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寒門崛起

第四十八章 大伯游學帶妞回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朱郎才盡
一路風平浪靜,沒有熊孩子搗亂,朱平安騎著老黃牛跟朱平俊平平順順回到家。

還沒到家的時候,就看到朱家大門外圍了好多人,擠成一團,對著朱家大院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不少大嬸大娘更是鄙視不已。

朱平安心里一顫,這家里不會是出什么大事了吧。急忙催促老牛趕緊往家里跑,朱平俊也跟著轱轆轆的從人群中擠了進來。

朱家大院真可謂一片狼藉,哭罵聲,吵鬧聲亂成一鍋粥了。母親陳氏還有幾個妯娌難得的站在同一陣線上,安慰在那哭罵不已的大伯母。

“夜晚打起了閃電,又刮起了風,還下起了雨,她柔弱可憐的站在門口,風吹過來將她吹的瑟瑟發抖,雨打過來淋濕了她的衣服,她很無助很可憐很柔弱,她的淚光柔弱中帶傷,我知道,此時此刻,她需要溫暖,于是我給了她幾十文讓她添件衣裳,誰料她卻要以身相報。”大伯站在那,一臉的感慨,真可謂有幾分先天下之憂而憂的風范。

“我呸,這就是你在外面搞破鞋還領回家的原因嗎?”大伯母啐了一口,哭罵不已,恨不得上去咬下大伯一塊肉。

聽到大伯的解釋,朱平安心里就四個字,壯哉大伯!太尼瑪不要臉了。屁的小雨,都一個多月沒下雨了,屁的需要溫暖,這些天晚上還熱的不行呢。

祖父聞言氣的拿著一根棍子滿院子追大伯,祖母在一旁攔著祖父,怕祖父大棍子下去把大伯給打壞了。大伯現在則是一點讀書人的氣度都沒有了,頭發都散亂了,估計是之前被大伯母撓的,像落湯雞一樣捂著頭滿院子狂奔,唯恐老父親的大棍子打壞了自己的臉。

“呦,老爺子輕點,你可別打壞我們大爺。”

院子一個角落靠墻站著一個翹著蘭花指嗑瓜子的年輕女子,長得一般只是會打扮些,擦著粉描著眉,眉宇間帶著風塵氣,穿的衣服也很亮麗而且比一般女人要暴露一些,說話聲音也裝腔作勢,一看就知道不是正經女人。

額,朱平安差不多明白了,感情是大伯去縣里只兩天就帶一個女人回來了。不是說去會朋友游學去了嗎,怎么帶一個明顯不正經的女人回來了。另外你哪來的錢,兩貫也不夠的吧。

“呸!你個水性楊花不要臉的浪貨,誰是你們大爺,那是我男人。”大伯母被這女人給刺激的不輕,連一貫裝的氣派通透也都丟到一邊了,直接化為潑婦了,上前吐了那女人一大口濃痰,就開罵了起來。

那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燈,被大伯母啐了一口后,嗷一嗓子就撲上去要跟大伯母廝打起來。這個時候就看出妯娌的作用了,母親陳氏、小四嬸還有三嬸全都拋棄前嫌過去幫大伯母抓撓那個女的,還抽空下黑腳,不一會,那女的就被母親陳氏、大伯母她們幾個給按到地上一通抓撓,專門對著臉,很快那女的便衣衫凌亂,頭發麻一團,狼狽不堪。

“朱守仁,你來時咋說的,你還是不是個男人!”那女的被撓急眼了,沖著兔子般亂跑的大伯大聲喊。

無濟于事,大伯自己還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呢。

朱平安跟朱平俊幾乎一進院子就被這一幕幕給震驚了,久久不能回神,女人打架好瘋狂。

那邊祖父也逮住機會往大伯身上招呼了兩棍子,心疼祖母呼天喊地。

“爹,爹,你聽我說啊。”大伯躲在祖母身后,狼狽的開口。

父親還有三叔愣在一邊不知道怎么做,倒是小四叔趁機往哪個被大伯母她們按到地上的那個女人身上猛看,趁機過過眼癮。

真是不知道說什么了,朱平安回過神來,從牛背上下來,趕緊去大門呢把大門關上,省的被外人看笑話。至于剩下的,就不是自己著一個熊孩子能做主的了。

院子里吵吵鬧鬧了好久,才漸漸安靜下來。院子里被簡易的弄成了審判大會。祖父坐在椅子上,除了大伯和那個不正經的女人外,其他人都找了凳子椅子的分坐兩邊。大伯還有那個女的,一身狼狽的站在中間。

“孽子,還不跪下!”祖父氣的不住咳嗽。

祖母趕緊伸手幫祖父順順氣,卻被祖父一把推開,生氣的埋怨道,“都是你慣的!”

大伯被祖父一罵,撲通跪下了,原先很干凈的臉現在特別狼狽。

“爹啊,你聽我說,這不是兒子的主意啊。”大伯兀自硬撐著解釋。

“不是你主意,你領家來。”

祖父聞言氣的將手中的大煙袋桿一下子扔向了大伯,大伯眼尖一個閃躲,躲開了,大煙袋桿落在了地上,濺起一陣泥土。大伯要是沒躲過,肯定會被敲一個包。

祖父見大伯躲開,更生氣了,氣的手指都抖起來了,“你說說,你讓你媳婦跟你娘要錢時咋說的,游學,游學,你就這樣游學的!”

大伯那張臉不知道是羞紅的還是剛才跑的急累紅的,總之紅著一張臉硬撐著說,“爹,我也不想啊,我是去縣里找同仁游學,可是,沒想到在一起探討學問后,他對兒子的學問很是佩服,就邀請我去他們家吃酒。當時天空飄著小雨,娟兒穿的單薄在門外伺候,兒子不忍就贈錢讓其添件衣服避寒,誰料想她就像以身相許。兒子的朋友見兒子孤身在外沒人照顧,就,就將娟兒白白贈送了給了兒子,兒子也是百般推脫啊。可是那人硬塞給兒子,還說兒子不拿他當朋友,兒子要是不接受的話,他就跟兒子割袍斷義,他恩師給他講過的考點也不說給兒子聽,兒子推脫不得,兒子也是無奈啊。”

大伯三言兩語就兩個意思,這女人不是我花錢買的,是朋友佩服我的學問硬是要白送的,我也是無奈。

這也太顛倒黑白了吧,朱平安真是無語,你是誰啊,連秀才都不是,人家還白送你一個美姬,還是你百般推脫都推脫不得的。

大伯在說這話的時候,朱平安明顯的看到了那女人嘴角的嘲笑。

“消消火老頭子,沒聽老大說嗎,是人家送的,咱再給人家還回去不就行了嗎。”祖母在一旁替大伯說話。

小四嬸子在一旁輕輕的插了一句嘴,“既然是人家白送的,那大哥走時帶的錢呢?”

母親陳氏給小四嬸遞去贊賞的目光。

“錢自然是有的。”大伯說話底氣不足。

“錢呢。”小四嬸緊抓著不放。

大伯伸手從袖子內摸出了一把錢,放到祖母手中。

呃,總共就十文不到。

祖父本來怒氣就沒消,這下就更大了,忍不住將腳邊的棍子再次拿到手中,祖母見狀,立馬撲過去按住棍子,扭頭對大伯喊,“你這孽子還不快點解釋!”

“兒子,兒子在縣里跟同仁請他恩師吃了一頓飯,花費頗多......”大伯結結巴巴的解釋。

“他大哥,那可是二兩銀子,夠咱家吃小半年的了,一頓飯就吃了了。”母親陳氏唏噓不已。

可是祖母不僅不責罰大伯,反而狠狠的挖了小四嬸和陳氏一眼,讓兩人不要亂說話。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寒門崛起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寒門崛起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寒門崛起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