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三國之召喚猛將

一千零二 士為知己者

更新時間:2016-05-04  作者:青銅劍客
一千零二士為知己者

窗外雨水淅瀝,室內一片悲慟。

在兩大神醫宣判了劉備的死刑之后,甘、吳兩位夫人嚎啕大哭,滿堂文武無不垂淚。

縱然劉備有千般不是,但人死為大,更何況劉備向來待人寬hòu,仁義之名巴蜀皆知。想起劉備昔日的恩情,包括房玄齡、法正等人無不哽咽流涕,淚流滿面。

見此情景,陳平心中陡生一股愧疚之感,向眾人抱腕道:“事已至此,諸位同僚請節哀順變。幸虧大王健在之時與陛下冰釋前嫌,諸位現在便都是漢臣了,還望收起悲傷之情,hòu葬大王,日后朝廷還需要仰仗諸位的力量。”

房玄齡代表眾人還禮:“大王一生都在為重振漢室而操勞,我等自然會盡心竭力報效朝廷,絕無二心。”

劉備既死,再留下去也就沒什么意思,陳平拱手告辭:“陛下尚未蘇醒,我與李郎中就暫時回營了。諸位大人發喪之時,請派人通報一聲,滿營文武定來吊唁!”

“大王不幸辭世,已經讓巴蜀百姓悲痛萬分,若是陛下再有個三長兩短,簡直是大漢不幸。就讓卞神醫也跟著回營吧,還望兩位神醫齊心協力救醒圣上,如此乃是萬民之幸,百姓之幸,社稷之幸也!”劉備既死,從今以后就要換新主公了,法正也不忘表忠心,一番感慨之后建議卞雀一塊隨行去東漢大營。

為了避免劉備舊部生疑,陳平也不推辭,當下帶著卞雀與李時珍辭別眾人,冒雨離開了漢中王府,準備返回東漢大營。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劉備這邊剛剛咽氣,那邊就傳得沸沸揚揚,滿城皆知。不僅僅是漢中王府一片哭聲,整個成都城里的百姓紛紛走上街頭,悲戚嗚咽,一時間愁云慘淡,滿城哀歌。

“嗚嗚……大王,你怎么就此英年早逝?棄成都百姓而去?”

“唉……寇封這天殺的逆賊,不忠不義,竟然害死了如此寬hòu的大王,蒼天你實在是不長眼啊!”

“大王啊,你為何突然撒手而去?巴蜀百姓如喪父母,天地同悲乎!”

雨水淅淅瀝瀝的下,成都的大街小巷到處都是聞訊趕往漢中王府的百姓,上至白發蒼蒼的翁嫗,下至垂髫孩童,俱都冒著雨水痛哭流涕,悲痛欲絕。

陳平與李時珍等人逆著悲號的百姓,策馬徐行,在心中感慨道:“幸虧劉備稀里糊涂的死去,否則憑他在百姓心目中的威望,陛下想要徹底征服成都只怕絕非易事。”

一片哀歌之中,陳平等人策馬遠去,離成都漸行漸遠。

雨依舊下個不停,淅淅瀝瀝的雨幕籠罩著龐宅。

相貌算得上清秀,身材高挑的龐娟跌跌撞撞的闖進龐統的書房,失聲驚呼道:“兄長,大王果真去世了!除了滿城文武之外,百姓們紛紛涌了過去吊唁,我們是不是也該去看看,以盡冇為臣之道?”

“果然如此!”龐統一臉悲痛,拍案而起,“我當初就說過,憑劉辯的殺伐果斷,絕對容不下大王善始善終。我還猜測大王能夠安然無恙的度過三五年,至少天下統一之前劉辯不會動手,沒想到這才剛剛進城,就奪走了大王的性命,真是何其歹毒!”

龐娟替劉辯辯解道:“兄長,你錯了,真相已經查明,是劉封勾結西漢朝廷,覬覦漢中王之位,接受了蘇擒的。趁著酒筵舉行之際,利用斟酒的機會毒死了大王,甚至就連天子也昏迷不醒呢!”

“不可能!”龐統一口否決,“劉封又不是傻瓜,西漢現在已經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又怎么能賜給他漢中王?我看是劉辯利用漢中王的爵位勾結劉封毒死了大王還差不多!”

龐娟囁嚅道:“可是證據確鑿,法正大人、傅友德兩位大人從劉封家中搜出了蘇擒私刻的漢中王大印,里面還有蘇擒的書信以及毒藥,鐵證如山,容不得他半點抵賴。”

“可有劉封的供詞?”龐統依舊拒不相信。

龐娟搖頭:“劉封遭了天譴,被雷劈了!”

“被雷劈了?這么巧?”龐統連聲冷哼,“偌大的成都城里面有三十多萬人,為何不劈張三不劈李四,偏偏劈了他劉封?這里面必有蹊蹺,一定是有人故意殺人滅口,為劉辯遮掩真相。”

“你的意思是傅友德、法正他們已經倒向了劉辯?”龐娟一臉驚訝的問道。

龐統起身道:“大王之死,疑點重重。我不敢說猜到了真相,但絕對與劉辯脫不了干系!房喬、法正、張松等人都是聰明之輩,我不敢說他們都猜到了真相,但肯定有人明知故昧,明哲保身,換來自己的榮華富貴。”

龐統說著話便去心急火燎的收拾行囊:“這成都已經待不下去了,你我速速離開!”

“難道你我就不去見大王最后一眼了么?如此豈是為臣之道?”龐娟手撫腰間佩劍,并不同意龐統的做法。

龐統恨恨的道:“人死之后,縱然哭天嚎地,大王也聽不到了。那只是演戲給世人看而已,真正的忠臣應該查明真相,撥云見日,而不是讓大王稀里糊涂的死個不明不白。城內必有劉辯的內奸,遲了你我兄妹便再也離不開了!”

龐娟撅嘴:“哼……離不開就離不開,人家傅友德、張飛都降漢了,難不成天子會容不下咱們兄妹?”

“人生在世但求無愧于心,我龐士元管不得別人,但我卻管得了自己。大王待我恩重如山,不嫌我相貌鄙陋,不嫌我出身布衣,委以重任,幾乎言聽計從,我龐統絕不會為害死大王的仇人效力。”龐統飛快的收拾行囊,同時給龐娟講道理。

龐娟不想離開,繼續替劉辯辯解:“可是天子他也中了毒啊,聽說此刻正昏迷不醒。卞雀與李時珍離開王府之后馬上又去了東漢大營,我認為兄長你的猜測未必準確。”

龐統冷哼一聲:“一定是假的!劉辯至少裝了兩次死,一次是在虎牢關討冇伐呂布之時,一次是在交州與秦軍交戰,難保他不會再次詐死。”

“兄長打算去何處?東漢大軍席卷萬里,這整個天下遲早都是劉辯的,我們又能逃到哪里?除非解甲歸田,退隱山林!”龐娟堵在門檻上,依舊極力勸諫。

龐統麻利的卷起包裹背在肩上:“去冀州投曹孟德,去大夏投項羽,哪里都有容身之地!”

隨手拋起一枚銅幣,嘴里念叨道:“正面則去投曹公,背面則去投項王。”

伸手接在掌中,赫然是畫著圖案的背面朝上,便搖頭苦笑一聲:“看來這是老天爺要我去投項王啊,罷了罷了,那我就走一趟異域。”

龐娟苦求:“兄長,你這又是何必呢?從成都到大夏迢迢萬里,你一個書生能走多遠?就算大王是被天子算計的,別人都能裝作不知道,明哲保身,難道你就不能學學他們么?”

“不能!”龐統一口拒絕,“我龐士元的處世準則是‘士為知己者死’,大王待我恩重如山,我龐統寧死也不會為害死大王的人效力。石達開的軍隊估計此刻還未到涼州,我便快馬向北在雍涼境內等著他,會合一處。有石達開的隊伍墊底,我與他定然會受到項王器重,將來冇說不定還能查明大王死亡的真相。”

“兄長你別忘了,當初是你向大王建議調石達開回成都的。”龐娟一臉焦急的提醒龐統,“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萬一風聲傳到石達開的耳朵里,他豈會容你?”

龐統斬釘截鐵的道:“妹妹盡管放心好了,其一這件事除了你我兄妹與大王之外,再無第四人知曉。其二,我當初向大王提出此建議,也是盡臣子之道,防患于未然。而石達開寧愿遠走大夏,也不肯歸順劉辯,由此可見此人乃是忠義之輩。兄長只恨自己當初瞎了眼睛,到現在愧疚不已,若石達開知道了真相,我愿任憑處置,為自己的錯誤恕罪!”

“我不讓你走!”龐娟的淚滴在眼眶里打轉,伸開雙臂攔住龐統的去路,“此去大夏路途迢迢,我們兄妹弄不好會死在路上。”

龐統卻低頭從龐娟的腋下鉆了過去:“人各有志不可強求,兄長去意已決,娟兒你好自為之吧!”

在龐娟的哽咽聲中,龐統披上一件蓑衣,頭戴斗笠,翻身上馬消失在了朦朦朧朧的雨幕之中。

龐娟欲哭無淚,望著天空的陰霾,一時間不知何去何從?

漢中王府之內一片縞素,房玄齡、法正、傅友德等人盡皆穿上了白衣,在王府后院給劉備支起了靈堂,接受滿城文武以及鄉紳士族的吊唁。

雖然雨水下個不停,但此刻正值六月時節,卻依然酷熱難耐,房玄齡向眾文武道:“天氣炎熱,唯恐尸體腐壞,我等須當早日把大王下葬!”

滿堂嘆息與無奈之聲:“也只能如此了,我等盡早準備棺槨,修建陵墓,準備祭祀物品,早日把大王下葬了,也好讓他入土為安。”

滿屋之人各個愁眉不展,唉聲嘆氣,卻無人注意到床榻上的劉備手指微微動了一動。

在搜索引擎輸入 三國之召喚猛將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三國之召喚猛將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三國之召喚猛將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