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原始戰記

第八三七章 圍獵

更新時間:2016-10-23  作者:陳詞懶調
岸邊,山巒漸漸被沙地取代,越過高聳的屏障,綠色逐漸消失,沙黃的土壤帶著枯萎的死氣,即便臨海的地方,空氣也顯得比其他地方干燥。

這就是這里的氣候,越過這一片,便會進入真正的沙漠地帶。

邵玄原本打算進入陸地,不管是山峰林立之處,還是沙土遍地的沙漠,總比海上不能歇腳的好。然而,才讓喳喳往那邊飛,邵玄便感知到了更多的危險。

陸地上并不安全。

遠處密密麻麻升起的小點,匯聚在一起如大片驟然出現的烏云,朝著邵玄這邊壓過來。

鳥群!

從那片鳥群傳來的,同時還有明顯的死氣。

傀儡!

對方有備而來!

邵玄沒想到易祥竟然能夠趨勢如此多的鳥獸,曾經沙漠上的那些干尸就不說了,深海的那些龐大的海獸竟然也被做成傀儡,現在,逼過來的鳥群亦是!

邵玄不知道易祥究竟能夠驅使多少鳥獸,前方等著自己的還有些什么,但至少現在,他知道,往陸地飛是不明智的,顯而易見,易祥已經布置了很大一張網,想要將邵玄攔在陸地之外,困死在海上!

往陸地硬闖?等在那里的,肯定有更多的危險,潛伏著的絕對不僅僅是那些鳥群,邵玄直覺如此。

陸地上對邵玄而言肯定比海上有優勢,然而,如今的境況,硬往陸地上跑絕對不明智,再前方便是沙漠,沙漠對易祥更是優勢。

后撤?退到山巒那邊去?

也不是個好主意。

真如對方所愿被逼到海上?

看了看下方海面上依舊跟著的那些身影,邵玄一拍喳喳,“繼續往前!”

邵玄不知道繼續往前還會有些什么,但是,他能感覺到,往那邊應當是生的機會最大的選擇。

沙漠的黃色與海洋的藍色界限明顯,時不時能看到一些半蒙著面,穿著破破爛爛衣服的人來去匆匆,那些不是巖陵的人,而是沙漠邊界處活躍著的零散沙盜勢力。

再往前,不再有那些人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沿著海岸線建立的石屋。屋子附近有穿著金色鎧甲的人活動,而另一些如木樁似的一動不動站在那里的人,則是巖陵有名的傀儡大軍。

聽聞這段時間兩邊暫時停戰,所以邵玄并沒有看到激烈的戰況。

不只是這邊沙漠,邵玄也能看到另一塊大陸海岸線的情況,這個方向,從海上越往前飛,兩塊大陸的距離越近,然而,很多人寧愿從海面遠行也不愿意經過這一帶的原因,就是因為這里的戰事,即便休戰期,任何可疑之人依舊會遭到兩邊的無情攻擊。

王城那邊的軍隊是服從死命令,見到身份不明的人寧殺錯不放過,而沙漠那邊就更不用說了,殘酷程度比王城軍更甚。

兩塊大陸相隔越近的地方,沙漠巖陵的人以及駐守在海岸線的軍隊人數越多,最近的地方兩邊都能清楚看到對方陣營的活動。

邵玄從空中經過的時候,自然引起了雙方的注意。

兩邊都出現了一支拿著弓箭的隊伍,戒備地盯著空中的邵玄,要不是因為空中的鷹飛得太高,他們在發現的第一時間就已經開弓了。

“要派人去看看嗎?”軍隊中,一個拿著弓箭的人問領隊。他們有時候也遇到這種情況,弓箭射中的難度頗大的時候,就會派出一些騎兵——騎著鳥的兵,他們也有能飛行的隊伍。

然而領隊只是面色嚴肅地盯著海面的方向,并未回答,也沒看空中飛過的身影。

領隊的沒發話,底下的人也不敢擅自行動,都靜靜等著命令。一直觀察著領隊的人發現,他們領隊面上的表情在變化,一開始只是戒備的嚴肅,隨后變得有些疑惑,很快眼中的驚異之色盡顯,面色迅速變得灰白,像是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退!!”

領隊的人幾乎是用盡全部的力氣吼出聲,嚇得拿弓的人,手一抖射出了幾支箭。

不過沒人去在意那些,領隊的幾人率先后撤,那速度,像是慢一步就能丟掉小命。

隔岸相望,另一塊大陸的海岸線上,沙漠那邊,密密麻麻的人影早在這邊領隊出聲之前就已經行動起來,所有人朝著遠離海岸的方向撤離,一個人都沒留下,撤得徹底。

一些不明所以的人本想詢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但當他看到遠處的海面時,瞬間嚇得頭發都快豎起來。

“快看,那是什么?!”有人顫抖的聲音詢問。

“海獸!是海獸!”

“為何會有這么多海獸過來?!”

“別看了,快跑!”

嘩——

比王城城墻還要高出許多倍的水浪掀起,拍打向岸邊沒來得及撤離的人。龐大的身影擊穿海浪躍出,腐臭的碎肉和腥味的海水攪在一起,被拍向岸上。

搭建在海岸邊上的營房被水沖塌,沒塌的也在海中的巨獸躍上岸時壓垮。

很多人都曾認為,這些深海巨獸一旦上岸便會擱淺,然而,當他們見到那些沖上岸的巨獸又活動著發達的胸鰭尾鰭繼續朝前移動的時候,一個個瞠目結舌。

還有許許多多看上去不似尋常魚類,身覆鱗甲,還有厚厚的硬皮和爪足,更接近于蜥蜴鱷魚那一類,只是身軀更加扁平。這類巨獸在陸地上移動的速度,比其他長著鰭類尾足的海獸更快,所過之處,一片營房被夷平。

更讓他們恐懼的是,這些巨獸,沒有一只是活的!簡直同沙漠上的那些本應該死亡的傀儡大軍一樣!

除了后退,他們已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樣的巨獸面前,他連拔劍的勇氣都沒有。

不知被誰射下的一只鳥,落在地上撲騰著,一位士兵揮劍將這只鳥的翅膀斬斷,沒有了翅膀的鳥依然撲騰,仿佛察覺不到疼痛。灰白的眼珠和一身的死氣,證明這本不應該是個活物,然而,它卻仍舊能動,若非翅膀被斬,它可能早就飛起來了,即便它被射過一箭。

“沙……沙漠!是沙漠那邊的人!”驚恐的聲音帶著無限的懼意,他們在這與巖陵的人斗過不知多少次了,自然知道這些不死不活的東西肯定就是巖陵那邊的人弄出來的,只是,在此之前,他們從未見過這樣的陣勢,即便見過一些傀儡獸,卻從來不是這個級別,不管是體型,還是陣容,都遠不及此時。

難道,巖陵的人打算最后發動全力的攻擊了?

想到這里的人,齊齊打了個冷顫,背后的寒意連連升騰。

他們真的要面對如此可怕的一幕?就他們這些小身板,上去只有被碾死的份吧?

然而,當王城的軍隊戰戰兢兢等候著上方命令的時候,他們發現,那些上岸的巨獸,根本沒有理會他們的意思,而是機械地繼續沿著直線朝前方走動,爬過兩塊大陸離得較近的陸地區域,直至再次入海。

天空中的鳥群已經逐漸消失,一只只上岸的巨獸,也爬過了這片陸地,鉆入海中。

當最后一只巨獸進入海水,且好一會兒都不見一只海獸出現的時候,王城守在這處海岸的人,才緩緩呼出一口氣。空氣中還帶著腐爛的臭味,地上連大一點的石頭都難得見到,全是被踩碎的石屑,營房什么的,全部消失。

只有地上那些雜亂的看不出原樣的大腳印,證明他們剛才經歷了一場怎樣的心驚膽顫的事件。

與這一比,他們以前面對的那些傀儡人,簡直就像是孩童之間的小打小鬧。

“頭兒,那些海獸,不會再出現了吧?”一名士兵巍顫顫地問。

“不知。”領隊的人握著劍柄的手還在抖著,他不知道那些明明已經死亡的獸群到底是誰驅使,但肯定與巖陵那邊的人脫不了干系。他們同時也疑惑,若是巖陵的人有這樣的能力,為何以前不這么做?之前空中飛過的人,又是誰?

那樣的陣容,沒誰能夠抵抗,即便是一城之力,也無法抵擋。那大概,已經不是人所能抵擋的范圍了。

對岸,沙漠巖陵那邊,軾疏望著遠去的獸群,沉默不語。他接到手下的匯報就趕過來了,他知道易祥要去追殺邵玄,上一次易祥在與易家的對戰中受了點傷,而令易祥受傷的,并非易家人,而是炎角的邵玄。

巖陵最大的威脅,不是王城,而是炎角,在如今這個時代,能威脅到易祥的,也只有炎角的邵玄!剛才的一幕,意味著易祥真正決定傾盡全力去追殺邵玄。

想要解決一個威脅,有很多種方式,直接的、間接的,正面的、側面的,如果是軾疏自己想要解決掉一個威脅到自己地位的人,如果對方實力很強,他會選擇間接的、側面的方式去解決,但易祥不是,不管是對易家,還是對邵玄,易祥選擇都是直接的,正面的碰撞,頂多在其中耍點小花招,比如將邵玄逼出來。

然而,對易家人而言,這種現實世界的正面對抗,無疑是相當吃力的,而且對自身的損耗極大,能將生命延續到現在,易祥也付出了不少代價,若無真正要緊的事情,易祥不會輕易耗費如此龐大的精力。包括巖陵與六大部族的戰爭,易祥其實并沒其他人所想的那么在意。這也是為何易祥以前從未如此行事的原因。

不過,軾疏有信心,以易祥的能力,真下決心要做什么,絕對會成功,易家就是例子。

等易祥殺了邵玄,炎角也不再是威脅,就算以后炎角與王城那邊聯合,他們巖陵也不怕!

地宮之下,還有數萬傀儡等待奴役,不需要易祥親自去奴役那些傀儡,巖陵已經培養了一批能夠驅使傀儡的巫,奴役正在進行中。

軾疏想著,等解決了邵玄,就派人出沙漠走一趟,巖陵的威名不該只局限于沙漠。

邵玄不知道王城海岸駐軍和沙漠巖陵的人此時到底在想些什么,他現在只遵循直覺,前方到底還有什么在等著他,根本無從知曉,如今的他就像是被圍獵的獵物,如何脫困,大概只有繼續往前才能得知了。

前方,是不知盡頭的海洋,沒誰料到,邵玄沒有上岸,沒有去其他地方尋求幫助,而是一直沿著海往前。(


在搜索引擎輸入 原始戰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原始戰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原始戰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