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烽火逃兵

第六百六十八章 引狼入室

更新時間:2017-03-11  作者:小知閑閑
在任何戰爭中,勝利屬于誰的問題,歸根結底是由那些在戰場上流血的群眾的情緒決定的。列寧

因為新任偵緝隊長有作為,梅縣偵緝隊里窗明幾凈,花盆齊列,煥然一新,大院墻上剛剛刷涂了八個白亮大字,‘愛崗’,‘敬業’,‘進取’,‘務實’。

盡管很多偵緝隊員不識字,心情也激動得不行,一個個的忽然間覺得自己是有為青年了,路都不好意思再橫著走,臟話出現率從百分之九十直降到百分之七十五,這簡直是逆天的進步。

沈隊長倒背兩手挺胸抬頭叉步立于辦公室門外,朝滿院子站沒站相隊列扭歪的黑衣眾慷慨激昂:“……都是爹娘生養,憑啥罵咱們不是人?是不是?”

有道:“八路罵咱,咱沒心情跟他說理;皇軍罵咱,咱不跟皇軍掰扯漢語;可是連討飯孩子都他娘站屁股后頭罵,這老子是真沒法忍!”

沈隊長抬手一指搭話人:“說得好!這說明什么?我說弟兄們,這說明咱們也是有廉恥心的!知廉恥,方能進步!說咱們不是人,那是沒長眼!咳”

隨著沈隊這一聲有力干咳,掌聲立即雷動,凝聚力空前,沈隊也不抬手,靜等掌聲自息,才繼續:“揚眉吐氣就在今朝,要向世人證明,咱們不是吃麩子的,咱也能有尊嚴地活!接下來,要談談行動準備問題了,對于這次行動準備,我很不滿意,非常不滿意!比如假扮傷員那幾位,太浮夸,太沒有犧牲精神,我讓你扮演的是游擊隊傷員啊!你身上沒有真傷那能像嗎?你說你演技好?萬一那救你的人給你換藥呢?你還怎么往下裝?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干一行就要愛一行!我們缺乏的就是這種敬業精神!”

一番語重心長恨鐵不成鋼,黑衣眾慚愧沉默,居然真的陷入反省之中。

夜,月色明亮,一輛自相車吱吱嘎嘎騎行在勉強看得清的田間小路上,騎車的是個黑衣人,車后座上載著另一位,破衣爛衫似乎帶傷,隨著自行車的顛簸,不時因痛呻吟。

前方出現幾點昏黃燈光,聽得見偶爾狗叫,于是自行車停了,騎車人將后座傷員扶下,問:“這二里路能走吧?”

傷員捂著腿上傷口點點頭:“可惜,沒能分去更遠的村子,這地方,只能釣小魚了。”

騎車人道:“知足吧,就這我還羨慕你呢,撫恤,獎金,沈隊是真心帶咱致富!就算是小魚,那也是現錢給啊!大魚哪有那么好撈,多遠的地方也難找。”

“暗號你記得了吧?”

“記得記得。窗戶紙左下角撕出一個小三角口,代表小魚,我會去找沈隊直接帶人進村來搜你抓人;如果是方口,代表大魚,搜查改設伏,等你信號。”

一段時間后,傷員蹣跚進了村,逐門逐戶開始輕敲門,低聲叫:“老鄉,能不能幫幫忙?”

有些門敲多久也無人開,死寂無答;有些門開了縫,一見是傷者立即重關嚴;傷員一路敲下去,一路閉門羹,瘸著腿的他開始失望,這里距離縣城畢竟不夠遠,別說大魚,現在估計連條小魚也撈不著,今晚要空手而歸了,白疼一宿,苦命!

轉機往往出現在失望之后,在他決定離開村子的時候,剛剛敲過的最后一扇破門開了,月下,可見一婦人偏身半出門,左右看看,然后朝傷者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隨即招手示意他可以進門。

這是一戶典型的窮人家,爛鍋一口,破碗三個,屋內卻只住著娘倆,婦人其貌不揚,半大孩子泥滿臉,愣愣盯著進屋的傷者看。

點亮豆大油燈,簡單攀談,后發現傷者傷口竟然是槍傷,婦人臉色變了,不過她卻沒將傷者逐出門,反而把他讓進里間,又端出一碗涼粥。

“你到底什么人?”

“實不相瞞,我是秋風游擊大隊的。如果你怕連累,我現在就可以走。”

婦人看著傷者傷口皺眉頭:“你這德行還能往哪走?先住下吧。”

至此,確認是一條小魚上鉤,待婦人和她那半大孩子都去了外間,他在窗戶紙上撕出了不起眼的一個三角口。

天亮后不久,一個黑衣人推著自行車進了村,優哉游哉地經過著一個個窗外,盯著每一扇窗戶紙看。

半大孩子匆匆跑進屋:“娘,村里來了個偵緝狗,挨家挨戶地瞅呢!”

傷者故作驚訝地抬起頭:“也許是沖我來的?我得走!”

婦人也有些驚慌,卻道:“未必!”然而她下意識地從破柜子底下拽出個物件,正在往她的背后衣下朝上反掖:“安心呆著,我去院子里曬被。”

傷者看得清楚,她從柜下拽出的是一柄刺刀,刺刀整體足有五十多公分長,刀側銑有清晰筆直血槽,刀柄前下端帶護手鉤,刀柄后端是金屬刀把頭,明顯是一柄30式。

窮成這樣,家里居然藏了把30刺刀?傷者一時迷茫,看那婦人的勁頭,似乎真有殺人放血的勇氣呢!

推著自相車的黑衣人經過了窗后,并沒多停留,傷者呆呆看著窗紙上被他撕出的三角口,又聽從院子里返回外間的婦人對孩子低聲道:“能爬上石崖口么?”

“能。”

“能找到你舅的隊伍么?”

“能。”

“那就……去吧,帶上這饃,爬崖前拜了山神再吃,別怕,別慌,別急,如果能找著,讓他們來接人。”

寥寥數語,聽得傷者差點落下淚來……如果爬過石崖口,那不就進山了么,山里不就是獨立團了么,這娘們明明是大魚啊!這已經不是發財那么簡單了,這是要加官進爵了!做夢一般,急急去改那窗紙上的撕口,要把三角形改成方的,激動得手指抖個不停。

是夜,綠水鋪以南,河岸,水面上倒映一輪明晃晃圓月,隨著波光變形閃閃。

有巨大木排近了岸,隨后是軍人身影紛紛離開木排,一個個在身前橫端著步槍,著岸畔及膝淺水,嘩啦嘩啦謹慎上岸。

先頭幾個上岸戰士短距離四散,警惕地觀察著月下周圍,直接進入警戒狀態。

“馬良哥,等連長命令么?”

正在和后面幾個戰士將木排拖拽到擱淺位的人抬頭朝岸上道:“不用。一班往西北,去卡綠水鋪和炮樓之間;二班往東北,去卡綠水鋪和落葉村之間,離村不要太遠;三班跟我進綠水鋪。”

不久后,又有木排順水近岸,一個巨大身影當先跳下,導致木排整體一歪,另一端噗通掉水里一位,爬起來罵娘;第二個下排水的人影沒端槍,朝先前的巨大背影不虞道:“屬你屁股大!你就不能輕點?”又回頭訓斥罵娘那位:“你也閉嘴!你們怎么就……一天天啊!唉”

又一個橫端步槍的軍人離開木排朝岸邊,同時低聲問:“你說她有可能留在咱們團?”

跟在后面的矮個子小人影也開始往岸上:“團長跟她說,如果她同意留在咱們團當宣傳干事,才同意我參軍。嘿嘿嘿……你看著吧,這傻黃瓜妞兒回不去了!”

先前不虞那位勐回頭:“還能說點有用的不?真當我說話是放屁是不是?非得讓我點名嗎?”

小人影耷拉下高辮子閉嘴了,她前面那軍人也立刻一本正經起來,趕緊攥了攥手里步槍干咳一聲:“馬良呢?”

岸上有戰士答:“一排先去設卡了。”

“那好,留下個人等二排,咱們直接進村!”

月光,水波,一個個黑色的端槍軍人輪廓,不緊不慢地參差著,開始向北草,前方,有微弱燈光點點;九連,在這個月夜出山了,那里是此行第一站,綠水鋪……(


在搜索引擎輸入 烽火逃兵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烽火逃兵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烽火逃兵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