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大魏宮廷

第305章:游說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賤宗首席弟子
雁門守李睦自刎的消息,很快就送回了薊城,使得知此事后的丞相張開地、治粟內史韓奎等朝臣為之默然。

同時傳回薊城的,還有李睦長子李瑻的辭世豪言,比如「愿為大韓之臣而亡,不愿為魏臣而生」、「懦夫誤國」、以及「釐侯韓武之后、朝中再無男兒」等等,這令薊城朝廷許多士卿感到羞慚不已。

不過更多的人,則是在私底下誹議李睦,認為李睦不名形勢、不知進退,說他「說到底只是一名帶兵的莽將而已」,這些人,無疑就是韓國國內那些為保護自己利益的貴族、世家階級。

反而是張啟功、北宮玉、陽佴等魏人,覺得雁門守李睦是一位無可爭議的英雄。

“若是這位名將肯歸順我大魏就好了……”

在得知李睦父子自刎而亡的消息后,北宮玉一臉惋惜地感慨道:“李睦,是一位值得令人敬重的人。”

聽聞此言,張啟功輕笑著說道:“你我一邊做小人之舉,挑起輿論逼死李睦,一邊又說李睦是真英雄……呵呵,不覺得此事有些諷刺么?”

“非也!”

北宮玉正色說道:“張都尉與在下挑起輿論逼死李睦,只是因為李睦的存在有阻于我大魏暗中操控韓國,這并不妨礙卑職認為李睦是一位真英雄……兩者豈能混淆?”

說到這里時,北宮玉不禁想到了他魏國的君主趙潤。

他最敬佩君主趙潤的,即是這位君主的坦蕩——當年趙潤殺蕭鸞時就說得很清楚,此乃私怨!

因此,雖然蕭鸞一度被割下首級供在先王趙偲的靈廟,但事后,趙潤還是下令將蕭鸞合尸安葬,葬在南燕,墓碑上銘刻「南燕侯世子蕭鸞」的字樣。

北宮玉覺得,可能在魏王趙潤的心底,他亦對蕭鸞走到與魏國對立的局面心存幾分惋惜。

聽了北宮玉的話,張啟功淡淡一笑。

平心而論,張啟功對李睦并沒有太多惋惜——李睦固然是一位英雄,但這位英雄注定不會為魏國所用,那么,對于‘功利心’極強的張啟功而言,李睦毫無價值。

與其有空感慨「李睦這等英雄竟落得這種下場」,還不如想想如何招攬秦開、樂弈、燕縐等將領,盡快完成將功贖罪,返回雒陽。

想到這里,他轉頭詢問黑鴉眾的首領陽佴道:“陽佴首領,張某叫你打探的事,你打探的如何了?”

陽佴聞言遂說道:“基本上打探的差不多了。……暴鳶、靳黈二人,前者隱居在韓王然的王陵附近,后者則居住在薊城。……樂弈返回了北燕郡的「陽樂」,燕縐目前隱居在北燕郡的「海陽」,許歷隱居在上谷郡的「涿縣」、司馬尚隱居在「上曲陽」。其余將領,似公仲朋、田苓等等,大多隱居在上谷郡境內。”

說著,他從懷中取出一本記載以上將領具體地址的小冊子,將其遞給張啟功。

其實以上所述的這些將領,除了樂弈、司馬尚、燕縐以外,其余都曾在上谷戰役中被魏軍俘虜,但因為后來魏軍為了避免遭到韓人的厭惡與抵抗,打出了「魏韓和睦」的旗號,是故,秦開等將領遂被魏軍所釋放。

在當時大局已定的情況下,似秦開等將領在被釋放后,并沒有再跟魏軍作對,而是一個個地隱居了起來——可能是他們不愿在韓王異這個魏人扶持的傀儡君主手下為臣。

除了漁陽守秦開,他是當時唯一一位仍愿意在韓王異治下為臣的將領,不過看他當時那句「愿此生駐守漁陽」的懇請,想來這位將領恐怕也并非是真的希望輔佐韓王異,只不過是不希望草原上的異族見他韓國虛弱而趁機進犯罷了。

接過了這本小冊子,張啟功隨便翻看了兩眼。

在旁,北宮玉好奇地問道:“陛下果真是欲招攬這幾位韓國的將領?”

“唔。”張啟功點了點頭。

在他看來,那所謂的給他將功贖罪的機會,不過就是他魏國君主隨口一說罷了,就算他張啟功此前并未犯下欺君的錯過,相信那位君主還是會讓他來設法招攬這幾位韓國的將領。

至于其中原因,恐怕只有一個,即他魏國的君主趙潤,此番徹底對中原諸國起了殺意,欲兵吞諸國、一通中原。

為此,他魏國自然得竭盡所能地網絡天下有能力的將領。

當張啟功將心中的猜測跟北宮玉與陽佴一說,后二者均感覺心情激動。

畢竟,兵吞諸國、一統中原,這可是前所未有的武功啊!

而讓他們感到激動的是,這個迄今為止從沒有人能夠做到、甚至無人敢將其說出口的宏偉目標,他魏國目前確確實實是有希望達成的,絕非是空洞的奢望。

一想到這里,三人便忍不住有些激動。

不過話說回來,似暴鳶、靳黈、燕縐、許歷、樂弈等韓國的將領,未見得就愿意歸順他魏國,更要命的是,此番魏王趙潤還特地叮囑過張啟功,叫他不得用危言恐嚇之類的手段,這讓張啟功感覺有些束手束腳。

要知道他最擅長的勸說方式,就是用對方家眷的性命威脅——將刀在其妻兒脖子上一擱,直接了當地問一句:你愿不愿降?

倘若對方愿降,那就皆大歡喜;反之,倘若對方不愿歸降,那么此人對于張啟功來說,也就跟李睦的價值類似,縱使一刀宰了、將其屠盡滿門,他張啟功也不會有所惋惜。

但很遺憾,他魏國的君主趙潤這次禁止他這么做。

不過在得知此事后,陽佴卻笑著說道:“張都尉當初可以策反陽邑侯韓普,相信亦能勸服暴鳶、樂弈等將領。”

聽了這話,張啟功的心情很是復雜。

策反陽邑侯韓普,這固然是他的得意之舉,可問題是,他當初勸說陽邑侯韓普的那番話,卻是截自儒家學術,因此,縱使心中得意,張啟功亦有些不情愿提起此事,免得旁人誤會他法家竟不如儒家實用。

不過這次為了將功贖罪,他也顧不得那么許多了,總不能他堂堂法家子弟的門面,繼續給介子鴟打下手吧?

當日,張啟功與北宮玉合計了一番,由北宮玉前去勸說暴鳶、靳黈、許歷、司馬尚等在上谷郡境內隱居的將領,而他張啟功則立刻啟程向東,勸說樂弈、秦開、燕縐這三位目前隱居在北燕郡的將領。

除了地域的差異以外,也是考慮到這幾位將領的價值——在這些位韓國將領中,最具招攬價值的,莫過于樂弈、司馬尚、燕縐、秦開這四位。

次日,張啟功派人將記載「李睦、李瑻父子自刎而亡」消息的書信,火速送往大梁或者雒陽,交予他魏國的君主趙潤手中。

隨后,他帶著一隊黑鴉眾,啟程前往漁陽,勸說韓將秦開。

在他看來,在秦開、樂弈、燕縐三人當中,秦開應該是最容易勸說的,因為這位將軍心系漁陽,心系中原是否會被草原所趁虛而入,只要對癥下藥,不怕秦開不乖乖就范。

事實證明,張啟功看人還是相當準的。

幾日后,待張啟功見到秦開,向后者表述了魏王趙潤的招攬之意后,秦開稍一猶豫,便點頭同意了。

不過秦開也提出了他的要求,即鎮守韓國北疆,無論是為了韓國,還是為了魏國,亦或是為了整個中原。

對于秦開提出的這個條件,張啟功當然不會拒絕。

要知道,邊境戎患,一直都是韓國的后顧之憂,倘若當初沒有林胡、東胡、匈奴、婁煩、赤狄、白狄等諸草原民族牽制了韓國的駐邊軍隊,韓國未必會在于齊國爭奪中原霸主的戰爭中戰敗。

而現如今,韓國名存實亡,不久之后或將徐徐被魏國所吞并,那么,北方的戎患,自然而然也會成為魏國的頭等大事。

倘若有秦開這等名將坐鎮在北方邊境,魏國便能更加專注于中原內部與諸國的戰爭。

當日,在張啟功的暗示下,秦開遂寫下了一份表示向魏國效忠、向魏王趙潤效忠的書信,委托張啟功日后帶回魏國,交予魏王趙潤。

雖然這份仿佛‘契約’的效忠書乍看并不牢靠,但張啟功倒不在意。

畢竟有雁門守李睦這個前車之鑒在,相信秦開絕不會再嘗試類似的行為——無論他真正的想法如何,只要他守好邊疆,令草原異族不敢進犯中原,這在張啟功看來就已經足夠了。

次日,張啟功在秦開的相送下離開了漁陽,徑直前往北燕郡的「海陽」,拜訪巨鹿守燕縐。

燕縐此人,很了不得,此人在魏韓戰爭中,曾率領麾下的巨鹿水軍,摧毀了魏國湖陵水軍至少二十艘戰船,就連虎式戰船都被摧毀了六七艘,在魏韓兩國水軍實力相差懸殊的情況下,燕縐能給予湖陵水軍如此重創,足可見此人在水戰中的能力。

更要緊的是,燕縐非但擅長指揮水戰,還是一位懂得治民的郡守,曾經的巨鹿郡,就被燕縐治理得井井有條。

與魏國的體制有所不同,似燕縐、李睦、秦開、樂弈,包括曾經的上谷守馬奢,皆是文武兼備的將領,比魏國的姜鄙、伍忌、趙疆、龐煥這種只懂得打仗的將領,才能高出不少,想來也只有魏忌、司馬安、韶虎等人,才能與這幾位北原豪將相提并論。

根據黑鴉眾打探的情報,巨鹿守燕縐目前隱居在海陽縣的港口,除了燕縐本人以外,這里還駐扎著他麾下的巨鹿水軍殘部。

原來,自魏將李岌、蔡擒虎、周奎等人率領湖陵水軍復攻齊國之后,燕縐就帶著麾下的殘存水軍,偷偷來到了海陽。

至于目的,可能燕縐自己也頗為迷茫,畢竟那時張啟功與元邑侯韓普已扶持了韓異登基,并昭告全國停止了魏韓戰爭,想來燕縐在得知此事后,亦有些不知所措。

總的來說,張啟功與燕縐見面的過程還算平和,雖然燕縐心中對魏國或有百般的怨憤,但考慮到他的家眷皆在薊城——本來是在巨鹿,不過樂弈在撤至上谷郡時,將燕縐的家眷帶到了薊城——且目前薊城實際上就在魏國的掌控下,燕縐不敢過于得罪張啟功,充其量就是在對話時出言諷刺一番罷了。

但遺憾的是,似張啟功這等人物,豈會將這些尋常的諷刺放在心上?只要達成目的,就算燕縐將唾沫吐在張啟功臉上,相信這位毒士也能做到若無其事、唾面自干。

話說回來,招攬燕縐,可就要比招攬秦開難多了,不過張啟功亦有辦法,他用「雁門守李睦父子被逼自盡」這件事作為例子來勸說燕縐,徹底打碎燕縐對這個國家僅存的一絲希望。

不得不說,當得知了雁門守李睦那試圖匡扶國家的舉動、且最終被逼自盡的消息后,巨鹿守燕縐既震驚又感慨。

他帶著幾分感慨諷刺道:“這難道不是你們魏人的陰謀么?”

張啟功亦不否認,輕笑著說道:“此非陰謀,而是陽謀。所謂陽謀,即順應大勢,因勢設計,讓對方縱使明知是計亦難以脫身。……那么在這件事中,何謂‘勢’呢?即人心思定!……貴族、世家,為保一己私利而拒絕戰爭;平民亦因常年飽受戰亂之苦而拒絕戰爭。韓國上下,皆希望結束戰亂,然而李睦卻逆大勢而行,故而落得這個下場。……是故,并非是我魏人逼死了李睦,而是貴國上上下下各基層的人,逼死了李睦。”

燕縐聞言默然不語。

事實上張啟功說得確實有幾分道理:雖然那道毒計是他獻給韓王異的沒錯,可若沒有韓國上上下下各階級勢力的人給予配合,單憑張啟功那一張嘴,又豈能順利地逼死李睦呢?

“是故在下會說「韓國已亡」,因為這偌大的國家,竟只有李睦一人還在抗爭,而讓人匪夷所思的是,這位欲拯救國家的英雄,卻反過來被他欲拯救的人給逼死了,燕縐將軍……這遠比你方才諷刺在下的那些話,更顯得諷刺意味吧?”張啟功微笑著說道。

巨鹿守燕縐看了一眼張啟功,不知該說些什么。

因為正如張啟功所言,自韓王然與釐侯韓武相繼過世后,韓國舉國仿佛就只剩下李睦還在抗爭——包括他燕縐,雖率領殘兵駐扎在海陽縣,卻也只是感慨國運的坎坷,并沒有想過號召北燕郡的國人聯合起來匡扶國家。

這或許也是因為在燕縐的心底,這個國家已經無法拯救的關系吧。

可能在此之前仍有一線生機,但,雁門守李睦的過世,使得這最后的一線生機亦蕩然無存。

“良禽擇木而棲,相信燕縐將軍亦覺得貴國如今的君主韓異不過是一介傀儡,是故不愿輔佐,但是我大魏的君主,相信是值得燕縐將軍輔佐的雄主吧?……那是一位胸襟豁達、包容萬民的賢明君主,張某堅信,縱使有朝一日我大魏傾吞了貴國,我國君主亦會將韓人視為子民……于公于私,張某實在想不出,燕縐將軍有什么理由拒絕我國君主的招攬。”張啟功正氣地說道。

“……”燕縐被說得啞口無言。

因為正如張啟功所言,魏國的君主趙潤,那是一位胸襟豁達、對萬民一視同仁的賢君,別說韓國現任的君主韓異,就算是韓王然,也未必能及得上趙潤,因此,魏國吞并他韓國,對于絕大多數的韓人而言,未必有害。

這是公。

而于私來說,魏國君主趙潤亦是一位極具個人魅力的君主——雖然謠傳魏王趙潤性格霸道,但只要是見過這位魏君的人都知道,這位魏國君主的霸道,基本上只針對敵人,至于對待自己的臣子,這位君主素來是平易近人,尤其是對待治下的百姓,那簡直可以說是護短。

雖然過分的護短也并非值得提倡,但從這一點其實也能說明,魏國君主趙潤是確確實實地將治下的民眾視為了子民。

再加上張啟功傳達魏王趙潤的承諾、即對他燕縐許諾的那些待遇,就像張啟功所說的,縱使燕縐也想不出什么拒絕這份善意的理由——韓國已注定覆亡,且韓民并不會因此被魏國迫害,在這種情況下,為何不能投靠魏國,在那位君主麾下施展本領呢?

可一想到韓王然與釐侯韓武,燕縐心底仍難免有些遲疑。

他忽然問道:“張都尉許燕某他日能重新打造一支強大的水軍,莫非是貴國日后要與齊楚兩國交兵,報復諸國聯軍伐魏之舉?”

張啟功思忖了一下,旋即搖搖頭說道:“并非是報復,只是我國君主認為,中原之所以戰亂頻繁,原因就在于諸國林立,近十年來,包括我大魏在內,各國戰亂不斷,各國子民皆飽受戰火侵害,是故,為徹底根除戰亂,我國君主欲一統中原,使中原內部再無紛爭。”

說著,他忍著心中的不適與不快,將介子鴟與公羊郝那一套「大一統」思想講述給燕縐,聽得燕縐肅然起敬。

“以戰止戈……么?”

巨鹿燕縐喃喃自語了一句,旋即遲疑說道:“請……請容燕縐考慮一番。”

張啟功并不在意,聞言點頭說道:“將軍且好生考慮,若是將軍愿為終止中原的戰亂貢獻一份力量,使我中原從此再無內耗紛爭,將軍不妨前往我大魏的王城雒陽,相信,若我國君主得知燕縐將軍投奔,必定會親自出迎。”

“張大人言重了……”

一改方才對張啟功的惡劣態度,巨鹿守燕縐訕訕說道。

當日告別了燕縐,張啟功于次日再次啟程向東,前往「陽樂」。

雖然起初燕縐的態度并不友好,但張啟功相信他已說動了這位將領。

剩下的,就只有樂弈了。

一想到樂弈,張啟功心中便有些犯嘀咕。

原因很簡單,因為當初正是他出了一招毒計,害死了莊公韓庚,借此離間了釐侯韓武與樂弈二人。

此番前往陽樂,張啟功亦忍不住擔心他是否會被樂弈所殺。

但考慮樂弈是魏王趙潤重點點名的招攬對象,張啟功最終還是硬著頭皮到了陽樂,并且向樂弈的府邸投遞了拜帖。

果不其然,張啟功當日的離間計,并沒能瞞過樂弈的耳目,以至于在見到樂弈后,后者的第一句話便是詢問張啟功當日那招離間計:“當初可是張先生設計,離間釐侯韓武與樂某?”

“是。”張啟功硬著頭皮說道。

“莊公,亦是張先生手底下的人所加害?”

“呃……是。”張啟功硬著頭皮承認,旋即,不等樂弈發難便開口說道:“樂將軍恕罪,實是……”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樂弈抬手給打斷了:“樂某可以投效魏國,但我有一個條件。”

縱使是張啟功也沒想到,理應是最難勸說的樂弈,居然答應地這般爽快。

他連忙說道:“不知將軍有何要求?”

只見樂弈看了一眼張啟功,神色漠然地說道:“先前之戰,事關兩國存亡,樂某可以理解先生無所不用其極的舉措,雖樂某有心殺先生為莊公報仇,但唯恐因此牽連世子……既然眼下魏國已成大勢,非我等可以抗拒,樂某只要求先生想辦法讓世子取得一個封位,許他一片富饒的封邑,則樂弈愿為魏王所驅。”

“世子……莫非是莊公之子?”張啟功小心翼翼地問道。

樂弈漠然地點了點頭,問道:“不知先生是否答應?”

“此事容易。”張啟功連忙點頭。

用一片封邑,就能換取樂弈這等名將為魏國所用,這簡直就是天大的便宜。

他有些驚訝地打量樂弈,同樣是韓國最冷靜、最擅長用兵的統帥,但樂弈與雁門守李睦二人的態度,卻是天壤之別。

仿佛是看穿了張啟功的心思,樂弈淡然說道:“當日釐侯韓武撤掉我的軍職時,我對王室,已屬仁至義盡,如今唯一不能割舍的,便只有莊公的后人……若魏王肯許其富貴,樂某愿為魏國所驅。”

“合情合理。”張啟功點頭贊道。

魏昭武三年夏秋,魏使張啟功,成功勸降秦開、燕縐、樂弈三位韓國名將。

而他的副手北宮玉,亦說服了許歷、司馬尚、靳黈、公仲朋、田苓等將領,唯獨暴鳶以腿傷復發為由,婉言拒絕了北宮玉的勸說。

但不管怎么說,此行還是非常順利,就連張啟功本人,也沒有想到此行居然會這么順利。

他猜測,可能是「雁門守李睦一心救國卻反被國人所逼死」這件事,沉重地打擊了這些位將領的信念,使他們徹底放棄了挽救這個國家的心思。

因為,根本辦不到。

魏昭武三年深秋,張啟功再次啟程返回魏國。

而此時的魏國,仍在跟秦國的軍隊殊死相搏,彼此僵持不下。


在搜索引擎輸入 大魏宮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大魏宮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大魏宮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