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三百三十八章 殿試從前一天開始(上)

更新時間:2015-12-15  作者:朱郎才盡
“‘兩袖清風’鄢懋卿......”

“看來是我們的禮太‘重’了,哈哈哈......”

朱平安三人從鄢府出來后,走了一段距離后,相視一眼,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鄢懋卿這人就像現代的某些領導,嘴上口號喊的嗷嗷響,前一天開會還在義正言辭的發言要厲行清廉之風,晚上就帶著公費身體力行的去給某些失足女送溫暖去了。

從鄢懋卿府邸出來,調侃完鄢懋卿后,朱平安與張四維和王世貞各自分開,分別去給拜謁自己的房師。因為各自的房師不同,就不能一同前去了。

朱平安的房師是周承庭,就是那個閱卷時高薦朱平安試卷的同考官。拜謁房師周承庭時,朱平安感受到了周承庭對自己滿滿的欣賞,尤其是周承庭在跟朱平安就四書五經中的某些問題交流過后,對談吐大方、見識不俗的朱平安更是欣賞的不能再欣賞了。

“子厚可曾婚配,我有一女,年方十三,秀外慧中,可謂良配。”

欣賞之下,周承庭便動了將自己閨女許配給朱平安的想法,在他眼中朱平安是一塊璞玉,將來必為國器。

“多謝房師厚愛,只是平安福薄,不敢委屈了小姐,平安來京前,家中已為平安置下來婚事。”

朱平安起身長長一揖,一臉歉意的向房師周承庭道謝。現在想想,那封婚約也并不是一無是處,最起碼是個絕佳的擋箭牌。

“無事。一諾千金本是男兒所為,糟糠之妻不下堂。子厚此舉君子所為,老夫又豈會作小人之舉。”周承庭將自己閨女許配給朱平安的想法也只是心血來潮。聽了朱平安的解釋,非常理解,同時對朱平安更加欣賞了。

從房師周承庭家中出來時,外面已是晚霞滿天了,想來此時臨淮侯府應該已經用過晚飯了,朱平安便在街上找了一家餐館吃了個晚飯,省的回去餓到肚子或者給侯府添麻煩。

此刻的侯府一片風聲鶴唳,自從壽宴那天起,老夫人就沒高興過。飯量眼見的天天減少,今天干脆一口都沒吃下去。另外,大夫人也是脾氣頻繁的不行,大房的幾個姨娘這些天沒少受大奶奶的遷怒,被發作了好幾次。有在老夫人身邊伺候的丫鬟嚼舌,說是因為府里最為賺錢的幾個鋪子前些天賠了個底朝天,不僅鋪子都被人奪了去,就連府里的擺設都拉了好幾車過去抵債呢。還有不少丫鬟幸災樂禍的嚼舌,說是府里的鋪子大多都是從三老爺那奪來的。活該現在被外人奪了去。

整個臨淮侯府氣氛最好的只有李姝的閨房了,包子小丫鬟看著自家小姐將一沓房契、地契放在首飾盒里鎖起來,包子臉上樂的都快脫臼了。

“瞧你傻樂個什么勁兒,這才是開始而已。明天給王鵪鶉落地了,可以撒網了。”李姝翻了一個白眼。伸出纖纖玉手點了點包子小丫鬟的腦門,抿著嚶唇嗔道。

對于臨淮侯府發生的一切。朱平安并不曉得,吃飽后結了賬。一個人施施然返回臨淮侯府。

一夜安然,分外香甜。

第二天,朱平安起床洗漱按照慣例練字晨讀,吃過早飯后繼續溫書備考,到了中午的時候朱平安才發覺熊孩子近日沒來。接下來的幾天,熊孩子也沒有來。后來朱平安才知道緣由,因為近日侯府事多,而且臨淮侯外出公干沒人約束熊孩子,熊孩子又不愛學習,自然不肯主動來朱平安這受罪。

看書練字,參詳記憶中古代殿試試卷,朱平安安心的在臨淮侯府復習備考。

時間就在朱平安潑墨翻卷中悄悄過去了,距離殿試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舊制,殿試在三月初一日,在明朝成化年間,為悼恭太子發引將殿試日期改為了三月十五,一直沿用至今。

今日,已經是三月十四了。

這一日朱平安在臨淮侯府日常溫書時,卻被人打攪了,臨淮侯府的門房領著一位管事模樣的人走到了朱平安的小院,這人遞給朱平安了一張帖子。

帖子很熟悉,嚴府的樣式,甚至帖子里的內容都沒有多少變化,嚴世蕃又邀請自己前去赴宴,只是宴請的地點變了,從原來的嚴府變為了一個叫狀元樓的地方。

“我家老爺說了,明日就要殿試了,老爺要為公子在狀元樓壯行,說是狀元樓出了好幾位狀元了,這次在狀元樓宴請公子,圖個好兆頭,預祝公子明日高中狀元。”

這管事模樣的人送上帖子后,態度恭敬的給朱平安說話,和上次那個送帖子人的態度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給歐陽子士壯行就可以了,干嘛還叫上我?而且,明日就殿試了,今天宴請好突然,怎么感覺跟鴻門宴似的,朱平安接過帖子,心里面腹誹道。

“我家老爺已經在狀元樓布好了酒席,還望公子賞光。”這管事見朱平安接過帖子后沒有明確表態,不由走到朱平安跟前一拱到底。

“替我謝過你家老爺,就說改日我親自登門賠罪。”朱平安將帖子隨手放在桌上,淡淡的開口道。

君子不立危墻,誰知道嚴世蕃打的是什么主意,反正自己不相信嚴世蕃會希望自己中狀元。

朱平安拒絕后,這管事模樣的人只好作罷,離開了侯府,不過沒過多久又來了一個人,將請帖再次送了過來。

“朱公子,轎子已經在門外了,還望公子務必賞光,老爺說明日就要殿試了,今日在狀元樓宴請公子就是為了預祝公子明日高中狀元,并沒有別的意思。我家老爺非常欣賞公子,如果公子不來的話,那我家老爺就只能親自到侯府來為公子殿試壯行了。”

這個管事的態度比上個管事的態度還要好,將嚴世蕃的意思轉達給了朱平安。

我不去,嚴世蕃就來!

尼瑪,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又怎么能拒絕的了呢。殿試當前,天子取士,料想在這種時候,嚴世蕃不會也不敢出宴席上做手腳,畢竟那么多眼睛盯著呢。

不過,盡管這宴席不會是鴻門宴,但是嚴世蕃絕對沒安什么好心就是了。

朱平安收拾了下考試用的東西,歸置好鎖在柜子里,然后悄無痕跡的將一枚白玉簪放在袖子里,交代了一下侯府的下人,讓其給侯府傳個話留個言,就說自己去赴嚴世蕃的壯行宴去了,府里就不用給自己留飯了。

交代完畢后,朱平安才隨著那管事的人往府外走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