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四百三十六章 青詞存檔

更新時間:2016-03-17  作者:朱郎才盡
一頓午飯,外加一篇《厚黑學》,才讓張四維滿意的閉上了嘴巴。

當然,中午吃飯的時候也叫上了王世貞,飯桌上王世貞聽說了張四維和王世貞在齋醮上順了金筆的事,無語的指著朱平安和張四維笑著搖了搖頭,點評了一個字,“俗”。

不過王世貞在聽說了齋醮奢侈花費的時候,卻又責備二人拿的金筆少了!

“哎,我在大理寺也聽說了本次齋醮之事,據說是嚴嵩進言圣上開的齋醮。”王世貞嘆了一口氣,將他偶然在大理寺聽到的小道消息跟朱平安、張四維分享,言語里充滿了對嚴嵩的不滿。

說完后,王世貞趁著滿腔熱血沾著菜湯用手指在桌上寫下了一首《欽鴀行》:

飛來五色鳥,自名為鳳凰。千秋不一見,見者國祚昌。

饗以鐘鼓坐明堂,明堂饒梧竹,三日不鳴意何長!

晨不見鳳凰,鳳凰乃在東門之陰啄腐鼠,啾啾唧唧不得哺。

夕不見鳳凰,鳳凰乃在西門之陰媚蒼鷹,愿爾肉攫分遺腥。

梧桐長苦寒,竹實長苦饑。眾鳥驚相顧,不知鳳凰是欽鴀。

王世貞的這首詩是針對嚴嵩的,朱平安一眼就能看出來,欽鴀是《山海經》里面的一位神,朱平安早上才看過《山海經》,對欽鴀這物記的清楚,欽鴀在天庭獲罪被天帝所殺,死后欽鴀化為大鶚,形如雕但赤喙而虎爪,吃腐爛的動物維持生存。它是災獸的一種,它的出現就意味著戰禍、瘟疫等等。

王世貞用欽鴀暗諷嚴嵩,你一個吃腐爛食物的欽鴀裝什么鳳凰啊,人家鳳凰非梧桐不落腳、非竹不下嘴。你呢貪得無厭,吃腐爛的老鼠,還諂媚蒼鷹。最關鍵的是你還恬不知恥的坐在名堂上……

“呵呵,文生。有一篇美文你不得不讀啊。”張四維見狀笑了笑,然后從懷里將威逼利誘朱平安寫出來的《厚黑學》一文遞給了王世貞。

王世貞鋒芒畢露,嫉惡如仇,這是好事情,但卻又不是好事情,現在嚴嵩當道,在沒有足夠實力的時候,還是隱藏了鋒芒好些。所以。張四維便把朱平安寫的《厚黑學》給王世貞看,想讓他從中受到啟發。

王世貞初時不以為意,然而在看了片刻后就越發的正視了,端坐了身體逐字逐句品味。

“雖不贊同此文之見,然驚艷之,此何人所著,哪位大家?”王世貞讀完后,深深的贊嘆了一句,然后問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張四維笑了笑。伸出手指了指一邊吃的歡快朱平安。

“呵呵呵,我覺得也是子厚,也只有子厚這般外表憨厚、實則大智若愚的人才能寫出這等洞察人心的奇文。”王世貞在剛開始讀的時候就懷疑是朱平安寫的了。因為字體都是朱平安的字體,而且這等奇文若是以前就有的話,早就流傳開了,那么便是現在才寫出來的,很容易便聯想到朱平安身上。

“游戲之作罷了,哪有什么洞察人心。”朱平安笑著搖了搖頭,然后指著桌子上王世貞留下的詩道,“文生這篇《欽鴀行》較我游戲之作好多了,不過文生你也太過鋒芒畢露。道理你我都懂。但是現在卻不是我等發聲的時候。所謂君子藏器于身,待時而動。”

“子厚所言正是我所想要說的。在我們面前這樣無所謂,不過在其他人面前。文生還需多加小心。此刻嚴黨勢大,不可與之爭鋒,小心傷虎不成反被噬。切待日后,時機成熟,再徐徐圖之。”張四維在朱平安話音落后,就又補充了幾句。

王世貞嘆了口氣,點了點頭,“你們放心吧,我這也只是在你們面前說說。”

吃過午飯,朱平安和張四維將王世貞送到大理寺,然后兩人才返回翰林院。到了翰林院,張四維回了他辦公的地方處理事情,朱平安回了藏書閣,繼續起了整理書架的大業。

下午大約三點多的時候,翰林院來了幾位小黃門,給翰林院送來了宮里的賞賜,不是金銀珠寶,也不是什么榮譽稱號,就是七頂帽子而已。

這七頂帽子分別賞賜給今日上午去西苑寫對聯青詞的翰林,也就是朱平安他們七人。

收到帽子,朱平安就覺得嘉靖帝的賞賜很是敷衍,這帽子分明就是今日齋醮時某些道士所戴的帽子......

這帽子有點類似于冠,不知道跟史書上記載的嘉靖帝賜給嚴嵩、夏言等大臣的沉香水葉冠是不是同一款式的。這帽子是黑色的,黑色在五行中對應水,大約是道教對水的膜拜吧,道教尚水因水善利不爭。

幾位小黃門送完賞賜后,還帶來了數張精裱的紙張,紙上寫的對聯和青詞,都是從今日齋醮所用的對聯青詞中精選出來的,上面蓋有嘉靖帝的私印,也就是說這上面的對聯和青詞都是得到嘉靖帝認可的。

“煩請大人按照慣例存檔。”小黃門將裝裱好的紙張遞給了李春芳。

李春芳點了點頭,伸出雙手恭敬的接了過來,對齋醮中精選的對聯、青詞存檔是慣例了,李春芳自然懂得。小黃門在李春芳收下后,便揮了下拂塵告辭回轉西苑了。

在小黃門走后,廳堂內的翰林們便催促李春芳將紙張打開,看看有哪些對聯、青詞入了嘉靖帝的龍眼。

李春芳自然不會拂了眾人意愿,從善如流的將手里裝裱精致的紙張展開鋪放在了桌上供眾人觀看。存檔上一共收錄了十副對聯、兩篇青詞,何人所書也都一一記錄在卷,眾人可以看得一目了然。

開篇先是兩篇青詞,第一篇是袁煒的,這讓袁煒很是得意,志得意滿都寫在臉上了。

在眾人吹捧下,袁煒四十五度的掃了朱平安一眼,嘴角微微撇了撇,看到沒,這就是我袁煒!你朱平安,不行!

然而在李春芳展開第二篇的時候,袁煒眼神就有些異樣了,第二篇的青詞正是朱平安所寫的。

沒事,沒事,自己是第一篇青詞,圣上最為欣賞的還是第一篇,朱平安這個第二篇又怎么比得上自己呢。

袁煒這樣安慰了自己片刻,心情又重新好了起來。

然而在李春芳展開第三張紙時,袁煒就淡定不起來了,眼睛都快瞪出來了,嘴里像吞了蒼蠅一樣難受。

這十幅對聯,朱平安竟然一人就占了三副,而且還是前三副!自己才只不過被錄入了一副對聯而已,而且還是在后面!

如果僅是這樣,袁煒還不至于這樣!

這第一篇對聯,朱平安他就是化用的自己的那副“洛水玄龜初獻瑞,陰數九,陽數九,九九八十一數,數通乎道,道合元始天尊,一誠有感;岐山丹鳳兩呈祥,雄鳴六,雌鳴六,六六三十六聲,聲聞于天,天生嘉靖皇帝,萬壽無疆”,不過卻被他改動了!改動比較大,改的還很成功!

“揲靈蓍之草以成文,天數五,地數五,五五二十五數,數生于道,道合元始天尊,尊無二上;截嶰竹之筒以協律,陽聲六,陰聲六,六六三十六聲,聲聞于天,天生嘉靖皇帝,帝統萬年。”

如果只是這一副對聯的話,袁煒還可以嘲諷朱平安炒自己的冷飯之類的話,可是后面的兩幅對聯卻是朱平安原創的,而且第二副那個“龍飛四十有五年......”完全可以和自己的那副對聯媲美,這讓袁煒連嘲諷的話都說不出。

怎么看怎么覺得朱平安就是故意嘲諷、挑釁自己呢!

以往每次齋醮都是我袁煒大出風頭的時候,可是今日卻......怎一個郁悶了得。(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