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三百零二章 天下風云出我輩

更新時間:2015-11-16  作者:朱郎才盡
“子厚,你可真不憐香惜玉,只是可憐了卿卿一番心意......”走遠后,張四維往后看了一眼,搖了搖頭沖朱平安打趣道。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王世貞白衣勝雪,背著手,言笑吟吟。

“我不過玩笑之言罷了,還以為你們會被我施恩不圖報的精神感動呢。”朱平安微微搖頭,笑了笑。

“拉倒吧,流水無情朱子厚,沒瞅見人家姑娘含情脈脈的眼神嗎?”張四維用肩膀撞了撞朱平安,打趣的問道。

“我不過是想救下那位老爺子而已,又不是沖著人家姑娘去的。”朱平安坦然一笑,如冬季的一縷陽光普照大地。

“子厚,真君子也。”王世貞正色感慨了一句。

三人一路閑聊,沒多久就走到了崇福禪寺山腳下,崇福禪寺可以說是京城最為古老的一座寺廟了。

如果不是由張四維領著,朱平安是找不到崇福禪寺的,崇福禪寺在一個小胡同里,門口有人在賣香,有人在口念啊彌陀佛,從進入山門開始,濃郁的香味和莫名的肅靜就充斥著整個庭院。

進入山門后,朱平安在張四維和王世貞的唆使下,也像他們一樣買了三炷香,往大雄寶殿走去。院中有松樹、柏樹、槐樹等古木,樹上的鳥雀一直嘰嘰喳喳不停,仿佛并不受梵聲和眾人的影響,膽子很大。地上也有雀兒踱來踱去,人走近了也不飛,只稍稍跳遠些,估計是經常有信眾或寺僧撒食喂養的緣故吧。

靠近大雄寶殿,便聽到梵誦之聲,和悅中正。間或一兩聲木魚的脆響,進入大雄寶殿才發現是一寺僧正在殿內誦經。殿內有不少人,有的是在虔誠合十。也有走動或交談的人,像朱平安他們這般士子打扮的人也有不少。

其實上香不過是心理安慰的一種形式。朱平安并沒有放在心上,張四維和王世貞也并沒有太放在心上。

相反,三人對寺廟后山的杏花美景倒是感興趣的很。

只是讓他們失望的是,同往后山杏林的小門卻是被數人把守著,一臉生人勿近的樣子。

“快走快走,后山已被我家主子包下了。”把守小門的人,看到朱平安三人走過來,直接就特拽的揮手趕人。哪怕朱平安三人穿著不俗,也一點沒有把朱平安等三人放在眼中。

“為何,寺廟乃萬眾信徒集資而建,又非你家主子的。”王世貞上前理論。

“從哪來回哪去,這是為你們好。”一位守門人揮了揮手。

“與他們費什么話,他們算哪根蔥,趕緊走,不然休怪咱們兄弟下手無情。”另一位守門人更拽,根本不跟王世貞講理,抱著一把帶鞘的長劍。鼻孔朝天,瞇著小眼睛,直接恐嚇朱平安三人道。

“明火執仗。恐嚇威脅,就不怕兵馬司緝拿問罪嗎?”張四維將王世貞拉到身后,目光如炬的盯著守門人,大聲問道。

聽了張四維義正言辭的話,守門人先是一怔,繼而像是聽了多好笑的笑話似的,相視一眼,哈哈笑了起來。

“哈哈哈......兵馬司,你讓五城兵馬司過來試試。看看他們有沒有膽子......”

“還五城兵馬司,就是廠衛都不好使!”

“我不管你們是誰。現在,趁還沒打擾到我們老爺。趕緊打哪來回哪去!”

守門人輕蔑的笑著,再次趕人。

“敢問尊老爺何許人也?”朱平安伸手拉住了張四維,向守門人問道。

“哼,不怕嚇壞你們,我們老爺正是嚴侍郎嚴大人。”守門人說他們老爺是,一臉的傲慢。

嚴侍郎?

哦,那就是嚴世番了,沾了他老子嚴嵩的光,嚴世番先蔭監到國子監讀書,在多少讀書人還在童子試、鄉試、會試一路掙扎的時候,人家嚴世番從國子監一畢業就直接做了官,壓根就不用什么鄉試、會試。升官的速度也像是坐了火箭似的,到現在已經是工部左侍郎。

嗯,工部左侍郎也就是相當于如今建設部的副部長,管工程建設,肥差中的肥差。

怪不得連看門的都這么拽,原來是嚴世番在里面。

張四維和朱平安及王世貞相視一眼,張四維和王世貞雖說對嚴嵩父子壓根就沒有好感,可是對于嚴嵩父子的權勢還是非常忌憚的,畢竟嚴嵩還是高高在上的首輔,就是嚴世番都是副部級人物了,朱平安他們三人還在為會試燒香,現在連芝麻官都不是呢。

真是封建社會啊,賞個杏花還尼瑪封廟后山!

就歷史而言,嚴世番這人可是個狠角色,嚴嵩這么大年紀還能當首輔,與嚴世番在背后出謀劃策、協助處理政務,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當然,還有一點很重要,嚴世番這人人品可是臭名遠揚。

朱平安還在考慮,如果王世貞書生氣上來,擰著脖子非要往里進,如何化解與嚴世番的沖突;張四維就不用擔心了,張四維骨子里可是有勾踐的基因的。

不過讓朱平安沒想到的是,一聽到后山杏林有嚴世番,王世貞一張臉上滿是鄙夷的表情,扭頭就走了。

朱平安和張四維也都轉身跟了上去,往外走去。

守門人看著幾人離去的身影,不屑的撇了撇嘴,像這樣狼狽離去的身影,爺們見得多了!

“有那人在的杏林,恐怕就沒什么好看的!”王世貞走遠后,回望后山,不屑的開口道。

“久聞嚴瞎子貪而色,封鎖后山,怕是在里面搞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張四維也是鄙夷的很。

“呵呵,我還聽聞那嚴胖子好男風,多虧你們倆沒進去呢。”朱平安想到了在現代看到的一些野史,不由笑著打趣道。

“不會吧?”

王世貞聞言,臉抽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相信。

“這我也有所耳聞,嚴瞎子確有分桃龍陽之好,不過大約也只是圖個新鮮,還是貪戀女色多些。”張四維也跟著點了點頭。

“縱情享樂,不顧國計民生,國之大政落在這等人手中,真是家國不幸,民之不幸!”王世貞搖頭嘆息,深惡痛疾。

“不過,看如今形式,這種情況怕是短時間改變不了了。”朱平安拍了拍王世貞的肩膀,搖了搖頭。朱平安是知道歷史的,嚴嵩父子還要當政十年呢。

“是啊......”張四維對朱平安的見識贊賞不已,他也是從長輩聊天中得出這個結論的,現在見朱平安才來京城沒多久就看了出來,贊賞不已,也跟著點了點頭。

“可悲可恨。”王世貞嘆息不已。

在這個陽光明媚的初春下午,在崇福禪寺的一條小路上,三人相視許久,繼而,張四維看了看王世貞又看了看朱平安,正色的開口道: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以君等之才,必成大器,我愿與君共勉,將來風云際起,出將入相,匡扶社稷,建立千秋不朽之功業!還乾坤以朗朗!”

朱平安和王世貞相視一眼,然后轉頭看向面前意氣風發的張四維,然后走上前去,堅定的點了點頭。

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