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原始戰記

第八四四章 不用大驚小怪

更新時間:2016-10-23  作者:陳詞懶調
時間在流逝,有些火團熄滅,有些火團移向更遠的地方。

邵玄的視線凝聚到一處,那處的情形被瞬間放大。

一雙蒼老的手,拂過雨后的地面,捧起一團泥土,掌上冒出的白色火焰中,那團泥土滾動著,越來越小,也越來越結實,最后形成一個類似蛋的形態,成為一顆石頭。

周圍如云似霧,邵玄看不清他的樣子,卻認得那顆石頭。

但是,在那顆石頭形成之后,白色的火焰漸漸消失,人影也變得模糊,最后歸于一片云霧之中。那顆石頭閃動著白色的光芒,并不與其他火種一起,而是隱在一片云霧之后,仿佛躲在后面的最神秘的星辰。

這就是易祥所說的過去。邵玄想看看未來,但身體的疲憊已經很清晰,維持不住這種狀態。

來日方長。

漸漸從其中脫離,邵玄感覺到意識在慢慢回攏,神經傳遞著身周的感覺,冰涼的寒意讓邵玄想起,他還在這片冰雪大陸之中。

睜開眼,手中還握著那條編織的金色草繩,四周還是一片白色,但不同的是,已經覆蓋了厚厚的一層雪,不再是燃燒過后的白灰。

除了邵玄身邊的這一塊,四周的雪層已經過膝。

一聲鷹鳴從不遠處的冰川上響起,叼著一條魚的喳喳降落到邵玄面前。

“等很久了?”邵玄看著眼前的鷹,想到在那個精神意識世界里看到的那段關于鷹山的情形,抬手拍了拍它湊過來的頭,朝冰川大陸邊緣走過去。

邵玄知道,每一次進入那個精神意識世界,明明感覺只有很短的時間,但現實世界卻過了很久。剛來到這里的時候,因為那些追殺的獸群,喳喳身上雖然沒什么大傷,但小傷還是有不少的,可現在,那些傷口已經完全看不見,新的傷口應當是最近捕獵的時候造成的。

易祥帶來的那些傀儡獸的殘骸,早就被雪層覆蓋,被新生成的冰架凍結。

原本崩毀的冰架,再次鋪滿陸地邊緣,沒以前那么高,但是邵玄相信,隨著時間過去,冰架會再次恢復以前的樣子。

現在的冰架沒有離海面數百米那么高的地方,但厚厚的冰層足以承受住喳喳在上面行走,重量更輕的邵玄就更不必提。

“該回去了。”

周圍依然很安靜,冰雪仿佛拒絕著一切生命。但是,在退出意識世界時,邵玄看到過一些短暫的畫面,他知道,如果那些就是未來,那么,這片冰川大陸,很快會熱鬧起來。

回頭看了一眼這片白茫茫冰地,邵玄躍上鷹背,“走吧!”

天空不是剛來時候陰沉沉的樣子,陽光透過并不嚴實的云層照射下來,鍍上一層暖光的冰山看上去不再那么冷。

在邵玄離開后,冰封的雪白世界依舊,晝夜交替。某一天,一直安靜的雪地上,一個身影從雪層之下鉆出,背黑腹白,帶蹼的腳掌踩在雪地上,直立著身體,一晃一晃地走動,茫然地看著眼前的冰雪世界。

在它之后,接連一些相似的身影從雪層下出來,成群結隊,搖晃著朝海邊過去,動作笨拙地跳入水中,有些被同伴撞倒在地,直接從雪地上滑入海水。在水中時,它們鰭狀的前肢如槳,靈敏地游動,捕獵,似乎很興奮。

但沒多久,一只只躍入水中的身影就爭先恐后往岸上爬,有些動作太急不僅沒能爬上去,反而往下跌滑好幾次,很是狼狽。

離岸上不遠處,冒出一個略圓的頭,黑中帶白,垂直升出水面,并慢慢旋轉著,眼睛好奇地盯著周圍,尤其是爬上岸的那些身影,盯了好幾眼,隨后又慢慢地降回海中。

咔咔咔——

沉悶的冰雪板塊破裂的聲音響起,一處冰架裂開大縫,裂口越來越大,水面的眾多浮冰大幅晃動著,從高處看過去,會發現,下方有一個龐大的黑影正在朝水面靠近。

嘭嗤——

強大的氣流在海面推起高高的水柱。

看不見的角落里,還有許多正在蘇醒的生命。

這片人跡罕至,曾經幾乎沒有生命的冰封之地,終究迎來了熱鬧的一天。

另一邊,喳喳沿著來時的路線往回飛,不過沒有一直朝著沙漠那邊,而是在中途轉向。

這里離那片冰寒之地已經很遠,入眼的卻全是白雪覆蓋的高高的山峰,給人冰涼的感覺,風如冷刀颼颼直刮。

“這邊你走過?”邵玄問。

按照腦中拼接的大致地圖,往這邊的確能飛往部落,只是,要經過兇獸生活的山林。

以往都是從部落進入山林,但現在,是直接翻越陌生的山脈。高聳的參差不齊的山峰上,有幾只體型龐大的飛動的身影,那是與喳喳一樣的山峰巨鷹,除去喳喳這個特例,大多數山峰巨鷹都喜歡這樣蓋著冰雪的高峰山地,再往前飛,邵玄還看到了高山上的冰原和冰川,與鷹山那里的環境倒有幾分相似,就是不知道這條山脈是否與那里相連。這條山脈實在是太長太大,無法看清兩側的盡頭到底在哪里。

融化的雪水同山上冒出的泉水匯合,流經深不可測的峽谷,再同其他方向過來的水流,一起流向一條大河。

這條河……就是部落前的那條河?

這里就是河流的源頭?

當年的無邊大河又是怎么回事?

也不對,邵玄當年在渡河的時候就有感覺,看似無邊的大河,應當并不像看起來那么寬。只是當年實力有限,看不出里面的玄奧。

世界的秘密還是有很多的,只是需要去發現。就如很久很久以前,火種剛出現的時候,如果沒有第一個掌握火種的人,火仍舊是一個令所有生命畏懼的存在。

沿著這條河流往前飛的途中,邵玄見到過許多從未見到的景象,以前只是從部落出發,進入山林狩獵,范圍也有限,最遠的也只是去鷹山。可這次,是從大陸板塊的另一處,從另一條路線回去,所見所感也與以前不同。

“當年你就是從回部落那里,繞過沙漠,從這邊飛去鷹山的?”邵玄問道。

當年邵玄去另一塊大陸的時候,喳喳留在部落,那段時間,喳喳曾離開部落飛去回部落那里,找了同伴一起前往鷹山。

“噍——”喳喳應了一聲,意思是邵玄猜對了。

就算從未飛過的路線,山峰巨鷹對于那塊信仰之地也有天生的直覺,腦子里似乎有個指針在告訴它們該往哪里飛。所以,不管在世界上的什么地方生活,成長到一定階段的山峰巨鷹都能找到鷹山的位置,那是一種天性,也是一種植入骨子里的信仰,即便它們從未真正見過自己“先祖”長什么樣。

回去部落的途中,邵玄在山林里狩獵的時候,時常會看著山林里的各種兇獸,想起意識世界中看到的遙遠過去的景象。

那場天火對世界的改變真的很大,人的崛起,也是人自己抓住了這個機遇。否則,就算能熬過熾燒,就算能躲過天火,依舊被擠在食物鏈的底端。世界總是殘酷的,沒有強大的實力,只有被獵捕的份。

飛飛停停,終于見到熟悉的狩獵地時,邵玄的心情也開始輕松起來。

第一次拿著石刀走進山林的時候,邵玄就意識到,自己真的來到這個世界,回不去了。在炎角的這么多年,從一開始的無所謂,到如今真正將炎角當成自己的一份責任,個中滋味,也只有邵玄自己知道,畢竟,在每個炎角人的眼里,邵玄還是那個從伏牛洞走出來的人。

炎角的地界終于出現在視野中。

下方,是撒腳丫子一邊跑一邊興奮嚷嚷的巡邏隊。

前面,巫和首領早就帶著人等在那里。

炎河交易區內。

貝覓正帶著人看新買的院子,他們來到這里后,貝覓就拍板決定在炎角的這個交易區買個大院子,派一些人長期留在這里收購寶石等另一塊大陸稀有的東西。

正說著,突然聽到河對岸炎角部落那邊爆發出歡呼聲,聲音實在太大,就算是喧鬧的交易區也能聽到。

號角聲在響,交易區內炎角的人跑動匆忙。

“怎么了?”

“發生什么事?!”

一臉茫然的新來的遠行者們,趕緊向其他人打聽。

而一些熟悉炎角的老人們,只在一開始的詫異之后就淡定了,對于湊過來詢問的遠行者,他們指了指河對岸的炎角部落那邊,“應該是炎角那個不知道跑哪里去的大長老,又回來了。”然后給對方一個“常有的事,不用大驚小怪”的眼神。

環繞交易區挖的人工河道旁,小翼龍往水中扔下一條魚,抬頭看了河對岸嘰嘰喳喳的枯葉鳥,展翅飛起。從河道上飛過的時候,同往常一樣往水面叫了幾聲。

幾條已經比人都長的梭形的身影躍出水面,長著大骨鱗的身體在空中旋轉著,劃過一道弧線,又鉆入水中。


在搜索引擎輸入 原始戰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原始戰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原始戰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