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二百六十四章 第一該殺之人

更新時間:2015-10-17  作者:朱郎才盡
這么一大早,朱平安就被這一幕弄的整個人都不好了。

既荒唐又惡心,完全是糟踐人。

即便轎子已經離去,朱平安的反感卻一點也沒有消減,每每想到剛才那一幕,就惡寒不已!你妹的,這老家伙是誰啊,怎么有這種惡趣味!驕奢縱逸,你不會有品味一點啊,整這種惡心方式,真是壕界的恥辱!完全是拉仇恨的做屎行為!

這種行為比得上西晉石崇勸酒斬美人了,據說石崇每次請客飲酒,常讓美人斟酒勸客,如果客人不喝酒,他就讓侍衛把美人殺掉。當然,最后他沒有善終,遭夷三族。這老家伙吐口痰,都要讓侍女以口接著,這樣糟踐人,估計結局也比石崇好不到哪去!

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自作孽,不可活。”朱平安看著離去的轎子,微微搖了搖頭,輕聲嘆了一句。

朱平安這句話才說完,旁邊那位好心將朱平安拉到路邊的老者嚇的臉色都發白了,趕緊的伸手放在嘴上,用力的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噓,你不要命了,小伙子!”老者用力的扯了一下朱平安的袖子,又緊張又嚴肅的對朱平安說道,“那可是嚴閣老,萬一被廠衛的人聽到報告給了嚴閣老,你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殺的。”

嚴閣老?

那就是嚴嵩了!權傾朝野的內閣首輔,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朱平安聞言又向著轎子離去的方向看去,怪不得,原來這老家伙是嚴嵩,是了,想起來了,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香痰盂”了,據說這個原創是他獨眼龍兒子嚴世蕃嚴東樓發明的,家學淵源深遠啊!

不過想想,這老家伙還要呼風喚雨十余年,就有些蛋疼!

“唉,小伙子,你可別想不開?”

老者見朱平安抬頭一直看著嚴嵩八人大轎的背影,還以為朱平安有什么不好的念頭呢,不由拉了啦朱平安的衣袖,小聲的勸誡道:

“前幾天還有人想要行刺呢,現在還在城門外掛著呢,你可別想不開,聽老夫一句勸,你還年輕,好死不如賴活著,你可別想不開。”

“哦,原來是嚴首輔啊,怪不得氣派通透。”

朱平安扭頭看向老者,勾著嘴唇,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聲音還不小。

“你......唉!世風日下啊!”

老頭聽了朱平安的話,不可置信的看了朱平安一眼,一副自己瞎了狗眼竟然將一個嚴黨分子看成了清流的憤慨,然后用力的嘆了一口氣,背著手往北去了。

朱平安看著老者離去的背影,余光卻看著旁邊那位本來向自己靠近又轉身離去的人影,才舒了一口氣。

嚴嵩出行又豈會僅是明面的護衛,暗衛便衣之類的肯定也少不了,剛才那個向自己靠近的人肯定是受了剛才嚴嵩轎子旁護衛眼神的暗示,才會冇向自己靠近,看看自己是不是對嚴嵩有所非議。聽到自己說嚴嵩氣派通透,那人才消除了對自己的懷疑離去。

幸虧這人沒有聽到自己那句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不是自己及時想到用語言彌補了一下的話,估計自己這會應該要被請去吃夾板飯了。

朱平安斜挎書包,夾著黑木板繼續前行,路過另一個街道,便轉向沿著另一條街道繼續前行。

這條街道商業性質居多,酒館、茶肆、商鋪往來不絕,天色微亮,街道上已是人來人往了。

看了看自己夾著的黑木板,朱平安自嘲的笑了笑,看來以后練字大約要在房間練了。

這一條街飯館、早餐攤點有很多,味道也都很好,走在街上都能嗅到各種美食的香味。只是,因為早上香痰盂那一幕,朱平安是一點胃口也沒有,看什么都能想起那一幕,以至于一點胃口都沒有了。

正準備原路返回客棧的時候,朱平安聽到一句議論國事的話,讓朱平安不由停住了腳步,轉而走進了一家早餐館。

進了餐館,朱平安要了一碗粥,一碟小菜,便坐在桌上留心著旁邊那一桌人的對話。

旁邊這一桌人也只是兩人而已,

不過這兩人穿著可不一般,其中一位身穿飛魚服,手里卻持一把折扇,不過卻一點也不違和,這人長相儒雅,四十余歲,看上去飽讀詩書的樣子,只是不知為何卻是身穿象征錦衣衛身冇份的飛魚服。

這飛魚服可不是普通的錦衣衛所能穿的,具有一定品級才可以,看來這人在錦衣衛中也是有一定的身冇份的。

這人旁邊那人是藍黑面料的差服,面料很是不錯,腰間配了一把銹春刀,看樣子也是錦衣衛。

兩人桌上是一大盤手撕燒雞,一籠包子,兩道爽口小菜,還有一壇酒。兩人各人端著一碗溢出灑在桌上的酒,一邊喝酒,一邊說著最近發生的事。尤其是那位穿飛魚服的中年男子,喝過酒后更是慷慨激昂。

“昨日萬歲爺下旨按律追戮仇鸞,真可謂大快人心。這酒囊飯袋之輩也配稱咸寧侯!庚戌之變中最該殺的人就是他,庚戌之變全是咎由此人所致,若不是他重賂俺答,請求勿攻大同,移攻他處,京師又怎會遭此庚戌之變。”

藍黑面料的錦衣衛給飛魚服錦衣衛倒了一碗酒,然后一飲而盡,抹著嘴角說道,繼而又有些可惜的接著說,“可惜這酒囊飯袋之輩在萬歲爺下旨之前就生病一命嗚呼了,不然兄弟我心中這口氣還能多出一些。”

“庚戌之變中最該殺的人......呵呵,我看他還排不上號。”

對面那位身穿飛魚服的中年男子聞言,忽地笑了,將手里的酒碗用力放在桌上,言語里有些激動。

“那會是誰?”對面那人有些不解。

“還能是誰,除了我們敬重的嚴閣老還能有誰,當年兵部尚書丁汝夔請問他如何戰守。那人竟說塞上打仗,敗了可以掩飾,京郊打仗,敗了不可掩飾,俺答不過是掠食賊,飽了自然便去。膽小至極,不若鼠輩!于是,諸將皆堅壁不戰,不發一矢。才會人有那俺答兵在城外自冇由焚掠,凡騷擾八日,于飽掠之后,大搖大擺的離去!事后,那人殺了姓丁的!搪塞責任!玩弄天下之人!此乃國之大恥!國之大賊!”

那位身穿飛魚服的中年男子,邊說邊用力的捶打桌椅,情緒極為激動!

“沈經歷慎言!”另一人急忙勸道。

“何慎有之,大不了,此頭著地!此番國之大賊,公然端居高堂,此乃我輩之恥!不拘此賊,有愧此服!若他拘我,求之不得,正好與其當面對質!”

身穿飛魚服的中年男子伸手指著自己的腦袋,幾分醉意的笑著,然后指著自己的衣服,箕踞笑傲,情緒很是激動。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