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一百七十五章 賜字

更新時間:2015-08-04  作者:朱郎才盡
再從房間出來時,朱平安已經除去深衣,換上了圓領瀾衫,走到院子中,等待孫老夫子接下來的動作。

“以歲之正,以月之令,咸加爾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黃耇無疆,受天之慶”

孫老夫子又念了一段詞,然后將朱平安頭上的帽子取下來,給朱平安換上四方平定巾,然后示意朱平安去給劉川聞、張放翁等人去斟酒。

在古代倒酒也是很講究的,朱平安走到劉川聞等人桌前拱了一禮,然后從年紀最長的劉川聞開始倒酒,站在其右側,右手持酒壺,左手持酒杯,斟完一杯后,將酒壺稍收高后順手往后輕輕一旋,以免酒水溢出滴到桌面或客人身上。

倒酒時,朱平安也憨笑著說著感謝的話,差不多就是感謝能來觀禮之類的話。

倒完酒后,劉川聞端起酒杯走出座位,來到朱平安跟前,滿意的看著朱平安點了點頭,然后面向北祝詞曰:“旨酒既清,嘉薦令郎,拜受祭之,以定爾祥,承天之休,壽考不忘。”

朱平安長揖到底,然后直起身雙手接過劉川聞遞來的酒杯,拜謝,淺飲一口,將酒杯放到另一側的桌上。

之后,其他人也一一出席,手持酒杯作了祝詞,朱平安一一長揖拜謝,重復剛才的步驟。

這些程序剛走完,院子里嚴肅的氣氛便一下子去了一干二凈,張放翁等人和孫老夫子開起了玩笑。

“呵呵,孫兄得此佳徒,真是令我等羨慕不已啊。”劉川聞捋著長須,笑言。

“就是,孫兄可真不厚道,當初童生試前,孫兄還藏著掖著,說什么湊數長經驗的話,結果倒好。從縣試、府試到院試一路過關斬將,如入無人之境,當著一眾童生的面摘得安慶府案首之位。你可真是老謀深算啊……”

“見者有份,佳徒共享之……”

幾人的玩笑話。卻是讓孫老夫子老懷大慰,笑的合不攏嘴,不斷搖手道,“仁兄說笑了,孫某又怎會藏著掖著。當初確實是抱著讓平安漲漲經驗的想法,可是結果卻也是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啊。”

“孫兄不仁厚,當罰酒一杯。”劉川聞搖頭不信。

孫老夫子苦笑著不知道怎么解釋了,前些時日自己已經解釋了不止一次了,但是沒有人信啊,所以孫老夫子只好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孫兄,平安郎的表字可想好了?”張放翁看著孫老夫子喝了酒后,詢問道。

話音剛落,那邊劉川聞便笑了。“張兄真是多此一問,如若表字尚未想好,孫兄焉能請你我等人到此觀禮。”

“哦,也是,呵呵呵,是我再見到平安郎如此璞玉,一時有些喧賓奪主了,呵呵。”張放翁笑著搖了搖頭,有些羨慕的看著孫老夫子說,“如若表字取得不好。我等可不會袖手旁觀。”

孫老夫子捋須,笑而不語。

在劉川聞等人的催促下,孫老夫子才將朱平安的表字公布了出來。

“禮儀既備,令月吉日。昭告爾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嘏,永受保之”孫老夫子揮手將朱平安喚到跟前,按照冠禮程序勸勉道。

孫老夫子的這句話大體就是。加冠禮儀已行齊備,在這善月吉日,宣告你的表字。表字十分美好,正與俊士相配。取字以適宜為大,稟受永遠保有它

聽上去跟在外國教堂結婚時,教父說的那樣,xxx你是否愿意迎娶你身邊這位漂亮姑娘做你的妻子,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論她貧窮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終忠誠於她……

“平安雖不敏,敢不夙夜祗來。”朱平安恭敬道。

孫老夫子滿意點頭,然后繼續說道,“汝雖年幼,然性情踏實穩重,淳樸而忠厚,聰慧而不奸猾,賜汝‘厚’字,愿爾保持本性。”

說到這稍微頓了下,孫老夫子又接著說:“然‘厚’而莫忘進取,子曰:學而優則仕,周禮爵分五等‘公、侯、伯、子、男’“男”排末位非表字良選,頭等的“公”銳氣太盛,取‘子’為汝表字,往汝莫忘進取。漢之司馬遷字字長,唐之杜甫字子美,宋之蘇軾字子瞻,皆為汝之楷模,汝當見賢而思齊也。”

“故今賜汝表字‘子厚’,望汝莫負此字。”孫老夫子神態嚴肅而認真,眼神里對朱平安寄予厚望。

朱子厚

以后這便是自己慣用的稱呼了,朱平安長揖到底,拜謝恩師賜給自己表字。

在古代取表字除了實際,還要注意避諱,當然,孫老夫子取的“子厚”,這兩個字是沒有犯避諱的。

明代的避諱制度非常奇怪,有時候嚴格的莫名其妙,有時候卻又寬松到讓人無法相信的地步。太祖朱元璋字國瑞,是明代皇帝中唯一一個有字的,表字的這兩個字都是民間需要避諱的。后面的皇帝避諱則只是名字的最后一個字,二代,允炆,避諱炆;三代,棣,避諱棣;四代,高熾,避熾;五代,瞻基,避基;……十代,厚照,避照;當今十一代皇帝明世宗朱厚熜,避熜。所以,孫老夫子給朱平安取的表字“子厚”并沒有犯避諱。

“子厚,好字,孫兄對令徒真是寄予厚望也。”劉川聞捋須對著孫老夫子感慨道,然后扭頭問張放翁,“張兄,觀此字若何。”

“大善。”張放翁以手輕輕擊案,贊不絕口。

“子厚,汝當再接再厲,莫要為一時之成功遮住雙眼,莫要辜負令師一番心愿。”另有一人勸勉朱平安道。

“子厚自當再接再厲,不負恩師所望。”朱平安長揖道。

不知何時,師母已經做好了飯菜,出了房門呼喚眾人進入房內用膳。朱平安待孫老夫子及其友人都進了房間后,才進入房間,在最下首落座。

看著滿桌的飯菜,朱平安心里不由對孫老夫子以及師母充滿了感激之情。

此次恩科,自當蟾宮折桂,不負恩師及師母所望。(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