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五章 天地人倫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我……我就是那個孩子。

  方季平這樣地對著自己說道……那一句彈琴之人口中的‘何其相似’,縈繞在他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何其相似?

  二十年前她母親在大檔上的心思。

  今天他在這里,考慮著方如常提議的心思。

  二十年前楊萍想著贏錢了之后給予兒子更好生活的心思。

  二十年后,他接受方如常的哀求,想著用這種放過方如常罪惡的手段,繼續過著如今的生活,甚至想著楊萍可能會妥協的心思。

  何其相似?

  靜悄無聲的宴會廳之中,方季平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了那鋼琴前的位置。他隔著鋼琴撐開的頂蓋,他看不見這頂蓋之后的人到底是說,他不清楚這個頂蓋之后的人到底是怎么清楚這樣的一個故事。

  他就這樣站在了這里,站在了在被這個故事吸引了過去的所有來賓,甚至主人家視線的這臺鋼琴的前面。

  “這個故事,應該有一個結局……”方季平緩緩地開著口。他的聲音不大,卻異常的清晰。他看著這塊頂蓋,“我來告訴你這個結局。”

  “季平,你做什么,回來!”

  不少人只是眼熟這位年輕的小提琴家,但伍秋斌卻知道這個是他的外甥……伍秋斌說不準人家張家在宴會上安排這樣的一場破壞喜慶氣氛的演出到底用意是什么。他也不打算去深究這些,但是方季平這時候跳出來自然是不好。

  這邊的伍秋斌著急著要怎么卻圓場,不知道人家張家對此有沒有意見,那邊的方季平此時卻轉過了身來,默默地看著了伍秋斌一眼。

  方季平深呼吸一口氣道:“伍先生……對不起,騙你了這么長的時間。我,其實就是這個故事里頭的孩子,那個從大山里頭被帶出來的孩子。”

  伍秋斌一愣,脫口而出道:“你胡說什么!”

  方季平正色道:“伍先生,真的很對不起,這些年來一直都騙了你們。你所認識的方如常,他是我的養父,他本就是一個不能生育的人。二十年前,他把我買了回來,把我培養成一個小提琴家。因為他知道,伍家的當年私奔的小姐,就是學這個的。”

  “你……”伍秋斌雙眼瞪得極大,忽然一轉頭,在人群之中看見了角落之中的方如常,露出了縱橫商場幾十年的霸氣。

  在伍秋斌凌厲的目光之下,方如常臉如死灰般地移動著自己的視線——他清楚地明白到,從現在開始,他完了。

  方季平此時苦笑一聲道:“何其相似……這位彈琴的先生的話,對我來說就像是當頭棒一樣。是啊,多么的相似。就在這之前,我剛剛發現了這個收養了我的男人,居然背著我,悄悄地把我的生母推下了水中。他唯恐著我生母的出現,會暴露這二十年來的欺騙。可是……可是知道了這一切的我,卻還想著,等過了今天……過了今天才好好地生活下去。”

  方季平仰著頭,深深地吸了口氣:“真是可笑,我怨恨了二十年……但是不知不覺,我自己也成為了自己所怨恨的那種人。”

  方季平脫去了身上的那一身華貴的燕尾服,看著此刻毫無表情的宴會主人家,看著這位張老夫人,深深地歉然彎腰,“對不起,張老夫人,今天我掃了您的興致……過后,我會請自上門道歉。原諒我沒有辦法給您獻上準備好的演奏,這一刻,我不是拉小提琴的方季平。我只是我娘的虎娃……對不起,我要去醫院,去見我的娘。”

  眼看著方季平就要離開,伍秋斌沉聲道:“等下,你給我解釋清楚。”

  伍秋斌怒擊,伍家是有頭有面的人,在這種場合,出現了這種丑聞,可想而知,恐怕到了明天,富人的圈子之中幾乎都是看笑話的聲音。就算在張家的宴會上,他也壓不住這被欺騙了這么長時間的怒氣。

  “好!”

  卻不曾想到,一直默不作聲,露出一張沉靜可怕之臉的張老夫人,冷不丁地說了一聲好!

  鏗鏘有力。

  張李蘭芳忽然站了起來,身邊的張罄蕊連忙地扶著。

  只聽到這位老婦人此時擲地有聲地道:“這是老婆子我今天,收到的最有誠意,最好的禮物!親人相見,天地人倫,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不過如此!你去吧,今天誰要是阻著你離開,就是我和這個老婆子過不去!”

  在滿場的達官貴人眼中,這位自稱老婆子的老人家,才是一尊可怕的菩薩。它的威嚴足以把伍秋斌的怒氣徹底地壓下。

  但在張罄蕊看來,這些話卻沒有出乎意料。

  她知道,這個故事里頭……這種親人之間的不相見,是深深地戳入了她祖母的心中,觸動了她祖母心中的那根許多年都未曾撥動過的弦。

  此時,張李蘭芳看著方季平道:“我不要你上門道歉,我只要你好好地叫一聲你的娘!”

  方季平動了動嘴唇,深深地鞠了一躬道:“謝謝……”

  說著,方季平也轉過身來,看著那鋼琴的頂蓋,正想要也說一聲多謝的時候,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這里似乎已經沒有了人。

  座位也已經變得空空如也。

  他來不及細顧,此時只是一心想著去醫院探望,連忙沖出了宴會廳。大量的賓客給他讓開了一條通道。

  承張李蘭芳的說話,誰敢去當方季平出去?

  這位自稱老婆子的老人,只要跺跺腳就能夠讓整個城市反轉過來的女菩薩那話的意思分明就是——這個方季平,是我罩的!

  “宴會繼續,老婆子我今天是真的高興了!我很久沒有這么高興過!”張李蘭芳此時沉聲道:“罄蕊,接下來是什么,繼續吧!”

  說是重新開始,但也需要整頓的時間。宴會的司儀是特別從電視臺請來的有名氣的人,救場功夫一流。

  “嗯,親人相見,天地人倫。這是我今天聽到的最有味道的一句話。”司儀朗聲地道:“相信大家也和我一樣,現在還沉浸在這個故事的余韻之中。我們不妨靜下心來,看著身邊的親人。世上有許多不美好的事情發生著,但這一刻,在我們身邊的是美滿和幸福。我們,為何不多多地看看身邊的人呢……”

  重新坐下來的張李蘭芳微微地笑了笑,“這個司儀還算不錯。”

  張罄蕊能說些什么呢?她只是默默地抓著自己祖母的手掌,輕聲道:“奶奶,我一輩子也陪著你好不好?”

  “傻孩子。”張李蘭芳輕聲說著,她忽然看了一眼那鋼琴的位置,雖然早就已經沒有了人,“你那個同學,好像是走了。”

  “啊……”

  張李蘭芳笑了笑道:“我人是老了些,但是眼睛還沒有花。剛剛彈琴的時候,看你的表情就看出來點什么了。嗯,這孩子不錯。”

  張大小姐還能說什么呢?

  愿意朝著好的地方去想……也算是一件好事情吧?

  可奶奶你真的不要感覺這個人不錯啊……他很危險的啊!!

  沖沖忙忙地逃出了酒店,方如常這時候只是想著盡快離開這個地方。

  “方季平,你這個混賬東西!白浪費了我這么多年的飯!”

  想著還被人拍下來的那個視頻,想著今天過去了,將會徹底身敗名裂的他,近乎絕望。

  他急忙地在酒店的地下停車場走著,卻不料還沒有到自己的車的時候,便讓人給攔了下來。

  “伍……”方如常驚恐地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伍秋斌,以及他身邊的一名年輕的男子。

  方如常驚恐地后退了一步,“你……你想要做什么?”

  伍秋斌冷笑道:“方季平我動不了他。他有張老太太照看著,我以后也不打算動他。但你……可就沒有這么幸運!”

  那年輕的男子瞬間走到了方如常的面前,一擊重拳便打在了方如常的腹腔上。

  這個五十多歲的男人,養尊處優,怎么承受得了這種重擊,一下子便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只聽到伍秋斌冷漠的聲音:“給我打斷他的手,這二十年你從我們這里得到的,我都要你全部吐出來!當年我妹妹當真是瞎了眼,居然跟了你這個無恥之輩!”

  “不……不要!啊……”

  指骨爆裂,方如常痛苦地哀嚎著。(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