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貞觀大閑人

第九百五十一章 且釋恩怨

更新時間:2018-04-21  作者:賊眉鼠眼
李素一直認為李泰不算壞人,盡管當初與李治爭奪太子之位時,彼此有過一些暗地里的交鋒,可李泰仍是有底線的,并沒有做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彼此將爭斗的范圍控制在宮闈朝堂之內。

雖然不算壞人,卻也算不得什么好人,李泰骨子的清高傲氣,還有那種高高在上的心態,對貧賤平民沒有敬畏等等,這些都是他的毛病,也是李素看不慣他的原因。

顯然李泰并未意識到這一點,如果說爭太子失敗有很多原因的話,李泰的傲氣便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出身天家,博學多才,篤定自己是未來大唐太子的唯一人選,對百姓的同情心也只是建立在施舍的心態上,這樣的人如果當了皇帝,一定不是好皇帝。

李素的話很不客氣,簡直是赤裸裸的打臉,李泰滿臉通紅,瞪著李素的目光里帶著幾許心虛,似乎他也意識到自己委實說錯了話。

李素嘆道:“自從陛下冊立晉王為太子后,你便以失敗者的姿態怨天尤人,殿下有沒有自省過,其實你根本不適合當儲君,更不適合當大唐下一代的帝王?”

說到這個問題,李泰心中怒氣頓生,冷笑道:“對,我不適合,李治那個毛都沒長齊的娃子適合,他從小性格懦弱,從來不敢與人爭斗,明明應該屬于自己的東西,他也不主動去爭去拿,這樣的人當了國君會把大唐帶上怎樣的境地?若有異國番邦犯我疆境,他難道給敵人割地賠款跪地乞和嗎?”

李素嘆了口氣,道:“看來你對你的親弟弟一點都不了解,李治看似懦弱,實則很有主見,而且骨子里剛毅堅韌,既有君子之風,又有圣君氣象,更重要的是,李治對百姓子民有仁慈和敬畏之心,他若為帝,實為天下百姓之福,這一點,你做不到。”

李泰怒道:“憑什么說我做不到?我也可以仁慈,也可以對百姓敬畏,圣君該做的事,我都能做!”

李素嘆道:“你現在可以這么想,如果有一天你當上了皇帝,天下再無一人能制約你,你還會這么想嗎?沒人逼你去做什么,施仁政,行圣道,全看帝王發自內心的意愿,心中真正懷有‘仁義’二字的人,才能帶給百姓福祉,才有資格成為天下共主,才能令百姓士子歸心,捫心自問一下,你果真心懷仁慈么?看看眼前的這些貧苦百姓,你的憐憫果真是出于真心,而非施舍么?”

李泰仍不服氣,冷冷道:“我若未帝,可以一勞永逸解決他們的貧苦!”

李素搖頭:“不,你解決不了,我知道你想怎么解決,無非是興兵伐鄰,發起征戰,征服異國廣袤無垠的國土,讓百姓們能種更多的地,收獲更多的糧食,對吧?”

李泰哼了一聲,道:“有何不對?”

李素指了指四周的村民,冷笑道:“那么,問題來了,看看這些人,老的老,小的小,青壯差不多都死光了,將來你若欲興師征伐,誰來為你征戰?難道讓這些婦孺老人抄著刀上戰場么?”

李泰爭鋒相對道:“大唐人丁千萬,再過幾年,孩子都長大了,他們便能為我征戰四方。”

“然后呢?打仗總要死人吧?孩子長大成了青壯,接著戰死沙場,再留下一批遺腹子在貧窮中長大,繼續為你征戰,繼續死人,那么,你問問自己,你剛才說能解決他們的貧苦,照你的思路,果真解決了么?年復一年,一代又一代,百姓們永遠是你棋盤上沖鋒陷陣的棋子,世世代代無窮無盡……”李素說著說著,忽然憤怒起來,漲紅了臉喝道:“他們世世代代欠你的啊?生下來就活該為你去拼命,去送死嗎?你算什么東西,要讓這些無辜貧苦的子民為你送命?而且還是一代又一代!你的這種思路,與暴君何異?”

李泰嚇了一跳,見李素憤怒的模樣,李泰嘴唇囁嚅幾下,終究不敢再說什么。

李素神情有些疲憊,長嘆道:“殿下可知去年的東征,咱們大唐一共折損了多少將士么?”

“近十萬!”

“殿下可知,咱們大唐共有多少戶,其中老人多少,婦孺多少,青壯多少?他們有多少人在挨餓受凍,多少人食不果腹衣不蔽體,多少良田因為缺乏人丁耕種而荒蕪,多少村莊因為青壯戰死而成了老人村,寡婦村?”

一連串的問題,令李泰瞠目結舌,訥訥不能言。

李素嘆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想當太子,當皇帝。”

李泰沉默。

李素看著他,笑了笑,道:“想不想知道李治打算如何解決百姓的貧困?”

李泰抬頭盯著他。

“其實這個村莊李治也知道,去年我與他說過此事,他當時第一個念頭和涇陽縣令一樣,每年給村莊賑濟糧食,或者將整個村莊的老人婦孺遷移到另一個村莊去,后來他發現這個辦法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因為天下的貧困,并不止于這一個村莊,若他將來當了皇帝,必須有長遠睿智的目光,廣闊如海的胸襟,仁愛子民如待父母,東征結束后,李治覺得大唐未來至少十年內不能發動大規模的對外征戰,帝王和朝臣的主要精力將由征伐異國改換到民政民生上,鼓勵興商,開墾荒地,減免稅賦徭役,促進民間生育,推行真臘稻種等等……”

李素笑道:“殿下,這是李治未來執政的方向,將來他若為帝,朝堂的主要任務便是大力發展民生,讓百姓逐漸脫離貧困,不求全民皆富,至少大唐社稷的子民們不再挨餓受凍,只要勤勞,每個人都不會餓肚子,李治要做的,便是子民的‘溫飽’二字,如果他在位期間能做好這件事,那么,未來青史上的名聲絕不遜于你父皇,甚至尤有勝之……”

指了指遠處好奇圍觀自己的孩子們,李素嘆道:“這些孩子若在李治的治下,他們長大后不會被朝廷征召為兵,不再過著沙場上朝不保夕的廝殺日子,他們只會拿起農具,唱著歌,下到地里干活,用勤勞換取收獲,娶個婆姨生幾個兒子,多開墾幾畝荒田,多收幾斗糧食,平安喜樂活到兒孫繞膝那一天,最后壽終正寢,了無遺憾地瞑目。”

“殿下,這就是你和李治的本質區別,你心里想的是不斷發起戰爭,征服更多的國土,用一次又一次的勝利來證明你比你父皇強,說到底,你是為證明自己而活著的,可是你偏偏忘了,大唐的百姓子民們經不起你的折騰,你若為帝,將是天下子民之大禍,而李治,則有仁君氣象,他不愿意稱王稱霸,只想本本分分發展內政,休養生息,讓子民過上好日子,實現大唐真正的盛世光景,貞觀已近二十年,期間每年必有征戰,民間人丁糧食損耗巨大,李治要做的是盡力恢復民間的元氣,而你,卻是變本加厲……”

李素盯著他的目光漸漸凌厲起來:“所以,你不能當皇帝,如果你一定要當,我會用盡一切辦法,不擇手段地反對,不是為了李治,而是為了蒼生。”

李泰臉色蒼白,卻努力擠出一絲冷笑:“你在標榜自己的偉大么?”

“我從不覺得自己偉大,只不過,如果當一件事我明明力所能及,卻沒去做,那么,我就是在造孽。”

嘆了口氣,李素道:“回到你的王府里去吧,你應該在書房里皓首窮經,鉆研圣賢經義,或是與士子們流連青樓,吟風誦月,亦或是庭院內舉杯邀月,暢懷生平,你縱然當不了太子,卻也是一生富貴,子子孫孫衣食無憂,殿下,你什么都不缺,不要為了你的權欲而禍害天下百姓,百姓已夠苦了,他們經不起折騰了,放他們一條生路吧。”

李泰垂頭,臉色變幻不停,良久,抬起頭頂著他道:“你今日說什么出城會獵,其實根本就是刻意帶我來看這些人的慘狀,然后跟我說這些大道理?李子正,父皇已冊李治為太子,你們已經贏了,我是怎么想的,對你們來說還重要嗎?你究竟要我怎樣?”

“我只想讓你正確的認識自己,化解你心中的不甘和戾氣,或許,也想讓你放下仇恨,安安心心當你的太平王爺,將來不要做令自己后悔的事,更重要的是,你和李治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我想為李治留住這一份親情,讓你們兄弟不至于反目成仇,同時也為了讓你余生平安,不被新君猜忌,你若放不下仇恨,最終害的是你自己,明白我的話嗎?”

李泰臉色愈發蒼白,卻深深垂下頭,不發一語。

良久,李泰仿佛虛脫般長嘆,神情帶著幾分苦澀和釋然。

“罷了,我已無恨。”

李素笑了:“是非成敗轉頭空,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你若肯放下野心,釋懷恩怨,轉首再望天下,處處皆是怡人風景,人生之苦化作人生之樂,此生不亦樂乎,殿下,這是大智慧。”

李泰神情蕭瑟,低聲黯然道:“我已不恨他,他會不會恨我?我這一生果真能平安富貴到老嗎?”

李素肅然道:“一定會的,因為我還在朝堂。”

李泰遲疑地看著他:“李素,你我之間這些年恩怨糾纏,嚴格說來,你我是敵非友,你為何幫我?”

李素笑道:“你把我當成敵人,但我卻從未將你當成敵人,我說過,咱們是朋友。”

一行人回了長安城,會獵自然放棄了。李素和李泰都清楚,今日所謂的“會獵”根本就是個借口,李素真正的目的是給李泰上課,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為的是化解李泰的仇恨。

回到長安城,李泰與李素作別,神情依舊低落,顯然他的心中仍然有芥蒂,不過李素相信過不了多久他會想通的,如果還想不通,李素也仁至義盡了。

看著李泰蕭瑟落寞的龐大背影,李素嘴角一勾,不知為何,看著他的背影竟然平添了幾許詩意。

這個三百多斤的胖子比煙花更寂寞……從體積上來說,或許不止是煙花,而是禮炮。

回到太平村已是夜幕降臨,李素回家逗弄女兒一會兒,便支撐不住睡下了,今日奔波一百多里,實在累得不行,當然,收獲不小,至少化解一段刻骨銘心的仇恨,不得不說,這種感覺挺好了,冥冥中仿佛給自己又積下了一樁功德福報。

第二天一早,李素仍在大睡,許明珠卻出現在他榻前,小心翼翼地推了推他。

“夫君,夫君醒醒……”

李素眼都沒睜,伸手一摟,在許明珠的驚叫聲中,將她摟進懷里。

“夫人叫醒我是想做一套夫妻早操嗎?來吧,花開堪折直須折,不要因為我是嬌花而憐惜我,用力……”

“夫君莫鬧!夫君……”許明珠又羞又氣,不停掙扎。

李素仍閉著眼,手卻摟得緊緊的:“夫人不要亂動,知道懂事的女人會怎么做嗎?她會一聲不吭坐上來自己動……”

“夫君,有正經事,莫鬧了,大白天的讓下人看見,妾身要不要做人了?”許明珠羞惱道。

李素終于睜開眼了:“大早上的,哪來的正經事?此時此刻應該不正經才對……”

許明珠氣得捶了他一記,道:“有客人來了!就在門外等著夫君見呢。”

“老薛比我懂套路,不管什么客人,沒帶禮品的一律不見,就說我馬上風了……”嘴里說著話,李素手卻不閑著,只管上下而摸索。

許明珠一邊推拒著他的魔掌,一邊道:“聽說是倭國來的客人,只有一位,名叫道昭,是個僧人,夫君還是見一見吧,莫得罪了佛家弟子,佛祖怪罪會折福的。”

李素的手頓時一頓,眉頭皺了起來:“這家伙又來干什么?回到長安后我已跟他委婉地暗示過,以后大家相見不如懷念了呀……”

許明珠好奇道:“夫君如何委婉暗示的?”

“我說除了你的葬禮,以后我都不想看見你,滾。”

許明珠:“…………”

“哈哈,開個玩笑,不過這位僧人可不是一般的佛家弟子,在新羅時我便看出來了,這家伙很會搞事情,上躥下跳得歡快,說實話,我真不太想見他,神煩。”

“夫君的意思,這位僧人來者不善?”

李素笑了:“大唐境內,他怎敢‘不善’?他這分明是獨闖龍潭虎穴呀。”

許明珠嗔道:“夫君把咱家當什么了,哪里像龍潭虎穴?莫胡說了,終歸來者是客,夫君還是見一見吧,若實在不喜,草草說幾句話打發他走便是。”

李素嘆了口氣,只好起身,許明珠細心為他穿戴衣裳,穿戴整齊后,又召來丫鬟端來溫水,李素慢吞吞的刷牙洗臉,收拾得干干凈凈這才晃悠著走出內院。

不甘不愿走進前堂,李素吩咐下人將那位倭國僧人道昭請進來。

道昭走進前堂時態度很恭敬,一直垂著頭,邁著小心翼翼的碎步,廊下脫了木屐后,只著足衣上堂,頭也沒抬便朝李素長長一禮:“大和國僧人道昭,拜見大唐上國李縣公足下。”

李素淡淡嗯了一聲,也不回禮,卻直起身子朝道昭的身后張望半天,良久,李素不悅地道:“你空著手來的?”

道昭愕然:“啊?這個,不,不能……空著手嗎?”

李素正色道:“當然不能空著手,太失禮了,非常影響賓主會面的心情,破壞友好和諧的聊天氣氛,哎呀,太失禮了,來人,送客送客,這次我原諒你了,回去準備準備,下次再來。”

道昭傻眼,不敢置信地看著李素。

連和尚都要搜刮,大唐上國權貴的底線委實深不可測……

李素說走就走,馬上站起身,這下連堂外站著的丫鬟下人們都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家主這吃相……是不是略嫌難看了點兒?前天剛學到一個成語叫“無地自容”,應該便是大家此刻的心情吧。

李素一點也不覺得無地自容,在這個家里,他就是王者,王者的必備素質除了心黑,還要臉皮厚。

起身走了兩步,李素忽然轉回來,露出如沐春風的微笑:“哎呀,跟你鬧著玩的,高僧莫當真,做人吶,最重要的是開心,你開不開心呀?”

道昭:“…………”

李素笑著笑著,忽然把臉一板,正色道:“但是,空手登門確實是失禮的,這個,我不跟你鬧著玩,下次注意。”

道昭:“…………”

這位大唐權貴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癥?

心里好慌怎么辦?完全不知道該用什么態度跟他聊天了……

重新回到主位坐下,李素淡淡道:“好了,寒暄已畢,賓主的氣氛漸漸融洽起來了。”

道昭:“…………”

剛才那一頓亂拳差點讓他哭出來,大唐管這種聊天方式叫“寒暄”?還“漸漸融洽”?

兩國文化的差異有那么大嗎?


在搜索引擎輸入 貞觀大閑人 無線電子書 或者 "貞觀大閑人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貞觀大閑人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