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三國之召喚猛將

一千一百六十三 兵敗如山倒

更新時間:2016-07-25  作者:青銅劍客
就在高寵槍挑史萬歲之際,張須陀與夏侯尚率領的另外兩路兵馬也分別遭到了漢將董襲與馮勝的伏擊。

震天的殺聲中,曹兵頭頂上箭如飛蝗,密集的弩箭勝過驟雨,巨大的滾石賽過磨盤,暗夜中數不清多少曹兵倒了下去,哀號慘叫聲此起彼伏,響徹整個山谷。

夏侯尚手提三尖兩刃戟親自開路,大聲督促曹軍穩住陣腳:“后軍變前軍,前軍變后軍,不要慌亂,按照次序撤退,違令者斬無赦!”

在夏侯尚的彈壓之下,魏軍秩序好轉了許多,雖然依舊每一刻都會有人倒在血泊之中,但至少不會再出現自相踐踏的情況,一個個把盾牌扛在頭頂,縮著脖子向外突圍。

“無謀魏將既入牢籠,還想走么?”

隨著一聲叱咤,埋伏多時的馮勝催促胯下白色大宛戰馬,揮舞青銅大砍刀直取夏侯尚。

一招力劈華山,大刀裹挾著呼嘯的風聲,閃爍著青幽幽的光芒,奔著夏侯尚的頭頂劈了下來,好似泰山壓頂,又似烏云蓋城。

夏侯尚不敢怠慢,慌忙舉起手中長槍奮力招架。刀槍相交,擦得火花四濺,清脆的金鐵交鳴聲直貫云霄。

戰有七八回合,馮勝賣個破綻,夏侯尚一槍刺空,整個身體向前探出,瞬間失去了平衡。馮勝抓住機會,反手一刀,正中夏侯尚脖頸,登時砍落一顆腦袋在地。

看到夏侯尚戰死,左沖右突的夏侯蘭無法突圍,只能翻身下馬請降:“馮將軍饒命,在下夏侯蘭,愿棄暗投明,率部歸順大漢。還望將軍高抬貴手,饒恕我等一命!”

馮勝一臉鄙夷之色,長刀一指取笑道:“既然你也復姓夏侯,眼睜睜的看著族人戰死,無論怎樣是否也該抵抗幾下?投降的如此干脆,也不怕夏侯尚活過來向你索命!”

夏侯蘭辯解道:“回馮將軍的話,罪將雖然也是復姓夏侯,但與沛國譙縣夏侯一族沒有任何關系。罪將祖籍常山國真定縣人,與趙子龍將軍同鄉……”

“對了!”夏侯蘭說著話從懷里摸出一封皺巴巴的書信,“這是子龍將軍去年寫給我的招降書,罪將早有歸漢之心,只恨一直沒有找到棄暗投明的機會。現在總算得償夙愿,還望馮將軍看在子龍將軍的面子上,準許罪將歸降。”

馮勝對夏侯蘭的話半信半疑,質問道:“既然你有忠于漢室之心,為何加入了曹賊的叛軍?”

“回馮將軍的話,十年之前曹操在陳留募兵,那時候他還是忠于漢室的代表,首倡討伐董卓,罪將才加入曹操麾下。恍惚間十年過后,沒想到曹操竟然公開稱帝,實在始料未及,還請將軍海涵!”夏侯蘭在馬上拱手抱槍,對于自己的人生軌跡做了陳述。

聽了夏侯蘭的辯解,馮勝微微頷首:“既然你有忠于漢室之心,又與譙縣夏侯氏毫無關系,亡羊補牢為時未晚。你可率部隨我進攻于禁大營,在前面詐開營門,我率大軍掩殺而入,若能立下大功,定然可以將功補過。”

夏侯蘭拱手領命:“愿從將軍吩咐,率部作為前驅,詐開于禁營門!”

與馮勝談好了投降條件,夏侯蘭策馬立于高處,大聲勸降魏軍:“將士們,我等本是大漢子民,之前為曹操效力,也是為了匡扶漢室,重振社稷。不想曹操狼子野心,竟然公開稱帝,導致戰火持續不休,餓殍遍地,民不聊生。如今王師高歌猛進,摧枯拉朽,曹賊已是風雨飄搖,識時務的隨我棄暗投明,對于禁反戈一擊!”

兩位主將一死一降,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這些曹兵早就軍心惶惶。除了一部分死忠仍在負隅頑抗之外,大部分魏軍紛紛繳械投降,表示愿意棄暗投明。

夏侯蘭為了表明自己棄暗投明之志,親自提槍率部剿殺仍在負隅頑抗的曹軍,與馮勝前后夾擊,很快就殺的尸橫遍野,全殲了這股曹魏死忠。

“將士們,舉起旗號,隨我在前詐開于禁營門!”夏侯蘭手提長槍,策馬當先,表現的積極踴躍,最大程度的向馮勝獻上投名狀。

當下由夏侯蘭在前開路,馮勝率部隨后,浩浩蕩蕩的朝許昌城外的于禁大營掩殺而去。

相比幾乎全軍覆沒的曹軍,以及折損了將近一半兵力的史萬歲所部,張須陀的處境要好的多。

其一,伏擊的董襲戰斗力較弱,其二,地形相對平坦一些,但最重要的是岳飛早就傳下了命令,無論是哪支兵馬遇上了張須陀,都不要全力進攻,盡可能的讓張須陀安全撤退。

張須陀可沒有猜透這里面的玄機,愧疚的是由于自己的提議才導致中了漢軍的誘敵之計,慶幸的是自己麾下的兵馬折損不大,總算能夠給楊素一個交代。

“將士們速撤,我來斷后!”張須陀催促胯下青驄馬,揮舞手中破風劈山刀,指揮著兩萬將士原路撤退。

斜刺里一聲鼓響,董襲率部掩殺了出來,胡亂的放了一陣弓箭,旋即率部退走。

漢軍一邊撤退,一邊齊聲鼓噪吶喊:“請張將軍率部向西北撤退,那里沒有伏兵和陷阱!”

張須陀心中納悶不已,這些漢軍大聲叫喊是何用意?十有使用的心理戰,企圖恐嚇我,使我不敢向西北撤退,好在其他路途中伏擊,我卻偏偏向西北撤退,看看能奈我何?

“全軍向西北撤退!”

張須陀跨馬提刀,指揮著人心惶惶的西漢將士奔西北方向撤退,繞道向許昌返程,一路上果然暢通無阻,沒有遇見任何阻擊。

一路行來,張須陀心情大好,在馬上自鳴得意:“竟然和我耍這樣的花招,當真是班門弄斧。如果這些漢軍不鼓噪吶喊,我或許還不會走這條路途撤退呢,這就叫聰明反被聰明誤,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就在張須陀率部撤退之際,許昌城外同樣殺聲震天。

看到長社縣境內火光四起,岳飛親自披盔掛甲,與高長恭、楊業各自率領兩萬兵馬,兵分三路朝于禁的大營掩殺過來,準備先撿軟柿子捏,打爆于禁,破解楊魏的犄角之勢。

“殺啊!”

暗夜之中,三路漢軍排列著整齊的步伐,舉著明晃晃的火把,踩踏的煙塵滾滾,地動山搖,氣勢洶洶的朝相距十里的于禁大營發起了猛攻。

“給我死死守住,派人向楊素求援!”于禁一邊咬牙指揮曹軍負隅頑抗,憑借著防御工事向漢軍亂箭齊發,一邊派人向楊素求援。

但于禁兵力只有五萬人,在分給了曹真一萬人守衛許昌之后,又撥給了夏侯尚一萬五千人前往長社劫糧,此刻整個大營內的兵馬只剩下兩萬五千人,面對著來勢洶洶的六萬漢軍,很快的就處在下風,被漢軍一層層的破壞掉防御,逐漸逼近了寨柵。

于禁一邊親自彎弓搭箭,朝蜂擁而來的漢軍怒射,一邊朝傳令兵大聲咆哮:“漢軍攻勢如此之猛,我等已經苦戰了兩個時辰,為何還不見楊素的援兵?速速前往催促,若是抱著作壁上觀的心態,聯盟趁早解體算了!”

“諾!”

傳令兵小心翼翼的答應一聲,翻身上馬,從還沒有遭到進攻的北門出了寨柵,直奔相隔五里之遙的楊素大營求援去了。

但楊素并沒有像于禁想象的那樣作壁上觀,而是企圖圍魏救趙,命鄧艾看守大營,親自率領了三萬將士反攻岳飛大營去了。

只是岳飛早有準備,霍峻、孫臏、劉曄三人率領了數不清的弓弩手埋伏在寨柵周圍,并準備好了霹靂車守株待兔。等楊素率領的兵馬逼近寨柵之后,一陣猛烈的射擊,給西漢軍造成了巨大的傷亡。

楊素苦戰不下,卻喪失了救援于禁的最佳良機,被岳飛、高長恭、楊業三路猛攻,魏軍大營終于告破。

岳飛催馬挺槍,身先士卒,一槍挑開鹿角,揮劍砍斷柵欄,匹馬當先,所到之處一槍斃命,盡皆披靡。身后的漢軍士氣高漲,猶如決堤的洪水一般所向披靡。

看到元帥身先士卒,楊業與高長恭豈肯落后,各自操起武器奮力沖鋒,殺的于禁大營滿目瘡痍,數不清的漢軍吶喊鼓噪,猶如下山猛虎一般沖進了魏軍大營。

見大勢已去,于禁只能恨恨的下令放棄寨柵,退回許昌城內死守,等待曹仁援軍抵達之后再圖良策。

“全軍速撤,放棄大營!”

于禁催促胯下戰馬,倒拖了長槍,率領著士氣低糜的曹軍向北門撤退,同時派人快馬加鞭通知守城的曹真做好接應準備。

于禁剛剛抵達大營北門,就看到迎面殺來一支隊伍,打著“夏侯”旗號,仔細凝視原來是夏侯蘭的旗號,急忙催馬向前大聲求援:“夏侯將軍速速援我,幫我斷后!”

夏侯蘭催馬來到于禁面前,忽然奔著面門就是一槍:“反賊于禁吃我一槍,我已經棄暗投明,還不速速下馬受縛?”

馮勝手提青銅大砍刀從旁助戰,與夏侯蘭雙戰于禁:“夏侯蘭已經棄暗投明,于文則如果識時務,速速下馬投降,或許可以保住性命!”(


在搜索引擎輸入 三國之召喚猛將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三國之召喚猛將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三國之召喚猛將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