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天刑紀

第一千零一章 何錯之有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曳光
的支持!

一條數丈寬的河水,穿過原野流淌而去。

恰逢旭日升起,近水含煙,遠山如黛,和風拂面。置身此間,頓然使人心曠神怡。

或許這一刻,盧洲與北俱洲,沒有分別。

又是一陣水花飛濺,說笑聲起。韋合與廣山等月族的兄弟,與妖族的漢子,皆打著赤膊,光著身子,站著沒腰深的河水中,盡情洗涮著、宣泄著連日來的疲憊與郁悶。而雙方相隔十余丈,時不時的瞪上一眼,顯然在相互挑釁,又各自擺出一臉不屑的架勢。

河邊的草地上,坐著一老一少。

萬圣子,與無咎。

兩人倒是相隔不遠,如同老友敘話的場面。

不過,無咎稍顯拘謹。便仿佛他的身旁,坐著一頭猛虎,隨時都將暴起傷人。

而萬圣子卻是神態安詳,笑容溫和——

“你我打打殺殺,徒添傷害,難得這般和睦相處,老夫甚感欣慰啊!”

“嘿……”

無咎咧嘴微笑,以示附和。

也著實難得,曾經的冤家仇敵,不僅聯手沖出火蛟谷,還坐在一起談笑風生。而原因只有一個,如今遠離盧洲,為了擺脫困境,雙方不得不一致對外。

“而老夫知道,你依然心存顧慮!”

萬圣子雖為妖人,而渾身上下全無半分妖氣,反倒像是一位得道的長者,不僅善解人意,而且頗為的隨和慈祥。此時的他,好像已擯棄前嫌,帶著真誠的口吻又道:“沒錯,此前于盧洲的白溪山,老夫設下圈套,便是想要除掉你的那幫兄弟,然后再放出風聲,誘你自投羅網。不料弄巧成拙,追逐途中,相繼跌入白溪深潭,呵呵……”

他歉然一笑,接著說道:“而闖入異域的那一刻,老夫便察覺異常,之后抵達白溪道門、明月城,總算是弄清楚了此地的真相。于是勸說你的兄弟,放下恩怨,共同對敵,奈何寡不敵眾,意外陷入火蛟谷。那個衛戈城主,也著實強大,被他封住火蛟谷,一時難以突圍。老夫倒是無礙,而諸多晚輩,連番拼殺,早已筋疲力盡,又不懂五行遁法,只得苦苦支撐。所幸你無咎及時尋來,可見你我兩家的緣分不淺,呵呵!”

“嘿嘿……”

無咎見到了韋合與廣山之后,已然獲悉了前后原委,卻還是耐著性子,聽著萬圣子又說了一遍。而他干笑兩聲之后,趁機出聲道:“萬前輩的誠意,不容置疑。而你老人家怎會知曉韋合與廣山的下落呢,否則又如何放出風聲、如何設置圈套……”

“有人暗中相告!”

萬圣子倒是沒有隱瞞。

“誰?”

無咎緊逼不放。

“呵呵!”

而萬圣子呵呵一笑,搖頭道:“老夫雖然出身妖族,卻懂得一諾千金的道理。話已至此,你何必多問呢!”

這位妖族的祖師,駝著脊背,須發蒼白,面如溝壑,如同一位質樸的山野老翁。而他的話語中,卻大有深意。

“多謝指點!”

無咎倒也識趣,不再多說,只是他的臉色,有些發沉。

之前尋到銀石谷,沒有見到韋合與廣山,他便起了疑心。果不其然,有人傳遞消息,引誘韋合與廣山離去,這才有了后來的連番遭遇。而勾結妖人的又是誰,也著實不必多問……

“無咎,接下來有何打算?”

萬圣子的眼光一瞥,含笑又道:“此地遠勝盧洲,更無天劫之憂。你我何妨再次聯手,就此闖出一片天地呢!”

“天劫?”

無咎的神色一動,不答反問道:“萬前輩,你之前提到天書,是否與天劫有關?”

“這個……”

萬圣子察覺失言,遲疑道:“事已至此,倒也無須隱瞞。據說玉神殿的天書,承載天地運數,以及浩劫的起始,與降臨的大致年月。而又聽說,百年之內,災禍將至。倘若天書在手,便可順應天運,趨吉避禍。怎奈玉神殿將天書據為己有,秘不示人,顯然要獨享天緣,我妖族與鬼族又豈肯罷休,不過……”

他眺望著原野的景色,帶著慶幸的口吻又道:“眼下置身異域,或已遠離了那場毀天滅地的浩劫,也算是因禍得福吧,呵呵!”

從這位妖族高人的口中得知,神秘的天書,果然與浩劫有關。而其中的究竟,他卻所知甚少。

“萬前輩,你想過沒有,此地與盧洲,或為兩方天地,卻同有一個白溪山與白溪潭。說不定啊,早已有人來往其間……”

無咎如此說道,引來萬圣子的不解。

“哦,所言何意?”

“盧洲的白溪山上,“白溪”二字,或為先行者所留,無非表明,兩方天地互為存在。倘若盧洲崩壞,只怕此間亦將不復存焉!”

“純屬猜測……”

“即使猜測,我也不敢留在此地。萬前輩,看來你我要分道揚鑣了!”

“你要返回盧洲?又如何返回?”

萬圣子轉過身來,疑惑道:“你也親眼目睹,北俱洲遠勝盧洲,且地域廣袤,你我理當就此闖蕩一番,豈能白白錯過這大好機緣呢?”

“嘿,我意已決!”

無咎咧嘴微笑,拂袖起身,拱了拱手,依依不舍道:“萬前輩,多多保重……”

萬圣子似乎想要勸阻,急忙起身道:“你我難得化敵為友,且如此投緣,而你……”

便于此時,吵鬧聲傳來——

“大個子,老子捏死你……”

“高乾,你以為人多勢眾,便敢猖狂……”

“哼,老子就是人多……”

“韋合,且閃開!我要教訓、教訓那個黑臉賊……”

“有膽來啊……”

“廣山來了……”

兩群漢子各自洗涮,本來相安無事,而妖族一方,責怪廣山等人占據上游,使得河水渾濁,漸漸的出言挑釁。而韋合與廣山等人豈肯示弱,旋即針鋒相對。此時雙方赤膊光身相向,且愈來愈近,一邊叫嚷著,一邊拍打著河水,揮動著粗壯的手臂,隨時都將展開一場群毆的陣勢。

“高乾、古原,切莫與諸位道友傷了和氣!”

萬圣子出聲制止。

“嘿,打一架,倒也不錯!單打獨斗,我的兄弟不吃虧!”

無咎倒是唯恐不亂,卻還是擺了擺手招呼道:“韋合、廣山,快快更衣,隨我啟程——”

廣山是有令必行,而轉身上岸之際,扭頭啐道:“呸,黑臉賊,今日算你運氣!”

高乾不僅臉黑,身上也是一層黑毛,他晃動著腱子肉,愜意地撩動著清涼的河水,囂張笑道:“哈哈,老子便在此處,你有膽莫走!”

廣山不善言辭,憤憤上岸。

韋合隨后勸說道:“大哥,莫與他一般見識,改日剁了他的虎鞭泡酒,據凡俗的藥方說啊,壯陽大補……”

高乾的笑臉一僵,羞怒道:“該死的小輩,老子先捏碎的鳥物……”

即使爭吵不休,韋合與廣山等人還是遵循吩咐上岸更衣。

而萬圣子走到無咎的面前,依舊是疑惑不解。

“無咎,你究竟如何返回盧洲?”

“從來處來,往去處去!”

無咎面帶微笑,話語高深。萬圣子卻好像猜透了他的心思,沉吟道:“哦,你要返回白溪潭?”

“萬前輩,看來你也并非一無所知!”

“老夫在此輾轉了一個多月,多少略有耳聞。既然你要返回白溪潭,老夫也不妨走上一趟,只為辨明真假,并無他意……”

“嘿嘿!”

“呵呵,無咎啊,若非陰差陽錯而結下仇怨,你我本該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如今機緣難得,彼此切磋、切磋《萬圣訣》如何?哦,忘了問了,據說你還有幾位同伴……”

一道數百丈高的山峰之上,無咎在凝神遠望。

晚霞黯淡,暮色降臨。而遠近四方,依然不見有人追來。

他松了口氣,從峰頂飛躍而下。

下方是個小小的山谷,樹林的空地間,坐著林彥喜與吳昊、李遠、萬爭強,一個個神色關注,顯然也在留意著遠處的風吹草動。

“諸位盡管安心歇息,明早動身,前往韋春花的藏身之地……”

無咎交代一句,拿出幾壇酒放在地上,卻又眼光一瞥,驚咦道:“靈兒呢?”

林彥喜與幾位同伴抓過酒壇,相視一笑。

“呵呵,無先生,只怕你是得罪了靈兒仙子!”

“我此前也是小瞧了靈兒仙子,誰料她出手不凡,令人刮目相看……”

“而仙子遭致誤解,很不應該……”

“嗯,我為仙子鳴不平……”

四位地仙高手,原本只是欣賞靈兒的美貌,而見識了靈兒的神通之后,轉變成為由衷的敬佩。

無咎伸手摸了摸耳朵,神色有些犯難。不過他還是踏空而起,趁著暮色尋覓而去。

十余里外,山石環抱,溪水成潭,風兒清涼。

而幽靜的潭水邊,坐著一白衣人影。她似乎悶悶不樂,兀自抱著雙膝、抵著下巴,一個人默默的出神。

無咎飄然而落,笑道:“靈兒真是好雅興,此間山水成趣,夜色如蘭,芬芳怡人,真是難得的所在……”

沒人回應,只有潭水漣漪微微波動。

“咦,這是怎么了?”

無咎趨近幾步,低頭查看,旋即退后躲開,佯作輕松道:“連番趕路,想必是倦了,且安心歇息,有話明早再說不遲……”

他挪動腳步,便想著悄悄離去。

靈兒坐著沒動,卻突然出聲道——

“去往何處?”

“我……”

無咎始料不及,忙道:“我是怕那個賊心不死的衛戈追來,大意不得,四處查看一二……”

“這邊坐下——”

只見靈兒抬手一指,清脆的話語聲不容置疑。

“啊……”

無咎左右張望,小心翼翼道:“不必了……”

“既然如此,無先生請自便!”

“嘿,何必這般客氣……”

“哼!”

“嗯……”

無咎的心頭掙扎一下,還是未敢離去,硬著頭皮走了過去,又磨磨蹭蹭坐了下來。而屁股尚未穩當,便見一只小手伸到面前。他嚇得急忙捂住耳朵,慌張道:“手下留情……”

而如玉般的手指,輕輕拂去了他肩頭的落葉。他剛想著緩了口氣,而接下來的話語聲又讓他心神一緊。

“小子,你是否知錯?”

“何錯之有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天刑紀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天刑紀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天刑紀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