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一百一十三張 獻丑了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朱郎才盡
當朱平安及大伯等人被眾人簇擁至人群中后,議論聲便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這便是昨日案首?”人群中有人看著落湯雞一樣的朱平安,粗制的衣服還有那塊黑木板,不由懷疑道,“該不會是你們合起伙來騙我們的吧。”

“年紀小些暫且不說,這形象也......”

隨著眾人的懷疑議論,曾經參加過驚仙詩會的人終于將落湯雞一樣的朱平安認出來了,便小聲告知附近的人,道那人確實是朱平安。

盡管如此,議論懷疑聲也還是不絕于耳。

落湯雞一樣,年紀也不大,一臉憨厚,一點也不像想象中案首風流倜儻的樣子,倒更像是從地理插秧除草回來的農家郎。

“諸君暫且讓讓,讓吾侄平安坐下。”大伯朱守仁此時復又變的倜儻起來,氣度不凡的沖眾人揮了揮手。

在一片議論聲中,人群閃開了一條路,大伯朱守仁及幾位鄉人推著朱平安來到放置筆墨紙硯的幾案前,拉胳膊的拉胳膊,按肩膀的按肩膀,不容分說便將朱平安按在幾案前坐下。

十年寒窗苦讀,便是讓你們爭風吃醋的嗎?

朱平安對眾人行為非常不屑,尤其是大伯等人沒有金剛鉆還攬瓷器活。

朱平安坐在桌前,掃了眼四周眾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大伯及幾位鄉人身上,微微搖了搖頭,這種狗血劇情,自己實在是不愿意再插一腳了。

“嗯?搖頭是什么意思?”

“寫不出來?”

“沽名釣譽之輩,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圍觀眾人情緒有些激動,本來好不容易女校書才答應詩做的好就摘下面紗,以真面目示人,可是......大好機會,眼瞅著又一次失去了,眾人怎么能不激動,不由開始吐槽起來。

朱平安就坐在那,聽著眾人的埋怨吐槽,波瀾不驚,始終是那副憨厚淡定的模樣。

就在眾人吐槽埋怨的時候,只聽臺上傳來一聲嬌滴滴的聲音。

“這位小公子就是案首朱公子么,小女子久仰大名了。”

眾人抬頭,便見那冰肌玉膚的女校書,步步生蓮走近了來,微微下腰與朱平安行了一禮。

女校書竟然離自己這么近,眾人情緒激動。

可是卻聽到一聲漫不經心的,“哦,幸會。”

是誰這么怠慢我們的女校書!眾人群情激憤,扭頭便看見那個叫朱平安的落湯雞此刻正拱著兩個爪子。

這個沽名釣譽之輩,作不出詩來也就罷了,可是卻這般怠慢我們女校書,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彘兒,大伯不勝酒力,你且賦詩一首,請女校書點評一二。”這個時候大伯挺身而出,在眾人怒火尚未迸發之時,一本正經、義正言辭的開口,一副長輩給后輩一個出頭機會的感覺。

眾人將目光再一次投向朱平安,俏立臺前的女校書墨兒也眨著眼睛看向朱平安。

眾人都想看看,此時朱平安如何反應。

“我素來不擅長寫詩作詞,怕是讓大伯失望了。”朱平安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

大伯臉上表情一滯,沒想到朱平安會這般反應。

“朱公子過謙了,當日驚仙詩會一首送別驚才絕艷,我們姐妹愛不釋手傳唱至今,詠雪也是獨具一格。今日朱公子踏步醉君樓,何不留下一首大作,也好讓墨兒日后與其他姐妹談起此事,也咸與榮焉。”

俏立臺前的女校書墨兒抿著嘴唇,又是拜了一揖,盈盈而語。

女校書開口,眾人自然捧場,于是也跟著隨聲附和。

“就是啊,案首大才也不至于做不出一首詩來。”

“且快快寫來,莫不是看不起我們女校書?”

“我看誰敢看不起我們女校書,即便拼上我全部身家,也要與其不死不休。”

眾人群情激憤,所有視線又一次聚集在朱平安身上。

這姑娘......故意的吧......故意把她放在一個弱者的地位,卻將自己架起來便于,挾眾人以令自己。其實也不怪她,生存使然,名人的一篇詩詞或許可以改變她們的命運,比如劉永一首詞便能輕易捧紅一個青樓女一樣。

可以說這就是最原始的娛樂圈潛規則的雛形吧。

但是不知道為何她就認定自己能做出什么好的詩詞呢?

朱平安抬頭看了一眼臺上俏立作揖的女校書,再看一眼群情激憤荷爾蒙上頭群雄。

女子無才便是德,良家婦女乏味無趣,這女校書受追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

這并不關自己卵事

我只不過十三歲而已,而且,自己志不在此!

“我年少才疏,怕是讓姑娘失望了。若是做做八股策論文章倒也罷了,吟詩作詞,非我所長,對不住了。”朱平安從座上起身,拱手略帶歉意的說。

“抱歉大伯,抱歉諸位,哦,對了大伯,諸位叔伯,平安欲于今日返鄉,不知叔伯打算?”朱平安向著四周拱手一圈,便向大伯等人詢問歸期。

大伯和幾位鄉人相視一眼,皆是搖了搖頭,然后又勸說朱平安一同備考。

“彘兒,院試僅余數月,返鄉頗費時間,莫若一同在此備考數月,再一同前往院試。”

“就是安哥兒,寸金乃買寸光陰,時間寶貴啊。”

朱平安聞言,看了眼大伯及鄉人,心里面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你們宿醉青樓的人是哪里來的勇氣給我說時間寶貴、回家費時間的,自縣試至今,尚未見過你們認真備考好不好!

“彘兒思鄉心切,既然諸位叔伯要于此備考,那我便回去稍作收拾,待天色放晴,便回家了。”朱平安向大伯及幾位同鄉拱手行了一禮,沒有多看眾人追捧的女校書一眼,便要轉身離開。

臺上俏立的女校書,似是委屈急了,眼角都濕潤了。

我見猶憐,此子太過可恨可惱!

眾人群情激憤,一個兩個一群人將朱平安圍了個水泄不通,大有一種將朱平安按在地上踩踏數萬只腳才能算完的架勢。

“這人看不起我等也便罷了,可卻如此怠慢我們女校書,某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此人狂妄至極!”

“傳言此人飯桶當世宰予,寫不出詩來,就要躲回老家去了,哈哈哈,真是可悲可恨!”

眾人紛紛發表他們的憤慨,此時又有一個聲音傳來,“朱賢弟,這便是你的不是了,所謂群情難辭,既然大家都這么說,你也就不要推辭了。年少正值輕狂時候,韜光養晦自然值得稱贊,但是偶爾年少輕狂一次又有何不好,鋒芒也不能總藏在劍匣里,不然生銹了豈不可惜,今日便作詩一次,何如?”

聲音很熟悉,朱平安抬頭便看到了一臉笑容的宿松馮山水緩緩走來。

然后又有一個聲音傳來,正是走在馮山水身旁的桐城夏洛明,“朱賢弟,莫要推辭了,近日傳言紛紛說朱賢弟案首名不副實,說朱賢弟曾經的送別以及詠雪皆是盜自他人之手!朱賢弟大才,怎會如此,余對此言論不屑一顧。但是奈何,某人微言輕,風言風語依舊,此次正是朱賢弟辟謠的時候,朱賢弟莫要推辭了。”

這么巧

朱平安看著緩緩走近的幾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憨笑。

“我來與你研墨,作詩不作詩,朱賢弟隨意,若朱賢弟用不著墨汁,便直接潑我臉上。”宿松馮山水走到桌前,便直接動手研磨,末了隨意的留下一句話。

這多像敬酒的時候的說辭:我干了,你隨意,喝不完的潑我臉上。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在場的所有人都把目光再一次看向了朱平安,看他作何反應,若朱平安真要走,那輕狂、怠慢友人、給臉不要臉、沽名釣譽、抄寫別人詩詞等等一堆的負面名聲便會落在他身上。

四周一片寂靜,眾人皆是目光灼灼的盯著朱平安。

“既然如此,那小弟便獻丑了。”

在眾人的注視下,朱平安緩緩開了口。

然后,在眾人的注視下,朱平安轉身走到桌前,拿起毛筆蘸了一下馮山水研好的墨汁,轉向一旁的熏香宣紙,看了一眼俏立臺上眼角濕潤的女校書,緩緩開口道,“此詩便向姑娘賠罪了。”

朱平安目光只是看了她一眼,便低頭在宣紙上運筆開來。旁邊研好墨站在那的馮山水在旁邊看著,便將朱平安寫的詩開口念了出來:

“木.....蘭......詞”

他的聲音清晰,語速也適中,眾人皆能聽得見,看著朱平安將第一句寫出來,站著看的馮山水面色微變,聲音也有輕微的顫抖開來:

“人生......若只如初見......”

這是木蘭辭的第一句詩,開篇便直至心底,撩撥心弦!

在場的眾人聞言皆是變了臉色......

(昨日下午有事耽擱更新,今日一章長篇暫表歉意。)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