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九十一章 驚仙詩會(三)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朱郎才盡
“呃,能勞煩重復下剛才的話嗎,我剛才走神了......”

剛才正全神貫注的琢磨接下來嘗嘗哪道美味,冷不丁被人叫住名字,朱平安一時間沒有聽清楚那人說的是什么,所以只好停下筷子,抬起頭問那人。

卻不想,抬頭詫異的發現在座的諸位幾乎都在盯著自己看,呃,話說這是我自到明朝以來見過的最大規模、最豐盛的一道酒宴,我只不過是想要嘗個鮮而已,不至于圍觀吧......

“你就是懷寧縣甲榜高才朱平安吧,我們大家都做了詩詞與眾人分享,你一直一言不發,可是看不起我們?”挺身而出的學子將剛才的話復述了一遍,故意用了大白話,諷刺朱平安胸無點墨,聽不懂文言。

不少人也跟著起哄,紛紛讓朱平安也做一首詩詞,給大家分享一下。

“哦,作詩啊。”

朱平安輕聲重復了一句,然后就輕輕的搖了搖頭,謙虛的說道,“我并不是很擅長作詩,還是算了吧。”

哎呦

我去

不擅長作詩

你還挺誠實的哈

不過你若是以為這樣就能避免作詩,那可就大錯特錯了!未免也太小看我們了。

挺身而出的那位學子嘴角掛著彬彬有禮的微笑,向前一步走,拱手道:“閣下太過謙虛了,大名鼎鼎的甲榜高才,年少有為,我等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還請不要推辭。”

“就是啊,別推辭了,你在十里長亭做的那首被蛇咬聞啼鳥的詩詞,嗯,那個,那個頗為讓吾等耳目一新。”

旁邊立馬就有人隨聲附和,話語中又點到了朱平安曾經在十里長亭做的那首臭名昭著的被蛇咬聞啼鳥的詩詞,末了還用讓人耳目一新來調笑。

一時間,樓內歡聲笑語一片。

在詩會負責唱詩的歌姬,美目頗為同情的看著那位被眾人詰難的少年,那少年也只不過才十三四歲而已,被人這般嘲笑詰難,歌姬不免同情不已,弱者和弱者,大都是惺惺相惜的。

“一朝被蛇咬,處處聞啼鳥。長亭外,古道邊,一行白鷺上青天......哈哈哈,朗朗上口,這不是做得很好嗎,別推辭了。”

有人大聲的讀出朱平安曾經做的詩詞,伴隨著一片哄笑。

負責唱詩的美貌歌姬,這也是第一次聽到朱平安做的詩,身處歡笑場合的歌姬為了討好客人,對于詩詞歌賦還是下過功夫的,此刻聽了別人讀出的朱平安的詩詞,不免大失所望,這種水準的人還能通過縣試高中甲榜,想一想也只有仗著家世影響才能說得通了,本以為是同病相憐,卻不想不過一紈绔子弟罷了,歌姬望向朱平安的目光也帶了些許鄙視的意味了。

周學正以及李老趙老等人,也都是皺著眉頭看著朱平安,臉色很是不好看。

眾人紛紛以此詩起哄,要朱平安再作一首詩。

坐在朱平安旁邊的一位同鄉擔心朱平安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怕他出丑太過嚴重,影響了懷寧縣的聲譽,于是小聲對著朱平安竊竊私語,還用眼神示意那邊的周學正等人。

原來如此,朱平安掃了一圈眾人,嘴角勾起一抹憨笑。

“哦,那首詩啊,不過我玩笑所作爾。”

朱平安在眾人笑的差不多的時候才起身,似乎有些不好意的,一臉憨笑,很是誠懇的說道。

眾人的笑聲戛然而止,你笑了半天的詩詞根本就是人家故意開玩笑逗人開心所做的,還怎么嘲笑的出口。

不過很快,就又笑起來了。

笑聲中有些自嘲的意味,真是好笑,自己差點就被這少年騙過了,玩笑所作,你說玩笑所作就玩笑所作嗎,一定是推脫找的借口罷了。

“玩笑所作嗎?”挺身而出的那位學子嘴角帶著玩味的笑,似乎看透了朱平安的小伎倆似的。

“嗯,在十里長亭離別親人,我見眾人郁郁寡歡,就隨手寫了那首玩笑之作,不過緩和氣氛罷了。”

朱平安語氣很是誠懇,可是在眾人眼中卻是虛張聲勢。

眾人紛紛將用異樣的眼光看朱平安,做的詩不好就說玩笑所作,這也太無恥了。

挺身而出的那位學子也是才思敏捷之輩,在朱平安話音剛落就接著朱平安的話,說道:

“哦,那看來真是玩笑所作了。”

話語到此,驀的一轉

“那現在就請認真做一首詩詞,讓我等也開開眼吧。”

眾人聽到挺身而出的這位學子的話,忍不住在心里大喝一聲“彩”,就是這樣,哈哈,你說你是玩笑所作,那現在就認真做一首讓我們看看吧,哈哈哈......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挺身而出的那位學子,在眾人心目中,甚至在周學正及李老趙老等人心目中都留下了一個不錯的印象,看到周學正等人贊賞的目光,挺身而出的那位學子忍不住為自己的決策感到英明。

機會是人創造的。

挺身而出的學子對自己挺身而出的決策感到滿意,此刻看著朱平安這位酒囊飯袋都覺得可愛順眼了不少呢。

“認真的做一個”

“做一個”

大家群情激憤,一個個起哄讓朱平安認真做一首詩詞,就等著看朱平安的笑話,讓懷寧縣大大的出一個丑。

周學正等人也是目不轉睛盯著朱平安,看看這位酒囊飯袋之徒再作出什么貽笑大方的詩作,然后一并拿去見見府尊大人,科舉考試可是為國家選拔人才的地方,定要嚴肅考紀,嚴懲此人,甚至問責懷寧縣尊也在所不惜,萬不能容半點沙子。

“嗯,好吧。”

朱平安掃了一眼眾人,點了點頭。大家都眼睜睜看著自己,再拒絕就太不識抬舉了。而且,看周學正那張黑臉,若是自己這次不做一首讓他滿意的詩詞,怕是自己這次會被他殺雞給猴看,以后科舉也別再想了。這可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自己可是想要在這條路上走得長遠呢。

“那個被蛇咬聞啼鳥是十里長亭的玩笑版本,這里有一個認真的版本,嗯,也就是這個了。”

朱平安一邊說著,一邊揮毫潑墨,在雪白的宣紙上留下一篇詩詞。

弘一法師,不好意思了,若是數百年后近代的您老看到此詞,還請少罵我兩句。

朱平安寫完,微微吹了吹墨,便將寫滿字的宣紙,雙手遞給了那位挺身而出的學子。

那位學子面帶嘲弄的笑,對朱平安遞來的詩詞根本就沒報什么期望,剛才朱平安揮毫潑墨的樣子也被他認為是走投無路不得已而為之,虛張聲勢而已。

那位學子帶著嘲笑的目光看向朱平安所作詩詞,想著看看這位被蛇咬聞啼鳥的“才子”被自己逼的,又做了什么貽笑萬年的詩詞。

然而

只是一眼

那位學子臉上的嘲笑便枯萎了,一臉便秘的樣子......

這是怎么了,眾人非常好奇,怎么會這種表情,難道說那位“大才”做的詩詞真的是這般不堪入目嗎?

于是眾人不由好奇的,嘲笑著,追問。

那位學子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只是將手中的宣紙遞給眾人傳閱,然后大家也都是一副便秘的樣子了。

當宣紙傳到周學正手中時,宣紙已被眾人弄的有些皺了,但上面的字體卻是愈發清晰可見: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濁酒盡余歡,今宵別夢寒。

周學正久久不能從宣紙上移開眼睛......

驚仙詩會的氣氛此時變得很奇怪,從詩會一開始大家都是歡聲笑語觥籌交錯,即便是嘲笑起哄朱平安時,也是熱鬧非常,可是這一刻氣氛卻安靜得有些奇怪,往常大家做了一首詩詞,就會有人點評云云,可是此刻卻無一人出聲,人人一副便秘的模樣。

(三更了哈,這一章字數也不算太少,大家就勉為其難鼓勵收藏推薦一下)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