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大魏宮廷

第334章:姐妹重逢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賤宗首席弟子
一陣箭雨之后,前方再無站立之人。

見此,魏國皇后羋姜緩緩移步上前,似乎想近距離看看仇人臨時前的模樣。

“皇后娘娘……”

商水軍的主將伍忌立刻走到羋姜身前,攔住了這位身份尊貴的女子,抱拳躬身說道:“娘娘千金之軀,不宜涉險,請先由末將麾下的兵將搜查尸體,防止有何意外。”

你真當本宮是那些柔弱的女子么?

羋姜微微皺了皺眉,正要開口,站在馬車旁的燕順、童信兩位近衛將領便低聲提醒道:“娘娘,陛下有命……”

一聽這話,羋姜就不由地泄了氣。

她的男人,魏國的君主趙潤,可以為了助他報仇,而提前對楚國用兵,但是,卻不允許她只身涉險,哪怕是一絲一毫的危險,亦不能靠近,這是羋姜離開雒陽前對自己丈夫許下的承諾。

見眼前這位皇宮娘娘雖神色不悅,但最終還是停下了腳步,燕順遂立刻對伍忌示意道:“伍忌將軍,麻煩你了。”

“燕統領言重了。”伍忌點點頭,揮揮手喝令麾下兵將道:“搜查尸體!”

所謂的搜查尸體,其實就是看看是否還存在活口,倘若再加一句「不納俘虜」,那么對于商水軍來說,純粹就是補刀而已——看看敵人當中誰還有口氣的,再補上兩刀令其斃命。

看似無情,但這其實是為了保護己方的士卒,免得己方士卒為了清理戰場而搬運敵我雙方的尸體時,被那些尚有一口氣的敵軍‘敵軍’尸體趁機殺死墊背。

說到底,「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話也非絕對,尤其是戰場上,殺紅眼的雙方在臨死前想得更多的,依然還是想要再一名敵人給自己墊背。

“噗——”

“噗——”

五百名全副武裝的商水軍士卒,一邊前進,一邊用手中的戰刀逐一戳入腳下那些尸體的心口。

“真可惜啊……”

率領這隊商水軍的千人將央武,看著那些共工脈巫女們姣好的面容,忍不住用惋惜的語氣說道。

聽了他的話,那些負責戰后補刀的商水軍士卒們,心中頗為附和。

不得不說,巫女作為侍奉神祗的神女,想來對顏值是有一定要求的,無論是羋姜、羋芮這邊的祝融脈巫女,還是蒼青那邊的共工脈巫女,基本上都擁有讓人頗為心動的容顏。

別說什么粗俗,魏國士卒追求的,也無非就是榮譽、田地、房屋、女人、金錢這些而已,不可否認魏國的確有純粹抱持著效命于國家的義士,比如當初響應魏王趙潤號召而自發投軍、跟隨前者趕赴大梁戰場的那些魏人,但更多的魏卒,他們投軍主要還是為了光耀門楣以及憑戰功獲得賞賜。

就像「央武」來說,他以一介平民出身而如今坐擁田地府邸,非但擁有二十幾名胡人、巴人奴隸為他耕種,還收納了十幾名胡女作為婢女,因此在成為其余商水軍士卒們心中榜樣的同時,亦叫人對這個可惡的家伙眼紅萬分。

而在央武這些人之后,魏國的皇后羋姜緩緩走上前,旋即,她在巫女蒼青的尸體前停了下來。

她還記得,當商水軍的士卒們展開齊射時,蒼青這位共工脈現如今的大巫,曾帶領著十幾名巫女試圖殺上前來,但遺憾的是,還沒等她們靠近魏軍,就被那暴雨般的箭雨給籠罩了。

看著蒼青身中二十余支箭矢,一臉絕望、憤恨地死去,羋姜頗為惆悵地嘆了口氣。

在人數占據絕對優勢的正規軍面前,巫女們引以為傲的速度與劍技,根本得不到絲毫的體現。

你一定是想說卑鄙吧?

瞥了一眼正在前面為自己掃除一切威脅的魏軍士卒們,羋姜再次將目光投注在眼前這個叫做蒼青的巫女身上。

這可不是卑鄙啊……作為女人,借助自己夫婿的威勢,這怎么能叫卑鄙呢?

回想起離開雒陽時,自己夫婿千囑咐萬囑咐、叫自己不得以身犯險,羋姜的嘴角微微有幾分上揚。

而就在這時,她聽到前方傳來了央武的喊聲。

“這個家伙……看服飾應該就是那什么楚水君了吧?皇后娘娘,找到楚水君了!”

羋姜聞言心中一凜,站起身來,邁步走向央武所在的位置。

旋即,她便看到了楚水君,尚且還有一口氣的楚水君。

很顯然,在魏軍展開齊射的時候,楚水君身邊的衛士,舍棄自己的性命,用身體為這位君侯擋箭,但遺憾的是魏軍的箭雨實在太密集了,縱使有部下舍生忘死相救,楚水君的脖子處還是被一支箭矢射中,以至于此刻出氣多、近氣少,隨時都有可能斃命。

倘若說方才看到巫女蒼青的尸體時,羋姜的眼眸中還有那么一份憐憫與哀傷,那么此刻看到她姐妹倆此生的仇敵楚水君,她的眼中就只有冷漠。

此時,央武已甩手幾個巴掌甩在楚水君的臉上,讓這個似乎昏迷過去的家伙幽幽醒了過來。

楚水君睜開眼睛,便看到一位雍容華貴的女子,正居高臨下,用冷漠的目光看著他。

“呵……咳咳……”

楚水君可能是想笑,臉上擠出幾分難看的笑容,可結果,還沒等他笑上兩聲,就被咽喉處涌出的血色泡沫嗆地連連咳嗽。

“楚水君。”

紅唇微啟,羋姜緩緩念叨著楚水君的封號,然后,就這么看著他,看著楚水君此刻痛苦的模樣,回想著當初她父親汝南君熊灝自刎而亡的那一幕,感到莫名的痛快。

據當年熊拓所言,楚國的先君熊胥,其實并不想逼死汝南君熊灝這個親弟弟,但是,以楚水君為首的楚東熊氏貴族們,卻執意要逼死熊灝,顯然是因為熊灝所提倡的思想,對楚東貴族們造成了巨大的威脅。

“據我所知,你與楚國的先王(熊胥)以及家父(熊灝)乃是兄弟,何以要逼死家父?甚至于,要對我姐妹二人趕盡殺絕?”羋姜沉聲問道。

這個疑問,埋藏在羋姜心中已有三十余年。

看著眼前的羋姜,楚水君臉上露出幾許不知是嘲諷還是自嘲的神色,不再專注于前者,而是茫然地看著天空。

羋姜說得不錯,楚水君亦是楚王熊胥、汝南君熊灝、巨陽君熊鯉等人的親兄弟,但與熊胥、熊灝不同的是,他是庶出,他的母親亦是當時楚國王宮內一名普普通通的宮女而已,就像如今的楚王熊拓一樣。

楚國是一個非常重視血統的國家,非但重視父系血統、亦重視母系血統,像熊胥、熊灝、熊鯉這般由王室與大貴族之女結合誕下的子嗣,一出生即獲得尊重,就像巨陽君熊鯉,哪怕他其實是個十足的草包。

但楚水君不同,他只是庶出,從小看著熊胥、熊灝、熊鯉等人在人前風光無限,而他卻被人指指點點,自然會感到怨恨。

而在熊胥、熊灝、熊鯉等人當中,楚水君對汝南君熊灝最為怨恨,或者說,最為嫉妒。

因為他的母親,正是服侍汝南君熊灝之母的宮女。

明明是作為兄弟,甚至于楚水君比汝南君熊灝還要年長一歲,但因為楚國的國情,熊灝長大成人后,就被封為汝南君,成為楚西的統治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而他楚水君,哪怕是在其父過世前哭求,才得到了一個有名無實的「楚水君」的封號——彼此皆為兄弟,何以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倘若楚水君能力不足,就像巨陽君熊鯉那般,他倒也不至于會如此記恨,可是他自認為他的能力不弱于熊胥、熊灝等人,要知道,他可是完全憑借自己的能力,籠絡了季連氏等楚東大貴族,并且將共工脈巫女這股力量收為手下。

他為什么要救汝南君熊灝?

明明是兄弟,他母親懷他的時候,仍在卑躬屈膝地侍奉著熊灝的母親;

明明是兄弟,他降生后,亦要對明明是弟弟的熊灝卑躬屈膝;

明明是兄弟,楚東的大貴族爭先恐后希望將自己的女兒嫁給熊灝,卻對他楚水君視若無睹。

“只因……我最‘恨’他。”

再次將目光投注在羋姜身上,楚水君艱難地說了一句,旋即,逐漸失去了生氣。

羋姜心中一愣,因為她感覺楚水君在提到她父親汝南君熊灝時,所表露的似乎并非是憎恨的情緒,而是另外一種情緒。

不過事到如今,再想這些也沒有什么意義了。

長吐一口氣,羋姜抬起頭看著天空。

三十幾年前,年僅數歲的她,抱著尚在襁褓的妹妹羋芮,在暘城君熊拓派人護送下,逃亡巴國。

當時她對天發誓,待長大成人后,定當殺死罪魁禍首楚水君,為父親母親報仇雪恨。

三十幾年后的今日,她終于做到了當年的誓言,但不知因何,心中卻并沒有那種大仇得報的痛快。

她忽然想到了她的夫婿魏王趙潤,當趙潤在親眼目睹仇敵蕭鸞斃命之后,羋姜亦曾詢問丈夫:大仇得報的滋味是如何?

趙潤告訴她,并沒有那種大仇得報的痛快,只有一種索然無味般的茫然。

羋姜起初不信,但此時此刻,她卻切身體會到了夫婿所說的那種‘索然無味’,這或許是因為,向蕭鸞(楚水君)報仇,并未在趙潤(羋姜)生命中占據太多,而更非是寄托。

亦或者,是因為他們的地位已經天差地別,太過于輕松的復仇,并不能使他們體會到那種痛快。

“姐、姐?”

遠處,傳來了一個驚詫的女聲。

羋姜轉過頭,就看到妹妹羋芮正一臉驚詫地迅速朝這邊跑來。

原來,就在羋姜發愣的時候,羋芮亦帶著一干祝融脈巫女與黑鴉眾,追出了巫山。

可當他們追出巫山一瞧,卻看到了共工脈巫女們皆倒在地上,而在不遠處,還停駐著成千上萬的魏國士卒。

不過最最令羋芮感到驚奇的,還得是她看到了她的姐姐,現如今魏國的皇后羋姜。

“姐,你怎么會在這里?”

在走近后,羋芮既吃驚又歡喜地問道。

旋即,她就看到了倒在羋姜腳邊的楚水君,在凝視后者半響后,她吐了一口吐沫,憤憤地說道:“死得太便宜他了!”

而此時,跟隨在她身后的祝融脈巫女們,卻是表情有異地看著地上那些被亂箭射死的共工脈巫女們,以及遠處那整齊列隊的成千上萬的魏國軍隊。

她們,或對羋姜的身份產生了好奇。

唯獨有幾名與羋姜、羋芮年紀相仿的巫女,此刻臉上露出了激動之色,一眨不眨地看著羋姜。

畢竟曾幾何時,羋姜亦是她們當中的一員。

不過看著羋姜此刻身上的華貴裝束,這幾名巫女們心生了猶豫,不知是否應該上前與這位曾經的姐妹打個招呼,或者說,該如何與這位已成為魏國皇后的前姐妹招呼。

最后反而是羋姜抬起手,主動與曾經的姐妹們招招手,打了聲招呼:“麻吉、紅葵,還有蘭、丹,好久不見了。”

“……姜……是姜嗎……”

被羋姜叫做「麻吉」的祝融脈巫女,頗有些扭扭捏捏,不復此前與蒼青等共工脈巫女們廝殺時的英氣,仿佛是在猶豫,曾經的姐妹已貴為魏國的皇后,她是否還能像當初那樣喚對方的名。

似乎是感覺到了麻吉的遲疑,羋姜點點頭,走上前幾步示意親近:“是我。”

說罷,她注意到祝融脈巫女們當中,有一些目測十八、九歲左右的年輕巫女們,或用困惑的表情看著自己,或有些羨慕地看著她身上的羅裙,遂問道:“這些……是新人么?”

鑒于羋姜應了「姜」這個稱呼,巫女麻吉心中的遲疑也減退了幾分,點點頭說道:“是你離開后村子里陸續收養的,可惜村子被共工那群賤人摧毀的時候,有許多姐妹死在了當時……就跟我們這些人一樣,她們大多亦是被遺棄的‘祭物’。”

羋姜點點頭,她當然知道何為‘祭物’,因為巴國那邊素來有用女嬰祭祀山神、鬼神的習俗,不過這些本用來祭祀鬼神的女嬰,絕大多數都會被山中的豺狼虎豹吃掉,只有一小部分幸運者遇到巫女們,才會被帶到巫村撫養長大。

“這么多年了,巴人還是沒有什么改變么?”羋姜幽幽地嘆了口氣。

“巴人大多愚昧,縱使我們多次阻止,也不相信……”

巫女麻吉神色復雜地說道,因為她自己,亦是等同于被遺棄的祭物。

羋姜感慨地點了點頭。

曾經在巴國時,她就無法接受巴國的某些習俗,而待等到了魏國后,她就更加不能接受。

相比較巴國,魏國那邊就幾乎沒有‘人祭’這種殘忍的習俗,基本上只用牛羊、五谷來祭祀。

“姐!”

見姐姐遲遲不搭理自己,羋芮有些著急,再次問道:“姐,你怎么會在這里?”說到這里,她好似想到了什么,睜大著眼睛吃驚地問道:“你不會是偷偷跑出來的吧?”

“你以為我是你么?”

羋姜沒好氣地伸手在妹妹腦門上敲了一下,讓那些年輕的巫女們吃驚地睜大了眼睛,畢竟現如今,羋芮可是她們祝融脈的大巫,也就是首領。

“姐,你跟姐夫學壞了。”

羋芮憤憤地說道,曾幾何時,她姐夫就喜歡用手指敲她腦門,還挺痛的。

此時,跟隨羋芮一行人而來的黑鴉眾首領陽佴,亦上前向羋姜抱拳行禮:“皇后娘娘。”

“唔。”

羋姜點點頭,問陽佴道:“張啟功張都尉呢?”

陽佴恭敬地回答道:“張都尉在后面保護著巴王鷿一行人……”

說著,他用眼神示意在旁的黑鴉眾,令他們立刻通知張啟功,叫后者盡快趕來。

“巴王鷿?巴氏一族的王,巴鷿么?”羋姜用略帶驚訝的語氣問道。

“是的,皇后娘娘。”

“這樣啊……”

羋姜眼眸中閃過幾絲惆悵,畢竟二十幾年前她帶著妹妹羋芮離開巫山時,巴鷿尚未成為巴國的王,一晃眼二十幾年過去了,巴鷿已經成為了巴國的王,而她羋姜們,也早已有了十幾歲大的兒子趙衛。

大約一個時辰后,得知皇后羋氏駕到的張啟功,帶著巴鷿一行人氣喘吁吁地趕了過來。

當時,伍忌麾下的商水軍兵將已收斂了楚水君與那些共工脈巫女們的尸體,隨后遣退了絕大多數的魏軍士卒,只留下伍忌親自帶隊的五百名士卒,護衛著他魏國的皇后羋姜。

而待等張啟功趕到的時候,羋姜正與那些祝融脈的巫女們攀談,盡管年輕一輩的巫女對羋姜很是陌生,但在得知這位姐姐曾經亦是她們當中的一員,并且還是她們的大巫羋芮的親姐姐后,雙方很快就熟絡了起來。

“臣張啟功,拜見皇后娘娘。”

來到羋姜身前,張啟功躬身而拜。

“張都尉不必多禮。”

羋姜抬起右手虛扶張啟功,旋即指著羋芮對張啟功說道:“本宮這傻妹妹,這些日子多虧張都尉關照了……”

一聽這話,羋芮就不樂意了,沒好氣地說道:“姐,什么他關照我,分明是我關照他好不好?沒有我,他早就被山里的蛇咬死了。”

見此,張啟功亦連忙說道:“誠如羋芮大人所言,臣下羞愧,身負皇后娘娘的托付,卻還要羋芮大人關照……似羋芮大人這般秀外慧中的奇女子,實在無需臣下幫襯。”

“姐,你看吧。”羋芮很滿意于張啟功的奉承。

“秀外慧中?呵!”

面無表情的羋姜,聞言輕呵一聲。

外人不了解,難道她還會不了解自己的親妹妹么?

在她看來,妹妹姑且稱得上「秀外」,畢竟怎么說也長著一副好面孔,但是「惠中」嘛,這就未必了。

雖然現如今確實挺幸福美滿的,丈夫疼愛、兒子孝順,但追溯當初,她被迫委身于趙潤那個冤家,不就是羋芮這個蠢丫頭搞出來的蠢事么?

對于羋芮這個蠢丫頭,羋姜曾不止一次地回憶,試圖仔細回想自己當年抱著尚在襁褓的妹妹逃亡時,途中可曾磕碰到這丫頭的腦袋,否則何以這丫頭會這么蠢呢?

“看?看什么看?張都尉只是客套稱贊你兩句罷了。”

羋姜沒好氣地對妹妹說道。

一聽這話,羋芮更加不樂意了,不客氣地對張啟功說道:“喂,你告訴我姐,你這些日子是不是受我關照?”

張啟功當然不敢得罪這位在他看來聰慧而又記仇的女子,連忙出聲附和,連連稱贊羋芮。

聽著張啟功在稱贊羋芮時那不像是作偽的表情,羋姜心中亦是納悶,頗有些不可思議地看向羋芮。

難道說,多年不見,這傻丫頭忽然開竅了?

盯著羋芮看了半響,羋姜忽然不動聲色地說道:“阿妹,在姐的馬車上,有你以前最喜愛的糕點與果脯……”

“真的?”羋芮驚喜地睜大了眼睛,隨后一轉身就跑向了姐姐的馬車。

片刻后,馬車內就傳來了羋芮著急的聲音:“姐,在哪呢?我怎么找不到?”

……騙你的。

看了一眼馬車,羋姜頗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

她已經證實,她妹妹依舊還是曾經那個缺心眼的傻丫頭。

等會!既然那丫頭還是曾經那個傻丫頭,那這位張都尉……

轉頭看向張啟功,羋姜眼眸中的神色變得有些玩味。

來了來了,就是這種充滿壓迫力的目光……

心中嘀咕一句,抵不住眼前這位皇后那充滿壓迫力的眼神,雖張啟功不明就里,亦立刻就轉移了話題:“皇后娘娘何以會在此?據臣所知,此處乃夷陵地段,再往西就是楚國的西郢……皇后娘娘與伍忌將軍,是如何突破邊境的楚軍的?”

聽了張啟功的困惑,商水軍主將伍忌笑著代為解釋道:“張都尉,在你于巫山追擊楚水君的期間,我大魏已對楚國開戰了。”

“與楚國開戰?”張啟功臉上露出了驚詫之色。

“嗯。”偷偷瞥了一眼在旁的皇后羋姜,伍忌輕笑著說道:“經過沉思熟慮,陛下決定先攻取「巫郡」與「西郢郡」,切斷楚國與巴國的聯系……”

在旁,羋姜臉上隱隱浮現出幾分溫馨的笑容。

事實上伍忌所講述的,不過魏國朝廷對外宣稱的托詞而已,其中真正原因,不過就是魏國的王,決定全力幫助自己的女人截殺其仇敵,僅此而已。

在伍忌向張啟功解釋的期間,羋姜抬著頭看向天空。

明明離開雒陽并不久,但此刻的她,卻萬分思念雒陽,思念鳳儀宮,思念自己的夫婿與愛子。

對于她來說,那里才是她的歸宿。


在搜索引擎輸入 大魏宮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大魏宮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大魏宮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