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三百七十二章 敬酒

更新時間:2016-01-19  作者:朱郎才盡
“謝這個字說出來太容易不過了,狀元郎難道不敬我們嚴大人一杯酒表示一下謝意嗎?”

在朱平安話音剛落,這一桌上坐于嚴世蕃下首位置的羅龍文就挑眉笑看朱平安,陰聲問道。

“羅大人所言極是。”

朱平安點頭笑了笑,然后給自己斟滿了一杯酒,離開桌子,雙手端著酒杯來到了嚴世蕃跟前,雙手向嚴世蕃敬酒道:“平安自入京以來,多番受嚴大人照顧,平安感激在心,今日借此機會特向嚴大人表示感謝。”

“子hòu言重了,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嚴世蕃笑著搖了搖頭,伸出滿是油膩的手在朱平安肩上拍了兩下。

頃刻間,朱平安嶄新的狀元冠服上便留下了兩個油乎乎的手印,在陽光下還反光呢。

對此,朱平安仿佛眼瞎了一樣,視若無睹,臉上的感激之情絲毫不變。

“嚴大人舉手之勞,卻送平安上青云,平安如何敢忘,多謝嚴大人。”

朱平安說著雙手舉杯敬酒,表面上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感激之情看上去很是真誠,至于內心則是默默的問候了下嚴大人的女性親眷。

朱平安的識趣,讓嚴世蕃很是滿意,油乎乎的爪子再次在朱平安肩上拍了兩下,便用油乎乎的胖手抓起一個酒杯,旁邊的羅龍文殷勤的給嚴世蕃滿上了酒。

嚴世蕃單手隨意的端起酒杯,遙遙向著朱平安晃了下杯子便一飲而盡;朱平安雙手持酒杯在嚴世蕃酒杯下的方向敬了下,便雙手端起酒杯也是一飲而盡。

敬過酒后,朱平安便帶著四個油乎乎的手印返回了自己的位置,臉上憨笑如初,波瀾不驚。

旁邊的羅龍文見狀暗道一聲可惜,他本來是想看朱平安在被油垢了狀元冠服后的不滿表情,然后趁機發難的,沒想到朱平安竟然眼瞎了一樣視若無睹。

不過,東邊不亮西邊亮,羅龍文顯然做好了兩手準備,見從這里找不到發難的機會,便從另一個突破口向朱平安發難。

“說起狀元樓,當日在狀元樓為狀元郎壯行時,我與尚大人也在,當時還向狀元郎說了些不成熟的經驗。狀元緣何hòu此bó彼,只向我們嚴大人敬酒,卻不與我和尚大人喝一杯呢?”羅龍文坐在那,像一只吐著信子的毒蛇一樣,看著朱平安陰陰問道。

這才是羅龍文嘛,當初狀元樓熱情的羅龍文太假了。

看著羅龍文那一副定要將朱平安灌醉方休的架勢,朱平安心里面只有這么一句話:出來混,遲早要還的。剛剛在大恩榮宴上躲了不少酒,看來在這個小恩榮宴上是躲不掉了。

開場敬一圈酒,在酒桌上總是躲不過的。既然躲不過,不如爽快面對,或許還能少喝點。

“怎么會,酒杯已空,請待平安斟滿酒再來敬諸位大人。”朱平安看著羅龍文微微笑了笑。

于是冇,朱平安便一手拎著酒壺,一手端著酒杯,從嚴世蕃右手的位置依次敬了一杯酒。

流程大體就是請教稱謂,幸會幸會,倒酒,雙手持杯敬酒,還請以后多多關照......反正就是一通官面話,跟現代也差不太多,稍微有些區別的地方就是,在古代「百度貼吧啟航冇文字」敬酒不興碰杯的。

敬到沈煉那的時候,沈煉看著朱平安笑了笑,開口道:

“朱平安,朱子hòu,總算知道你名字了。當初仁寧街錢袋之爭多虧小兄弟仗義執言,一言道破要害,不然我要懲戒那潑皮無賴還真不容易。”

“呵呵,沈大人說笑了,即便我不說,沈大人也定有法子懲戒那潑皮無賴。”

朱平安聽到沈煉叫自己小兄弟,心里倒還有些小激動,沈煉這可是歷史名人,為人剛直,嫉惡如仇,抗嚴斗士,還有他那封名垂青史的《十疏罪》,屬于歷史上自己比較佩服的人之一。

不過,想到上次在小飯館初見沈煉時的場景,沈煉飲酒后直接便在飯館里倨傲罵嚴嵩,以及后面一些事情,也能看出這位自己所佩服的歷史名人,剛直是百分百的,但是卻有些不會變通,另外嫉惡如仇中卻也有幾分狂妄。

當時在佩服之余,便替他捏了一把汗。

此刻敬酒,朱平安在心里便想著過幾日禮部鴻臚寺培訓完后,自己要找機會提醒下沈煉,目前陛下對嚴嵩正是圣券興隆的時候,不是彈劾嚴嵩的好時機,避免沈煉如歷史上那樣那么早的提出《十疏罪》。另外,《十疏罪》的內容也有待商榷,要注意用語和表達,這封上書中有些地方看著是罵嚴嵩,但實際上也踩到嘉靖帝的尾巴了,嘉靖帝那么好面子的人,尤其又是精神古怪愛猜忌,這樣的《十疏罪》注定是勞而無功的,不僅扳不倒嚴嵩,反而會惹到嘉靖帝不快。

在歷史上沈煉就是在嚴嵩圣券興隆的時候提的《十疏罪》,上書上去之后,嚴嵩得知消息后還沒來得及反應呢,嘉靖帝就暴走了,可以說才上書沒多久,不到一天呢,嘉靖帝就惱怒的派人捉了沈煉,下旨說沈煉誣陷朝中大臣,著人當眾杖刑沈煉,削去官職,罰到偏遠地方當老百姓。數年后,又被嚴世蕃害死。

所以,朱平安才想著等培訓后,便找個機會提醒下沈煉,避免這個悲劇的發生。

“當日飯館沈大人所作《神童詩》,平安深以為然。”

為了后面提醒沈煉時考慮,取得沈煉信任是必要的,所以在敬酒時朱平安不著痕跡的說了這么一句話。

沈煉初時一怔,繼而便想起來了,自己當日即興改的那兩首《神童詩》:

少小休勤學,錢財可立身;君看嚴丞相,必用有錢人。

天子重冇英豪,文章教而曹;萬般皆下品,唯有奉嚴高。

這兩個詩都是改來諷刺嚴嵩的,朱平安說深以為然,就是說沈煉改的好,也就是說自己沈煉版的這兩個神童詩很是認同,進而暗示自己也對嚴嵩這老東西沒什么好感。

“小兄弟狀元之才,想必也有佳作,若不嫌棄,改日可來老哥陋室,我們一同交流一下。”

沈煉聽懂了朱平安的暗示,笑著點了點頭。(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