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一章 削肉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教授最終還是活了下來,當初兄弟一行人,壯志雄心,打算從墓宮之中挖出瑰寶。怎料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人活了下來。

  是的,他最終活了下來,但卻形如行尸。

  這二十年來,沒有一個晚上他能夠睡得安穩,那依靠自己的同伴,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血肉才活下來的生命,從一開始就帶著了沉重的枷鎖。

  這些年來,他無法吃下任何一塊的肉類。他曾經強迫自己卻咬下,但只要入口,身體的本能便比他的意志還要強大。

  肉類的味道在他的口中只要化開,他就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來了二十年前那個晚上。

  高銳早就他的身邊。

  他割開了他的肉……實在是太饑餓了。

  人在絕望的時候,仿佛就只能夠受到本能的驅使。

  “我……永遠也沒有辦法忘記。”

  失魂落魄的秦方教授,仿佛再次老去十年。

  他看著自己顫抖的雙手,“我就是用它們,掬著高銳身上的血,開始飲用起來。我太餓了,我沒有辦法,我一邊這樣告訴我自己……我看著高銳的眼睛,我知道他沒有死……他看著我,看著我,就那樣一直地看著我,他說不來話,但我知道,一定是在問我,一≯∈長≯∈風≯∈文≯∈學,ww□w.cf∨wx.n○et定是在罵我,一定是詛咒我,一定是在憎恨我……但我還是繼續喝著,咬著……我把我的一切都舍棄掉,我變成了一個野獸,一個連我自己也唾棄的野獸、禽獸!”

  “我只是一個野獸!一頭沒有了人性的野獸!一個連自己兄弟的血肉也吃的畜生!!”

  激動之中的秦方教授開始咳血,異常波動的情緒之下,秦方教授也在發出了這悲鳴的自責之下,倒在了地上。

  聽著教授以撕聲裂肺的聲音說出埋藏在了心中二十年的秘密,僅有的幾名聽眾心情各有不同。

  張罄蕊不知何洛邱怎么想,她也不知道優夜在想些什么。這個女子此時神情自然,對于教授的自白毫無波動。

  “也是一個可憐之人。”

  沉默之中,聽見了蔡文姬輕輕的嘆息聲音。

  優夜這時候走到了教授的身邊查看了一下,抬起頭道:“應該是過于激動,所以昏迷了過去,需要把他喚醒過來嗎?”

  洛邱搖了搖頭,“不用了,讓他自然醒過來吧。這些說話他藏了二十年,這時候說出,自然也是耗盡了所有。”

  “秦先生需要的,也并不是我等的寬容。”那邊上的蔡文姬則是幽幽地道。

  洛邱此時皺了皺道:“我比較好奇的是,你是怎么知道教授當年的事情?不是說你困在石棺之中?”

  蔡文姬道:“妾身雖無法離開石棺,但所葬之墓室乃地宮之陣部分。借助那吸納四方元氣之陣法脈絡,到也能感應附近小部分之地。”

  “是嗎……”洛邱點了點頭,站起身來道:“從這里,你應該記得怎么回去你的墓室吧?找到之后,我會把你送去你夫君的墓室。”

  蔡文姬也許一直都在等這個機會,此時深深一拜道:“謝公子大恩。”

  不久之后,在蔡文姬的引導之下,洛邱倒是十分輕松地摸到了她曾經墓室之中。

  正如教授之前說過的一樣,因為二十年前的開炸,這個墓室受到了牽連,被上方一層地宮壓下。但不管如何坍塌,垂直下落的東西位置大概也改變不了多少。

  洛邱這會兒問道:“大概在那個方向?”

  蔡文姬伸手……手骨一指,“以此方向,當年便是在四個墓室的上方。”

  洛邱點了點頭,走到了墻壁面前,伸手摸去,啟動了自己那類似心眼一樣的能力。視線正在這厚實的泥土充斥各個墓室之內跳躍著。

  忽然之間,洛邱皺了皺眉頭,收回了手,轉身回來:“恐怕掉落的也不是這一層,而是更下面的第三層。塌下來的地方,把第二層也沖垮了過去。”

  “那……那不是沒有辦法找到高銳的尸體?”張罄蕊不由得失望起來。

  “這倒未必。”

  優夜輕說了一聲,走到了這墓室的正中央,緩緩地蹲下了身來,伸手按住了墓室的石板,“主人,請注意。”

  說罷,之間優夜的手臂略微用力一般,直接朝著這地板按了一下。

  仿佛什么也沒有發生,僅僅只是這樣輕按了一下般。

  可不過轉眼之間,忽然便聽到了一道輕微的爆裂聲音……這一刻,以女仆小姐為中心點,整個石室的地板都一種恐怖的速度裂開!

  張罄蕊還沒能反應過來,便感覺到了身體突然之間失去了重力一般,伴隨著那裂開的石塊,一同墜落了下去!

  可就在此時,她卻有感覺到了有什么拖著她的身體。

  轟隆隆!!!

  石室開始墜落,不久之后,眾人都落入了一個青色般的世界之中!這里沒有一層二層地宮之中的復雜迷宮,這里僅僅只有大量的柱子,支撐著整個第三層的地宮!

  在這里,能夠看見滿地的尸骸!它們各種各樣的姿態倒在了地上!白骨累累,宛如一片的骨海!

  無數的白骨,有些已經碎裂!

  那重重的柱子深處,有著一道青色的光源,正是這倒光源,照亮了這整個的三層地宮。

  洛邱這時候看了看上方,估算了一下位置,目光便開始尋找起來……這個地方異常的陰冷,就像是鬼域一般。

  張罄蕊已經開始哆嗦著自己的身體,根本不敢挪動腳步一下。此時,興許是因為石塊墜落時候所產生的巨響聲音,秦方教授干咳了幾聲,便緩緩地轉醒了過來。

  秦方教授茫然四顧,但目光卻突然之間凝固了起來。

  他干咳了幾聲,虛弱的身體開始在地上爬動起來。他掃去那些就在他面前的白骨,硬生生地爬出來了一條干凈的路。

  終于,他的爬行停止了下來……停在了一具尸體的面前。

  不知道是否此地特別寒冷的原因,原本應該死去的尸體反而是變得僵硬……并沒有腐化多少。

  那尸體應該是從上方掉落的時候,恰好地碰在一根柱子旁邊,此時呈現出來挨坐的姿勢,低著頭。

  只是,跟隨而來的洛邱等人,卻能夠清晰地看見,這尸體的手臂,脖子,甚至是衣服破開的地方,都已經可以隱約地看見骨頭,那被啃咬過后的痕跡……

  秦方不說話,他只是顫抖著雙手,仿佛用盡了自己的所有力氣般,怯弱著,緩慢地把尸體擺正了一些。

  “高銳……老秦我,我終于找到你了……我來看你了。”

  秦方顫抖的手摸著昔日兄弟的臉,緩緩地捧了起來,癡癡呆呆,“我知道你也在等我。這二十年來,我一直都知道,每一個晚上,我都能夠聽見。那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什么話也不說,但是我聽得到,你一定是一次次地在心中怨毒地咒罵著我。我都知道……”

  秦方開始整理著高銳身上的衣服,聲音早就已經沙啞:“那天我聽到了聲音,發現牛子他們沒有死,就在這附近。我不敢把你也帶出來。我抹掉嘴唇上的血,我在地上打滾,讓泥土掩蓋身上的痕跡。那時候恐懼和自責早就把我的良知抹去,不知道應該怎么面對牛子他們,更加不知道應該怎么樣卻面對你的妻子。”

  秦方忽然悲笑了一聲,“離開的時候,我不敢看你一眼。看見你就像是看見我自己,看見那個我把自己丟在了你身上的自己。”

  他長長地嘆了口氣:“這些年來,我一直問我自己,我們當初到底為了什么而去刨地挖墳?我們用著各種各樣的借口來安慰自己,其實也只是自欺欺人。其實只是為了財,要財到底是為了什么?自然是為了生活。我們什么也貪,最終就是現在的下場。活下來的人只剩下我一個,但是我問自己,我還算是活著嗎?”

  秦方教授開始整理著高銳散亂的頭發:“你放心,你的孩子初雨我已經養大,她很好,你不用擔心。年前,我就寫好了遺囑,我死了,我的全部都會交給她的……你的妻子我也葬好,就在你老家屋子后面的園子里頭。我給你在她的旁邊立了一個衣冠墓。我想著總有一天我會把你真正地帶出來,葬在你妻子的旁邊。”

  秦方忽然之間沉默了下來,片刻之后,“但我現在知道,我根本不敢把你帶回去。我怎么可以就這樣把你帶回去?我還有什么面目……把你這零零碎碎的身體帶回去?”

  猛然之間,秦方從他的靴子之中抽出一把明亮的匕首,輕聲道:“所以,至少也要把你少了的地方補上,才能夠帶回去……高銳,我把吃你的,還給你了,好不好?”

  他用手中的匕首,朝著自己的另一條手臂,用力地割了下去,切開了自己的皮肉,切到了骨頭的地方,然后用力地拉著。

  秦方慘叫了一聲,硬生生地從手臂上拉出來了一塊鮮紅的肉塊。

  “這是第一口。”

  但他沒有停下,而是又舉起了手中的匕首,再一次地朝著自己的手臂割去!

  一刀,又一刀。

  第三刀了。

  看著秦方教授如此自殘的一幕,張罄蕊下意識地想要走前上去,可馬上便被洛邱給拉著了手臂。

  “這……太殘忍了,教授沒有必要……”

  洛邱搖搖頭道:“教授他開始找回自己丟失了的東西,你也要阻止嗎?”

  張罄蕊低著頭,轉過了身體,不忍心再看,聽著秦方教授不斷傳來的慘叫聲,頭皮發麻,又一次忍受不了,“我們……就不能做些什么嗎?”

  洛邱眨了一下眼睛,他忽然感覺到在高銳的尸體上,還藏著什么……像是火苗,一下子跳動了起來。

  這尸體之中的魂還沒有徹底散去……只是一直沉睡著嗎?或許是因為地宮之中第三層的特殊環境所導致。

  洛邱下意識地朝著秦方教授看了過去。

  當他割下的第十刀,他一條手臂,早就已經骨肉分離,變得無比的恐怖。

  終于第十一刀后,秦方打算開始朝著自己的大腿割去。

  洛邱動了。他快步地走到了秦方的面前,伸手抓住他持刀的手臂。

  “不要阻我!”

  “教授,割下的第一刀,你在慚愧,第二刀也是……一直都是。”洛邱神情不變,“這條手臂之后,你是覺得不夠,還是覺得,這樣繼續自殘下去,可以讓你獲得救贖的快感?我以為你,會自己停下來。”

  “你……說什么?”

  洛邱嘆了口氣道:“教授……你知道,自己在笑嗎?”

  “我……”

  秦方一下子身體僵硬了起來,他僅僅地握著匕首的手指一瞬間松開,匕首落地,噹啷一聲。

  “我……我只是……”

  洛邱看了秦方教授骨肉分離的左臂,默默地撕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弄成了布條,裹緊了他手臂到肩膀的位置,“我其實沒有立場阻止你……只是,我比較好奇,教授你說過,當年,你的兄弟只是默默地看著,對嗎?”

  秦方一怔。

  洛邱站起了身來,忽然伸手在高銳尸體的額頭上輕輕地點了點,“他還在,或許他能夠告訴你答案。”

  眼前,冰冷干枯的尸體,一下子開始涌出一些白霧。

  那白色的霧,緩緩地轉動,像是在水中散開的白色涂料般,而后漸漸形成……一個看起來,與那尸體臉容近乎一樣的男子模樣。

  “高……高銳!”

  從那尸體之中解放出來,赫然便是二十年前就應該死去的人。

  “高銳!真的是你!”秦方瞪大了眼睛,神情激動地看著這出現在面前的魂,“你……你還在!”

  高銳的魂魄卻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用著那秦方記憶之中才擁有的聲調,“老秦啊,你知不知道,像你現在這么老了,你的肉,我可啃不動啊?”

  秦方此時重新地跪在了地上,雙肩抽動,神情悲戚,老淚縱橫,聲音沙啞,“對不起!!我對不起你!”

  “初雨,我的孩子,現在已經長得很漂了吧?謝謝你這些年來的照顧咯!”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家的婆娘,也讓你操心了,處理了她的后事,我這個做丈夫的,反而是無能為力啊。”

  “對不起,對不起!”

  “老秦啊,你剛剛說,這二十年來,都在問,我們到底為了什么才做這些損陰德的事情……”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其實也在想……想來想去也想不出來一個答案。或許就像你說的一樣,只是為了財,為了貪心。只不過啊,你難道忘記了,再怎么貪心,每當成功征服一個古墓的時候,我們心中的那份激動,那份喜悅,那份無與倫比的滿足,那份兄弟在旁分享的快樂了嗎?”

  “對不起……”

  “我那時候根本就走不動了,腿早就已經斷掉,你不也是帶著我堅持到了最后了嗎?”

  “對不住……對不住……”

  “我走不動了,我真得走不動了。可是我的老婆,我的孩子怎么辦?我得活著出去……可是我活不出去。我知道你餓了……”

  “對不起……對不起……”

  “知道為什么我看著你吃我的時候,我一句話也沒有說嗎?”

  “對不起……”

  “因為啊……如果你能夠活得出去的話,我知道,你不會虧待我的婆娘還有我的孩子啊。老秦啊,這些年,幸苦你了。”

  “對不起……對不起……”

  高銳的魂伸出手,輕輕地虛放在了秦方的背上,“嘿伙計,我說你哭得特別像一個娘們,而且是又老又丑的婆娘。”

  秦方把頭深深地埋在了高銳尸體的肩膀處,一直說著對不起,說著當年,滿口鮮血和肉,說不出來的,沒能夠說出來的,心中的對不起。

  教授所差的并非那一刀一刀的血肉,僅僅只是這一聲聲的對不起。

  “我一開始,就原諒你了啊……老秦。”(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