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三國之召喚猛將

五百三十五 單刀赴會

更新時間:2015-09-17  作者:青銅劍客
孫臏正在黑風寨瑟瑟漏風的地牢中苦思脫身之策,忽然馬蹄聲驟起,就看到一個騎著白馬,手提長槍的游俠殺了進來。

劉辯長槍亂舞,銀光閃爍,須臾之間就把留下來看家的十幾個嘍啰砍瓜切菜般解決掉,在地牢中放眼掃了一圈,就看到了被捆在柱子上的孫臏。

“當真是天無絕人之路也!”

就在劉辯目光掃來的時候,孫臏的目光與他撞個正著,急忙大喊一聲:“俠士救命!”

劉辯翻身下馬,旋轉長槍機關,瞬間化作雙劍,“嗤嗤”幾聲將繩索割斷,道一聲:“我已將山賊悉數殺光,先生盡管寬心!”

孫臏四肢得脫,長舒一口氣。正要拱手致謝,卻由于被捆綁了一整夜,血流不暢,剛一動彈登時跌倒在地。

“哎呀……先生無妨吧?”

劉辯嚇了一跳,急忙彎腰去攙扶孫臏。這可是自己召喚出來的所有人才中智力最高的一個,萬一有個三長兩短,豈不讓自己抱憾終生?

就在劉辯彎腰攙扶孫臏之際,只聽“嘡啷”一聲,有一物品從袖子里墜落在地。卻是劉辯的隨身小印,由于和匪徒廝殺的激烈,慢慢的滑落到了袖口,此刻俯身之際不小心掉了出來。

“還沒來得及感謝俠士救命之恩,如何敢當恩公的攙扶?”

孫臏滿臉歉疚的把劉辯遺落的物體撿起,準備還給他,卻發現是一枚玉質的印綬,底端赫然用篆體字寫著“大漢皇帝,既壽永昌”。這是乾陽宮內務府特地為劉辯刻制的一枚印綬,方便天子隨身攜帶,給緊急奏折加蓋印章。

孫臏不由得一怔,剛開始還對劉辯的身冇份有些疑慮,以為他是一個江冇洋大盜,大漢皇帝怎么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這荒山野嶺?更何況這還是劉備控制的地盤!

可是當目光從劉辯的靴子上掠過,只見他足蹬一雙金黃冇色的靴子,左右兩只各自繡著一條吞云吐霧的騰龍,不由得嚇了一跳。

“啊……來的可是當今天子?”孫臏驚訝之余,半跪半坐的問了一聲。

劉辯暗道一聲真是粗心,急忙從孫臏手中接了印綬揣進袖子中,這才發現自己走的匆忙,竟然忘了把靴子換掉。不過轉念一想,自己本來就是想以真面目示人,讓孫臏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死心塌地的為自己效力,既然被他無意中得知,也算是天意,那就將錯就錯吧!

“不錯!朕就是大漢天子劉辯,無意中途經此處,發現有山賊攔路剪徑,便出手鏟除。”劉辯鎮定自若的承認了身冇份,并伸手把孫臏攙扶起來,“先生身體虛弱,就不必多禮了!”

“多謝陛下搭救之恩!”

孫臏又驚又喜,也不知道是倒霉還是慶幸,半個時辰之前還面臨著被人剜掉髕骨的厄運,心中哀嘆造化弄人,再也沒有機會出人頭地。沒想到一轉眼大漢天子冇竟然出現在眼前救了自己,這一切恍然如夢。縱然以孫臏的蓋世才智,也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

“我莫不是在夢中?”孫臏忍不住在自己的臉頰上扭了一把,頓時感到火辣辣的疼痛,方知眼前發生的一切都是現實。

看到孫臏迷迷糊糊的表現,劉辯心中暗自竊笑,想來大部分穿越者剛剛醒來之時都是這幅表情吧?

“先生勿要多疑,這不是夢境,這是現實!”劉辯面帶微笑,再次旋轉機關又把手中的雙劍變成了一條長槍。

頓了一頓,裝模作樣的問道:“我看先生一表人才,不知姓甚名誰,準備去往哪里,又因何被強賊綁到了山上?”

聽了天子的詢問,孫臏慌忙收了雜亂的思緒,作揖回答:“庶民青州鄄城人,姓孫名賓,此去漢中準備拜訪友人,不料遇上了強賊被擄上山來。若非陛下搭救,恐怕庶民此刻已成廢人也!”

“原來如此,強賊真是可惡!待朕掃平天下之時,定要肅清海內,再也不讓攔路剪徑的強賊有容身之地!”

劉辯一臉憤慨的樣子,話鋒一轉向孫臏發出了邀請,“我看先生一表人才,氣度不凡,朕正是用人之際,你到朕的麾下效力如何?”

孫臏聞言大喜過望,當即跪地稽首頓拜:“庶民愿為陛下效犬馬之勞!”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孫臏愉悅點10個,目前擁有的愉悅點已經上升到56個。且宿主成功搭救孫臏,孫臏的四維潛力變成如下數值——統率98,武力51,智力103,政治92。”

“請宿主注意,這是孫臏的潛力數值,已經遠超歷史原型的巔峰數值,孫臏的各項數值會隨著閱歷及磨煉而不停的變化,能否達到最高潛力數值,還需要看他日后的表現。”

“本宿主明白,孫臏為什么沒爆表?”劉辯一面伸手去攙扶孫臏,一面向系統提出了疑問。

“叮咚……系統提醒,之前介紹復活系統的時候,已經向宿主提示過,復活的前朝人物無論能力值多少,都不會造成系統爆表,請宿主謹記!”

孫臏謝過劉辯之后,一臉猶豫的提出了心中的疑問:“請恕賓斗膽詢問,不知陛下御駕因何出現在這荒山野嶺之地?而且還是孤身一人,賓百思不得其解,斗膽請陛下釋疑!”

是啊?朕為何出現在這荒山野嶺,而且還是敵占區,總得給一個合理的解釋吧?否則,以孫臏高達101的智力,弄不好會看出端倪來!

劉辯腦筋飛轉,很快就有了主意,煞有介事的道:“朕這趟來武當山腳下,乃是準備前往筑陽關羽大營,拜訪關羽!”

“拜訪關羽?”孫臏嚇了一跳,“臣雖然是山野草民,但對于戰局也十分關注。陛下的大軍正與劉玄德交戰吧,這關云長乃是劉備的結義兄弟,陛下竟然要去拜訪他?”

“對,拜訪關云長,而且還要單刀赴會!”

劉辯猛然想起了關羽單刀赴會的故事,本來是信口開河,此刻突然萌發了一個比獨闖土匪窩還要危險十倍百倍的念頭。

劉辯想到這里,心中的這個念頭更是無比強烈,如同燎原之火般不可撲滅。若是此計成功,百分之百能讓劉備和關羽的關系出現巨冇大的裂痕!

“先生既然投靠到了朕的麾下,也不是外人,朕就把我的計劃對你道來。這關云長乃是忠義之人,而且性格高傲,不肯做卑鄙之事,朕孤身一人去他的大營拜訪,我相信關云長不但不會傷害朕一根毫發,甚至還會派人馬把朕護送回境內!”

劉辯胸有成竹的把自己這個驚天計劃道來,甚至可以說這個計劃是被孫臏逼出來的,但劉辯憑著對關羽的了解,卻對自己的判斷確信無誤。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一晚上奔波了六百里路,總得干一件轟轟烈烈的事情!

饒是孫臏智謀過人,也是被劉辯的膽量嚇了一跳,身為天子竟然要孤身一人進敵營,這簡直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這不是天才就是瘋子!

“陛下不怕被關羽抓了,交給劉備么?”孫臏目光閃爍,提出了自己的擔憂。

“朕相信關云長絕不會這樣做!”

劉辯斬釘截鐵的給了孫臏一句回答,“等朕從關羽大營中走出來之時,就是斷劉備一臂之日!縱然劉備與關羽冇關系再鐵,也會出現裂痕。劉備輕則棄用關羽,重則將關羽下獄囚禁!”

“陛下好膽量,賓不及也!”孫臏并不認識關羽,自然不敢做出評價,但看到年輕的天子說的成竹在握,內心的熱血頓時就被燃冇燒了下來。

劉辯大手一揮,慷慨激昂的道:“若是朕能夠成功離間關羽,不僅能夠拿下襄陽、江冇陵,甚至還能從上庸長驅直入,直搗漢中!繼而進軍雍州,鏟除趙匡這個逆賊,再對長安、洛陽實現東西合圍。三年之內,必平天下!”

“陛下萬丈豪情,賓佩服的五體投地。”孫臏折服不已。

劉辯被自己燃情的陳述所感染,干脆繼續表演一番:“戰火四起,民不聊生!天下百姓皆是朕的子民,朕又怎忍看白骨露于野,千里無雞鳴的慘狀?為了早日結束戰火,朕何惜以身犯險?佛曰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為了天下蒼生,朕何惜一命!”

孫臏被感動的涕淚橫流,稽首頓拜:“陛下雄才偉略,宅心仁hòu,心系萬民!雖堯舜禹不及也,得陛下這樣的皇帝,萬民之幸也!”

就在劉辯慷慨激昂之時,姓薛的姐弟二人也跟到了山上,聽了劉辯的話驚訝的先是合不攏嘴,隨后又被劉辯慷慨激昂的演說感動的眼淚紛飛,嚎啕大哭。

姐弟二人跪在地上,泣不成聲:“陛下萬歲萬萬歲,你真是個好皇帝!天下早有您這樣的皇帝在位,也不會讓天下大亂,也不會讓盜賊橫生,我們的爹娘也不會死在山賊的刀下,嗚嗚……”

其實劉辯早就察覺到了這對姐弟來到了身后,剛才的這番話不僅僅是說給孫臏聽得,也是對她們姐弟說的。那白衣少女氣質不凡,溫柔婉約,讓劉辯看了頗為心動,此刻用自己的慷慨激昂來感染她,想必更是手到擒來!(

五百二十五偷雞不成蝕把米

呲牙咧嘴的任由醫匠給自己包扎傷口,韓遂的腸子都要悔青了。

知道馬超厲害,殺的異族聞風喪膽,畏如天神。可當年打的羌胡、匈奴屁股尿流,也有自己及部將的一半功勞,這又能說明什么,只能說明異族懦弱膽小,現在看來當初不過是狐假虎威罷了!

好幾個醫匠費了天大的勁總算給韓遂止住了血,斷腕上的紗布殷紅一片,令人觸目驚心,而韓遂整個人懨懨不振,臉色蠟黃,有氣無力的躺在虎皮座椅上休養精神。

如果世界上有賣后悔藥的,韓遂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買一顆,八部將瞬間被清零,幾乎變成了光桿司令,這是韓遂做夢也沒想到的,“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

早知馬超是找上門來的喪門星,哪怕送出十萬石糧食,韓遂也不愿意看到這一幕,只可惜世上沒有賣后悔藥的,曾經跟在韓遂身邊前呼后擁的八部將,如今已經灰飛煙滅,不復存在。

若說八部將死在馬超手下讓韓遂肉痛的話,那妻妾兒女讓馬超滅門,就讓韓遂的心裂成了八瓣。九個妻妾,五個兒子,最大的十五歲,最小的三歲,另外還有六個女兒;無一幸免,全部被馬超一槍一個窟窿,當場斃命,神仙難救。

想到這里,韓遂不由得老淚縱橫,涕流滿面,“馬超啊馬超,你真是心狠手辣,我韓遂只要一天不死,就早晚要你馬家血債血償!”

“報……啟稟主公!”門外響起了一名校尉的稟報聲。

韓遂抽搐了下鼻子,擦拭了下老淚,聲音嘶啞的喝一聲:“講!”

“因程銀、梁興等八位將軍全部死在了馬超手下,許多士兵沒了統領,又畏懼馬超之名,許多人打開城門,紛紛逃走了。”校尉沮喪的回復道。

“唉……果真是樹倒迷糊散啊,更何況我韓遂還沒死!”韓遂搖頭嘆息,滿臉無奈。

自己手下的士兵多是涼州人,本來就有許多不愿意來天水投奔趙匡,只是被八部將強行裹挾而來,無奈而從之。此刻八部將被馬超全滅,這些士兵立即抓住機會開溜。

“讓各部的校尉、軍候出面鎮冇壓!”韓遂抱著斷腕,強忍疼痛道。

校尉更加沮喪:“有許多校尉、軍候都逃走了,這會兒功夫至少逃散了兩三千人。”

韓遂大怒,嘶啞著咆哮:“讓成公英去督查,傳我命令,誰敢出城,立斬無赦!”

說曹操曹操就到,韓遂話音剛落,成公英就急匆匆的來到韓遂的房門外,請示了一聲得到答復之后方才進屋。問過韓遂的傷勢之后,這才道明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三國之召喚猛將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三國之召喚猛將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三國之召喚猛將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