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六十八章 積雪與翠竹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朱郎才盡
片薄如紙,吃法簡單,味道鮮美。

從李大財主家出來,時間大體是正午左右,外面風雪依舊,朱平安只要一想到剛才吃的羊肉涮鍋,就有一種舌尖春風的感覺,風大雪大也不覺得冷。

哼著奇怪的調子,斜背的書包里安靜地躺著一本朱熹做注的中庸,朱平安邁著腳步再一次步入風雪中。

瑞雪兆豐年,在民間雪是豐年的征兆,每每當下雪的時候,總是農人高興的時候。今年大雪,明年的收成肯定好,瑞雪兆豐年這句話經過了上千年的驗證。堆雪人,打雪仗,滑雪等等等等,伴隨著下雪接踵而至。但是下雪之后,也不得不面臨著一個很尷尬的問題,那便是大雪封路,交通不便。

這個時候的大雪已經有一掌深了,走在路上特別費力。朱平安深一腳淺一腳的在風雪中踏上歸路,忽然想到孫老夫子如今兒女不在身邊,年紀也有些大了,掃雪是件很難搞的事情。于是,朱平安換了一個方向,該往孫老夫子家走去。

去往孫老夫子家也是輕車熟路了,蒙學這么多年來,朱平安沒少去往孫老夫子家請教學問。

孫老夫子家距離李大財主家不遠,走了大約不到十分鐘就到了孫老夫子家。孫老夫子也是家境殷實,土木結構的院子,在村里也算是中等偏上人家。

看過諸多小說的你們或許會有這么一個想法:孫老夫子被朱平安的勤奮好學等等感動,認為此子非池中之物,要將自己的女兒托付給他等等之類的。

呵呵,你們真是想多了,孫老夫子年紀都快六十了,女兒都四十多歲,就連膝下外孫女也早就成家了,只是膝下兒女成家立業都在鎮上。孫老夫子和師母在一起生活,是舉案齊眉的佳話。

孫老夫子家夜不閉戶,可以直接走進去,院子里栽著一叢竹子,給院落增添了幾分詩意。

走進門時,孫老夫子正在整飭自家的竹子。大雪風緊,積雪大風壓彎了竹子,孫老夫子擔心竹子會被折斷,正拿著小掃帚幫著竹子清掃積雪呢。

“恩師。”朱平安進了院子,就對整飭竹子的孫老夫子拱手行禮。

“哦,是平安來了啊。”孫老夫子沒有回頭就知道是朱平安來了,有感而發的孫老夫子一邊整飭竹子一邊問朱平安道,“平安,對這竹子,可是有什么感悟啊?”

對竹子的感悟?

朱平安有些不太明白孫老夫子的意思,看向孫老夫子正在整飭的竹子,風雪壓境,竹子仍倔強著自己的翠綠,自古就有歲寒三友松竹梅的說法,于是開口道:“翠竹傲雪凌霜,不畏風雪,學生自當學習其風骨。”

孫老夫子聞言,放下掃帚,搖了搖頭,“冬竹傲雪凌霜是沒錯,不過大雪飄灑,積雪落在竹子上。有的竹子堅韌不拔,硬抗積雪,怎么也不彎腰,最終會被積雪壓斷。還有一種竹子,它在落雪后會彎曲,靜靜等待風和日麗積雪融化,等到積雪融化,落在地上滋潤了根系,竹子便會茁壯成長,挺拔如初。”

說到這,孫老夫子扭頭看向朱平安,“平安啊,我們要做冬天里的傲雪凌霜的竹子,但是更要做第二種竹子,要能伸能曲,只要守著根就不會偏離本心!留得青山在,才不怕沒柴燒。”

“學生受教了。”朱平安受益良多,深深做了一拱。

孫老夫子擺了擺手,捻須道,“在此一節,吾甚看好汝,再過數月就是童子試,此次科考對汝而言,便是風雪之與翠竹,你可莫要被壓折了。”

原來是孫老夫子擔心這一點,擔心自己在這次科考中發揮不好的話,擔心自己會被失敗打擊的站不起來,于是就借著竹子提點自己。

“請恩師放心,平安曉的了。”朱平安立馬下了保證,免得孫老夫子擔心。

“嗯,這樣吾就放心安矣。”孫老夫子開懷而笑。

“你這老頭子,干嘛還讓平安在風雪中站著,平安快來,嘗嘗師娘新泡的茶。”

師母頭發灰白,卻是收拾得干凈齊整,身上也帶有一股書卷氣。

“呵呵,謝過師母。古有溫酒斬華雄,今日也讓我留一個溫茶掃雪的名頭吧。”朱平安面對師母的時候,要比面對孫老夫子輕松得多,憨笑著拿起院子里的鐵鍬、掃把等工具,熱火朝天的干了起來。

“你這孩子!”師母嗔怪。

孫老夫子捻須一笑,繼續整飭他的竹子。

朱平安一開始掃雪的時候,手抓著掃帚還冷的不行,不過掃了一會后,熱氣便從身上蒸騰了起來,渾身也就熱了起來。如果不是怕感冒,朱平安都想脫了衣服了。

沒用多久,孫老夫子院子里的積雪被朱平安清掃了出來了大片空地,門外也清掃除了一條長長的路。

掃雪煮茶分外香,喝過師母的茶,拜別夫子,朱平安冒著風雪踏上歸程。

朱平安一家原先居住的茅草屋,現在已經變成了青磚紅瓦的兩進兩出的院子,朱父這些年牛車往來鎮上和各村間,賺了不少錢,陳氏也是能持家的母親,賺錢多了,也就將院子重新修建了一下。

“真是的,好好的下什么雪嘛。”院子里陳氏看著漫天大雪,分外不開心。

“呵呵呵,瑞雪兆豐年嘛,好兆頭。”朱父一邊掃雪,一邊憨笑。

“兆你個頭,如果不下雪,咱家牛車一天至少得賺好幾十上百文呢。”陳氏可惜的說。

呵呵呵,母親陳氏和以往一樣,提到錢就兩眼放光。

“呀,彘兒回來了,快點進屋來,烤烤火爐。”母親陳氏眼尖,第一時間看到了冒雪歸來的朱平安,連忙招呼朱平安進屋。

“我幫父親掃雪再進去。”朱平安憨笑。

“別管他,他一身子蠻力正愁沒地使呢。”

陳氏可不管這一套,幾步走過來,拽著朱平安就將他拽到了屋里,拍掉他身上的雪,就將朱平安按在了火爐前。

母親好意,朱平安也沒再推辭,順勢坐下烤手。

“我哥呢?”朱平安沒有看到自家老哥,不由問道。

一提到大哥朱平川,母親陳氏就沒好氣的說,“你走后不久,你大哥就屁顛屁顛的往老張家掃雪去了,真是娶了媳婦忘了娘,他這還沒娶呢,就把我忘到幾角旮旯了。”

大哥朱平川去年剛剛和同村的老張家的閨女訂了婚,因為老張家疼愛閨女,說是養到十八再結婚,算算時間,明年就該結婚了。

“呵呵呵,我娘吃醋了,放心吧,兒子結婚可不會像哥哥這般,兒子掃雪也會帶著母親去。”

“你這沒良心的,你比你哥心還黑,他只是一個人去掃雪,你卻連老娘都想帶去使喚!”

陳氏被朱平安這么一打岔,嘴上怪著,心情卻好了很多。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