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原始戰記

第八三九章 消失的霸主

更新時間:2016-10-23  作者:陳詞懶調
心臟跳動的砰砰聲仿佛被無限放大,血液如開閘的洪水嘩啦啦洶涌流淌,粗大的青筋繃起,跳動著。

腦海中,高高卷騰的圖騰火焰,不再那么顯眼,籠罩在其周圍的白色光罩前所未有的明亮,不斷有白色的力量從上面釋放,瘋狂涌向身體各處。

圖騰紋之下,隱隱流動的赤紅漸漸被白色取代。還是炎角的圖騰紋,然而,卻不再是炎角人所熟悉的顏色。

一團白色火焰出現在邵玄手中,隨著轉身,手臂用力朝下的甩動,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最后拍在覆蓋著厚厚冰層的地面。

一聲悶響,仿佛平地響起的轟雷,在這片冰天雪地的世界,逐漸傳向遠方。世界都似乎因為這一聲轟響,出現片刻的寂靜。

白色的火焰在冰面上燃燒起來,范圍瞬間擴大,見過數次的巫印仿佛在冰面上燒刻出來的紋路,朝四方延伸,深入地下,穿過高聳的綿延的冰雪山脈,延伸到視線所無法觸及的遠方。

在這個短暫的瞬間幾乎釋放完身體所能支配、以及不能支配的力量,精神上的疲憊也在這一刻同時侵襲,體內似乎有一團火焰在灼熱燃燒,所有的疲憊也被劇烈的疼痛所取代。

然而,邵玄此時并沒有去在意那些,他現在感覺很奇怪,明明站在這片冰地上,面對逼近的龐大的獸群,背靠高聳的不見兩端盡頭的山脈,體型上,他渺小如螻蟻,但邵玄卻感覺自己仿佛立于世界之巔。

心境,氣勢。

是那些白色火焰所帶來的感覺。

抬頭,邵玄看向朝著自己這邊沖過來的黑壓壓的獸群,這一刻,一切在邵玄眼中,全部被放慢,耳邊原本越來越近的獸爪踩踏在冰架上面的動靜,也漸漸消退。

沒有憂慮,沒有膽怯,平靜的面孔之下,閃過邵玄自己都未注意到的期待。

他能感覺到那些白色火焰的力量在滲透進這片冰雪之地中,腳下,身后的山脈,還有更遠的地方,覆蓋越來越廣。

這片冰雪世界之中,似乎有一股極為龐大的冷肅的殺氣在蘇醒、醞釀。

邵玄看向易祥所在的方位,體型巨大的傀儡獸群將易祥遮擋得嚴嚴實實,身體強度不占優勢的易家人,總是懂得如何將自身更好地保護起來。不過看不見也沒關系,他知道易祥能夠聽到。

“我一直疑惑,在人類崛起之前,世界的霸主是誰,那些曾經的霸主們是否還存在,在哪里。”

邵玄平靜的話語聲并不大,易祥卻同樣能聽得清清楚楚,心中也泛起一絲疑惑,下一刻,易祥轉動木串的手頓住,手指捏在木串上的力道驟然加大。

不在意易祥此刻究竟是何反應,邵玄收回視線,垂頭看向腳下,抬起前腳掌,“啪”地踩了下去。

咔咔咔

一條裂縫,出現在邵玄腳下。

仿佛一條導火索,裂縫從邵玄腳下開始,往周圍延伸,裂痕越來越大,越來越多,堅冰的破裂聲也越發明顯,聲音變得密集起來。

邵玄背后,高聳的冰山上,裂縫同樣蔓延至上方,并沿著這條冰雪山脈繼續朝兩側延伸。

前方,傀儡獸群的靠近,讓冰架上的裂縫出現得更快,冰面的震動傳遞至腳下,不知冰凍了多少年的寬廣冰架都似乎要被這龐大的獸群踩踏得崩裂。

轟隆!

一股龐大的氣流驟然沖破冰層,令人心神震蕩。巨大的冰霜團沖天而起,即便是相隔千米,還有獸群遮擋,易祥也能看到那突然暴起的似乎要沖入云端的冰霜,能感受到那其中隱藏著的可怕力量。

邵玄前面不遠處,在獸群即將到達的地方,同樣也是這片冰雪陸地真正的邊界處,冰層瞬間崩裂!

劇烈的震感讓邵玄身體隨之搖晃,但邵玄并未理會開始崩裂的冰面,雙目似有灼熱的光芒閃爍,定定看著暴起巨大冰霜團的地方。

這就是他面對易祥步步緊逼的追殺,做出的強硬回擊!

這是他傾盡全力的一擊,體內所有力量匯聚,升華的一擊,炎角火種的力量支撐著他的身體,支撐著他將體內那些奇怪的白色火焰的力量全力使出,而那些白色火焰的力量,已經深深滲透到這片人跡罕至的冰雪之地。

這已經不是普通刀劍所能比拼的戰場,而是火種力量的碰撞!

燃燒在冰天雪地之中的白色火焰,盡情綻放著古老的榮耀,和不屈的意志。

轟隆!

又是一聲巨大的破冰聲,好似要將空間都撕裂,從冰面之下高高噴出的冰霜,如無數星辰沖天而起,讓前方的獸群都顯得模糊。

一只覆蓋著塊塊堅韌皮甲的巨大獸爪,沖開堅硬的厚厚的冰層,青灰色的帶著模糊不清斑紋的身體,隨著獸爪的扒動漸漸顯露。

嘭!嘭!

冰面上,接二連三地出現相似的情形,一只只體型并不輸于那些海獸的,世人在山林、海洋、沙漠等等地方都從未見過的猛獸,接連破冰而出!

邵玄腳下的冰面破裂,隆起,板塊狀的骨頭仿佛一面面堅固的城墻,從地下伸出,拱起的背部擠開破裂的冰石板塊,冰封不知多久的巨獸,完整地露了出來。

邵玄后方,高聳的冰雪山脈發出轟隆的震響,同樣開始崩裂。

邵玄一步一步往前,沿著獸背往上,直至站立在獸頭上方,

這里,是它們的埋骨之地,今日,邵玄讓他們再次出現,不知被埋藏了多少年的軀體,再次重見天日!

即便,它們早已沒有生息。

遠離王城的某處,被人們視為大陸盡頭的地方,一支隊伍正頂著寒風,踏在齊腰深的雪地上行走。

今天沒有下雪,后面幾天就算不會放晴,也應當不會出現暴風雪,他們正好趁這個時間去尋找寶石。

是的,雖然在這片大陸上,因為核種的原因,絕大多數地方都沒有寶石,但在這個從并未出現核種的冰雪之地,卻時不時有一些敢于冒險的遠行隊伍發現寶石。

在兩塊大陸靠近之前,奴隸主貴族們使用的寶石,也大多數都是從這里開采。

這支隊伍是這里的常客,相比起其他為了寶石遠行至此的隊伍,他們更擁有地理優勢他們屬于離這里很近的一個部落,雖然他們所居住的土地并不那么肥沃,氣候也不怎么好,并不適合種植谷物,能種的作物很少,產量也不高。所以,他們部落種地的人少,更多的人去飼養獸類,比如長著厚厚皮毛的羊等。

能夠在這種一年到頭以寒冷天氣居多的地方生活的獸類,大多也都是長著厚厚皮毛的能御寒的種類。

不過,若是僅僅只依靠飼養,他們部落的日子也并不會好過,然而,事實恰好相反,他們部落很富有,原因就是那些罕見的寶石。

每年他們都會有幾次深入冰雪之地尋找寶石的時候。這個部落的人也屬于體格彪悍的那一類,戰斗力也算強,否則就算挖到寶石,也未必有能力留在手里。

這一次也是,一連下了好多天的雪,終于停了,他們看準了時間,組織起隊伍,前往這片大陸上很多人都未必知道的冰雪世界,開始如往常一樣的尋寶之路。

他們尋寶的技藝是從先祖手上繼承到的,但是,即便是最久遠的先祖手記,也從未真正了解過這片冰雪世界,他們只知道,這片冰雪世界很大,不知盡頭在哪,極其寒冷,天氣不好的時候,就算是部落里最厲害的戰士,若是沒能及時進入他們開鑿的用來避寒的山洞,一旦陷入風雪之中,也無法安然出來。

這是一片危險與機遇并存的世界,也是他們部落得以生存的寶地。

只可惜,天地災變之后,兩塊大陸離得近了,越來越多的寶石流入這邊,這就讓他們艱難尋找到的寶石開始貶值。

隊伍中的人從出發開始就一直罵罵咧咧。

“聽說炎角人與王城簽訂契約,帶來了不少寶石,咱們手里的寶石價錢是不是又要跌了?”有人埋怨。

另一人聞言,哼了一聲,朝旁邊雪地里吐了口唾沫,“該死的炎角人!要讓我見到他們……”

“見到你要怎樣?”走在后面的人打趣,“聽聞炎角人一個個長的兇獸樣。”

“兇獸樣又如何,我……”

“你怎么?”后面的人沒等到對方未說完的話,便問道。可抬頭卻發現,走在前面的人已不復剛才說笑的樣子,面色凝重,雙眼謹慎地注意著周圍,踩在雪地上的每一腳不那么隨意,帶著三分思量,落地之后還有短暫的停頓。陌生人畢竟不了解他們,但作為同一個部族的同伴,彼此間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都能知道對方的意思。

隊伍中瞬間安靜下來,領隊的人也不需要多言,沉默地走在隊伍最前端,只是速度放緩很多,下腳也更輕,露在外面的皮膚,每一根汗毛都如探針般根根豎起,感知著周圍的異動。(


在搜索引擎輸入 原始戰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原始戰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原始戰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