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狀元

第一九七〇章 利益當前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天子
謝遷根本不會問何鑒。

謝遷很清楚何鑒這刑部尚書剛剛走馬上任,當了尚書后還沒機會面圣,如果何鑒知道具體情況,也不會跑來求教沈溪。

“大概,是沒有吧。”

何鑒被迫做出回答。

他也覺得,自己身為刑部尚書不去解答首輔大臣的疑惑,實在說不過去……他說話時目光還在看沈溪,大概意思是要求證自己所說是否正確。

沈溪道:“陛下將閹黨主要骨干提到詔獄,或許是想打探更多關于閹黨謀逆細節,至于那些普通閹黨成員,之前陛下已做出安排,革職永不敘用便可,謝閣老大可按照之前陛下的吩咐行事,總歸不會出錯。”

謝遷冷聲道:“事情未必如此容易吧?之前曹元和劉宇等人都只是被看管在府宅中,轉眼便被下到刑部大牢,如今又進了詔獄,雖然只是少數人如此,但也引起朝中文武人心惶惶……陛下如此豈非出爾反爾?”

何鑒聽到謝遷抨擊皇帝,趕緊側過頭,裝作沒聽見。

沈溪道:“陛下之前曾言明,若查證某些人跟閹黨謀逆之事有關,不會輕饒,現在陛下并未違反之前旨意,怎能說出爾反爾?”

“你!”

謝遷瞪著沈溪,仍舊很生氣,“聽你的意思,是要把這案子無限擴大,繼續在朝中鬧出軒然大波,但凡曾向閹黨靠攏之人,都要下獄問罪?”

沈溪搖搖頭:“在下如今只是兵部尚書,只負責自己衙門的事情,如今既然連閹黨名錄擬定都是由謝閣老您來牽頭,那跟在下有何干系?”

本來謝遷沒打算找沈溪麻煩,可惜話不投機半句多,心中惱恨沈溪不聽話,在其看來,沈溪應該所有事都對他唯命是從才對,心中火氣不由騰騰而起。

謝遷道:“就算你如今不過問刑獄之事,但你卻能時常面圣,陛下也會問你閹黨之事,怎能說此事跟你毫不相干?老夫之前說過,劉瑾案應到此為止,涉案官員革職便可,豈能大興牢獄?若讓事態擴大,朝中必定人心惶惶,那時朝野必會亂成一團,這責任可是你能承擔的?”

因為二人發生口角,何鑒只能作為和事佬出來勸解:“于喬,之厚,你老少二人本為一體,怎還因為這點小事爭論不休?先平復下心情,有事好商議……本來案子應由刑部處置,你們這樣讓我如何自處?”

雖然何鑒在三人中年歲最長,但他說話卻是最不管用的那個。

謝遷名義上是文臣之首,一心打壓沈溪,可是卻總不能如愿。至于沈溪,雖然官職和聲望都不及謝遷,但比謝遷有優勢的是他能隨時見到皇帝,但凡能時常面圣之人,其官職不管大小在朝中的地位都不容小覷。

這也是沈溪回朝后,劉瑾為何要趕緊把沈溪趕出京師的根本原因。沈溪在京城可以時常見到朱厚照,那在正德皇帝面前閹黨就不再能保持一家之言。

謝遷道:“所有事項都跟沈之厚有關,現在閹黨是否謀逆尚無定論……”

盛怒之下,謝遷不顧事情的嚴重后果,竟然直接把真相說了出來。

旁人不知劉瑾謀反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謝遷基本能確定劉瑾謀逆是被沈溪誣陷,現在要拿參與謀逆的大罪來問責焦芳等人,謝遷心里自然會不服。

沈溪頓時板起臉來:“按照謝閣老之意,劉瑾沒有謀逆,那他謀逆之事是有人栽贓咯?究竟是誰這么大膽?”

這話說出口,沈溪跟謝遷的矛盾算是公開化了。要知道即便何鑒再怎么守口如瓶,事情終歸會被人知曉,畢竟事關重大,何鑒會跟手下和心腹商議案情,一來二去便會把事情傳出去。

謝遷再怎么生氣,也知道這個話題不能再繼續深入下去了,當即黑著臉道:“詔獄內,官員隨時都可能會被杖刑,甚至嚴刑拷打,焦孟陽年過古稀,怎么承受得住?一刻都不能耽擱,老夫現在就要上疏,請陛下法外施恩,饒過這些人……沈之厚,你是否跟老夫一起請命?”

何鑒就站在旁邊,還是堂堂刑部尚書,但謝遷只是問沈溪而不問他,多少讓人感到有些尷尬。

不過這會兒可不是計較的時候,何鑒知道自己這個剛復出的刑部尚書沒有權威可言,現在整個朝廷都圍繞著沈溪和謝遷兩個人轉,其他官員的風頭皆被掩蓋。

何鑒心想:“一個是閣臣之首,一個是陛下信任有加的兵部尚書,兩人都急著證明自己才是朝中棟梁,方有所芥蒂吧!看他們劍拔弩張的樣子,簡直不敢相信當初對抗閹黨時,老少二人曾精誠合作過。”

沈溪道:“那就由謝閣老、何尚書,還有在下,一起上書,至于這奏疏是否能為陛下所見,另當別論。”

謝遷冷冷一笑:“就算陛下見不到,明日你面圣時,也務必要將奏疏呈遞陛下跟前!別以為老夫不知你每日都有機會面圣!”

本來謝遷要跟沈溪商議事情,卻因焦芳等人下詔獄這一突發事件,心有不甘,結果演變成一場鬧劇。

不過好在最后沈溪也沒跟謝遷真正鬧翻,兩人一起寫了奏疏,隨即何鑒以刑部尚書的名義向通政使司呈遞奏疏,懇請正德皇帝朱厚照將幾名案犯重新歸還刑部審理。

隨后,何鑒拿著奏疏匆匆離開,不想牽扯進謝遷跟沈溪的爭執中。

何鑒去后,謝遷的怒火好像發泄完了,踱步進入公事房,往居中的案桌后一坐,隨手拿起一本翻開的學堂教案看了起來,居然不再搭理沈溪。

沈溪看了謝遷一會兒,確定謝老兒不想理會自己后,主動開口:“若是謝閣老沒別的事情,在下要回府了……離家多日,在下理應回去跟家人團聚,至少能報個平安。”

謝遷突然放下教案,打量沈溪一會兒,道:“之前何世光面前,老夫只說了刑部的事情,現在該說說兵部的事情了……”

沈溪不由搖頭苦笑,心想:“你謝老兒臉色變得可夠快的,簡直是個演技高超的藝術家,在什么人面前就能演出相應的戲碼來!”

沈溪道:“若謝閣老想讓陛下收回明年御駕親征攻伐草原的成命,最好在面圣時親自提出來,跟在下說,意義不大。沒有得到陛下收回國策旨意前,在下作為兵部尚書,不可能退縮。”

謝遷皺眉:“怎么,怕世人說你見風使舵?”

沈溪搖搖頭,顯得很無奈:“這國策乃是當初為對抗劉瑾而設,如今劉瑾伏誅,但陛下平定草原的心思卻未改變。就算要請陛下收回成命,也不該是在下,只能是謝閣老,或者朝中其他大臣。”

謝遷黑著臉,一時間沒有說話,顯然認為沈溪所言有幾分道理。過了好一會兒,謝遷瞪著沈溪,用抱怨的口吻道:

“若不是你給了陛下無端的希望,陛下絕對不會如此自負,居然提出兩年內平草原,實在不可理喻!如今劉瑾已伏誅,只要你跟陛下說之前的構想太過冒險,甚至有可能引起大明王朝傾覆,這是多困難的事情嗎?你可不能做大明的罪人!”

沈溪搖搖頭,冷冷一笑:“那按照謝閣老之意,我吃過的飯可以吐出來,說出的話也可以收回去,把跟陛下進言之事當作兒戲?”

謝遷霍然站起,厲聲道:“現在老夫不是跟你商議,是命令你必須如此做,否則大明將會陷入到持續的動蕩不安中。”

“因劉瑾亂政,短短幾年間大明已是風雨飄搖,此時跟草原相安無事便可,你平定草原有何意義?那種苦寒之地,大明將士不可能長久駐守,歷朝歷代也都沒有把草原納入朝廷直接管轄的先例!”

沈溪繼續搖頭,這次態度也很堅決:“如果謝閣老覺得平草原構想是錯的,那可以找陛下進言,但作為兵部尚書,我一定不會這么做,因為在我看來,陛下意愿本身沒有錯,甚至跟我的預期不謀而合,既然認為對的事情,你憑何要求旁人按照你的想法做?”

謝遷冷笑不已:“你這是翅膀硬了啊!你不想跟陛下進言,是怕如此做后,你這個兵部尚書將無法得到陛下信任,甚至連官位都丟了吧?”

沈溪沒有回答謝遷如此尖酸刻薄的問題,心里卻在想:“既然你謝老兒知道這么做的后果是打擊我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你還堅持,分明是想靠打壓我來實現你對朝局的完全掌控……為何旁人一定要聽你的,按照你所規劃的道路走?”

謝遷很生氣,卻奈沈溪不得。

他總不能跟沈溪掐架,之前沈溪就已表現出一定逆反心理,甚至二人聯手對抗劉瑾時也無法做到完全無嫌隙,現在利益擺在面前,判定到底誰是朱厚照最信任的股肱大臣時,謝遷更無法讓沈溪完全聽他的。

“那你就繼續蠱惑陛下執行你那所謂的國策吧,哼,早晚你會被世人唾棄!”謝遷不再跟沈溪講道理,氣呼呼離開軍事學堂。

沈溪返京第四天晚上,終于能回到自己的家。

自兵部衙門趕往軍事學堂前,沈溪已派朱山回家報信,此番當他抵達沈府門前時已是上更時分。

朱起和朱鴻父子正在門口交談著什么,見沈溪回來,二人趕緊上前相迎。

“老爺,老夫人本來說在府上等您,但苦候不至,入夜后回去了……夫人讓小的在這里等您回來。”

朱鴻恭謹地說道。

沈溪讓下人把馬車駕到側院停好,打量朱鴻,問道:“府上這兩天可有什么事?”

朱鴻搖了搖頭:“一切安好,頭幾日是有人在府邸周邊圖謀不軌,不過這兩天已經不見蹤跡,老爺請進。”

沈溪在朱起父子陪同下,一起進入宅院,他沒有去正堂那邊,直接往后院去了,不過半年多時間沒回來,沈溪發現家里有些陌生,連建筑格局都發生了一定變化,看上去要比之前衰敗很多。

“……老爺,都怪官府不作為,之前頻頻有人前來搗亂,報到順天府卻無人理會。府上今年未曾修繕過,夫人說一切等老爺回來再說……”

因為朝中一直都是劉瑾專權,沈溪跟劉瑾是死對頭,在沈溪被發配去宣府當宣大總督后,京城內沈府確實遭遇了一定的麻煩。

沈溪沒多說,到底府上沒出事便好。

進入內宅,見后堂亮著燭火,謝韻兒正帶著林黛等候,并不見謝恒奴以及陸曦兒、尹文等女的身影。

“老爺回來了?”

謝韻兒聽到腳步聲,側頭望去,便見到沈溪進入院子,驚喜異常,趕緊帶著林黛迎出門來。

因為深秋天涼,沈溪趕緊讓二女進入后堂,等沈溪坐下來后,丫鬟已麻利地把茶水奉上,沈溪看了一下,發現這個丫鬟有些陌生。

“老爺這一去便是大半年,府上多了許多變化,以前那些丫鬟,大抵到了成家的年歲,妾身便讓她們自己選擇去留,這不又選了一批……”

沈溪知道,之前的丫鬟,多半是謝府老管家云伯給選的,一晃三四年過去,那些本來十三四歲的小丫鬟,如今都十七八歲了,該嫁人生子,而沈家一向不虧待下人,就算之前一段時間失勢,也是尚書府,要找丫鬟還是很容易的,畢竟沈家厚待下人的名聲可是傳揚在外。

沈溪看著林黛道:“這些日子我都奔波在外,連孩子出生都沒守候在家中……對了,孩子們現在何處?”

謝韻兒一聽,臉色有些難看,顯得很猶豫。

沈溪雖然對家里的情況不是很了解,但大概也能猜到一些情況。

“怎么回事?”沈溪問道。

謝韻兒道:“黛兒妹妹的孩子還好,只是君兒那丫頭……孩子頭些日子剛夭折……”

沈溪痛苦地閉上眼,他之前沒多問家里的事情,連自己的女兒夭折都不知,這讓他本來還不錯的心情,瞬間低沉下去。

這時代醫療條件很差,孩子得病很難得到系統醫治,就連弘治帝的二兒子和小女兒也都未能幸免于難,就算沈家內宅便有懂醫的,甚至家庭條件也不錯,但還是出現孩子夭折的情況。

“君兒呢?”

沈溪悲痛地問了一句。

謝韻兒嘆了口氣:“這幾日君兒妹妹茶飯不思,不過聽說老爺回來,她心情才好轉一些……君兒妹妹懷這一胎時留下病根,這幾天正在休養……老爺可要去探望?”

“過去看看吧,順帶看看黛兒的孩子。”沈溪道。

因為突然聽到噩耗,沈溪心情沉重,謝恒奴所生的第二個女兒不到半歲便夭折,沈溪甚至都沒能見上一面,孩子更是連名字都沒有,這讓沈溪越發覺得自己這個父親不稱職。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