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五百六十五章 匯合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手機請訪問  當夜果然無事,次日一早關羽按時拔營朝著張飛的方向緩緩進軍。

  張飛和許褚做完早上的搏擊項目之后一人扛著一個飯桶大口大口的吃著早餐,話說自從糧食充足之后,原本大漢朝的每日兩頓在泰山被陳曦的一日三餐徹底摧毀了,尤其是對于許褚和張飛這種,三餐不能少。

  “爽!”張飛將一扇豬排統統吃下去之后,又用雞骨頭剃了剃牙齒,一臉舒爽的說道。

  “你行,我發現你最近吃的比我還多了。”許褚甕聲甕氣的說道,對于她們這個層次的武者來說吃得多也就意味著戰斗力強橫,要是飯都吃不動了,哪里還能有力氣戰斗。

  “吃完我們繼續,我今天一定要將你給我的那幾拳頭還回去。”張飛揉了揉自己的像鋼針一樣的胡子,和呂布戰斗之前為了表現出自己的悍勇,一臉鋼針的胡子也沒有特意修整,看來特別的兇惡。

  “你等著,我還想還給你早上的大嗓門,震得我頭暈。”許褚三下五除二將特質大碗中的飯全部扒到嘴里,指著張飛說道。

  “消化一下,我們繼續打!”張飛哼哼唧唧的說道,他發現他現在貌似比許褚強了一些,不過不是生死搏殺倒也看不出太明顯的情況。

  “張將軍,許將軍,關將軍有傳令兵到達。”陳熾走了進來,看著大帳里面一片狼藉的情況,皺了皺眉頭。

  “二哥來了!”張飛雙眼一睜,一股悍勇之氣迎面撲來。“哈哈哈,二哥終于來了。老張我等的都不耐煩了,該死的呂奉先。我這次一定要和你見個高下!”

  “關將軍什么時候到。”許褚撓了撓后腦勺問道,他和關羽也挺熟的。

  “下午未時就能達到,至于我們現在的營寨,我當時修建的時候就考慮過這個情況,容納關將軍的士卒綽綽有余。”陳熾面帶得意地說道。

  張飛和許褚都有些尷尬,整個營地建設都是陳熾一手完成的,而張飛和許褚每天不是吃吃喝喝,就是提著矛,拿著刀進行大戰。

  “二位將軍無需在意。我本身從青州調來就是來做這些的,畢竟這里身處兗州,乃是呂奉先的地盤,而陳公臺此人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然是一擊必殺,所以才由我前來作為別部司馬。”陳熾在提起陳宮的時候微微有些忌憚,陳公臺之前在兗州的驚艷表現也算是流傳甚廣。

  “多謝陳長史…”張飛鄭重其事的說道,對于文臣張飛一直都很照顧,對于陳熾這種將營寨搞的讓人沒有攻擊欲望的奇葩。張飛自然是心悅誠服。

  “不用客氣,張將軍和許將軍還是準備一下,若是讓關將軍看到你們兩位在營寨之中喝酒,呵呵呵。”后面的話陳熾沒有再說。但是其中蘊含的意思那是不言而喻。

  “我們兩個馬上打掃干凈,酒還請長史幫忙收好。”張飛趕緊說道,他對于孝悌之道還是非常看重的。他二哥可是絕對不容許在戰爭期間喝酒的,要是被抓到。張飛覺得關羽那種冷厲的眼光讓他能愧疚死。

  陳熾沒有再說什么,該交代的已經交代了。至于其他的他不用太過關注,他的任務就是在劉曄離開之后,郭嘉來之前穩住局勢,不要讓陳宮抓住戰機將張飛打的潰敗。

  雖說不管是張飛還是關羽統兵能力可謂極佳,但是要說玩陰的,陳宮只要有一員聽指揮的大將,以及相當數量的大軍,坑死關羽張飛并不是沒有可能,奇謀這種東西有時候具有顛覆性的效果。

  另一邊呂布,張遼,高順也已經匯合到了一起,不過相比于呂布的意氣風發,高順的沉默寡言,張遼就有些苦澀了,他連自己怎么輸的都不明白。

  “將軍,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經處理完畢了,先登短時間無法再次出現在戰場了,不過魏續和侯成已經戰死了。”高順平靜的給呂布匯報著軍務。

  “什么?怎么可能?”呂布面色漆黑的看著高順,“有你的陷陣在場,魏續和侯成怎么會死!你不是已經擊潰了先登了嗎?別告訴我這個世界上有人能在兵力不及你和狼騎總合的情況下硬碰硬擊殺掉屬于你一方的將校,這種話我不信。”

  對于先登被高順擊敗,呂布根本沒有絲毫的懷疑,在他的印象里這屬于理所當然,令他震驚的是魏續死了,要知道魏續不僅是他手下的八健將之一,而且還是他的小舅子,要真有危險,呂布也會派魏續去。

  “將軍,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這個時候郝萌站了出來將整個過程說了一遍。

  畢竟高順要是倒了,人家軍權一丟也就沒事了,呂布再怎么看高順不爽,除了扒掉高順軍權,還真不會去特意處置高順,而高順也早就習慣了沒有兵權,如此一來到時候背黑鍋的肯定是郝萌了。

  “哼!”呂布冷哼一聲,郝萌的耳邊像是猛地出現一陣炸雷,不過郝萌的話讓呂布不能亂發脾氣,只能如此來表示自己的不滿。

  “高順,你出兵不利,責你即日起返回濮陽,等待命令,至于陷陣…”呂布一眼掃過面前的諸將,最后落到張遼身上,“陷陣先交于文遠率領。”

  “喏。”高順神色淡漠的說道,對于兵權被削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覺,這種上上下下的日子他早就過的習慣了,至于如何訓練陷陣,就算沒有他,那些陷陣老兵也會自己去尋找新兵訓練之后填補其中。

  陳宮皺了皺眉頭,他剛想勸說,呂布就將命令下達了,礙于人前需要給呂布留下威望,心下只能嘆氣,打算先委屈一下高順,等回頭私底下再勸說呂布,不過陳宮很慶幸高順對于呂布的作風并沒有絲毫的不滿,于是更為感嘆,有這種忠勇的手下,呂布卻不敢任用。

  “將軍還請收回此命令,文遠此次出征本已是損兵折將無有絲毫功勛,豈能竊取恭正麾下。”張遼低著頭說道,直到現在他還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輸的。

  “嗯?你不愿意?”呂布掃了一眼張遼神色有些陰郁,對于張遼的不識趣有些不滿,他的麾下他想給誰就給誰,作為被賜予者,有什么資格指手畫腳。(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