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銀狐

第五十二章被綁架的狐貍

更新時間:2016-01-02  作者:孑與2

洛水后來是怎么醒過來的鐵心源不知道,不過母親很是高興,因為洛水留下來很多錢。

多到讓那兩個用詭異手法救活洛水的尼姑都非常的嫉妒,其中一個還用酸溜溜的語氣和母親說話,卻被母親狠狠的抽了一記耳光。

不等她向洛水哭鬧,又被洛水重新抽了一記,然后,兩個嬌媚的尼姑就笑嘻嘻的陪著洛水離開了湯餅店。

鐵心源站在窗前看著不遠處的高樓有些沮喪的一字一句的念著李白的《夜宿山寺》

“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

鐵心源可以對天發誓,自己絕對沒有幫洛水的意思,更沒有幫自家姨姨來對付母親的意思。

只是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妖孽的混蛋,他們能從地獄里看到陽光,并且能順著那束陽光爬到天堂上來。

事情有了新的變化,鐵心源自覺沒有什么法子能阻止洛水把那座高樓改成東京最聳人聽聞的危樓,只能繼續去看自己的的肥豬。

只有把這些肥豬調教好了,才有可能翻一下盤。

不過還是有難度,如何讓那些肥豬變成沖鋒陷陣的猛士,還需要繼續做一些事情。

老梁這家伙笑的見牙不見眼,他根本就不知道就在剛才,一個妖孽用他神一樣的思維把一件壞事變成了一個絕佳的創意,一旦這個創意成為了現實,東京的權貴們就會趨之若鶩。

不論屠夫幫的人們如何惡心這座高樓,都沒有可能擋住那些好奇心爆棚的東京人的。

“梁叔,洛水先生剛才在我家的店里重新繪圖紙了,那座樓好漂亮啊,就是有點歪。”

鐵心源就像一個普通的孩子驕傲的向一位大人炫耀自己的見識。

老梁笑的更加開心了,摩挲著**的手掌笑道:“樓歪了,不就會倒掉嗎?再漂亮有什么用?”

“不是的,梁叔,洛水先生說,樓歪了是好事,只要把重心調整過來就不會倒掉,他說高樓現在歪的還不夠厲害,準備繼續弄得更加歪一點,這樣一來,咱們東京城就會多一座前所未有的高樓,名字就叫做危樓。”

聽鐵心源這樣說,老梁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了,蹲下來看著鐵心源的眼睛道:“源哥兒,你說的可是真的?”

鐵心源連連點頭道:“真的,真的,剛才洛水先生高興地人都魔怔了,被人救過來之后,給我娘給了好多錢,還說能在那樣的小店里想出這樣宏大的主意,簡直就是上天對他的厚賜。”

老梁站起身子,摸著鐵心源的腦袋瞅著湯餅店道:“源哥兒繼續看豬,老漢走一趟你家店鋪,去看個究竟。”

眼看著老梁走向自家的店鋪,鐵心源就長嘆一聲,自身的力量不足,才需要借助別人的力量,這不是長久之計,如果自己擁有強大的力量,才能面對面的和敵人較量一下。

一個小孩子整天過的這樣陰暗,天知道以后會不會改變自己的心智,童年陰影之說并非空穴來風啊。

老梁不在,自然就能看看屠戶幫的鎮幫之寶。

對于屠戶來說,沒有什么東西比一頭千斤豬更加的寶貝了,在豬欄的最上方,通風最好,光照最好,最干凈的一個豬欄里,就住著這樣的一頭豬。

鐵心源見到之后臉皮就抽搐了好久,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大的一頭豬,一頭肥碩到了需要把它的臉皮用繩子拴住提起掛在耳朵上才能看見眼睛的肥豬。

鐵心源過來的時候,這家伙見過來的人手里沒有食物,就懶得站起來,哼哼兩聲,依舊攤開四肢曬太陽。

鐵心源撿起一個小土塊丟在肥豬的大肚皮上,肥豬抖抖肚皮,依舊不理睬。

鐵心源找了一塊大石頭砸在肥豬的肚皮上,這頭肥豬才嗷的叫了一聲艱難的站了起來。

走了兩步隔著豬欄憤怒的看著鐵心源。

這頭豬站起來之后高度已經和鐵心源差不了多少了,面對這樣的一座肉山,鐵心源想了很久,都不敢輕易的把手探進去**這個家伙。

不過豬王似乎對他很有興趣,碩大的鼻孔從豬欄里探出來,喘著粗氣靈巧的翻飛著像是在索食。

鐵心源取出一把蘑菇粉,放在手心里,摸準肥豬的呼吸規律小心的把手靠近紅潤的豬鼻旁邊。

只是一個呼吸間,鐵心源手里的蘑菇粉就不見了蹤影,做完這件事之后,他就毫不猶豫的離開了豬欄。

他不能確定這樣的一頭豬一旦**開來,會造成什么樣的后果。

回去的路上遇見了垂頭喪氣的老梁,他連招呼都不肯和鐵心源打,就急匆匆的回了豬欄,趴在自家店鋪里的鐵心源看得清楚,老梁只是給看守豬欄的伙計交代了一聲,就匆匆的離開了。

鐵心源點了一炷香,豎起耳朵靜靜地聽對面的動靜,一柱香剛剛燒了一半,就聽對面豬欄里傳來一聲悶雷般沉悶的嘶鳴。

放下心來的鐵心源來到店鋪外間,就聽母親惱怒的道:“老梁也不好好管管自己的豬,這樣扯著嗓子嚎吵死人了。”

沒事干總喜歡來鐵家店鋪里蹭茶葉喝的麻布店掌柜的不屑的道:“豬嗎,只要喂喂就不叫喚了,定是他們偷懶沒有喂豬。

以我看啊,老梁能急匆匆的過來問洛水先生的事情,就說明他不是一個好管事,不相干的事情他倒是跑得快,該干的活計屁事不干的來回跑,要是我啊,早就把這樣的夯貨請辭了,你們聽聽,這些豬都餓成什么樣子了,要是掉了膘,主家可就虧大了。”

鐵心源沒空聽這些啰嗦,他很好奇,那兩個婆子正在店里的北墻上布置碧紗櫥不知道要干什么。

“娘,咱家店鋪里有名家前來題字了?”

王柔花見兒子問起,笑瞇瞇的道:“洛水先生準備把他的高樓圖樣刻畫在咱家的墻上,說咱家這里可是人杰地靈的好地方。

還準備幫咱家當說客,說服高樓主家不要收購咱家的鋪子,他說了,將來高樓蓋好之后,店鋪里面不能只有一些簽菜之類的東西,還說那些東西看著讓人生厭,不如咱家的鹵味招認喜歡。

最后洛水先生還說嗎,大雅大俗相陪才好相得益彰。”

鐵心源見母親高興,自然不會大煞風景的說起濮王的打算,附和著高興了一陣子,就陪母親一起把店鋪托付給婆子們,自己二人穿過長長的西水門街道沿著皇城街回家了。

“狐貍去哪里了,今日沒有跟著你嗎?”

走在路上的時候,王柔花看見了一只狗,就不由自主的想起狐貍來了。

鐵心源一愣道:“孩兒今日上學的時候就沒見到狐貍,還以為狐貍跟著您去了店里了。”

王柔花搖搖頭,母子二人就加快了步伐,趕緊回家瞅瞅狐貍是不是在家,一起生活了這么多年,不論是王柔花還是鐵心源都沒把狐貍當成野獸,這家伙根本就是家里的一份子。

回到家,喊了好幾聲都不見狐貍出來,母子二人就有些緊張了,眼看著太陽就要落山了,狐貍還從來沒有在太陽落山之后回來的習慣。

就在母子二人著急的團團轉的時候,城墻上傳來兩聲咳嗽,鐵心源抬頭一看,頓時火冒三丈。

只見狐貍被一根粉紅色的帶子綁著凌空吊在城墻上,可能聽見了鐵心源和王柔花的呼喚,正在努力地掙扎,只是全身被帶子包裹的如同粽子一樣,所有的掙扎都無濟于事。

王柔花朝城墻上的侍衛施禮道:“劉家大哥,我家狐貍冒犯您了,還請您把它放下里,鐵王氏自然會帶著兒子登門賠罪。”

城頭的侍衛連連擺手道:“鐵家妹子,你家狐貍可不是我們吊上去的,人家可是將軍,我們還沒這膽子,您稍等片刻,正主馬上就來。”

狐貍被吊的太高,鐵心源爬上屋頂也夠不到,只好和母親憂心忡忡的站在院子里等候。

一開始鐵心源就知道不是侍衛們下的手了,一來狐貍和侍衛們的關系很好,二來,因為皇帝的緣故,宮里面敢凌虐狐貍的人還真不多。

不過,也就是因為如此,狐貍得罪的人,或者說自家得罪的人來頭必定是很大的。

或許被包在帶子里的時間太長,狐貍呦呦的叫喚著,渴盼鐵心源趕緊把它解救出來。

看到狐貍可憐的樣子,王柔花的眼淚都要下來了,而鐵心源則咬著嘴唇冷冷的瞅著皇城頂上,等待正主的到來。

不大功夫,那個大眼睛的宮女從墻上露出了腦袋,氣鼓鼓的看著鐵心源。

“你怎么把狐貍吊起來了?要知道他不過是一個畜生,和他一般計較什么?”

大眼睛的小姑娘怒道:“我當然那知道不該和他一般見識,可是你也不問問他今天干了什么。”

鐵心源瞅瞅已經不吭聲的狐貍,再瞅瞅小宮女道:“他干了什么?”心中隱隱覺得不太妙。

這個能拿出七竅玲瓏熏香球的宮女絕對不該是一位宮女,對她的身份鐵心源早就有過論斷。

“他給我父皇送了一只肥老鼠!還是在我父皇吃飯的時候。”

王柔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她覺得狐貍基本上沒有什么救援的可能了,大顆的淚珠已經奪眶而出……


在搜索引擎輸入 銀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銀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銀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