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三百二十五章 宴無好宴

更新時間:2015-12-05  作者:朱郎才盡
《風俗通》:“長吏馬肥,觀者快之,乘者喜其言,馳驅不已,至于死”。︾,五四運動中,蔡元培先生5月9日在辭職啟示中引用了這個典故,原話:“吾倦矣,‘殺君馬者道旁兒’”。

簡單說就是,殺你馬的人就是在旁邊那些人給你馬鼓掌的人,也就是“捧殺”。

嚴世蕃明面上是抬舉自己,但實際上是捧殺,沒有嚴世蕃的抬舉,羅龍文的指責也會干巴巴的黯然失色,對此朱平安洞若觀火。

嚴世蕃和羅龍文等人的一唱一和,擺明是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會元就可以不守時了嗎,當然不可以!那你朱平安為何不守時呢,是個人品格太差還是個人品格太差?!以小見大,身為會元卻不守時,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那你朱平安還能配得上會元這個稱呼嗎?

聽著羅龍文陰測測的指責,朱平安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有意思,果然是宴五好宴啊。

自己接到的請帖上寫明了是:是日揮麈暢飲,巳集酉散,不卜其夜。揮麈,晉人清談時,常揮動麈尾以為談助。請帖的意思通俗來就是說,今天,我們喝喝酒吹吹b,上午九、十點鐘開始,下午六七點鐘三場,不過夜。

自己收到請帖的時候都已經快十點了,估計當時宴會都開始了,盡管自己剛接到請帖就騎著殺馬特黑馬過來了,但是遲到早就在自己收到請帖時就已經注定了。

不論因為什么,遲到已經是既成事實了,那就看自己怎么應對了。

宴會上的眾人也都把目光轉向了朱平安。想要看看朱平安如何應對。

“平安來遲,自罰三杯請罪。”

在眾人目光中。朱平安拱手長揖一禮,告了一聲罪。然后徑直走到宴席的角落,從旁邊穿梭伺候的侍女端著的托盤中取過一只酒杯,從曲水流觴的酒溪接了滿滿一杯酒,然后一飲而盡,就這樣一口氣自罰了三杯酒。

如果實事求是說的話,一方面別人會覺的自己實在找借口,認為自己知錯不改;另一方面實事求是說的話,不就是明擺著指責嚴世蕃嘛,人家剛剛還抬舉你。你這回頭就倒打一耙,恩將仇報是人們最看不起的了。

那說路上太堵了,拉倒吧,又不是現代!

其實不管怎么說,對方為了達到目的肯定還有其他應對措施,畢竟他們是以逸待勞,肯定早就做好了準備了。

所以,還是這樣爽快認下了這盆臟水的好。

朱平安的應對出乎了羅龍文等人的預料,本來他還準備了一肚子說辭呢。可是哪知道朱平安就這么爽快的“認”下了,這讓羅龍文有一種鐵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覺。

辱,莫大于不知恥;過而能改善莫大焉。

其他人對朱平安爽快承認錯誤的態度感到頗為滿意,況且有些人對于事實真相也能猜到幾分,因此對朱平安的反應。反而多了幾分欣賞。

“平安初來京師,路途不熟,倒是走了不少冤枉路。故而來遲,還望諸位前輩見諒。諸位前輩如皓月之輝。平安不過瑩瑩之火,瑩瑩之火如何敢與日月爭輝。平安仰視尚且不及,怎敢生出輕視之心。”

自罰三杯后,朱平安再次向著眾人長長做了一揖,鎮定自若的解釋道。

“哼,會元郎倒是好口才”

羅龍文聞言,冷笑一聲,陰陰的諷刺道,暗指朱平安信口開河顛倒黑白。

“含章,罷了。子厚非常人也,又怎么會失信于我等。我想大約應該是府里的奴才們偷奸耍滑,請帖送的遲了,待宴后再與他們算賬。子厚,快來入席。”

嚴世蕃向著羅龍文往下壓了壓手,將朱平安遲到這件事揭過不談,然后又看著朱平安,抖著肥臉笑著揮手示意朱平安入席。

“東樓兄大度,我等不若也。”羅龍文自然唯嚴世蕃馬首是瞻,也不再對朱平安遲到的事緊追不放,順勢再拍了一下嚴世蕃的馬屁。

“謝過嚴大人。”朱平安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道謝,然后在宴席的角落里落座。

如果不是早在歷史上知道嚴世蕃是什么樣的人,今天還真會被嚴世蕃的這幾次言語給感動,哭著鬧著要土豪我們做朋友了,但嚴世蕃其人,自己早就在史書上深刻了解了,今日這個下馬威的導演估計就是嚴世蕃,當然,自己感激的樣子還是要裝裝的。

嚴世蕃看著朱平安感激涕零的樣子,滿意的笑了,十四歲的會元聰明是聰明,但是閱歷經驗還是少啊。

宴席上的氣氛又活躍起來,朱平安坐在角落靜靜的看著宴席上的每一個人,宴席上大致分為三波,最大的一波是忠心擁護嚴世蕃的嚴黨,最小的一波只有區區數人,但聚在一起,對嚴世蕃隱隱有敵意;另外一波,便是中立派了,有七八人吧。

坐在宴席上,朱平安才更深入直觀的了解嚴世蕃這個人,這胖子很是踞傲,旁若無人,不過這人實在能說,聊的飛起。

在嚴世蕃旁邊坐著的是本次會試的第二名歐陽小同志,嚴世蕃剛剛已經向不少人介紹歐陽小同志了,歐陽小同志長的是典型的高富帥的感覺,文采也相當過不錯。

在宴席上,眾人玩行詩詞酒令,歐陽小同志還沒輸過呢,而且頻頻有不錯的佳句出來,引的眾人贊不絕口,也讓眾人對歐陽小同志夸贊不已。

朱平安在宴席上表現的平平淡淡,玩行酒令也故意輸過兩次,其他時候即便贏了,詩詞也是一般般,完全不像歐陽小同志那樣出盡風頭,完全被歐陽小同志的壓了一頭。

其實,并不是朱平安不想表現好,而是不能表現好,通過觀察,朱平安就對這次宴會有了清晰的認識,這這次宴會的主題總結下來就是抑朱揚歐陽。

況且,宴席上,有不少人借著恭喜朱平安中會元的名頭過來祝酒,讓朱平安飲了不少,頭都開始昏昏然了,即便真的想做好怕也是不容易。

這是在為歐陽小同志的殿試在做準備吧,踏著自己這塊墊腳石,讓歐陽小同志刷刷名聲。

從歐陽小同志住在嚴府就能看出來,歐陽小同志是嚴世蕃的親戚,還是很近的那種,私底下還有其他利益吧,嚴世蕃幫助歐陽小同志也是順理成章的事。

這場宴會,自己注定是一個配角。從接到請帖那一刻起,自己注定要成為歐陽小同志的踏腳石。(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