!這也是認證!這是我女兒,她和這位任小姐也是一樣,親眼看到事情經過的!你問問她,我說的到底有沒有半句假話!”

  “媽……你冷靜一下,警官他們會辦事情的了。”呂依云小聲地道。

  羅愛玉卻猛然一怒,竟是把呂依云一把推到了在地上,吼著般道:“冷靜?你讓我怎么冷靜!你是不是幫我?不幫我就站一邊去!別礙眼!”

  小姑娘伏在地上,低著頭,沒有說話。

  優夜這會兒悄悄地來到了洛邱的身邊,悄悄地說了什么。只見洛邱點了點頭,便沒有了舉動。

  洛老板只是輕聲說了句,“該收官了。”

  “這好歹是你女兒,你能這樣對她?”看不過眼的任紫玲伸手把呂依云扶了起來,瞪著羅愛玉道。

  羅愛玉冷哼一聲道:“你搞清楚,我和這家伙半點血緣關系都沒有!你以為她當過我是她媽嗎?從小到大,這家伙就沒有對我笑過一次!”

  “不笑又怎么了?”

  緊接著羅愛玉那尖銳的話,則是一道粗狂的聲音——只見一名神色匆忙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了屋子的入口位置,雙目瞪圓。

  “馬sir……這先生說是這里的老板,我們不好攔著他。”一名年輕的警官這會兒朝著屋子說來,“還有,他帶了一個病人過來!”

  “什么?”馬厚德一愣,“還不快快把人控制起來!”

  可門外的呂海卻徑直地走到了羅愛玉的面前,像是沒有看見這里的所有人般,目光狠狠地盯著羅愛玉,沉聲道:“我問你,不笑,又怎么了?”

  羅愛玉這嫁過來之后,就只有罵這個家伙的份,從來沒有被這家伙這樣對待過,頓時擰緊了眉頭道:“呂海!你敢再給我大聲說話試試?你這個窩囊廢,早上我被人抓走的時候,你死去什么地方了?你老婆讓人抓走,你半句不吭,回來就知道吼我?好啊!你是不是男人?”

  啪——!

  度假屋的老板,狠狠地一巴掌打在了度假屋的老板娘臉上。

  這一巴掌是如此的響亮以及暴力,讓聽見這種聲音的人都有種臉頰隱隱生痛的感覺,更加不要說首當其沖的羅愛玉,這會兒是直接把一巴掌打得眼冒金星。

  “你、你、你你,你敢打我?!”羅愛玉捂住自己的臉頰,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恐的,說話也不利索起來。

  啪——!

  可呂海儼然又是一巴掌打在了羅愛玉的另一邊臉頰上,一樣的響亮,一樣的沒有留情,“我告訴你,你再給我在這里撒野,我就把你的嘴巴拍碎,說到做到!”

  眼看著呂海又一次舉起了巴掌,羅愛玉頓時嚇得面無血色——這是她這十幾年來第一次看見這樣恐怖的呂海。

  下意識地,羅愛玉后退到了馬sir的身邊,一把抓住了馬sir的手臂道,“警官,你聽見啦!你看見啦!整個人要打我,要打死我!”

  “……這位太太,這是你家庭的事情,我們管不了。”馬厚德打著官腔道:“要不,你們試試溝通一下?家和萬事興嘛,兩夫妻嘛……嘛。”

  “你!!!”

  馬厚德……馬sir吹著口哨,背著手走開了兩步。

  此時,呂海放下了手來,閉著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氣,卻是來到了呂依云的面前。

  他看著自己的女兒,沒有說話,就這樣靜靜地看著。

  呂依云在呂海的目光之下,緩緩地低下了頭來,似是受驚,也似是害怕。

  呂海卻忽然嘆了口氣,他伸手摸了摸呂依云的臉頰,小姑娘猛然抬起頭來,目光之中帶著一絲驚恐。

  呂海卻在此時猛然間轉身,看著馬厚德道:“警官,你抓了我吧。村子的病毒,是我散播出來的。”(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