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原始戰記

第八四二章 遙遠的過去

更新時間:2016-10-23  作者:陳詞懶調
就在邵玄疑惑,打算趁勝追擊滅掉這個危險時,一條巨大的裂縫出現在易祥前方,冰架上僅剩的一片還算完好的冰層,脫離大陸,隨著海水飄離,不斷有冰塊從易祥站立的那片冰層上脫離,冰層越來越小,越來越薄,它在迅速裂解,頃刻間,能穩穩承受住一只巨型海獸重量的冰層,變得負載一個身形單薄的人都不能。

冰層已經縮減至只有易祥腳下的一塊,冰塊的浮力已經無法繼續托住他。

“那個世界,并不僅僅只是意識的世界,它連通著過去……與未來。你,可曾見過?”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易祥就已經開始往下沉,幾乎在最后一個字說完的時候,完全沉入海水中。

邵玄在易祥沉入海中的時候,已經感覺不到他的存在,一絲一毫火種的力量也無,簡直就像完全消失一樣。除非鉆入海中去尋找,否則,不管易祥是死是活,都找不到人。

有海獸傀儡,但這些海獸畢竟只是死物,沒有自己的意識,視覺嗅覺全部都沒有,用來找人是不行的。

再次感知了一番,仍舊沒有發現易祥的蹤跡,無處追擊。

逃命的本事倒是驚人。邵玄心道。

不過,邵玄也感覺到自己的體力透支嚴重,精神上十分疲憊,腦子里像是有巨獸在蹦踏一樣,陣陣發疼。繼續追查易祥的蹤跡,恐怕會讓自身的情況更差,控制數量龐大的傀儡,邵玄沒易祥熟練,一個不注意就會受到反噬之苦,邵玄可不想在這里被反噬。

不再耗費力量去控制那些巨獸,邵玄打算歇息一下,然而,他很快就發現,那些他不再去控制的巨獸們,出現狀況了。

被控制的那些巨獸身上,從骨頭里,往外燃燒起白色的火焰,堅韌的冰晶難以刺穿的獸皮、獸肉,刀斧難以砍斷的骨頭等等一切,全部在眨眼之間灰飛煙滅。

山一般的巨獸,就在邵玄眼前,在白色的火焰之中燒成灰。

從各處過來的,原本黑壓壓的一片獸群,全部被燒成白灰,只剩下易祥奴役過的那些獸尸還在地上躺著,并無變化。

到底怎么一回事,邵玄暫時想不明白,唯一能確定的一點就是,他奴役過的那些獸尸,全部自燃,在白色火焰中燃燒成白灰。

經過獸群拼斗的地面早已經沒了雪層,只有一些零星的冰分部在各處,地面大塊大塊露出原本的土色,但現在,獸群燃燒之后,地面再次覆上一層白色。

邵玄原本踩著的那只巨獸,同樣化為白灰,連最堅硬的牙齒和爪子也難逃此難。

放眼望去,全是白。

看到什么,邵玄一步步過去,踩著這層燃燒過后的白灰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聽起來與雪竟有幾分相似,只是沒有那般寒冷。

走到一處,邵玄看著那處地面的凸起,抬手拂去上面覆蓋的一層白灰。

這是一塊冰,應當是在冰山崩塌時分裂下來的一塊,幸運的是,這塊并沒有被巨獸踩踏,又因為周圍寒冷的溫度,沒有融化,得以保留下來。

吸引邵玄注意里的,是這塊冰里的東西。

一團草。

一團不知道被冰封在這里多久的草。

草團西瓜大小,通體金黃,雜亂地團在一起,邵玄甚至能透過冰,看到草繩上細小的毫無秩序伸出的纖維。

還能在這團草上找到一些斷口,斷口并不齊,不是鋒利的刀刃所削斷,更像是被咬斷的。

邵玄將手貼在冰上,冰塊漸漸融化,露出里面冰封著的草團。

若是尋常草團,恐怕早就毀損了,但這團草,卻依舊保持著被冰封時的樣子,邵玄拿起草團時,手指傳來奇異的觸感,稍稍用力也未能拉斷。

邵玄從未見過這樣的草,或許它還存在于某個不為人知的地方,又或許,早已滅絕。

這團草中,由數根草組成,團得稍緊,邵玄費了些工夫才將它解開,然后又將這幾根草,編成一條草繩。

當邵玄看到這根草繩時候,腦子里不斷回蕩的,卻是易祥在消失前所說的話。

并不僅僅是精神意識的世界,還連通了過去和未來?

過去在哪里?未來又是怎樣?

雖不明白易祥在消失前說的這句話究竟意圖為何,但邵玄還是不自覺地去想。他總覺得,若是真能看到過去和未來,自己應該能發現什么。

頭一低,看到手上已經編完的草繩,無聲笑了笑,直接坐在地上,打起繩結來。

周圍的一切似乎在漸漸遠去,身周不再是白色,而是被黑暗取代,完全的黑暗之后,邵玄又看到了許多閃亮的光點,如夜空的群星。這是屬于精神意識的世界。

那些光點是什么,邵玄不知道,他就看著那些星辰般的光點在周圍環繞,如一條星河。

那些閃爍的運動著的光點中,似乎還包含著浩瀚的意境,玄妙超然。

黑暗被光芒取代,光點變得模糊,身周也逐漸從混沌變得清晰。

不是那個只能看到火光和黑暗的世界,邵玄眼前看到的,是一個有色彩的世界。

周圍是一些金色的草,與邵玄之前從冰里發現的那團草一樣,不同的是,眼前的這些草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已經被團成形。

再看看兩邊,與邵玄差不多高的蛋靜靜躺在草上,不遠的地方,是一面圍繞在周圍的草墻。

這里是……巢?

下一刻,邵玄就確信了自己的猜測,周圍的蛋就不說了,前方,一只只體型巨大的形態如鳥的猛獸正在追逐啄咬著,不像是在拼斗,更像是在玩耍,它們與尋常的鳥不同,樣子與部落里的那只恐鶴有幾分相似,不同的是,它們沒有翅膀,而且身上沒有羽毛。

思量間,邵玄發現自己的視野在變化,仿佛騰空而起,漸漸遠離地面,這也讓邵玄的視野更寬闊。

這是一片樹林,遍地參天古樹的森林。

突然,那些怪異的沒有羽毛的猛獸全都倉皇逃跑,地面在顫動,樹枝都跟著發抖。

一只體型更為龐大的長相兇惡的巨獸,踏進這片地方,流著血液的大口中,緊咬著一只還在掙扎的體型不到它三分之一的獸類。

邵玄認得出來這是什么,姑且不談記憶中的那些只生活在史前的兇悍巨獸,就剛才邵玄還見過一只,還是他將那些史前霸主們從冰里弄出來的。雖然與眼前這個不是同一只,但是,是同類。

視線再拔高,更遠處,還有其他形態的本應該消失的巨獸,背上長著巨大骨板的、頭上帶著骨質盔甲的、尾巴如流星錘的,脖子如蛇一般長的……等等那些,一只一只呈現在邵玄眼前。

邵玄還看到了一些隱藏在樹林里草叢間謹慎逃竄的身影,雖然看不清,但邵玄能確定,那應該是人類,只是,在這樣一個時代,人類只是生活在食物鏈底端的被捕食者,看他們面對一只不算大的猛獸時倉皇逃竄的樣子就知道此時他們的艱難生活境況。若是炎角人,早就反手將追捕的猛獸獵殺。

邵玄有些明白了。這應該是過去,很久遠的過去,那個火種尚未出現的時代。

即便無法真正觸碰,邵玄也能從眼前所見的畫面中,感受到那些溫暖濕潤的氣候。纏繞的巨大藤蔓在樹林間攀爬,粗壯的樹干上布滿了潮濕的青苔,一些不知名的邵玄從未見過的昆蟲飛來飛去,還有些體型巨大的蚊子,與當年邵玄曾經當飛機乘坐的巨型蜻蜓差不多。

穿過茂密的樹林,越過高山,便見到了一群體型巨大的鳥。不,那不是鳥!

飛起時展開的龐大翼膜,異于尋常鳥類的形態,與邵玄從冰里見到的那只一樣!只是,這些巨獸們并沒有長長的尾巴,屬于短尾類。

體型最大的那幾只,與邵玄在鷹山那里見到的最大的巨鷹,近乎相當!

高空中,一個長著脊冠身影飛過,朝下方叫了一聲。陸地上,一些爬行著捕獵或者進食的同類,放棄追捕的獵物,或者叼著已經獵殺的獵物,展開巨大的雙翼,流線型的身體離開陸地,飛往空中,跟著最前面的身影,朝遠處飛去。

飛起的身影越來越多,有些是從山上飛起,有些從樹林里,還有些是從海面,最后都聚到空中,遮天蔽日。在它們身后稍遠的地方,一些體型更小的形態與之有異的飛行獸群,也跟著飛起。

這不是一個種屬的飛行,而是許許多多種屬群體一起的飛行!

如一條不見頭尾的長龍,體型大的在前面,越小的墜在隊伍尾端,有些飛快了會被前面的群體驅逐、追殺。

在這支隊伍末尾,邵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那些吊在隊伍末端的身影,與他從冰里撿到復活的那只翼龍,一模一樣!

這支串聯著多個種屬的飛行隊伍,離開陸地,飛向無邊的海洋。

不知飛了多遠,陸地消失,四面全是藍色的海洋,前方的隊伍卻降低了飛行高度,與海面維持著一個不高不低的距離,那些長著脊冠的飛行巨獸們展翅滑翔,聳動有些僵硬的長脖子,發出怪異的叫聲,一開始只是領頭的那幾只在叫,很快,前方的飛行獸群都跟著叫起來,沒多久,這支長長的隊伍,全部都跟著叫。發音各有不同,混在一起根本聽不出什么,但若是仔細分辨,會發現它們都帶著同樣的節奏。(


在搜索引擎輸入 原始戰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原始戰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原始戰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