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三國之召喚猛將

一千一百七十 冤家路窄

更新時間:2016-07-29  作者:青銅劍客
此刻已是夜深人靜,精疲力倦的楊素以及麾下眾將俱都沉沉睡去,只留下部分士卒在偌大的府邸中巡邏,絲毫沒有察覺到地牢中出現的變故。

張須陀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從地上的死尸中扒下了一身甲胄穿在自己身上喬裝成一名士卒,然后與劉、凌二人一起出了地牢,直奔曹府大門而去。

三人一路暢通無阻的穿廊過園,不消片刻功夫便來到了曹府大門,這才有守門的什長手撫佩刀詢問道:“夜色已深,爾等欲往哪里去?”

由凌統拱手施禮道:“回軍爺的話,我等是曹府廚房里的打雜,掌勺的大廚命小人等去屠夫哪里買一只羊回來,待清晨之時燉羊湯給楊公滋補一下身體。”

“嘿嘿……鄧、鄧將軍怕俺兩個年幼抬不動,故……故此派了一位軍爺協助。”劉無忌憨笑著拍了拍肩膀上藏著兵器的空心扁擔,學著鄧艾的語氣指了指張須陀說道。

守門的什長以及十余名士卒一起大笑:“哈哈……你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敢學鄧將軍說話,小心他割了你的舌頭,讓你變成啞巴!看在你們孝心可嘉的份上,我等就不去告密了,記得弄一頭肥羊回來,上面的吃肉我等也好跟著沾光喝點湯!”

什長說著話親手敞開了朱漆大門,示意劉無忌三人速去速回,張須陀壓低了頭盔遮住了半邊臉,低著頭跟在劉無忌、凌統身后迅速的邁過門檻,走出了這座幾乎喪命的陰曹地府。

三人一路急行,將曹府越甩越遠,當來到僻靜之處時,張須陀再次作揖致謝:“多謝小王爺救命之恩,張須陀沒齒不忘!”

“嘻嘻……張將軍不必客氣,你只需打開許昌城門放岳元帥的大軍入城,就算報答了小王我的救命之恩!”劉無忌將屠龍刀與倚天劍從扁擔里面抽出,一邊加快腳步一邊說道。

半個時辰之后,三人來到了許昌南門,這里的守軍都是張須陀的嫡系,屯長以上的將官大多數都是由張須陀提拔,而且許多士卒也受過張須陀的恩惠,相對來說策反成功的把握最大。

張須陀卸掉了外面的甲胄,露出了里面的裝束,帶著劉無忌、凌統大步流星的走上了城墻,惹得城墻上的將士一陣歡呼:“聽傳言說張將軍涉嫌私通東漢,被楊公下在了大獄,我等正人心惶惶,群龍無首,想不到張將軍竟然回來了,看來傳言是假的咯?”

“兄弟們請聽我說!”張須陀拔刀在手,大吼一聲,“傳言不是假的,只是我張須陀命大,從牢獄里逃了出來!”

聽了張須陀的話,眾將士一陣嘈雜,齊刷刷的舉起兵器抗議:“啊……這是什么道理?張將軍忠心耿耿,每戰當先,楊素憑什么抓你?我等不答應!”

“都是楊廣那奸佞小人!”

張須陀恨恨的一刀砍在城墻上,火星四濺,石屑彌漫,“楊廣仗著世子的身份,在洛陽城中欺男霸女,百姓多受其害,卻又告狀無門。這楊廣色膽越來越大,竟然不顧我為朝廷賣命的苦勞,盯上了我的兒媳與女兒,意圖輕薄。故此唆使郭炎、呂商等小人誣陷我私通東漢,楊公不辨是非,因此把我下在了大牢……”

聽了張須陀的話,眾將士群情激奮,憤憤高舉手里的兵器大聲抗議:“楊家的人太無法無天了,就連朝廷大將的家眷也敢欺負,普通百姓還不是任他蹂躪?張將軍干脆帶著我等棄暗投明,歸順東漢算了?”

“反了、反了!殺楊廣、殺楊素、殺楊堅!”

“那楊廣沒少做傷天害理的事情,請張將軍帶領我等棄暗投明,殺回洛陽,宰了楊廣和惡棍!”

就在這時,奉了楊素命令前來接替張須陀守城的楊騰、譚彭二將聞訊帶領了數百親兵匆匆趕來,遠遠大喝一聲:“好你個張須陀,竟然從大牢里逃出來蠱惑人心,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吃我一刀!”

不等張須陀動手,劉無忌已經左刀右劍,一個箭步躥了上去,屠龍刀劃出一道青色的光芒,奔著楊騰的腦門劈了下來。

“叮咚……劉無忌弱雙絕屬性發動,面對輕兵器時武力4,基礎武力93,屠龍刀1,倚天劍1,當前武力上升至99!”

劉無忌的屠龍刀來得太快,猶如一條青龍俯沖而下,楊騰來不及閃避,急忙拔劍格擋。

只聽“咔嚓”一聲脆響,甚至連火星都沒有濺出,好似泰山壓頂的屠龍刀就把楊騰手中的佩劍攔腰斬斷,余勢未衰,一下子劈在楊騰的腦門上,頓時從中間一分為二,當場喪命。

凌統不甘示弱,一個箭步上前,手中三節棍揮舞的如同赤練當空,直取譚彭。

譚彭急忙揮刀蕩開,一個推窗望月還了一刀,同時大喝一聲:“將士們,不要被張須陀這叛徒蠱惑了,想想家中的妻兒老小,莫要走錯了道路!拿下張須陀者,賞千金,加封校尉!”

十四歲的凌統當前武力已上升到了87,放在三國本土武將中已經達到了二流水準,但比起火力全開的劉無忌尚有不小的差距,更沒有劉無忌強悍的爆發力。揮舞起三節棍與譚彭纏斗了三五個回合,短時間內難以占到上風。

“凌公績,你日后可得繼續苦練了,讓我來收拾這賊將!”

劉無忌一刀剁了楊騰,刀劍齊出,砍的城墻上的西漢士卒波開浪裂,大步流星的前來支援凌統。右手倚天劍一個仙人指路,奔著譚彭的胸口刺來。

譚彭對付凌統一個就已經捉襟見肘,此刻有了劉御的強勢來襲,只剩下乖乖送死的份,看到劉無忌一劍刺來,慌忙揮刀格擋。卻不料這一劍是虛晃,左手屠龍刀一個橫掃千軍,正中譚彭的脖頸,一顆腦袋登時飛上了半空。

張須陀正待出手助戰,卻看到劉無忌已經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將楊、譚二人斬于腳下,不由的目瞪口呆:“唉呀……廬江王還不到十一歲,身手竟然如此了得,果然是長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楊騰與譚彭的身手張須陀了如指掌,雖然不值得恭維,但都能夠在自己手下走上三五個回合,卻沒想到卻被少年劉無不費吹灰之力就砍殺在了腳下,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兄弟們反了!”

張須陀一聲叱喝,從親兵手里接過七十五斤的破風劈山刀,如同下山猛虎一般朝楊、譚二人身后的士兵撲了上去,大刀飛舞,寒光霍霍,人頭亂滾。

“反了,破洛陽,殺楊廣!”

看到張須陀出手,城墻上數百名受過恩惠的將士齊聲吶喊,舉起手里的兵器朝楊素的嫡系部隊殺了上去,一時間刀光劍影,血肉橫飛,直殺的對方節節敗退,一邊向西側的城門敗走,一邊飛報楊素去了。

“打開城門,放下吊橋,迎接岳元帥的大軍入城!”張須陀親手砍斷鐵索,下令士卒點燃木柴,向城下的東漢大軍放出入城的信號。

“轟隆”一聲,許昌南門的吊橋落下,在“吱呀呀”的尖銳刺耳聲音中,城門緩緩敞開,劉無忌手提刀劍與數百名張須陀的嫡系將士守住城門,由凌統騎了一匹快馬出門向岳飛報信。

東漢大營之內,將士們都在枕戈待旦,看到城墻上起火,岳飛心知孫臏計策生效,十有是劉無忌策反張須陀成功。當即提槍上馬,大喝一聲:“將士們,隨我攻城,拿下許昌就在今夜!”

“末將愿為先鋒!”

高寵催促胯下玉頂火龍駒,手持鏨金虎頭槍,匹馬當先,引領著潮水般的漢軍殺出了大營,向許昌南門席卷而來。

“叮咚……高寵‘蓋世’屬性暴發,攻城之時武力5,基礎武力103,武器鏨金虎頭槍1,坐騎玉頂火龍駒1,當前武力上升至110!”

看到高寵匹馬當先,岳飛麾下的其他大將不甘示弱,老當益壯的楊繼業,戴著青銅面具的高長恭,以及馮勝、董襲、霍峻等人紛紛催促胯下戰馬,高舉兵器,跟隨著高寵的腳步向許昌城掩殺了過去。

“張須陀已降,將士們快快入城啊!”凌統迎面撞見蜂擁而來的大軍,立即撥轉馬頭,大聲招呼。

得了凌統報信,漢軍將士更是吃了一顆定心丸,放開手腳吶喊著沖過吊橋,在高寵、高長恭等猛將的引領下,猶如開閘的潮流一般涌進了許昌城內,直殺的還沒做好防御的聯軍陣腳大亂,慘叫聲此起彼伏,尸橫遍街,血流滿巷。

張須陀見城下的十幾萬漢軍猶如滔天巨浪,蜂擁而來,僅僅一個許昌南門,便是半夜的時間也無法全部入城。當即在城墻上催馬揚鞭殺奔西門而來,準備拿下西城門,落下吊橋,接應岳飛大軍入城。

城墻上的守軍群龍無首,而且許多人受過張須陀的恩惠,此刻見張須陀掩殺了過來,頓時亂作一團,有的人棄城而逃,有的人干脆繳械投降跟著張須陀棄暗投明,西城門很快就被張須陀控制,下令開門迎接漢軍入城。

就在這時,城內街巷上馬蹄聲大作,楊素引領了千余騎倉惶逃竄,恰好與張須陀狹路相逢,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嘶……果然是冤家路窄,沒想到被你這叛徒堵住了去路?”(


在搜索引擎輸入 三國之召喚猛將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三國之召喚猛將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三國之召喚猛將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