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五百零三章 又一塊拼盤到手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盧尚書之子?”陳曦好奇的看著這個和陸遜差不多大的少年,這位在這個時代不有名,在九品中正的時代非常有名,門閥制度的奠定人之一,政治權斗高手。/

  “嗯,我和子干、慈明曾為同學,相識甚久,子干去世之時,慈明族孫荀公達尚在長安,于是就將兒子托付給慈明代為教育。”老頭搖著頭說道。

  “…”陳曦稍微一想就知道這位說的老師是誰,陳寔,他的叔祖,不過這位徒弟太多,誰知道面前這位是誰。

  “自然我從遼東前去看望慈明,慈明就讓我將之帶到泰山了。”老頭提起身旁這個小孩神色有些無奈,“本應該前往泰山拜訪鎮東將軍,可惜,子家在我看來仍需要代為管教一段時間,否則恐怕會令鎮東將軍不滿。”

  陳曦這個時候已經猜到這位的身份了,同樣也明白荀爽為什么會讓王烈將盧植的兒子帶到泰山,因為劉備現在可以算是盧植最優秀的弟子,古代奉師若奉父,自然將自己兒子交給劉備算是最正確的打算。

  “我看這孩子很機靈,很有靈氣,不若交給我管教如何。”陳曦盯著在那里眼睛滴溜溜直轉的盧毓,這位可是從一無所有歷經魏國五位君主,最后締造了盧家這個五姓七家之一的超級權斗政治家,比政治斗爭,這位絕對是超級高手。

  至于人家老頭子不愿意自報家門,陳曦也不會戳穿。老人家做什么都是應該的,現在的他的目標是將這個盧毓弄到手,這可是真正的權謀大家。

  王烈很明顯有些猶豫。他將盧毓留在身邊,而將盧家其他人留在泰山的主要原因就是盧毓有些蔫壞蔫壞的,雖說為人孝悌有道,但是這個心性可能因為小時候受到過巨大刺激明顯有些問題,為人看似陽光,但是總有點陰測測的。

  王烈本著對盧植負責的想法,希望能將盧毓掰回到正道。不說別的,至少不能像現在這樣蔫兒壞,借刀殺人。借勢壓人,驅虎吞狼,上房抽梯,學的沒有幾個是正道。想到這里。王烈就一肚子火,荀爽就是這么教育盧植的兒子?

  總之盧毓很不正常,王烈的打算就是自己將他帶在身邊,好好教育教育,至少不要讓盧毓的本性出現陰鷙的問題,就現在而言,盧毓只能說是自我保護的本能,性子還沒壞。就是小時候經歷的有些多…

  不過想想也正常,一個少年七八歲他父母雙親死了。十歲不到兩個哥哥死了,然后照顧嫂子侄子,這娃要是能正常長大都不容易,更何況將零落的盧家發展壯大。

  “老丈可是有什么不放心的地方,說出來說不定我能幫你解決。”陳曦笑著說道,盧毓確實不差,但是要看跟誰比啊,玩陰的賈文和才是神人,一句“公不見袁本初,劉景升乎”讓曹植徹底沒希望了,這么好的孩子,修什么德啊,多有在黑暗路線發展的天賦,浪費了不好。

  “…”王烈皺了皺眉頭,他不好給陳曦說盧毓的問題,但是看陳曦感興趣的表情,王烈也自覺不好解釋,良久之后開口問道,“若是此子交個陳侯管教,陳侯打算教他什么,是以立德為主,還是立行為主。”

  “教權謀,為官自保、調和派系之道。”陳曦毫不猶豫的說道,盧毓就是走這個的好苗子,肯定要發揮自己的專長,歷史證明這位就是實打實的權謀斗爭的高手,從曹操時期混到司馬昭時代的不倒翁。

  陳曦可沒有亂說話,派系這個遲早會有,短期內估計看不到,但是隨著劉備實力的逐步增長,派系出現幾乎已經是必然了!

  以關張趙為首的武將還有以陳曦為首的文官組成的元老派在十年內會有絕對鎮壓所有派系的優勢,但是之后隨著十三州逐漸拿下,要鎮壓所有派系就成玩笑了。

  這個絕對少不了,陳曦一開始打算讓諸葛亮作為調和派系,化解以后沖突的中心人物,但是總覺得有些浪費,有些牽制諸葛亮的心力,而自從見到盧毓,陳曦就發現,盧毓比諸葛亮更適合戰斗,這位可是歷史上極少數從朝代初期到朝代末期一直青云直上的政治達人。

  要知道這位開始為官的時候,除了父輩給殘留下來的十年前的人脈,其他的一無所用,最后硬是幾十年間就鑄造下了不下于豪門的根基,這官場戰斗力絕對夠!

  “這個…恐怕不行。”王烈一愣,隨后側頭看向跪坐在自己身邊的盧毓,他不希望盧毓變成那種面黑心狠的人物,但是不得不承認,陳曦說的很對,權謀,為官自保、調和派系確實非常適合盧毓。

  “行與不行,老丈說了未必有用,以您的心性,這位想要離開恐怕也不會攔著吧。”陳曦笑著說道,“為何不問一下這位自己的想法,以您的德行,自然明白路只有自己走才有用,庇護在您的雙翼之下,真的合適?”

  王烈長嘆一口氣,側頭看向盧毓,“子家你自己選擇吧,是跟我修德消磨掉心中的戾氣,還是跟陳侯修習權謀之術,在那條路上走的更遠。”

  “多謝叔父近日以來的照顧,我愿隨陳侯修習權謀之術,德行,我自覺只要無愧于心即可,即使有一天臟了我的手,但是我相信我不會迷了心。”盧毓跪在地上對著王烈鄭重的叩首道。

  “說得好,你最適合駕馭權謀,讓其操控在你的手指間,而不是像別人一般被權謀迷失雙眼。”陳曦笑著說道,“盧子家是吧,回泰山之后我會為你找一個最適合的老師,由他教導你,八年內你需要出師。”

  賈詡的權謀很好,但是為人以自保為重,而盧毓則相反,他需要戰斗,只有不斷的戰勝別人,才能壯大自己,才能讓自己不會在落入少年時的窘境。八年后,各方派系抬頭的時候,便是陳曦給盧毓準備好的舞臺。

  “好。”盧毓平靜地說道,面上浮現一抹令人感覺到無害的笑容,之后默默地起身,又對王烈行了一禮,最后才朝著陳曦走了過來。

  “老丈您且放心,盧子家必然會走出一條堂皇大道,對于他來說權謀是玩具,而不是生命最重要的東西,他不會迷失在其中的。”陳曦眼見王烈微微有些不安于是開口說道。(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