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五百六十七章 貂蟬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張遼,陳宮等人將呂布攔住的時候,呂布都快氣炸了,一腳踹飛張遼,打了一個哨子,赤兔從天而降,當即翻身上馬,他現在就要去弄死張飛。∷

  “將軍勿要中計!”陳宮不惜釋放出超巨量的精神量,大有和呂布同歸于盡的趨勢。

  呂布心下一寒,對于這種距離根本沒有辦法躲,要真被陳宮將所有的精神意志塞到他的大腦,陳宮死定了,而他呂布也絕對不會好過。

  “你要阻我?”呂布咬牙切齒的問道,眼中閃爍著瘋狂,自己最看重的謀臣居然不幫助自己還阻止自己。

  “將軍,此乃郭奉孝之計,就是要逼得將軍怒火連天,氣急之下去和張翼德決戰,如此一來必中埋伏啊!”陳宮想都沒想就將此事扣到郭嘉的腦袋上。

  不知道為什么陳宮在呂布身上感覺到一絲殺機,但是現在得情況危急,他也沒有細想。

  “笑話,這天下有誰能擊敗我!”呂布狂傲的說道,雙眼之中流露出睥睨天下的威勢。

  “將軍必然是無敵于天下,但是不代表敵人會和將軍一對一進行致師。”陳宮說的很委婉,連春秋時期的官話都說了出來,盡可能高大上的平復呂布的惱火。

  “哼,就算他們用上小伎倆,我有胯下赤兔,絕對無人能攔住我。”呂布這個時候已經微微壓抑了自己的怒火,看在陳宮,張遼還有高順的面子上沒有直接沖出去。

  “將軍確實能縱橫天下,但是劉玄德麾下猛將如虎。且不言關云長,張翼德。單一趙子龍也能拖住將軍一時半會,要是再有兩員猛將輔助將軍未必能取勝。”陳宮苦勸道。要是現在呂布殺出去,陳宮覺得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準備都成了笑話,跟呂布單挑,誰信?

  呂布雖說憤怒,但是基本的頭腦還是有的,關張趙要真殺上來,別說是贏了,能穩住局勢不輸的太慘已經是呂布的能耐了,陳宮的話給呂布提了一個醒。

  “咚!”呂布憤怒的將方天畫戟朝著地上甩去。一道金光閃過方天畫戟整個埋沒在土中,而沒入的地方甚至有些因為高溫而晶化。

  赤兔馬不滿的打了一個噴嚏,他能感覺背上那個人原本戰天戰地的氣勢已經消失了,有些頹廢。

  “將軍還請靜休一夜,我們明日便去挑戰。”陳宮面色鄭重的說道,隨后眼中劃過一抹精光,既然如此不若推翻之前所有的謀劃,以奉先為中心訂制一個計劃。

  “好,我信你!公臺。明天我要見到張飛的人頭!”呂布雙眼冒著火光說道。

  “好,明天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陳宮盯著呂布說道。

  呂布冷哼一聲,狠狠地對著地面一跺腳,方天畫戟自己從地面里面電射了出來。扛起方天畫戟,呂布黑著臉拍了拍赤兔,隨后赤兔化作火線在天空之中滑出兩只火圈。然后便快速的消失了。

  在趙云的夜照玉獅子進階到內氣離體的時候,呂布的赤兔已經接近內氣圓滿的層次了。普通的內氣離體甚至打不過這一匹智商不錯的赤兔馬。

  呂布黑著臉朝著自己的中軍大帳走去,他的妻妾女兒也都在那里。現在憤怒得不到發泄的他只能去用其他的辦法消磨自己的怒火。

  “夫君…”貂蟬對著呂布盈盈一禮,“可是又因為軍務勞神,我煲了一些雞湯。”

  看到神色憂郁的貂蟬呂布的神色微微有些好轉,勉強扯了扯嘴對貂蟬笑了笑,接過雞湯大口的吃了起來。

  貂蟬默默地站在呂布的身后伸手攬住呂布腰腹,眼眸之中流露出一種傷感。

  “我為你跳一支舞吧。”貂蟬貼著呂布的肩膀輕輕地說道。

  “跳吧,我在看。”呂布抱了一下貂蟬然后有松開,這個時候雙眼已經徹底恢復了常態,一臉溫情的說道。

  看著貂蟬的舞蹈,呂布再一次出現了迷醉,當初他是為什么背叛董卓呢?為了大義嗎?不,他真的是為了這個女子,可惜魏氏無有失德,他也不愿意如此對待和他相處多年的正妻,一見鐘情的女子現在依舊只是自己的妾侍,沒有一個名分。

  貂蟬揮舞著絨扇靜靜的跳著獨舞,她喜歡看呂布如此欣賞她的眼神,當初的美人計,忠與孝,愛與恨終究難以超脫,至今糾纏在她的身上。

  緩緩地抬起自己的手腕,輕舞絨扇,貂蟬心思愈發的平靜,在她為了忠孝走向董卓的那一刻,呂布看著她的眼神讓她心碎,在呂布斬殺董卓之后,第一時間來見她的時候,她難以忘懷呂布雙眼的欣喜。

  在李傕反攻長安的時候,呂布戰敗仍然冒死殺回長安將她救出來的時候,貂蟬就知道自己今生的良人便是呂布,君不負卿,卿愿隨死。

  一曲終了,呂布平靜了很多,貂蟬的舞蹈總有一種安撫人心的力量,可惜卻只有呂布能看到。

  “看起來將軍已經冷靜了下來。”張遼對著陳宮說道,他也很擔心呂布單槍匹馬殺去和對方單挑,那絕對是在找死。

  “這樣就行了,你去整編陷陣營吧,還有魏續和侯成的麾下先有你暫管吧。”陳宮松了一口氣對著張遼說,他對于張遼非常的看好,比起高順那種特種兵頭子,張遼這種統兵大將才是陳宮最善用的。

  “也好。”張遼點了點頭說道,“魏續和侯成的麾下先由我暫管,至于將軍那里還請陳軍師代為交代。”

  “好,張將軍本就是呂將軍的親信大將,還請今日辛勞一日,將侯成和魏續兩人的麾下整合完畢,明日可能會用得上。”陳宮叮囑道,他已經思考的有些眉目了。

  郭嘉雖說擅長奇謀,了悟人心,不過統兵卻是他的一大短板,陳宮由此逆推,很快就有了一些眉目,與其長時間耗時耗力,還不若一開始就扼殺掉對方最大的優勢。

  “明天可能會用得上?”張遼皺了皺眉頭,但是看著陳宮鄭重的神色上猶豫了兩下開口說道,“我會盡力,但是我不能確定我能完成整編。”

  “既然如此,將軍還請盡最大努力整編魏續和侯成的殘兵,每多一人,我們就多一絲勝算。”陳宮拱手一禮開口說道,這種行為讓張遼倍感壓力。(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