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貞觀大閑人

第九百四十四章 設宴游園

更新時間:2018-03-25  作者:賊眉鼠眼
芙蓉園門外車來車往,長安城有名有姓的權貴基本都來了。

從高句麗出征回長安后,李素明顯感到自己的地位似乎猛的一下拔高了許多,其中的原因很多,也許是因為自己在高句麗確實打了一場漂亮仗,將這個大唐的宿敵的都城攻破了,也許是因為李世民給自己封的官職,讓許多權貴敏感地察覺到李素將來的地位不凡,也許是因為長安城里的權貴們大多都聽到了風聲,晉王被冊封太子已是毫無懸念之事,作為晉王的知交好友,又是從龍舊臣,李素將來執掌的權力必然不小。

種種原因歸結在一起,李素這個年紀僅僅只有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終于在長安城成百上千的權貴中脫穎而出,展露崢嶸頭角。

李素不得不無奈的承認,自己果然紅了。

俗話說,人紅是非多,又有俗話說,人怕出名豬怕壯,還有俗話說,木秀于林,風必摧之……

看看,這么多的俗話描述人紅了以后的后果,沒一句好話。

所以李素此刻對自己的命運有了深深的擔憂。

“辭官告老行不行?”李素摸著下巴喃喃自語:“努力一點,長出一大把胡子,顯得老態龍鐘只剩一口氣的樣子,慢慢爬到太極殿去,陛下不批都不行,怕被朝臣罵他虐待殘疾老人……”

“陛下直接下旨把你剁了豈不是更好?”

一道熟悉的聲音突兀地傳來。

李素嚇了一跳,扭頭望去,卻見程咬金騎在馬上,一臉鄙夷地看著他。

“啊,小子拜見程伯伯……”李素急忙見禮。

“拜個屁,等老夫死了,到我墳頭上拜去!”程咬金很不領情,翻身下了馬。

李素訕笑著伸手扶他下馬,卻被程咬金推開。

下馬后,程咬金首先朝李道正打招呼,二話不說勾住李道正的肩,二人說說笑笑,將李素晾在一旁。

聊了半天,程咬金才扭過頭看著李素,道:“生女娃也擺宴席包園子,子正真是與別的權貴全然不同,哈哈。若等某天你生了個兒子,豈不是要將整個長安城包下來慶賀?”

李素干笑道:“生兒子就沒那么客氣了,簡簡單單在家里擺幾桌便可,女兒要富養,兒子要窮養,將來才能成才。”

程咬金驚奇道:“女兒富養,兒子窮養,咦?這是個什么說法?詳細說來聽聽。”

“女兒養在深閨,但不能少了見識,所以從小到大,但凡吃穿用物,盡量給她最好的,滿足她的需求,讓她有了豐富的見識和閱歷,這樣等她長大后,才不會因為好奇或是物質的缺少,而被那些富家子弟輕易勾搭走,但兒子就不一樣了,男人天生便比女人多擔許多責任,所以必須從小要教他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的道理,讓他知道人世間的種種不易,體察到民間各種疾苦,受過苦的人,才能知道受苦的可怕,才會立志改變現狀,或是改變那些受苦的人的現狀。”

程咬金將李素的話仔細咂摸半晌,贊許地點頭笑道:“是這么個道理,子正大才,常有振聾發聵之辭,老夫算是領教了,不錯,回頭子正將這些話全都抄下來給老夫,老夫刪刪改改之后貼到臥房內,就當是程家的家訓了。”

李素臉有點黑。

你就這么把人家的東西堂而皇之的拿回家當成自己的,不覺得羞愧嗎?版權費多少要給點吧?

一想到這人是程咬金,李素馬上釋然了。

程咬金不一樣,不要臉不講道理就是他的金字招牌,理論上他巧取豪奪任何東西都是非常符合邏輯的。

拍了拍李素的肩,程咬金湊在他耳邊悄悄道:“當了大官兒了,怎么樣,老夫當初揣度陛下的意思分毫不差吧?”

李素露出了然的微笑,朝程咬金比劃了一下大拇指:“程伯伯老奸巨猾,……咳,老而彌堅,小子佩服。”

程咬金笑道:“不用改口,老奸巨猾這個詞兒也不錯,老夫不挑揀,倒是你,眼看這幾年你李家要飛黃騰達了,在尚書省多熬練幾年,將來必然位極人臣,爵位有了,高官有了,家里沒個繼承家業和爵位的兒子可不成,再如何疼愛女兒,兒子還是要生的……”

說著程咬金神神秘秘從懷里掏出一張泛黃的小紙片,遞給李素:“拿著,老夫從孫老神仙那里給你尋摸的,專生兒子的秘方,孫老神仙不是凡人,他弄出來的方子應該信得過,你拿回家試試,就等著你李家開枝散葉,從此與程家守望相助。”

李素臉色愈發黑了。

這秘方能信嗎?孫思邈是不是煉丹煉糊涂了?他自己至今還沒煉出得道成仙的仙丹,憑什么相信他有辦法決定人家生男還是生女?

“呃,程伯伯,這秘方……管用嗎?”李素遲疑地道。

程咬金果斷地道:“當然管用。”

“您用過?”

“老夫這把年紀了,再說家里已經有了六個不爭氣的小子,哪里需要用它?不過這秘方確是孫老神仙給老夫的。”

“您已有六個兒子了,孫老神仙為何還送您生子秘方?”

程咬金嘖了一聲,不滿道:“老夫這不是為你求的嗎?聽說你婆姨給你生了個女兒,老夫就急了,似你這般靈醒的娃子,長得也俊俏,白白凈凈的,人也聰明,這么好的種,正應該多播撒出去,多生些男娃來繼承,光生女兒可就麻煩了,所以老夫特意為了你去找了孫老神仙,開始時孫老神仙還不愿給,后來老夫急了,舉起他煉丹的破爐子,威脅要砸了它,老神仙這才歡快的把秘方給了老夫……”

李素感動極了,——孫老神仙前世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呃,多謝程伯伯掛念小子,小子回去就試試。”李素急忙道謝。

程咬金哈哈笑道:“對,回去就試,多生男娃,你和婆姨還年輕,生七八個不成問題,再說你有這么大的本事,將來為大唐立的功勞更多,陛下無法封賞你了,還可以封賞你的兒子們,到時候李家滿門的公啊侯啊,帶出去長安城遛一圈,哈,多威風!”

李素腦海里馬上浮現老公爺牽著一群小侯小伯兒子滿大街得意洋洋招搖過市的畫面……

不行了,太辣眼睛。

李素立馬做了一個決定,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這張秘方燒了。

程咬金心滿意足地進了園子,李素仍站在門口接待應邀而來的文臣武將們。

上午時分,賓客們幾乎到齊了,眾人齊聚芙蓉園內的紫云樓,李素宣布開宴,紫云樓內頓時觥籌交錯,賓客喧嘩,臨時從李治府上借來的歌舞伎和樂工班子也開始表演起來,樓內一片歡騰。

許明珠抱著女兒在樓上與權貴家的女眷們聚在一起,樓下則由李素一人招呼。

不記得自己喝了多少杯,不記得給那些叔叔伯伯們行了多少禮,李素只覺得頭暈目眩,而且腰酸背痛。

酒宴很熱鬧,散得也快,沒過多久,賓客們便自動三三兩兩聚作一堆,各自的小圈子馬上顯露出來。

依舊是文臣一堆,武將一堆,皇子們一堆,大家各自聚在一起,然后成群結隊離開紫云樓,在偌大的芙蓉園里游園,泛舟。

直到這時,李素才算是忙完了接待工作,揉著發疼的太陽穴,打算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一只手忽然拽住了李素的胳膊,李素扭頭,原來是李治。

今日李治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神情有些傷感索然。

李素奇道:“晉王殿下,你怎么了?”

李治搖搖頭:“子正兄無事了吧?可否陪治走一走?”

“好。”

大好春光,芙蓉園里風景宜人,草長鶯飛萬物復蘇之季,此情此景,正應與心愛的女子并肩而行,尋幽踏春,可李素卻和一個男人走在一起,感覺有點怪怪的。

“臣觀殿下氣色不佳,是否有心事?”李素緩緩問道。

李治嘆道:“這幾日我一直在太極宮里,陪在父皇的身旁……”

李素頓時明白李治心情不好的原因了。

“陛下他……身子可好些了?”李素試探問道。

李治搖頭:“不見好,太醫署的太醫們輪番診治,都說陛下積憂成疾,氣血滯塞,東征時故而憂憤過度,逆血傷肝,已傷及根本,恐不易愈。”

李素沉默許久,道:“藥醫不死病,佛渡有緣人,殿下勸諫陛下多歇息,養護好身體,許多國事你可代你父皇處置,這大半年你奉旨監國,做得可圈可點,陛下對你必然放心的。”

李治搖頭道:“我惟愿父皇趕緊好起來,哪怕我不當太子也行,自母后薨逝,父皇將我和小兕子親自帶在身邊撫育,別的皇子對父皇的孝順或許是虛情假意,但我對父皇的孝順之心卻是天日可鑒,皇位也好,名祿也好,在我眼里,都不及父皇身子康健重要。”

眼眶漸漸泛紅,李治哽咽道:“有時候其實我也盼著當太子,可是我從來沒想過父皇這么早離我而去,我希望的是父皇永遠照顧我和小兕子,永遠陪在我身邊,父皇永遠是皇帝,庇護著我和小兕子,父皇永遠不會老,而我,永遠長不大,父子就這樣活一輩子,挺好的……”

李素黯然嘆道:“生老病死,豈能盡如人愿?殿下,如果注定無法改變的事情,你要學會接受它。”

李治泣道:“我知世間生老病死的規律,可我實在無法接受父皇的離開,我自小喪母,父皇若也離開我了,我從此便是孤兒了,那時我該怎么辦?誰還能像父皇那樣呵護我,疼愛我?”

李素嘆道:“殿下,你是男人,終歸要長大的,既然是男人,就不應該想著誰來呵護你疼愛你,男人長大后不需要呵護了,他應該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如責任和擔當,尤其是你,殿下,你馬上就要當太子了,也就是說,大唐未來的皇帝也是你,你身負整個天下的生死,若是還存著誰來呵護你疼愛你的念頭,我勸殿下不如放棄當太子,莫害了天下人。”

李治使勁抽了抽鼻子,道:“子正兄金玉良言,治記住了。”

李素神情嚴肅道:“還有,我勸殿下最好快點振作起來,此時殿下正是傷懷之時,按說我不應該說煞風景的話,但我必須要說,雖然你如今離東宮太子的位置只差一步了,不過這個關鍵的時刻,你尤其要打起精神,千萬不可有半點疏忽,半點錯漏,否則便是功敗垂成的下場,尤其是魏王,你要密切注意他的舉動,這個關鍵的時刻,絕不能容許他上竄下跳,破壞咱們的大事,明白嗎?傷懷的情緒馬上收起來!”

李治狠狠擦了把眼淚,朝李素長揖一禮:“多謝子正兄提點,治受教了。”

李素盯著他的臉,良久,忽然露出一絲微笑:“不出意外的話,過不了多久,陛下正式冊封你為大唐太子的旨意將會頒行天下,殿下,當初我答應全力輔佐你當上太子,這句話,我做到了,臣提前為殿下賀。”

李治深深地看著他,長長行了一禮:“治有今日之榮光,皆子正兄所賜,治多謝子正兄,此生我必不負你。”

李素笑了笑。

他相信李治此刻說的話一定是真誠的,是他的心里話,可誰都不敢保證將來李治當了皇帝后,心思會不會有變化,且記住今日這句真誠的話吧,若能兌現,必是一段千古佳話,若不能兌現,也是人生路上一次無可奈何的擦肩而過。

太極宮,甘露殿。

李世民的病情最近幾日有些反復,時好時壞。身子好一點的時候,李世民能自己走動,在宦官的攙扶下,勉強能在太極宮的各個殿宇之間走個來回,若病情惡劣之時,便只能躺在床榻上,有氣無力的嘆著氣,感受著那種氣都喘不上來的極度的虛弱感。

今日李世民的精神還算不錯,大早起來后,李世民甚至能自己端著碗,喝了一小碗米粥,然后宦官攙扶著他走出殿外,圍著甘露殿轉了兩圈,活動一下手腳。

活動過后,李世民便有些疲乏了,命人在大殿外的廊下置了一張軟榻,李世民半躺在軟榻上,感受著春日和煦溫暖的陽光直射在身上,久違的舒服的感覺又回到了身體里。

李世民半瞇著眼,不知是快睡著了還是在思考著什么。

常涂雙手垂立,恭敬地站在李世民身后,兩個生命捆綁在一起的人,靜靜地享受這有生之年難得的悠閑和愜意。

或許因為李世民心情不錯的原因,常涂今日的心情似乎也不錯,陽光照射在他那張木然的臉上,平日陰森的臉龐看起來竟有幾分溫暖柔和的味道。

不知過了多久,李世民忽然打破了沉默。

“常涂,說說長安城最近的新鮮事給朕聽……”

常涂恭敬地問道:“不知陛下想聽什么?”

李世民仍舊半瞇著眼,語氣虛弱無力:“隨便什么,情當是添點動靜了。”

常涂想了想,道:“陛下,今日涇陽縣公李素在城中大宴賓客,借了您賜給晉王殿下的芙蓉園,長安城大部分朝臣權貴都去了。”

李世民眉梢挑了挑:“哦?無端端的,他為何大宴賓客?”

“陛下難道忘了?李縣公當初還在高句麗戰場上奉旨斷后時,他家夫人便已為他誕下一女,據說李縣公回到長安后,對這個新出生的女兒寶貝得不行,今日包下芙蓉園便是為女兒慶賀。”

李世民呆了一下,接著失笑:“為了女兒大肆慶賀,這種事也只有李素才干得出,這個人……似乎永遠都是那么的特別。”

常涂嘴角勾了一下,算是笑過。

隨即李世民不出聲了,目光呆滯地望著殿外的宮樓殿宇,不知在想著什么。

良久,李世民忽然問道:“長安城所有的朝臣權貴都應邀去了芙蓉園?”

“是。”

李世民臉色平靜,淡淡地哦了一聲。

又過了很久,李世民問道:“常涂,你說朕若立晉王治為太子,可否?”

常涂急忙道:“此為陛下圣心裁斷,奴婢不敢插言。”

李世民笑道:“你我性命相系,與旁人不一樣,隨便說說便罷。”

常涂仍不停搖頭,連道不敢,李世民問了半天,關于東宮太子的話題,常涂終究是一個字都不肯說。

李世民失望滴嘆了口氣:“天下人都不敢與朕議論東宮之事,可是,這件事遲早要解決的啊……”

頓了頓,李世民忽然又道:“若立晉王為太子,將來朕死之后,晉王登基,李素……在朝堂是個什么位置?”

常涂不得不答話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李世民皺眉:“朕任他為尚書省右丞,是希望他將來能當宰相,用心輔佐新君,但是若授予權柄過大,朝堂權力失了平衡,終歸是禍患。”

常涂微驚,飛快掃了李世民一眼,然后很快垂下頭去。

李世民又嘆道:“晉王治是個好孩子,可他的性子還是弱了些,有了李素的輔佐,或許能彌補他性格里懦弱的一面,然而晉王與李素的交情太深厚,將來各為君臣后,晉王不知會將李素恩寵到什么地步,臣權失衡,終非好事……”

聽著李世民的喃喃自語,常涂一直垂著頭沒說話。

常涂是個聰明人,他永遠很清醒的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該說話,什么時候懂得閉嘴。

李世民自語半晌,似乎有些困頓了,眼睛闔了起來,仿佛睡著了一般。

良久,李世民忽然又睜開了眼,問道:“數年前李素不是在長安城培植了一股見不得人的勢力么?如今那股勢力怎樣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貞觀大閑人 無線電子書 或者 "貞觀大閑人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貞觀大閑人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