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明好聲音

更新時間:2015-08-04  作者:朱郎才盡
夜夜長留明月照,朝朝消受白云磨。

秦淮河畔車水馬龍,熱熱鬧鬧,醉生夢死了多少宏圖志,自己可不想步了他們后塵,朱平安搖頭拒絕,便要離去。

“你……”

聽到朱平安干脆利索、毫不猶豫的拒絕,原本氣盛的十七八歲少女忽地紅了眼,淚水都流了出來。

“你知道什么啊,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我們過的是什么日子嗎。我們又不是那些當紅的大家,只能受媽媽們擺布,前些天桃紅姐姐還不是被打的半死。”

“你知道為何才女多出生在青樓嗎?那些像我們這般無才,早早的就被折騰死了……平常百姓家無才便是德,像我們這樣的無才,離死就不遠了……”

“長得漂亮的,無才,就像有縫的雞蛋,什么蒼蠅蚊子的都來了,早早的就被折騰死了;長得不漂亮的,無才,更是可悲,糟老頭子鰥寡病夫丑漢,更是沒有活路……”

“有才的,有名的,才能做的了自己的主,有個善終。”

“桃紅姐姐解脫了,我們便要遭殃了,那些個鰥寡病夫丑漢可都跟媽媽付過錢的,逃不了初一,躲不過十五……”

“你當我為何要大著膽子尋你不是,誰知道你是真有才還是繡花枕頭,誰知道你是好的,還是壞的,我們沒有名氣又不識的其他書生,不過是當做一根救命稻草……”

十七八的少女滿是怨憤,說的歇斯底里,哭的淚流滿面。

“姐姐,不要哭了。我們回去吧,回的晚了,媽媽又該借機發作了……”十五六的少女紅著眼睛,抱著十七八少女的胳膊,一邊安慰。一邊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這個地方。

若天下人都如這少年般,自己姐妹也就不用擔心紅顏薄命了。

自己總是心太軟,朱平安勾起嘴角自嘲。

“帶筆墨嗎?”朱平安嘆了口氣,問道。

聞言,那十七八的少女不可置信的抬起頭,滿是淚水的臉上有了喜色;那紅眼睛的少女。也亮著眼睛看向朱平安。

雖然不知道,這少年水平怎么樣,但至少是有希望了。

“有有有,我們就藏在橋底下了。”十七八的少女忙不迭的點頭。

還真是有備而來,看來即便沒有上午的誤會。這姑娘怕也是會變著法的找自己不是。

其實也怪不得她,不過生存之道罷了。

“那就走吧。”朱平安淡淡的開口。

兩位少女比朱平安走得更快,拎著裙擺,一路小跑到了橋下。等朱平安走過去的時候,她們已經將筆墨紙硯擺好在一塊巨石上了。

“剛才是狐兒無禮了,還請公子見諒。”十七八的少女遞給朱平安毛筆的時候,連連道歉。

“幸的是我,若是他人……”朱平安接過毛筆隨口說道。

“就是因為是公子你。我才敢那樣的,若是別人,給我十個膽子也不敢……”十七八的少女很實誠。

欺負老實人啊

朱平安有些無語了。

“公子要寫什么詩啊?”紅眼睛少女見朱平安跟吞了蒼蠅似的。忙引開話題。

“誰說要寫詩了。”朱平安聳了聳肩。

聞言,那十七八的少女臉都變的憤憤了起來,胸口起伏,“你,你在耍我們?”

“我不寫詩,又沒說不寫別的。”朱平安淡淡的說。

聞言。那十七八的少女臉上的憤憤收了起來,破涕為笑。“那你就是寫詞了,詞比詩更適合我們呢。我們的花魁就是一詞成名的。”

“誰說要寫詞了。”朱平安又聳了聳肩。

然后,十七八的少女眼淚一下子又出來了,“你耍我們有意思嗎?!”

“你能不能等我把話說完啊。”朱平安淡淡的開口,“我不寫詩,也不寫詞,我給你們寫首個吧。嗯,歌,很奇怪的詞是不是,其實一點也不奇怪,詩合樂的叫詩歌,詞也有詞牌的,詞牌就是詞的曲調,詞最初就是伴曲唱的,你們大約要詩詞也是唱的吧,恩,你們什么選花魁,大約也需要你們上臺唱啊,或是跳個舞,或者弄個樂器什么的,讓一群無聊的文人墨客評分吧。我寫的這個歌,就是專門用來唱的,只用來唱的。”

“你叫狐兒是吧,嗯,這一首應該非常適合你們唱,估計那些個書生很愛聽,之后,應該會有不少書生樂意為你們寫詩了。”

朱平安將毛筆握在手中,蘸了一下墨汁,便開始揮毫寫了起來:

我是一只愛了千年的狐,千年愛戀千年孤獨;長夜里你可知我的紅妝為誰補,紅塵中你可知我的秀發為誰梳。

我是一只守候千年的狐,千年守候千年無助,情到深處看我用美麗為你起舞,愛到痛時聽我用歌聲為你傾訴。

寒窗苦讀你我海誓山盟,銘心刻骨

金榜花燭卻是天涯漫漫,陌路殊途。

能不能讓我為愛哭一哭,我還是千百年前愛你的白狐,多少春去春來朝朝暮暮,生生世世都是你的狐.

兩位少女雖然才氣不夠,但是卻也是用心練過的,看著朱平安筆下直白卻又刻入心扉字句,詫異的睜大了眼睛,這是她們第一次接觸這種文筆,心底發出一絲聲音,恍惚是心多開了一竅似的。

恍惚間,似乎那個寒窗,那個書生,那只美麗的狐妖乍然在自己面前演繹了一段凄美愛情。

好凄美

好感人

當朱平安寫完收筆時,兩位少女已是潸然淚下了。

“嗯,最好再學幾個舞蹈動作,可以一個跳舞一個唱歌啊,或是同時跳舞同時唱歌都可以,伴奏音樂的話,古琴古箏啊差不多把氣氛營造一些的都可以,那個我不懂,你們看著弄。調子的話,差不多就是這樣。”朱平安說著,用現代陳瑞唱法試圖唱了兩句,結果發現自己完全駕馭不了,一個男的唱這個,搞毛啊,便苦笑著不了了之了。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十五六的少女只聽朱平安唱了兩句,便紅著眼睛,循著朱平安剛才的調子將這首白狐唱了出來,基本上跟原唱差不太多,有區別的地方甚至比原唱更好聽。

“哦,不錯,就是這樣。”朱平安滿意的點頭。

“算了,再送你們一首好了。”朱平安想了想,便又揮筆下了一首,唱歌啊選秀啊什么的,怎么能少的他的歌呢。在大明選花魁,差不多跟現代選秀一個調調吧。

《存在》

多少人走著卻困在原地

多少人活著卻如同死去

多少人愛著卻好似分離

多少人笑著卻滿含淚滴

誰知道我們該去向何處

誰明白生命已變為何物

是否找個借口繼續茍活

或是展翅高飛保持憤怒

我該如何存在

朱平安寫完收筆,隨口哼唱了兩句,結果發現還是唱不來,自己太沒有音樂天賦了。

“差不多就這樣,你們看著唱吧。”朱平安放下毛筆,自嘲的笑了笑。

兩位少女,尤其是那位十七八的少女看著朱平安新寫的這首《存在》,臉有些紅了,但是目光卻堅定了。

“公子教誨,小女子二人一定牢記于心。”

十七八的少女這一句話讓朱平安詫異了片刻,呃,這兩個妞不會是以為自己故意寫這首歌,教育她們吧。

大約汪峰的這首歌總是能催人上進,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見解,算了,愛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你們好自為之吧。”朱平安隨意的揮了揮手,便離開了。

“公子慢走,敢問公子如何稱呼?”少女在身后大聲問道。

“我姓汪,名峰,字頭條。”

朱平安微微頓了頓腳步,繼而繼續往前走,頭也沒問,一股惡趣味的回道。

然后,兩位女子的聲音自身后傳來…

“多謝汪峰汪公子,公子大恩,小女子沒齒不忘。”(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