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銀狐

第七十四章父親和女兒

更新時間:2017-04-20  作者:孑與2

趙婉拖著大兒子懷里抱著小兒子,親昵的往父親身邊靠,這一刻,她是這個世界上最驕傲的女人。≠

她有一個強大國度的皇帝父親,有一個強大國度的王當丈夫,手上拖著的是強大國度未來的太子,懷里抱著的是另一個強大國度的繼承人。

她如何能不驕傲?

趙禎歷來和閨女不計較的,只要這孩子幸福,就是對他最大的安慰。

“你是一個有福的。”趙禎接過閨女懷里的小外孫,掀開襁褓瞅了一眼,就坐回了錦榻。

趙婉笑嘻嘻的道:“我是您的女兒,理應是一個有福的。”

“嗯,這馬屁拍的結實,讓父皇心里暖和。”

“嘻嘻,孩兒心里快活。”

“快活你就往皇宮里倒錢?皇后表面不說,心里一定是不痛快的,等一會你去賠禮道歉,無論如何她都是你大母,要是讓她心里起了芥蒂,你要做的很多事情就沒那么方便了。

你父皇雖然富有四海,你丈夫固然勇悍絕倫,卻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幫你辦好的。

人啊,說起來就是活了一個心境,快活這東西是有數的,你快活了,就有人不快活。

明明可以安靜的高興,為什么要弄得怨聲載道的呢?朕那個聰明乖巧的閨女哪去了?”

趙婉笑著握住父親的手道:“可我夫君告訴我隨心意就好,我們不求人。”

趙禎仰天大笑起來,半晌才看著自己懷里那個被嚇醒的小外孫道:“你有一個棒槌爹,一個棒槌母親,以后可怎么好喲。”

趙婉聽父親將自己夫妻說成棒槌,有些不依,故意抬著頭看藻頂。

孩子重新閉上眼睛睡著了,趙禎笑瞇瞇的瞅著閨女道:“神靈都要求人呢,你算什么。

你夫君不過是陣斬了八萬西夏人,這些年,大宋殺掉的西夏人還少了?

為什么西夏依舊是大宋的心腹之患?我們一茬茬的殺,人家一茬茬的生,最終是殺不光的。

靠殺人來樹立皇權,自然是最快的,卻也是最不穩定的,咱們要的皇權,是要一代代傳下去的,不是自己痛快之后就讓他完蛋的。

弱小的時候可以殺人立威,可以漠視一切規矩,可以說,為了強大,你必須不擇手段。

當你你最強大的時候,就要懂得謙讓,在你最兇悍的時候要知道講道理。

讓那些人都知道,你不會依靠自己強大的武力就隨便拿走他們的生命,你不會在擁有了無上的權力之后就拿走他們手頭的最后一枚銅錢。

你要告訴,或者讓他們感受到你是他們最好的利益保護者,而不是破壞者。

這樣你家的皇權就慢慢建立起來了,到了這個時候,你就能挑他們中間對你最有威脅的那些人開刀,如此往復,皇朝就能一代代的傳下去,鐵家的子孫也就世世代代的可以統治西域。”

“為什么不能直接統御大宋?”

趙婉只聽見了最后面一句話,至于前面的那些話全當耳旁風。

趙禎瞅了一眼閨女把身體靠在錦榻上道:“統御大宋的只能是姓趙的人,只能是祭拜我趙氏宗祠祖廟的人。

同時啊,你這句話問出來就是大逆不道,看在你丈夫兵鋒強盛的份上,父皇就不治你的罪了。

反正我們趙家一向對兵鋒強盛的人都很大度。”

趙婉立刻大笑起來,挽著父親的臂膀搖晃道:“我們哈密才是最有資格跟父皇要歲幣的國家。”

趙禎見趙婉說的無賴,嘆息一聲道:“說實話,這幾年是你父皇心頭最寬松的幾年。

諾大的一個大宋,說起來強大,富庶,可是身邊全是虎視眈眈的餓狼。

東京城地處平原,契丹人只要破了邊寨,快馬三天三夜就能抵達東京城下,這些年,父皇就沒睡過一個踏實覺。

就是這段時間,蕭孝穆抽調走了西京的二十萬大軍和十五萬仆從,邊寨的壓力大減,父皇才能趁機做幾個好夢。

今天啊,把話給你說明白了,喜兒想當大宋皇儲,父皇這里沒什么問題。

這孩子也有父皇的血脈,把江山傳給他,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啊,這事你父皇說了不算。

喜兒成為大宋皇儲有我皇家血脈這一點是不夠的,就算你拉攏了一大批人最終把喜兒送上皇儲之位,名不正,言不順之下,大宋皇族叛亂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再退一萬步,就算你丈夫是世間少有的絕世統帥,他用大軍強橫的平叛成功。

你也不想想,大宋這些年分封了多少王侯?諾大的中原又有多少隱藏在暗處的野心家?

一旦出現叛亂,必定是一場席卷大宋的叛亂,平定叛亂之后,中原還能剩下什么?

你夫君就是看到這一點,才支持你在東京城胡作非為,隨自己的心情辦事。

他認為自己能給這兩個孩子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所以對大宋的皇儲之位就沒有那么心動了。”

趙婉漂亮的眉毛立刻就擰成了一疙瘩,怒氣沖沖的道:“這天下是父皇的,憑什么給那些尸位其上不相干的人?”

趙禎把睡著的孩子放在自己身邊,從漆盒找出一粒順眼的冰葡萄塞嘴里道:“這江山是你祖爺爺打下來的,你父皇就是一個守江山的,與其說是我的,不如說是整個老趙家的,你是外嫁的閨女,和你沒關系。”

趙婉苦著一張臉坐在父親身邊,正打算訴苦,卻現父親懶洋洋的似乎一點都不關心,心頭一動,連忙湊過來問道:“用什么辦法才能讓這江山和孩兒有關系?”

趙禎吐掉葡萄籽,探手拍拍閨女的腦門道:“總算還沒有傻透。

你伯祖爺爺立國時不能得到燕云地,引為一生遺憾,特意立下封樁庫,告誡子孫一定要拿下燕云地。

祖爺爺當初三次進軍燕云地,每一次都大敗而歸,最后一次御駕親征,還被契丹人射了一箭,最后死在這枝箭下。

你爺爺被寇準挾持著站在澶州督戰,雙腿抖動的差點尿褲子,那一刻你爺爺恨不得砍死寇準。

幸好將士爭氣,在澶州城下射殺遼將蕭撻覽,這才讓我大宋占據了一定的優勢。

當時遼國也有問題,很早就通過降遼舊將王繼忠與朝廷暗通關節。

你爺爺第一次見識了戰爭,非常的恐懼,于是也贊同議和,派曹利用前往遼營談判,最后用歲幣銀1o萬兩、絹2o萬匹徹底結束了大宋與遼國的戰爭。

你爺爺駕崩之時,你父皇我才十二歲,當時你爺爺告訴我,第一要守好大宋江山,將來我去見你爺爺的時候他要問,第二,想辦法收回燕云地,沒有那塊地,你爺爺一輩子都沒有安穩過。

還說,誰能給大宋收回燕云地,是皇帝的可稱圣皇帝,是臣子的,可以為異性王。”

趙婉若有所思的道:“如果我夫君能幫著大宋拿下燕云地,喜兒就能沒有任何阻礙的成為皇儲?”

趙禎笑道:“你以為大宋皇儲是什么?這是國器,如何可以輕易授予他人?

喜兒想要名正言順的成為到大宋皇儲,想要順利的從父皇手里接過一個完整平安的大宋,沒有蓋世功勛,如何能讓天下悠悠之口閉嘴?

沒有經過北伐燕云的軍功震懾,如何能讓天下那些心懷鬼胎者俯做小?

沒有北伐大軍在燕云護衛,喜兒如何平安的在東京登上寶座?”

趙婉仔細的瞅瞅父親,見他一臉的正經,不由得埋怨道:“我怎么覺得您這是累傻小子呢?

用皇儲這個位置釣魚一樣的釣著我夫君,讓他來幫大宋解決一百年都沒有解決的問題。”

趙禎愉快的往嘴里又丟了一顆冰葡萄笑道:“他可以不要皇儲這個位子。

對了,這次談話是我們父女之間的一次閑談,萬萬莫要被他人知道,否則,你們母子就危險了。”

趙婉傲然一笑,將手里的國書放在父親的手上,指著國書道:“我夫君派來接我的大軍就駐扎在蘭州城外,只要兒臣一紙手書,他們十日之內就會抵達東京。

到時候兒臣就搬去軍營居住,有兩千大軍拱衛,那些小人能奈我何?”

趙禎笑道:“還真是有大國氣派,好了,你該聽的話已經聽了,父皇我該說的,不該說的也都說完了,你也該去皇后那里賠禮道歉了。

你現在都對皇后不恭敬,以后如何指望皇后支持你兒子當皇儲。

你要記住,這皇宮啊,其實就是一個大家,想要事事順遂,就要面面俱到。

在父皇這里你是朕的女兒,在皇后面前你就是哈密王后,該有的手段不能少。

既然收買了那些宮女和宦官,就不妨再拿出些財貨來,收買一下那些宮妃們的心,反正你哈密有的是錢,一點小錢就能做到的事情,千萬莫要小氣。

你父皇的后宮亂的如同篩子,再多你一個邀買人心的也無所謂。”

“父皇可以去哈……”

趙婉看著父親已經有些霜色的鬢角,不由自主的想要邀請父親去哈密,話說到一半現不妥,連忙打住。

趙禎無所謂的笑一下,朝女兒擺擺手就坐了起來,朝門外呼喚道:“起駕!”

趙禎很小的聲音,立刻就被守在門外的王漸逐漸放大,最后響徹皇宮。

站起來的趙禎留戀的瞅瞅躺在錦榻上呼呼大睡的兩個外孫,然后就走了出去,等他走到大殿門口,那個虎視鷹揚的大宋皇帝就重新出現在世上。

至于剛才還抱著外孫和閨女說家常的那個父親,頃刻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銀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銀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銀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