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一章 一脈相承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優夜手中的黑焰燒得了妖族口中的龍君大人的手掌,自然也燒得得了一條區區三百五十年年歲的黑水蛇妖。

  羊泰子用五十年買黑水蛇妖一個重傷。但是重傷到底有多重,他自己心中也沒有底,此時只是想著爭斗無眼,這個看起來嬌滴滴但實質恐怖至極的俱樂部女仆下手一下子沒能收住,有多重便是多重。

  黑水在優夜出手的瞬間,神色已經凝固。那黑色的火焰才剛剛出現的瞬間,一股莫大的危險感就已經籠罩她的心頭。

  來勢洶洶,哪敢大意?

  黑水一雙白玉般的雙手,在袖外輕輕一舞,像枯枝發芽般的指節此時散開,大量的氣波從指尖噴出,竟是生生撞向了優夜手上的那一簇詭秘的黑煙。

  優夜不退反進,身影在這些密集的波紋當中忽閃忽現,速度奇快,轉眼之間已經出現在了黑水的眼下。

  “喝!”

  黑水雙手一錯,那指尖噴發的波紋頃刻之間在身前交織出來了一道大網,鋪天蓋地而來。

  然而不過轉眼之間,這張密集的大網便已經從中破開。那一絲絲的波紋就像是被點燃的火藥引子般,此刻瘋狂地燃燒下來。

  空氣之中一道輕微的叫聲響起,黑水下意識地低頭看了一眼自己,不知何時,她自左肩到右腰側,中間橫過了她的胸脯,已經被斬出來了一道黑色烈焰。

  那黑色的烈焰在黑水的身上一下子焚燒而去,造成了恐怖的傷勢——她竟然沒有辦法撲滅!

  放佛再有個十來秒的時間,她的身體都會在這黑焰的焚燒之中徹底化作塵埃。

  可就在此時,黑水身上恐怖的黑焰忽然之間消失不見。只留下她身上的這一道的巨大創傷,而優夜已經返回到了洛邱的身邊,站在了他一步之后的位置。

  女仆小姐目光低垂,雙手自然垂下,互相握在了一起,就像是沒有動過一樣,云淡風輕。

  黑水已然重傷,單膝跪在地上,一手按著那流血不斷的傷口,口中還自吐著鮮血,目光駭然。

  “你不是人類!為什么要幫這人類道士!”

  “幫嗎?”優夜抬頭微笑道:“我們和羊泰子之間,不過是一場交易。他買你的重傷,我們便讓你重傷。只可惜你口中的這個道士精打細算了些,沒能愿意讓我們直接取你性命而已。”

  這話才說完,羊泰子已經直接暴起出手。

  老道士不愧是也會混跡紅塵俗世,會用聊天群的人,深懂得補刀的重要性。眼下這黑水蛇妖身上一道恐怖創傷,還不斷吐血,此時不出手還等什么時候。

  買著一個重傷就用掉了他五十年的壽命,老道長現在可是一秒鐘也不愿意浪費!

  羊泰子手上的木劍泛起了暗淡的微觀,散發出一股道家降妖的正氣,飛速地從黑水蛇妖的頭上劈落下來!

  “臭道士!即使我重傷,你以為憑你也贏得了我!”

  黑水雙眼頓時清光大作,她的身后一道巨大的虛影猛然之間爆發而出,竟是一道猙獰的巨蛇!

  羊泰子手上的木劍狠狠地劈在巨蛇虛影的頭顱之上,卻發現是激起來了它的兇性般!只聽得空氣之中隱約傳來轟鳴般的巨響,羊泰子既然不敵,被這蛇頭狠狠地撞出,直接朝著外邊深谷倒飛而去。

  他的弟子展兒見狀,頓時打了一個激靈,猛喝了一聲,雙手抓起那用來攀爬上來的鐵鏈,用力一抽,鐵鏈蕩起一部分,恰恰把羊泰子卷了回來。

  這一下撞擊,直接把羊泰子手上的木劍撞得炸裂。老道士落地捂著胸,一口鮮血噴出,臉如白紙。

  而那黑水蛇妖,此刻已經以極快的速度攀爬在了峭壁之上,雙腿化作了蛇尾,在那峭壁之上滑行而去,轉眼之間已經再說數十米之外,隱入了那山谷的濃霧之中。

  霸占山頭十年的妖孽此時逃去,用點了五十年壽命卻還是殺不掉黑水,羊泰子心中氣憤難當,朝著洛邱看去,氣憤道:“你們就這樣讓她跑去!”

  “只要黑水重傷,當初客人的要求只是這個。”洛邱淡然回應道:“既然沒有別的要求,她要離去,我們為什么要擋。”

  羊泰子一愣。

  你去買東西,店家給了你東西,你問店家為什么不多給一個……是不是傻?

  可……可老道士的算盤是,憑借俱樂部的力量,把黑水蛇妖重傷,將她的戰斗力拉到和自己一個層次上,再師徒聯手合力打敗對方!

  現在居然讓黑水逃掉了!

  這五十年的壽命豈不是就白白扔掉了?

  羊泰子忽然吐出一口老血,整個人便徐徐地倒了下來……對了,這會兒他其實還重傷來著!

  這個算盤打壞啦!

  “師傅!師傅!師傅!你別嚇我啊!師傅!”展兒抱著雙眼就這樣閉著過去的羊泰子,唯恐他就這夜撒手人寰,不由得雙眼通紅。

  “他死不了。”洛邱走上前來看了一眼,“只是一時想不開,氣暈了過去而已。你想他醒得快就用水潑一下。不然就讓他睡會。”

  “啊……哦!”展兒點了點頭,“我讓師傅自然醒過來。”

  交易項,重傷黑水已經達成,接下來自然就是從羊泰子身上取走他的壽命。只是洛邱似乎并不急著。

  他若有所思地看著這座懸空的道觀,就這樣走了進去。

  女仆小姐剛剛打算跟上,洛邱卻忽然擺了擺手,“你在這里等我一下,我自己進去。”

  就在剛剛,就在優夜對著黑水動手的瞬間,洛邱便隱約之中感覺到,這道觀之中,有著什么東西在呼喚自己一般。

  不久之后,羊泰子悠悠地轉醒了過來。老道士臉色依然蒼白,但卻看見那女仆小姐正在眺望著四周的景色,似乎沒有注意過去。

  但人還在這里……就表示人家正等著他付款。

  羊泰子頓時知道要糟糕,這些真的是虧大發啦!

  “師傅!師傅,你醒了!身體感覺怎樣?要喝水嗎?”展兒連忙問道。

  羊泰子恨不得馬上就暴起給這個傻徒弟一個暴栗,你說這么大聲做什么,生怕別人不知道我已經醒過來了對不?

  羊泰子一句話也沒有說,雙眼很快就又閉了過去。

  “師傅!師傅!你怎么又暈過去了啊!師傅!”展兒不斷地搖著羊泰子的身體。

  別搖了啊!我給你當徒弟了啊!你這個白癡!!羊泰子心中不由得大聲哀嚎起來。

  女仆小姐隨意地看了一眼,自又繼續地看著四周的山景,心中倒是多少有些感概……不愧是太陰子師門的人。

  果然是一脈相承,小心思真多。(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