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本飛揚

第828章 認主

更新時間:2016-12-10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手。”燕如龍對燕飛揚說道。

燕飛揚察覺到對方的意圖。他雖然不清楚那枚扳指的來歷,但僅僅是看表面就知道不是等閑之物。

想到這,燕飛揚的疑惑反而更深。既然是這么珍貴的東西,燕如龍這么做又是何意?

短短幾秒鐘,燕飛揚腦海中已經閃過多種猜測。但他面上仍舊平和,沒有猶豫聽話的朝燕如龍伸出手。

燕如龍嘴角帶笑,輕輕地將扳指放在燕飛揚的掌心,道:“這個給你。”

燕飛揚只覺掌心突然一股鉆心的冷意,但是沒等他運功查清楚,那種感覺瞬間就消失了,不留一絲痕跡,讓人分不清是錯覺還是真的感受。

他的視線集中在自己的掌心,雪白的扳指在光照下熠熠生輝,折射出耀眼的光忙,讓人不能長久直視。

看著這枚扳指,燕飛揚更加確定自己之前的猜測。它定然不是什么尋常之物,一定大有來頭。

從燕如龍將扳指放在掌心的那一刻,鳳九天的雙目就微微睜大了,露出一絲驚訝。

如果不是燕如龍拿出這枚扳指,鳳九天已經徹底將它忘記了。畢竟過去這么多年,燕家信物早就成了歷史。

沒錯,鳳九天一眼就認出那是燕家的家主信物。

也就是說只有燕家家主才能得到這枚扳指。這是身份的象征,也代表上一任家主的意思。

只要有了這枚扳指,自然就是燕家的家主。這是燕家的規矩,沒有人可以打破,就算是內府也沒有違背的權力。

只不過在燕如龍這里出了點岔子,都傳說他人已經在大戰中身殞,連同扳指一起下落不明。

但是燕家不能一日無主,于是就在沒有扳指的情況下,燕王孫繼承了家主之位。

至于扳指,燕家也從來沒有放棄派人尋找。

這枚扳指不是普通白玉鍛造而來,世上僅此一枚,無法也不可能作出一枚新的當做替代。

因為找到燕如龍時,誰都顧不上關心他的家主扳指是不是還在,就連鳳九天也一時大意,忽略了這么重要的事。

鳳九天更加想不到的是,燕如龍會選擇在這個關頭把扳指交給燕飛揚。

他的心情一時間有些復雜,張張嘴想說什么但還是沒有說出口。

燕飛揚不解,看了一眼掌心的扳指,道:“這是?”

燕如龍難得有耐心,說道:“也難怪你會不知道。這是我們燕家的信物。得到它的人就是家主。”

說完,燕如龍就靜靜地看著燕飛揚的反應。

這確實不是普通的扳指那么簡單。就像是從天而降的重擔壓在身上。燕如龍已經料想到燕飛揚可能會有的各種反應了。

燕飛揚聽到燕如龍的解釋,暗暗在心里重復了一句“家主信物”,雙眉微微皺在一起。

就在燕飛揚猶豫著該怎么拒絕燕如龍,并且把這枚扳指物歸原主的時候,站在一旁的燕博也總算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燕博和平凡一直都小心謹慎地站在旁邊,一開始只能隱約看到燕如龍把燕飛揚叫到身邊,然后兩人的動作有些隱秘,他們主仆二人也不好太明目張膽,只能慢慢找機會。

機會很快就來了。待燕博看清燕飛揚掌心之物時,他立刻驚訝地愣在原地。

一旁的平凡察覺到身邊人的反應不太對勁,他急忙收回視線,擔憂地看著燕博,道:“三少?”

燕博回神,但面色變得有幾分蒼白,顯然他被剛才看到的一幕嚇到了。

燕飛揚手中的扳指一閃,折射出的光芒純粹,讓人移不開目光。燕博也不免呆立了幾秒,才堪堪移開視線。

如果說那枚扳指是價值連城的寶物一點都不奇怪,更何況還是燕如龍隨身帶著的。就算不知道扳指的來頭,也能猜到幾分。

“這你有所不知。看到飛揚手中的物件了嗎?”燕博冷靜片刻,再開口的時候特意將聲音壓得極低。

平凡視線一掃,緊接著點了點頭。

“那是家主的信物。只有拿著扳指的人才能當家主。”燕博語氣沒有絲毫起伏地說道。

他暫時讓自己不去想燕如龍這么做是何用意,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枚扳指上。老實說他對這枚扳指也充滿了好奇。

聽到燕博的話,平凡的心里冒出一個想法,但是他沒有說出口。

燕博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既然這枚扳指是家主信物,換言之,沒有扳指的家主就是名不正言不順的。

自然就會讓人想到現在燕家的家主燕王孫。既然扳指在燕如龍手里,那燕王孫當上家主時就沒有信物可言了。

這在內府是公開的秘密。大家都十分有默契地秘而不宣。為的就是不讓有心之人鉆了空子。

至于其他人就不知道家主信物的存在了,更是從來都沒有見過。

燕王孫的實力有目共睹,家主之位,他就是最合適的人選。除了他之外,任何人坐上這個位置都難以服眾。

所以燕王孫最終還是在缺少信物的情況下坐上了家主之位。

雖然表面風平浪靜,但這個位置還是有些不穩和虛浮。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扳指出現,就會出現更加名正言順的家主。

不過這么多年來,燕王孫和內府也都相安無事。

內府不是不想找到扳指。就算找到也是交給燕王孫,誰也不會在家主眼皮子底下動什么歪心思。

燕王孫的實力太強,加上老家主大戰之后尸骨無存,扳指也跟著下落不明,內府想要追究也無從下手,只得作罷。

平凡聽了燕博的解釋,疑惑反而更深了。他從來沒有聽說過燕家還有“信物”一說,更沒有想到是一枚扳指。

似乎是猜出平凡所想,燕博又主動開口解釋道:“那枚扳指除了家主和內府之外誰都沒有見過。我也只是小時候偶然間聽爺爺提起過,后來稍大一些的時候隱約記得看過一幅畫,那上面畫的就是一枚扳指。”

平凡不知道燕博還有這樣一段記憶,默默在一旁仔細地聽著。

“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的記憶也有些模糊不清。但是我剛次看到那枚扳指,這些記憶就都回來了,我可以確定那就是家主信物沒錯。”

燕博信誓旦旦地說道。

平凡不懷疑燕博的話,但他還是有些奇怪。因為在燕博說話的時候,他也趁機將那枚扳指仔細觀察了幾遍。

平凡對這些玩意了解不深,但也能看出那枚扳指不是尋常之物,但從它難以掩蓋的攝人光芒就能看看出一二。

這枚扳指一定是件難得的寶貝。

“看起來不像玉。”平凡小聲暗道。他的聲音太小就像是說給自己聽的。

但平凡的自言自語一字不落地傳到了燕博的耳中。

燕博說的話卻有些出乎平凡的意料。平凡原本只是隨意感慨了一句,沒想到卻被自己說中了。

燕博點頭應道:“確實不是玉。這枚扳指是冰鑄的。”

“冰?”平凡疑惑的重復道。

燕博又說道:“原本我也不信。但是你也看到了,那枚扳指確實不太尋常,和普通的白玉扳指有很大區別。”

平凡靜默在一旁,認真聽著燕博的話。

“我也是聽爺爺提過。這扳指是天山三千年寒冰凝固而成的。”燕博語氣平和,但神情一點也不輕松,道:“在極熱之地都未曾融化分毫。”

平凡恍然,沒想到一枚扳指居然有這么大的來頭。

如此一來,這枚小小的扳指也確實能擔得起家主信物這一名頭了。

“不僅如此,這枚扳指中似乎還隱藏著巨大的秘密。但是這個秘密只有家主才能知道,所以就連我爺爺也不能確定是真是假。”燕博又補充了一句道。

平凡沒有說話,聞言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燕博剛才說過的所有話他都必須默默埋在心底,任何時候都不能透露半個字。

這是整個燕家的秘密。

燕博說完這些又將視線放在燕如龍和燕飛揚的身上,那兩人似乎還在為那枚扳指說著什么。

“我不能收。”說著燕飛揚就要將扳指還給燕如龍。

燕如龍擺手制止他的動作,道:“我比你更清楚這枚扳指的作用,所以我才會把它交給你。難道你要拒絕我?”

燕飛揚看著眼前的“家主信物”,臉上露出幾分為難。

他來西域的目的還沒有達到,手中卻莫名多了一枚扳指。而且還不僅僅是扳指那么簡單,這意味著他要繼承燕家的家主之位。

這是燕飛揚從來沒有想過的。他的想法從來都沒有變過,就是查清自己的身世,找到雙親,問清楚當年的事。

至于其他,燕飛揚無暇也不想分心多管。

可是眼前的人卻給他出了一個大難題。燕飛揚無法輕易拒絕,因為這人的身份不僅是老家主這么簡單,更是他的親爺爺。

燕飛揚有心要拒絕燕如龍,卻沒有更好的理由,只能硬著頭皮說不。

燕如龍卻沒有這么好打發,他已經做了決定的事就不會輕易改變。

“不行。我給你,你就必須拿著。現在聽我的,讓它認你做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本飛揚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本飛揚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本飛揚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