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一章 風雨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強烈推薦:

  “這里沒有打斗的痕跡,以門鎖的情況看來……葉言或許真的碰到麻煩了。”

  馬sir小屋內的環境,不禁皺起來了眉頭。他大晚上的接到了任紫玲的電話,就沖沖忙忙地趕了過來。

  “老馬,你不想想辦法?”

  馬厚德這會兒走到窗邊看著臨街的情況,忽然道:“你說他監視的就是對面單元樓的人,是嗎?”

  “嗯,是之前天影娛樂老板林庚的手下的保鏢,具體我不太清楚。”

  因為是不同的兩個系統,任紫玲只能夠選擇保留一些內容。只不過三人私下的交情不淺,什么也不說也是說不過去。

  馬厚德點頭道:“葉言是十分出色的人,他不會輕易讓自己有事。不過這里既然發生了這種情況,他人現在也找不到,也不排除是陷入了危險當中……”

  說道這里,馬厚德突然臉色凝重了一些,“有件事情我不得不告訴你,你最好冷靜點。”

  “說!”任紫玲也是相當的干脆。

  馬厚德深呼吸一口氣道:“我也是今天收到的消息,是法國里昂那邊的。他們所,葉言在上個月已經被國際刑警阻止開除了職務,并且列入了通緝名單之中。那邊查到了他出境的記錄,知道葉言出身在我們這里,所以第一時間通知我們這邊,希望我們能夠多留意。”

  “什么?”任紫玲一愣,不可思議道:“這怎么可能?葉言到底做了什么?”

  馬厚德苦笑道:“我要是知道的話,也不會一頭霧水。說真的,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是直接摔電話。可是那邊說這是他們的內部機密。當然,他們沒有權利調動我們,只是尋求合作。說真的,來這里之前,我今天一天都在找葉言這小子,沒想到他可能是失蹤了……”

  “我也找找。”任紫玲道:“葉言要還是在這個城市,我總能找到。”

  馬厚德卻道:“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它牽涉的東西恐怕不只有表面這些。我是系統內的人,又有里昂那邊的請求,我行動就方便得多,也名正言順得多。你等我消息。”

  “別人我管不著,老葉的事情不是旁人的事情!”任紫玲怒道:“他都被通緝了!”

  馬厚德知道自己是完全沒有可能勸服得了對方,只好退一步道:“那你答應我,我們雙方都找,不管如果是你先找到了,第一時間要通知我。接下來和他接觸,必須由我來出面……這事情弄不好會弄出國際問題,你真的不能任性。”

  任紫玲點頭道:“我不傻,我還想過我的小日子,我知道應該怎么做。”

  馬厚德也知道任紫玲是個說一不二的人,也便松了口氣,“好吧……對了,這件事情你千萬不要說漏了嘴讓洛邱知道了。除了他爸之外,葉言怕是他最崇拜的人。這孩子,我不想他不開心。”

  “你當我傻啊!我比你更緊張!”

  “先離開這里。”馬厚德連忙道:“如果有什么人來過這里,也有可能會再來一次。這屋子,你這段時間都不要再上來,有消息我會通知你的。”

  “嗯!”

  方季平滿懷心事地回到了家中。應該是比往常要晚上很多,可這會兒方如常卻還在客廳之中坐著看著報紙。

  方季平這會兒不打算和方如常說話,低著頭便打算走回自己的房間。

  “比平時晚了不少,去做什么了?”不料方如常這會兒忽然說道。

  方季平回過頭來,只見方如常這時候依然還是讀著報紙的模樣,便道:“沒什么,只是一個人在外邊呆了一會,想些事情。”

  方如常也不抬頭,淡然道:“想些事情也好。最好想清楚些,現在對于你來說,最重要的是比賽,不要讓那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影響了你。”

  “我知道了。”方季平點了點頭,“我先回房間。”

  “去吧。早點休息。”方如常繼續翻著報紙。

  回到房間之后,方季平有些煩躁。他走到了自己的衣柜,把放在了衣柜最里面的一個小盒子取了出來。

  打開盒子,里面是一個殘舊的撥浪鼓。方季平把這小鼓取出,拿在了手上,怔怔發呆。

  “媽媽,媽媽,你在哪,我好害怕!虎娃好害怕……嗚嗚……”

  “別吵!再吵就打死你!小兔崽子,給我閉嘴!”

  “我餓……”

  “小賤種!今天不乞夠錢就不要想吃飯!明天在乞不夠,老子就打斷你的手!就像你旁邊的這個,斷了腳之后,多賺錢!”

  “不要……”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方如常的兒子,親生兒子,知道了沒有?我給你最好的吃的,最好穿的,給你最好的教育,但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你絕對不能和別人提起,你是我收養回來的這個事實。記住,我能夠給你一切,也能收回你的一切,讓你一無所有!”

  “知、知道了……”

  方季平用力地握著手上的撥浪鼓,那本來早就已經變得模糊,逐漸淡去的回憶,這夜猛然之間變得清晰,昨日的一幕又一幕,輪番地在他的腦中上演。

  “為什么不出來……我明明都喊破了喉嚨……賭錢真的比自己的孩子還重要是嗎?”

  方季平喃喃自語,捏著眉心,就這樣坐在了椅子上,百般滋味。

  楊萍大娘的身份證甚至已經過期。

  不過對于現在的洛邱來說,要給大娘在賓館開一間房間也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

  “十三歲,方季平在全國青少年小提琴比賽獲得了第三名……”

  “十五歲……”

  “十六歲……”

  大娘認認真真地聽著洛邱的聲音,洛邱的說話,把自己兒子的每一個過往都聽進自己的心中。她一句話也不敢說,更加不敢搭話,因為她害怕自己一插口了,打斷的不僅僅是對方的話,還有自己能夠記下的事情。

  聽著聽著,大娘的眼睛就閉了過去,趴在了床上便睡著了過去。

  蓋被子這種事情在女仆小姐看來,自然是不能夠讓自己的主人親自動手的。所以女仆小姐這會兒輕輕地把大娘的腳抬起放好。

  邊上,洛邱這會兒正打開了楊萍一直隨身帶著的那個大灰白色布袋子。

  一疊皺著的傳單,它們不僅僅被揉皺過,恐怕也被雨水打濕過。

  紅色的塑料交袋裝著幾個的饅頭,有一個咬了一口,有一個發出了酸味。

  一小罐子的白米,大的不銹鋼杯子,三套衣服。兩套是大人穿的,一套薄,一套厚。第三套是小孩子的衣服。

  一根勺子,一小瓶吃剩了還剩幾顆的藥瓶子,一雙穿破了的布鞋。

  還有一個針繡的荷包,里面裝了一些散錢,幾毛,幾塊,一張十塊。

  一把缺了牙的塑料梳子,一面巴掌大的模模糊糊但是有裂痕的小鏡子。

  手機是很久之前的款式,已經沒有辦法開機。

  一些診療單。

  一本小筆記本,也是被水打濕過,上面寫下了很多的電話號碼,地址。

  這些似乎就已經是這位大娘二十年來的風風雨雨。(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