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八章 世外和自在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眼前是連村莊也算不上的地方。稀疏的幾間青磚房子散落,最多只能夠算是住了幾戶人家。

  勉強算是通了電,算是證明它活在了現代的文明之中。

  洛邱看著四面環繞的群山。山中水汽充足,清晨的時候水汽開始緩緩蒸發,化作了氤氳白霧,在此緩緩地攀升著。

  他在這個真正的小村子門前的一顆老榕樹下來看見了羊泰子。

  老道士不僅僅只有他一個人,身邊還一個人,一個叫做展兒的后生。他的弟子。

  羊泰子看模樣正在打坐。他的弟子就沒有這份靜心的功夫,遠遠地看見了來人之后,就喚醒了正在打坐之中的羊泰子。

  老道士睜開眼睛,幾步路后就和洛邱匯合在了一塊兒,開聲道:“洛老板果然是守信用之人。貧道本以為,要在這個地方等上一兩天的時間。”

  老道士的耐性自然是很好的呀,山頭被搶去十年都等過來了,自然不差這一兩天的時間。

  洛邱道:“讓客人久等,并不是我們的規矩道長現在可以動身了嗎?”

  洛邱看著云霧之間。他一路夠來呼吸著這山林的空氣。其實清晨時候之物吐出的更多的還是二氧化碳,但可能是空氣濕度高了一些,以至于有一種鮮潤的感覺。

  聽說修道人餐風飲露,吸的是天地靈氣反正靈氣之中東西,洛邱是半點感覺不到。

  再說,靈氣真的能當飯吃啊?

  “貧道已經隨時準備好了。”羊泰子連忙稽首說著,完全是把自己放在了極低的姿態下。

  他的關門弟子看著,便覺得不可思議起來。

  從很小的時候,展兒就被羊泰子撿來,說他身上有慧根,有靈性,是個適合修道的人。可他年少,才幾歲大,哪里知道修道到底是什么啊?只是跟在這個老爺爺身邊能夠吃飽,才是一開始的原動力。

  但年歲增長,懵懂無知的孤兒長大之后,漸漸地看清這個復雜的世界,才知道自己所撞上的是在道家口耳相傳之中的所謂造化。

  他見過羊泰子疾走上山,見過他以手上木劍劈開巨石,見過紙鶴飛去,也見過羊泰子在盤山巖石之上吞云吐霧。十幾年來的養育,早就把羊泰子當作是至親的親人,跟何況本領神異,那更加又在了親人之上。

  師傅是天。

  看著羊泰子這樣的恭順,年輕的弟子心中突然有些難受要說對方也是以為仙風道骨的道長也就作罷,可只是兩個和自己差不多年紀年輕人。

  “師傅,你說等來幫忙的人,就是這兩位嗎?”年輕的弟子開口便帶著懷疑的口吻:“那山上的黑水蟒蛇精連你也打不過,這兩個人有這本事?”

  這個傻徒弟!

  從小教導著長大,羊泰子很是了解展兒的心思。雖然心中明白,他只是看不過去,處于維護自己的立場。

  羊泰子動著嘴唇,正打算說些什么的時候,洛邱忽然輕聲道:“我們也打不過,所以只是幫手,道長太客氣了。”

  羊泰子只能順勢道:“畢竟也是幫忙,老道我怎可一臉主人家的倨傲嘴臉展兒,登門的也是客人,跟何況是給我們幫忙的人,你怎可如此無禮?”

  啊是這樣的啊?

  展兒一愣,想想自己師傅說得也對,人家好心來幫忙的話,客氣禮貌一點也正常。展兒連忙走到了洛邱二人的面前,雖然是現代年輕人的打扮,但也是一個小道士,自然是道士的做派。

  展兒半點不含糊地在洛邱面前稽首一禮,“對不起啦!”

  一臉敦厚的笑呵呵。

  若然沒有城市的浮躁,不對就道歉,這人生看起來就輕松得多了。

  洛邱點了點頭,沒說什么。他走到了老道士的身邊,和他同行而登上。洛邱和羊泰子接觸不多,但覺得羊泰子是個從俗世而出世的人。

  “貧道還沒跟這頑劣的徒弟說過貴鋪的事情。”

  路上,羊泰子似是還不安生般,叨叨地又在洛邱的身邊解釋著什么,“這孩子天性并不壞,只是性子有些隨性。”

  洛邱卻好奇地看著羊泰子道:“我看你的徒弟都沒有在意這件事情,為什么你比他還要在意?”

  羊泰子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身后跟隨而來的展兒。

  卻見他此時正停在了一顆山梨樹下,琢磨著想要摘山梨吃的模樣,不由得一愣。

  洛邱淡然道:“我不是很懂你們修道士的生活。不過,這位小道長,才是真的在世外的吧。”

  羊泰子不由得老臉一紅,只是這個交代多年的徒弟受人稱贊,卻又是一件喜人的事情。

  越活越回去了啊,羊泰子心中感嘆了一聲,便看著洛邱稽首道:“多謝店主點撥。店主才是一個自在人。”

  該怎么說呢?

  難道這種小小的事情,還必需要上升到了口角,繼而升級成為動手的事件才算是爽快啊?

  不過說來好神奇,這種幼稚園才常常會教導的小道理,反而能夠讓這些世俗人看起來是活神仙的道士心生感悟,好像是喝了一瓶仙露甘霖般清爽透頂。

  這感悟還真是來的廉價和可笑。

  孩童時學得,年輕時忘記,老來找回卻如獲至寶,人生如是。

  在好遠的地方,在烏蘭巴托,在那個巨大的地下墓宮遺址。

  在那下沉而形成的大坑邊緣,一隊人馬正用著各種的工具攀爬下去。下面變得亂七八糟的地形,根本找不到可以讓直升機降落的平底,只能夠通過這種不怎么效率的手段了。

  當然,已經用了將近一天的時間。

  其實大坑的邊緣早早就扎了營。

  營帳之中,一名穿著皮草衣,約四十歲左右的外國男子,正在不怎么習慣地喝著當地的奶茶。

  這是苦差事啊。

  這種荒涼的地方,和他剛剛離開的充滿了陽光與海灘還有美女的夏威夷相比,簡直是天堂和地獄。

  只是公司在這里折損了整整一支的尋寶隊,還一無所獲,也不得不他不暫時離開夏威夷那片迷人的沙灘。

  “巴霍先生,瓦拉瓦大師回來了。”

  掀開了帳篷走進來的一名身穿著作戰服手持著機槍的彪悍男人恭敬地道。

  巴霍看似不怎么情愿地站了起來,帶上了貂皮帽子,出來之前忽然吩咐道:“把這些味道難喝的東西倒掉,回頭給我沖一壺咖啡。”

  嘖,這個惡劣而該死的地方,什么時候才能夠離開?

  噢!請你不要把陽光和美女從我的身邊帶走。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