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七章 金科玉律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太陰子此時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老鬼的臉色奇差,卻深懂先入為主的意思,連忙就在俱樂部老板的面前告狀道:“主人,屬下在外兢兢業業地尋找目標,卻不想這龍……這婆娘從中生事,追趕老道我到了這里,揚言要滅了老道我啊!”

  聽著太陰子七情上臉的話,洛邱不得不好好地打量著眼前的短發女人。

  如若有人打算破壞俱樂部的交易過程,那就等于是觸犯了俱樂部最根本的東西——這種事情的嚴重性,甚至還要大于有人直接對俱樂部的老板產生惡意。

  簡單來說,就是傷害一個國家領導人,和觸動一個國家的立國根本的情況類似。

  不過可以滅去優夜的黑焰,眼前的這個短發女人來頭大概不怎么簡單啊?

  不過太陰子生性狡猾,洛邱也不打算就這樣聽他的一面之詞,俱樂部是做生意的地方,這個看起來不見得的短發女人,未必不會成為一個大金主。

  “這是我們店的新人。”洛邱首先開口說道:“規矩多有不懂,他如果是沖撞了小姐的話,我回頭教訓就是。但這里畢竟也是我們的店門前,希望這位小姐息事寧人。”

  龍夕若先是看了一眼洛邱,然后是優夜,最后才是抬頭看了一眼俱樂部的門面,忽然道:“我說哪里來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原來是這個地方出產的傀儡……聽這妖道叫你主人,你是這里的老板?”

  洛邱坦然地點了點頭。

  龍夕若皺眉道:“我記得這地方的老板不是你這個樣子。”

  洛邱一直都很相信優夜的記憶力。女仆小姐的能干就在于如果有什么情況的話,她都會馬上的反映。此時優夜也沒有對這個短發女人有印象……這恐怕是類似秦初雨一樣,在優夜誕生的更早之前的客人。

  “小姐原來是我們店的客人啊。”洛邱正色道。

  龍夕若卻道:“我不知道你們這發生了什么事情,居然換過了老板。但我曾聽說百年前你們在西方被一群瘋子圍毆,后來銷聲匿跡……我還以為你們是被連根拔起,沒想到居然死灰復燃,還換了人。”

  那段歷史應該就是優夜曾經提及過的,對那些打著正義旗幟的家伙的放養。

  洛邱正想要說話。

  龍夕若卻再次開口說道:“既然這妖道是你們這地方的傀儡,那我麻煩你們好好地約束一下。你們打開門做生意,做的既然是自愿的買,那么這些傀儡最好就檢點一些。你們要是規規矩矩,我也懶得理會那些被驅使的家伙的死活。言盡于此!”

  這說話才說完,龍夕若便退后了一步——這一步之后,便是直接返回到了商業街之中,在人群之中。

  洛邱一句話也沒有說,卻是推開了門,返回了俱樂部之中。

  細心的女仆小姐這會兒到來了一杯冰水。

  洛邱搖了搖頭,推到了一旁,才看著一直在旁默不作聲的太陰子,揮了揮手,指著自己面前的椅子,“坐。”

  太陰子身子一抖,硬著頭皮坐在了洛邱的面前,但是老道士這會兒只敢坐著椅子邊緣三分之一的位置,并且十分的挺直。

  “把事情從頭到尾說一遍。”

  太陰子只好從頭說了一次,末了道:“主人,老道我已經自報家門,那婆娘卻還敢一路追殺過來,踩到咱們的門前,簡直是欺人太甚!”

  洛邱這才喝了一口冰水,淡然道:“你知道剛剛那女人是誰,對嗎?”

  “這……”太陰子目光游移不定了片刻,只覺得背后涼意直頭天靈蓋般……那是來自旁邊俱樂部小姐的眼神!

  太陰子本能地哆嗦了一下,飛快地道:“那女人叫龍夕若,老道當年也只問其名不見其人。關于她的傳說很多,有人說她是屹立在所有妖怪之頂的君王,也有人猜測她可能是最古老純凈的真龍后裔。

  洛邱目無表情道:“就這些嗎?”

  太陰子遲疑了一下,“老道那時代曾經有過一條規矩,妖與修道士河水不犯井水,假如妖并無犯錯,任何修道士都不許打著除妖的口號,擅自對妖動手。這條規矩據說便是龍夕若立下,老道我當年被逐……下山行走江湖的時候,確實沒有碰到我輩中人濫殺妖怪的情況。”

  洛邱忽然道:“她是以妖怪的守護者自稱?”

  太陰子搖搖頭道:“老道不知,不過與剛剛那條規矩相對的,對妖怪來說,也有一條規矩——妖怪要是不好好生活,隨意禍亂塵世的話,一律當誅。傳聞這也是她立下……因此,老道也不知道她的立場是什么。”

  怎么聽著有種秩序守護者的感覺啊?

  “嗯……”

  洛邱點了點頭,隨后站起身來,看著太陰子道:“你受了傷,留在這恢復會快些。”

  他又轉頭看著優夜道:“我下去負一層看看,今天就不出去。”

  太陰子盡量地讓自己顯得自然一些……自然給毛啊。這位五百年的老鬼總是覺得眼下的這個女仆小姐比他的俱樂部的主人還要難應付得多。

  這會兒,優夜從柜臺走了出來,手上捧著一杯裝滿了奇異紫色液體的杯子,放在了太陰子的面前,“喝,這樣你恢復會快些。”

  一種強烈的驅使著太陰子下意識地就把杯子捧起,嗅著那奇異紫色液體散發出來的味道,頓時感覺到了一陣陣的清爽舒坦。

  他幾乎以灌的方式,把杯子里面的東西全部灌入了口中,簡直就像是全身沐浴在甘霖之中般。

  不料這會兒優夜卻忽然道:“你上次的業績已經全部用來提升了能力,業績為零,這杯安魂茶就用二十年的服役時間來換,稍微我會告訴主人的。”

  太陰子一愣,手一僵,愣是沒有把最后一口的所謂安魂茶吞入腹中,留在口腔之中,等著它發霉般。

  好一個黑心的賤婢!!

  “另外。”優夜忽然輕聲道:“作為新人來說,你的第一次業績其實不錯,雖然有些歪打正著,不過只要好好努力的話,不是沒有強盛起來的一天。秦初雨留在這里的時間并不會太長,你就好好努力……”

  仿佛是心事完全被看穿了一般,太陰子頓時遍體生寒,默默地聽著來自女仆小姐的教導。

  “……所以你好好努力就可以了。”優夜淡然道:“不要想些無謂的事情。比如說,暗地里挑撥主人和麻煩人士的矛盾,以為會有人可以真正地破壞這里,從而撿到便宜,可以獲得自由之類的想法,是完全要不得的呢。”

  “優、優夜小姐說笑了,貧道哪敢!”太陰子一臉正色道:“貧道我對主人忠心耿耿,日月可鑒!”

  “那就最好。”女仆小姐露出了一絲淺笑,在太陰子的耳邊輕聲道:“記住你說的話。”

  點起一盞油水洋燈,在俱樂部負一層之中,有著異常古老的木質書桌。

  洛邱覺得偶爾呆在這個地方,其實也很有感覺啊。

  優夜端著茶下來的時候,洛邱正在閉目養神。

  聽到了腳步聲之后,洛邱才輕聲道:“太陰子敲打完啦。”

  女仆小姐走到了洛邱的面前,也輕聲道:“他接下來會變得老實的,主人請放心。”

  洛邱睜開眼睛,“每次都要你來唱黑臉,不委屈嗎?”

  優夜微笑道:“如果黑魂使者不喜的是我,從而變得更加忠心,更加想要討好主人的話,那才是優夜愿意看到的情況。”

  洛邱沉默了會兒后,忽然道:“我沒有找到龍夕若交易的記錄。但從她說的話看來,她顯然在有你之前,也來到過這里。不過想來,她說出的話能夠讓妖怪和修道士奉為金科玉律……大概,也沒有什么是無法得到的。”

  優夜輕聲道:“正是這種看起來仿佛無所謂不能的強大,一旦出現之時,恐怕是會成為異常珍貴的金主呢。”

  洛邱不置可否,忽然問道:“龍夕若,真的很厲害嗎?”

  優夜淡然道:“優夜要不計損失,可以擊殺。”

  洛邱沉默了一會:“哪種程度?”

  “大概,再也沒有機會可以伺奉主人。”優夜笑了笑道:“不過主人無須擔憂。龍夕若如果真的產生了惡意的話,把休假的黑魂使者們喚醒過來便是。”

  她雙手抓起了洛邱的手掌,柔聲道:“優夜,并不想失去伺奉主人的機會呀。”

  灼燒的感覺依然很重——即便撲滅了手掌上的黑焰之后。

  這里是某個炸雞的白頭發老爺爺的連鎖店的區,皺著眉頭的龍夕若正把自己的手掌插入到人家的制冰機之中。

  偌大的一箱冰塊此時正在飛速地融化之中。

  “開什么國際玩笑啊?百年前西方那群老弱病殘,真的能夠把人家打殘?”龍夕若喃喃自語,然后又就皺著眉頭,甩了甩手掌:“好痛……”

  直到制冰機之中的冰塊完全融化之后,龍夕若才舍得抽出了手來,看著紅彤彤的手掌,開始煩惱著到底要涂多少的護手霜才能夠恢復過來。

  她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一天的好心情頓時沒有,臉上帶著不爽回到了自己的物中心之中。

  不料才剛剛開門,那個被她撿回來的小蝶妖洛翩躚便飛奔而來,可憐兮兮地道:“龍姐姐,你總算回來了……你的朋友,那位蘇子君小姐好難相處啦!”(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