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三百三十三章 道理我懂

更新時間:2015-12-11  作者:朱郎才盡
當朱平安得知李姝著人將那想爬床的紅箋剝了衣服,罰跪二門的時候,還是有些吃驚于李姝的做法的,雖說這種做法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全文字閱讀

這里是封建社會的大明,不是自由民主平等的現代,在封建社會,你就得按封建社會的生存法則來。丫鬟是最封建社會的最底層,想要改變命運,無可厚非,爬床也是其中一種手段,而且是一種高回報的投資,但是高回報就意味著高風險。股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你選擇爬床的同時,就得接受爬床帶來的風險。

道理我都懂,但為什么要剝光?!

在這種封建社會,將女生剝光衣服罰跪眾人前,是不是有些過了。就是打一頓,重罰什么的都比這個要好一些啊。退一步講,最起碼留三點遮羞布吧,說不定還提前明bra了呢。

不過想想李姝從前的行徑,剝光罰跪這種事情她做出來,一點也不奇怪。

“話說,多少留點遮羞布吧?”朱平安看著李姝說了句。

“就那種不知羞的,就得剝光了才能讓她知羞!”李姝說著用力瞪了朱平安一眼,上下審視道,“怎么著,憐香惜玉了?”

“憐個毛線......”朱平安撇了撇嘴,然后忽地看了李姝兩秒,學著李姝的動作,上下審視著李姝,勾著唇角到,“怎么著,吃醋了?”

“吃......吃醋?”

李姝聞言好像有些措手不及,雙頰一下變的緋紅,纖纖玉手所持的書卷都抖了一下,不過下一秒,櫻桃小嘴便撅了起來,然后重重的翻了一個白眼,出一聲百靈般的譏笑,“咯咯......真好笑,誰會吃你這臭蛤蟆的醋。”

“那不就結了,我又怎么會對一個見都沒見過的人憐香惜玉呢!”朱平安聳了聳肩。淡淡開口道。

“誰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李姝嗔道。

算了,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多說無益。

現在已經過了午時,紅箋那丫頭也交由大夫人處置了。自己再給李姝提什么三點式、四點式什么的也無用了,想來那紅箋被交由大夫人處置后,雖說懲罰是免不了的,但剝光罰跪什么的應該不會再有了。

于是,朱平安便沒有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在床上睡的久了也該起床了。

“勞煩兩位回避下,我要起床了。”朱平安在床上微微拱了拱手。

“誰稀罕看你!”李姝嬌嗔一聲,便領著包子小丫鬟出了房門。

朱平安看著李姝和包子小丫鬟出了房門后,便掀開被子換好了衣服,下床洗漱一番。洗漱過后,宿醉的感覺一掃而空,整個人瞬間感覺滿血復活了一樣,久違的精神。

現在時間已經過了午時了,洗漱后的朱平安感覺腹內有些饑餓的感覺,正要出去尋些吃的的時候。便見李姝和包子小丫鬟又登門了,包子小丫鬟手里還提了一個食盒。

“姑爺吃飯了~~”包子小丫鬟獻寶一樣將食盒放在了桌上。

“多謝了。”

朱平安拱手向李姝和包子小丫鬟道謝,然后就沒有客氣將食盒打開,享用了起來,這次的飯菜總體上比較清淡,還有一碗米粥,雖說清淡,但是味道還是非常贊。

“味道怎么樣?”李姝看朱平安吃的香,不由眨著眼睛,饒有興致的問道。

“清粥小菜都能如此美味。你們家里的廚子水準又提高了。”

朱平安將一盤青菜全部掃到腹中,就連最后一根青菜也沒有放過,然后微微擦了擦嘴,伸出了一個大拇指。對今日的午飯贊不絕口。

“算你有眼光。”李姝心情似乎好多了,“我家的廚子獨一無二,別人可沒有這口福。”

用過午飯后,李姝便領著包子小丫鬟回了后院,說是要去看看她大伯母如何處置的紅箋。

吃飽喝足了的朱平安,在李姝和包子小丫鬟走后。便坐在書桌前開始練字了。再過些時日便是殿試了,殿試和鄉試、會試不同,鄉試會試考完后,會有人把你的試卷重新抄寫一番,送去評閱,反正都要被人重新抄寫,你的字體好壞就沒有意義了。但是殿試就不一樣了,殿試你答完卷后,就沒有抄寫這個程序來,直接就著你的原卷評閱,所以,在殿試這個環節,你的字體尤為重要。

練字貴在堅持,雖說自己的字早就從登堂入室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但是練字還是必不可少的,練字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學無止境,練字也是這樣。朱平安每天堅持練字,日積月累下,總是能有所精進的。這次練字的時候,朱平安不由的回想起上次在鶴年堂藥鋪看到的嚴嵩手書的牌匾,嚴嵩這人不行,可是字體卻是沒的說,翩若驚鴻,骨氣通達,甚至在字體里還透著一股浩然正氣。

一個青史大名鼎鼎的奸臣,字體里竟透著浩然正氣,這讓人有些匪夷所思。現在想想,人們常說的字如其人,大約只能反映寫字人的心理狀態吧。

相傳嚴嵩臨死前,艱難寫下“平生報國惟忠赤,身死從人說是非”十四個字,擲筆而逝。大約在嚴嵩心里,他從始至終,依然認為自己是個浩然正氣的忠臣、君子吧。嚴嵩這種自以為正義的心態讓他的字也帶了浩然正氣吧。

想到這,朱平安忽然有所領悟,濃墨落筆,“鶴年堂”三個字逐一顯現在宣紙上,竟然和鶴年堂牌匾有七分相似。

果然如此。

朱平安看著自己仿寫的字體笑了笑,然后繼續落筆練字,一連寫了五遍鶴年堂三個字,到了最后,這三個字已經和鶴年堂牌匾有九分相似了。

形似,神也似。

竟然一不小心,領悟了仿寫的技能,也算是個意外之喜了。

朱平安將自己這次練字仿寫嚴嵩書法的宣紙付之一炬,然后重新開始練字,這次并沒有仿寫嚴嵩的書法,而是試著將嚴嵩書法中的浩然正氣融入自己的書法中,讓自己的書法有了血肉筋骨,有了乘風破浪的靈氣之后,又攜帶了一股浩然正氣。

揮毫潑墨,停不下來,直到有小廝過來回稟說上次找過朱平安的張四維張公子和王世貞王公子,此刻正在門外等候,朱平安才停下了筆墨。

謝過來人,朱平安凈手后,出了房門,想了想,又回頭帶上了肥鴨子錢袋揣在懷里一路往門外走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