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二百一十章 有打臉的沖動

更新時間:2015-08-29  作者:朱郎才盡
眾人潛心構思,揮毫潑墨,一時間,墨香蓋過了菜香。

不時有人寫好了詩,不時有人將詩詞傳于眾人,不時有詩傳到最前面那一桌,在座的都是舉人之才,科舉中的佼佼者,做的詩也都不差,所以不時就有兩三篇佳作得到大佬們的肯定。

《竹》

階前老老蒼蒼竹,卻喜長年衍萬竿。

最是虛心留勁節,久經風雨不知寒。

郭子諭的《竹》詩也傳了上去,而且還得到了首桌大佬的肯定,這讓他不免有些沾沾自喜,放眼望去,只見末席朱平安仍舊只字未寫,不免覺的此天賜良機。

于是,郭子諭向其他串桌交流的舉子一樣,端起一杯酒慢悠悠的來到了朱平安他們那一桌,跟在末座的諸位舉人,寒暄一番,交流詩詞一番,共飲了一杯。

然后,郭子諭好像突然發現朱平安面前那空空如也的一張白紙,做作的驚訝出聲:

“朱賢弟素有才名,怎么此刻卻尚未動筆啊?”

郭子諭的這一聲驚訝,吸引了臨近幾桌的舉人們,大家都寫好詩詞了,雖然不是都得到了首座大佬的肯定,但也都不差。此刻聽說有人還沒有寫出來,不由好奇的轉頭來看。

末座的末席,可與楊閣老相比的少年天才......

可是此刻卻是只字未寫,是吸引眾人注意?還是徒有虛名?

然后大家不免有些自己的想法。

“朱賢弟出自山村,山上也多有松竹梅吧,可是平時所作好詩太多挑花了眼了?”

郭子諭又裝作替朱平安說話似的,不經意間將朱平安出自山村的底細抖落了出來。

然后眾人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就微微有些異樣了。當然也有一部分人聽說朱平安出自寒門,多了幾分贊賞,但并非主流而已。

古代門第觀念還是很根深蒂固的,古代文化太講傳承,古代官場更是最看重門第。這也是事實。顯赫的世代官宦和世代書香門第,代代都有名人輩出。而地位低下的百姓要想躋身社會上層比鯉魚跳龍門還難,少有名人。這個殘酷的現實不能不使人們對門第看的很重。

所以當眾人知道朱平安出自寒門時,除了部分欽佩外,大部分還是異樣的,寒門走出來的小子。沒有關系沒有錢財,能有多少發展。

此刻只字未寫,再聯想一下他這次中舉是最后一名,不得不讓眾人有些懷疑。鄉試時,數萬生員奔赴考場。多少出自書香門第的生員從小就被長輩教書寫字,寒暑不殆,除了吃喝就是學習了,可以說是職業考生,教育環境又好;他一個寒門子能在一堆職業考生中脫穎而出,對這位少年天才來說,運氣應該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吧。

朱平安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郭子諭,看著他挑釁又淡淡輕蔑的臉......

不清楚為什么總有人看自己不順眼?

嫉妒嗎

如果放在平時也就一笑了之。可是此時看著他們費盡心血的遣詞造句,想一想整個大明有多少昨日的場景,自己心里面有一股抑郁之氣難以發泄。

忽然有一種打臉的沖動。

不好意思。誰讓你上趕著過來呢,正好自己某些情緒無法發泄呢。

寫詩,自己還真沒怕過誰,畢竟明后期到清朝到近現代那么多的詩詞歌賦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都“是”自己的。

“新進舉人中,平安最是不肖,諸位珠玉在前。平安倒是自慚形穢了。”朱平安微微勾起唇角,向著郭子諭拱了拱手。

你還挺擅長轉移話題的。不過好不容易有了這個機會,我怎么會讓你得逞呢。郭子諭心中如是想道。

“朱賢弟切莫謙虛,若你十三歲中舉都說自慚形穢的話,我等豈不是要尋棵歪脖樹,自掛東南枝了。”郭子諭伸手點了點眾人和自己,搖著頭笑道。

“就是。”郭子諭的話引的好事者附和道。

“朱賢弟,切莫推辭了,山野多松竹,朱賢弟定早有佳句,若是腹中好詩太多不好選,不如寫來讓我等一同幫你選選看。”郭子諭再一次催促道,眼神里滿是挪揄。

這一下不僅是讓朱平安寫一首了,而是讓朱平安至少得寫好幾首的架勢。

在郭子諭的帶頭下,好事的人也多了,起哄聲也多了。

朱平安看著郭子諭,腹誹道:還真當我寫不出啊,我分分鐘能寫出幾十首詠竹詠松詠梅的詩,你信不信?

是你要的。

在郭子諭的一再催促中,朱平安取過紙筆,在眾人哄聲中落筆:

《竹》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這首詩一寫出來,剛才叫的最響的郭子諭啞口無言了,這首詩仿佛專門打自己臉的,偏偏打的姿勢還超帥無比!

立根破巖,仿佛在回應自己說他出自山村寒門。

千磨萬擊,任爾東西南北風,幾乎就是在映射自己了!

可是,這只是自己的理解,因為這首詩任誰一看,滿滿的都是堅定頑強,風骨強勁......

“好,小朱賢弟果然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同桌的一位舉人,對朱平安的這首《竹》贊不絕口、嘆為觀止。

牢牢咬住青山決不放松,竹根扎在破碎的山巖之中。遭受無數的磨難仍然堅挺,不管你從何方刮來什么風。

這種意境簡直讓人一想就渾身充滿力量!

“此詩極具風骨,堪比于公的《石灰吟》!”

附近都是舉人之才,看了朱平安的這首詩,推崇不已,至于剛才曹解元的《竹》,則是相比之下,相形見絀了。

聽著周圍人的推崇,郭子諭感覺自己的臉熱熱的,可是此時卻是騎虎難下,由不得退縮,只好硬撐著夸了一句,再一次催促道。

“妙,妙不可言,這一首就這般讓人嘆為觀止了,那讓朱賢弟斟酌難選的其他詩篇豈不是更是絕妙,佳文共賞之,朱賢弟切莫要吝嗇、佳文自藏啊。”

承認你這一首很牛,但是我不信你還能做出堪比這一首的!郭子諭心想。

朱平安看了郭子諭一眼,便又提筆寫來。

不信是吧,那就抱歉讓你失望了,誰讓自己心里這么不痛快,你還上趕著來呢!

《竹》

陋室臥聽蕭蕭竹,疑是鄉鄰疾苦聲。

些小吾曹后進輩,一枝一葉總關情。

這一首寫出來,周圍的人全都啞然了,對末座末席的這位少年充滿了敬意了。

這一首詩一掃在座眾人的詠竹嘆竹贊竹之風,另辟蹊徑,不,可以說是有感而發吧。

直接升華了一個境界!

從竹到情,上升到了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境界!

先前那首詩在詠竹風骨上可以說冠絕全場,這一首卻是上升到了民生疾苦的境界,先天下之憂而憂人人都會說,可是做呢?在一眾詠竹詩中,這首詩可謂石破天驚。

“如此兩詩,如若是我也是兩難。”

有人如是嘆曰。

郭子諭此時已經瞠目結舌,愣在當場了!面赤耳熱!怎么還真能寫出來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