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銀狐

第三十章佛骨舍利

更新時間:2017-07-06  作者:孑與2

當時史上最強大的吐蕃軍隊為了佛骨舍利去了中天竺。塵↘緣√文學√網

中天竺的人雖然也進行了英勇的抵抗,可是,在這支連強大的唐王朝軍隊都能打敗的吐蕃軍隊面前,他們的抵抗就像是一只螳螂阻擋一輛沉重的馬車。

吐蕃軍團毫無意外的碾碎了所有的抵抗……

于是,這支軍隊在諾大的天竺平原上為所欲為。

佛骨舍利沒能保佑中天竺的信徒,而是給他們帶來了最恐怖的災難,繁盛富庶的摩揭陀國在吐蕃人的鐵蹄下變成了一片廢墟。

有了佛骨舍利的赤松德贊終于將他安放在五彩的桑耶寺,在安放佛骨舍利的那一天,六千名僧眾齊齊頌佛,據說雪山震動,彩云成蓮,石頭開花,異香百里……

佛家所說的輪回似乎真的存在!

吐蕃繁盛一時之后,很快就四分五裂了,先是分成六個大部族,而后就分裂成十九個中等部族,隨著農奴起義,十九個部族再次碎裂。

從此,吐蕃筑城稱王者不下千人,他們整整混戰了一百六十年,才重新歸于四王統治。

即,拉薩王系—朗達瑪之子云丹的后裔占據邏些,稱為邏些王系。他的勢力多在邏些、桑耶、朵康等地。

阿里王系—哦松之孫尼瑪袞退居阿里布讓為王,其三子分別統治孟域——拉達克王系,布讓、象雄——古格王室,總稱為“上部三袞”。

亞澤王系——尼瑪袞的第十一代孫據亞澤為王,稱亞澤王系。

雅隆覺阿王系——哦松之孫扎西鄒巴有三個兒子:巴德、斡德、基德,稱為“下部三德”。斡德的第三個兒子赤穹,據雅隆秦昂達則城,形成雅隆覺阿王系,而次子赤德的后人在青海定居,成為宗喀王(唃廝啰)。

哈密國迎賓使者澤瑪就是亞澤王的后人。

撒迦這些年之所以執著的在邏些暗殺那些邏些王族,他并不是想要統治邏些,真正的目的就在于桑耶寺里的佛骨舍利。

瞎氈戰敗之后,宗喀王一系也煙消云散,為了重新凝結人心,重整兵馬,瞎氈的目光也落在了佛骨上面,可以說,他在佛骨舍利上投入的精力,遠比在重整旗鼓上消耗的更多。

這些事情如果不是卓瑪告訴李巧,哈密國至今為止對這些事情依舊是一無所知的。

在知曉了佛骨舍利的消息之后,鐵心源胸中很多的疑惑一瞬間就全部解開了。

不論是撒迦的怪相,仁寶的猶豫,玉蓮香的執著,卓瑪的叛亂,全都有了一個說的過去的解釋。

四王中,邏些王的勢力最小,卻存在的最為悠長,說白了就是依靠桑耶寺的保護。

而桑耶寺,在吐蕃人心中,那是真正的神圣之地。

不走到窮途末路,沒人敢對桑耶寺不敬,而撒迦和瞎氈偏偏就是兩個已經走到窮途末路的人。

“卓瑪把最深的秘密都說了,你能不能饒她一次?”李巧搓著手很小心的道。

鐵心源從沉思中清醒過來,看著李巧道:“你們夫妻十余年,你怎么還不了解這個女人?

她之所以在日月山把這個秘密告訴你,就是為了保住你的一條命。

你現在還有臉拿這個秘密再為她乞命。”

李巧嘿嘿笑道:“我哪里來的性命之憂?你怎么可能會干掉我?

這么大的秘密用在我身上浪費了,還是用在卓瑪的頭上,我保證,只要你饒了她,我一定帶著她躲進這座山谷里,一輩子都不出去。”

鐵心源苦笑一聲道:“你怎么還不明白,卓瑪也就是你以前的婆娘,她這回根本就沒打算活,只是看在你們夫妻多年的情分上,用一個不值錢的秘密來保住你的性命。

至于她自己,哼!恐怕已經去了桑耶寺。

我不殺她,你以為冷平,王胄會對她手下留情?青唐大將軍阿大發出的可是平叛令,在這條軍令之下,你以為叛將還能有人活著?

就算你老婆天神附體,殺出冷平王胄的包圍圈,外面還有鬣狗一般的撒迦,以及桑耶寺的信眾,哪一個會放過她?這女人這次十成十的把自己禍禍死了。”

李巧似乎并不意外,他本身也是大將軍,如何會推測不出這樣的一個結果。

一把拉住鐵心源的手道:“我兒子也是你兒子,你看著辦吧,我走一趟吐蕃。”

鐵心源強忍著怒火瞅著李巧道:“你早就做好準備了是吧?”

李巧笑道:“如果不是因為不來見你實在說不過去,我早在日月山就跟她走了。”

鐵心源苦笑一聲道:“你這個混蛋還真是食髓知味,老子就不信那個女人有這么大的誘惑力。”

李巧上前一步正要說話,卻聽咔嚓一聲,一直扶著他的水兒竟然把一直泛著紅光的鐐銬扎在他的左手上,同一時間,扶著他右手的火兒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就在李巧發愣的功夫,鐵心源獰笑著將鐐銬上的鑰匙給生生的擰斷,然后拍拍李巧的肩膀對水兒道:“照顧好他,等那個死婆娘死了之后再放出來。”

說完轉身就走,一點松口的余地都不給李巧。

李巧艱難的瞅瞅身邊的好兄弟慘笑道:“你們還真是我的好兄弟。”

水兒低下頭道:“大哥,不值得,家里還有三個孩子,這才是最重要的。”

李巧冷笑道:“值不值得我心中有數,再說一遍,把鐐銬給我打開。”

火兒搖頭道:“打不開了,鐐銬是風磨銅做的,鎖芯子是鉛錫融合之后做的,鑰匙也是鉛錫制作的,源哥兒把鑰匙掰斷,里面的機括就亂了,想要打開,只有動用水壓機緩緩把鐐銬外殼切開,除此別無他法。”

福兒低著頭繼續道:“而水壓機現在歸尉遲文看管,您也知道,那家伙除了源哥兒的命令,從不聽任何人的。”

李巧大怒,徑直去了自家的鐵匠房,取出一柄錘子,單手敲擊,一時間,鐵匠房里叮當聲不絕于耳。

李巧的耐心很好整整敲擊了一個時辰才丟開錘子,只見鎖在手腕上的鐐銬除了變得扁了一些再沒有多少變化。

“大哥,沒用的,您越是錘煉,鐐銬里的鉛錫就會被錘成一團,鐐銬只會更加的堅固。

這是造手銃的銅料,韌性極好,我們實驗過,刀砍斧鑿皆不能傷。”

李巧目眥欲裂沖著水兒怒吼道:“她是你們的大嫂!”

火兒陰著一張臉道:“能對自己丈夫下毒的大嫂我們不要也罷。”

李巧的臉色更加的難看,冷冷的道:“你們怎么知道?”

“密諜司的探子看見的,還把卓瑪的毒藥給換掉了。”水兒終于抬起頭,眼中滿是怒火。

“是許東升還是源哥兒?”

水兒再也忍不住了,重重的一拳砸在墻上怒吼道:“是我!是我問許東升要的人手,也是我趁著給你娶小妾的時候安排進去的。

我只是不想讓你干傻事,沒想到卻能看到那一幕,這件事我誰都沒告訴,

哼哼哼,這一次也就是那個女人沒來,如果來了,我一刀宰了她。

說實話,這個念頭存在我心里好久了,我大哥堂堂的英雄好漢,如何能被一個婦人支使的團團轉。“

水兒說著話從袖子里抽出一柄短刀丟在李巧的面前,然后被顫聲道:“我他娘的寧愿你恨我一輩子,也不愿意看著你死掉。”

鋼刀當啷一聲掉在地上,李巧一張蒼白的臉逐漸變成了死灰色,最后長嘆一聲,拖著沉重的鐐銬一步一挪的走進了一間廂房,關死了大門,而后就鴉雀無聲。

水兒顫抖著手指著大門道:“你就死在里面吧,我們兄弟當初沒吃的,沒喝的,抱成團才能活下來,我們當初說過,要一起快活到死。

你在乳山就為這個女人跑了,我們什么不都不說,明知道她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看在你的份上,我們還是左一聲大嫂,又一聲大嫂的叫著,只要你喜歡,我們兄弟的頭上全是綠的也無所謂。

你知不知道,老娘為了分辨孩子是不是你的血脈,特意從大宋皇宮帶來了八位老宮人。

還以為那婆娘終于知道消停了,會跟你好好地過日子,看在幾個孩子的份上,我們把以前的事情都忘了。

你知道不,你老婆弄走了一批軍械,第一個知道的人是我,是我擔心你會發現,特意從將作營給你又運去了一批填窟窿。

火兒后來也發現了,他什么話都說,背著我又給你青唐城運去了一批軍械。

你為了那個女人,不要兄弟,不要孩子,不管不顧的要死要活。

老子現在就給冷平王胄寫信,告訴他們,如果那個女人活著回來了,老子就跟他拼命。”

水兒說完話,等了好久,不見屋子里有動靜,恨恨的跺跺腳就狂奔出去。

火兒嘆息一聲,朝其余兄弟揮揮手,示意他們離開,自己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門前低聲道:“我守著你,想吃想喝我陪你……”

大門開了,李巧的一雙眼睛紅的如同火炭,淡淡的道:“讓人送些酒來,我想喝酒,越烈越好,也送一個火爐子來,我很冷,冷得厲害,從里到外涼透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銀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銀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銀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