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銀狐

第四十三章大王的秘密

更新時間:2017-07-19  作者:孑與2

鐵喜歡呼一聲搶過札記,一把就扯開了上面的麻繩,三兩下,油紙包也紛紛碎裂……

尉遲文痛苦的看著那根飄飛的狐貍毛第一次覺得自己過于小心做事,是一種病。(有)(意)(思)(書)(院)

很明顯,鐵喜能看懂那上面的文字,只是在讀札記的時候嘴里總是發出啊啊,哦哦的聲音,很奇怪,同時也非常的悅耳。

明明努力克制著想要知道札記內容的沖動,尉遲文還是不由自主的問道:“這上面寫了些什么,這么讓您入迷。”

鐵喜攤開札記,樂不可支的指著最前面的一段道:“這是我爹爹的札記,這一段講的是他發現毒蘑菇的事情……太好笑了,我爹爹是爬著去采蘑菇的……哦,我看看日期,慶歷六年哦。”

鐵喜說了這里面記載的是大王生平,類似起居注一類的東西,尉遲文就不是很感興趣了,如果他想知道大王生平,找將作營里的諸位統領,或者直接去找太后問就是了,太后總是很喜歡說起大王小時候的故事。

他現在只想知道這是什么文字,弄不清楚這些文字,尉遲文覺得自己有些死不瞑目,第一次在背地里做手腳,如果沒有一個合適的解釋,他恨不得去死。

“這是什么文字?”尉遲文假裝掃了一眼,小心的問道。

“拼音啊,怎么,你沒學過?”

“學?跟誰學?”

“我父王,巧叔,火叔,水叔他們啊。對了,嘎嘎不是也學過嗎?怎么就你不會?”

聽到這話,尉遲文就覺得自己腦袋里面好像響起了一聲炸雷……

他忽然想起嘎嘎以前跟他抱怨過的一件事——好像真的跟拼音有關……

那是大王為嘎嘎啟蒙時候發生的事情……他好像拒絕了跟愚蠢的嘎嘎一起啟蒙。

尉遲文渾渾噩噩的走出了東宮,沒有乘坐馬車,一個人沿著翁仲巷子過了下馬橋,最后坐在一堆河邊洗衣的婦人邊上,一張張的把抄寫的札記撕碎,最后丟在水里,眼看著那些碎片逐波而去。

婦人們的喝罵聲他一句都沒聽見,站起身離開了河邊,兩條腿帶著他自動來到了鐵家的小院子。

嘎嘎回來的時候,尉遲文的腳下已經堆了一大堆的梨核,粗粗一數,竟然有十個之多。

“你很渴?”嘎嘎小心的問道,尉遲文平日看起來隨和,一旦發起脾氣來根本就不能算人。

尉遲文滿懷希望的將半片紙片遞給了嘎嘎。

嘎嘎一頭霧水的接過來,瞅了一眼就笑了,張嘴念道:“gongzhuzhanzaiqiangtou,小dexiangyigeshagua,zuic魂henhong,艷chi穴bai……”

尉遲文默默地從嘎嘎手里奪走紙片,塞進了嘴里,咬了一口梨子,一起嚼碎了吞下肚子。

“這事但凡有外人知道,我們就絕交!”魂魄附體的尉遲文淡淡的道。

嘎嘎非常認真地點點頭,這一回尉遲文是認真了。

平日里一般都說老子干死你這種話,這種話嘎嘎一般都當他放屁,可是絕交這兩個字,真的很嚴重。

尉遲文張嘴吐出一口梨子,這口梨子是從胃里噴出來的,模樣很惡心,嘎嘎躲閃的飛快,站在一邊看尉遲文一邊捶自己的胃部,一邊嘔吐。

鐵家的小院子自從他們兩個住進來之后,就沒有外人了,所以,打掃,做飯之類的事情都是他們兩人親力親為。

身為鐵心源的弟子,做飯這種事情已經變成了一種樂趣,而不是什么負擔。

嘎嘎收拾完狼藉的地面,就小心的問尉遲文:“今天中午你想吃什么?”

尉遲文想了一下道:“我做錯了一件事,一件很卑劣的事情,現在悔過了,也懲罰過了,你也知道,我最喜歡吃梨子,從今往后,我不會再吃了。”

嘎嘎很聰明的沒有問他做錯了什么事情,只是覺得這家伙現在好像依舊很痛苦。

就湊到跟前道:“如果你覺得自我懲罰的力度不夠,我可以幫忙。”

尉遲文點點頭,指著胃部道:“用力!”

嘎嘎的拳頭很大,力量也很重,一拳過后,尉遲文就彎曲的如同一只大蝦,痛苦的倒在地上抽搐,最后還是昏厥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嘎嘎熬了小米粥,這東西很養胃,尉遲文坐在昏黃的燭光下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粥。

過程很長,卻只喝了一小碗,尉遲文見嘎嘎擔憂的瞅著他,就笑道:“無債一身輕!”

嘎嘎點點頭道:“有些錯挨一頓揍就能過去,有些錯就不是挨一頓揍就能過去的事情,以后少犯錯。”

尉遲文點點頭道:“不會了。”

嘎嘎仔細打量了一下尉遲文,見到他的眼睛重新變得亮晶晶的,就長出一口氣道:“胡魯努爾把他老婆殺了。”

尉遲文笑道:“他出現了?”

“出現了,同時,你的內線也沒了。”

“沒了就沒了,她也沒什么用處了,胡魯努爾出現了你卻沒有抓回來,這說明出問題了。”

嘎嘎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怒道:“他殺了老婆之后就把開封府衙役招來了,投案了!”

尉遲文張開嘴無聲的笑了一下道:“這么說,他如今在開封府大牢里面?

他岳父胥吏出身,開封府的牛頭馬面估計認識不少,或者說開封府大牢里面的獄卒都是他的人。

他知道我們不方便,也不愿意跟大宋官方起沖突,就把藏身地放在大牢里面,同時有自己人保護,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保命方法。”

嘎嘎點頭道:“開封府大牢就在衙門后面,聽說十幾年前被賊人突襲了一次救走了里面所有的囚犯,自那以后,開封府大牢邊上就有一營捧日軍護衛,現在想要殺進監牢,難比登天。”

尉遲文搖搖頭道:“問題的關鍵不在開封府大牢,而在胡魯努爾的錢財上!

只要我們弄走他所有的錢財,即便是不理睬他,他最終也只能在監牢里慢慢腐爛。”

嘎嘎嘆口氣道:“他府上的地庫里空蕩蕩的,里面落滿了灰塵,看樣子已經很久不用了,我們沒有絲毫線索。”

尉遲文笑道:“把他財富下落不明的消息告知開封府知府,自然有人能追索出財物的下落,這么一來我們不就有線索了嗎?”

嘎嘎不解的道:“應該是開封府捷足先登才是。”

“放心,胡魯努爾這種人有的是狡兔三窟的本事,最先供出的財物埋藏處一定是價值最低的。

事不宜遲,你現在就把消息傳出去,我去安排人手監視監牢的動靜,時間很重要!”

嘎嘎快步走出房間,尉遲文卻再一次愣住了。

“慶歷六年!這怎么可能!”

尉遲文驚叫起來,他忽然發現,今日上午,世子殿下給他念的那一段札記內容是慶歷六年發生的事情……那一年大王只有一歲……

“怎么可能!”尉遲文猛力的將腦袋在桌子上撞得梆梆作響。

他現在非常后悔自己干的事情,他喜歡揭開別人的偷偷地看……如果看不懂將是對他智慧的最大羞辱,而大王的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說,對他都有著無與倫比的誘惑力。

胡魯努爾財富寶藏這事,在大王的面前什么都不算。

東京城就像是一座山,沒有什么東西能改變他的形態,尉遲文的思慮自然也不能。

天亮之后,這座城市又開始了他新的一天,今天與昨日沒有多少區別,同樣的艷陽高照,同樣的秋風送爽。

對尉遲文來說還是有一些變化的。

世子殿下不再跟他談大王札記的事情,一個字都不肯說,之說這是父輩的不可外傳,這讓尉遲文是如此的失望。

世子殿下很聰明,他一定也發現了札記中出現的奇怪事情,尤其是關于時間那一部分的。

站在下馬橋上,尉遲文瞅著波光粼粼的汴河,就是這條河在昨日帶走了大王所有的……

胡魯努爾傷痕累累的臉上布滿了絕望,當開封府知府丁度調用了捧日軍強行調走了所有獄卒之后,胡魯努爾的心就不斷地下沉。

直到丁度那張滿是皺紋的老臉出現在他牢門外面,他就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來了。

宋人對非宋人的態度很簡單,那就是裸的無視,律法只適用于宋人,對于一個剛剛殺了一個宋人的西域人,丁度確實有為所欲為的權力。

就在昨日,他在知道妻子是尉遲文的眼線之后,就派了四隊人馬匆匆的離開了東京,這四隊人馬都無聲無息的消失在了東京城外。

哈密人的準備非常的充分,即便是在大宋境內,也不給他半點空子鉆。

很久,很久以前胡魯努爾就知道鐵心源一定會殺了他,即便是兩人結盟之后,這個下場依舊不可逆轉。

還以為這一天會很晚才會到來,沒想到,僅僅過了十年,這一天就到來了。

“府尊饒命,草民愿意獻上全部家產,求府尊給小民一條活路。”

胡魯努爾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涕淚交加。


在搜索引擎輸入 銀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銀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銀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