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四百五十九章 陸家消息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陸俊雖說不理解他父親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看他父親那種qing況就知道他應該將對于蔡琰的心思全部掐滅,看來他兒子陸遜是無福消受了那等美人了。

  “糜家吧,到時候你去和糜子仲商討一下。”陸康嘆了口氣,糜家在他看來各個方面都是最合適的,既不是攀附,也不損身份,更重要的是糜竺在劉玄德麾下一gan文物群臣之中非常的低調。

  “也好。”陸俊點了點頭說道,“糜家,糜子仲卻是一個君子。”

  之后陸家父子便也沒有再說事qing,找了一個死士去探查qing報,剩下的時間便像是一個地主富戶的老爺子一般斜靠在門外的大石頭上,面上遮著一個操帽懶洋洋的曬著太陽,時不時的身旁過路的莊戶輕聲輕腳的移開,沒有人想過,這懶洋洋的曬太陽的老者會是陸康。

  “時間差不多了,今日若還是沒有消息,我們就撤吧,江夏郡距離廬江太近了,又是順流而下,我們再繼續呆下去,恐怕搞不好就要和孫伯符的江夏水軍正式交手了。”陳曦嘆了口氣對著甘寧說道。

  “也只能如此了,以后我要是見到陸季才肯定要好好揍他一頓,我這么努力來找他,他居然不出來。”甘寧也是無奈的說道,他不是笨蛋,在廬江呆的時間越長,他們被伏:

  擊的可能性就越大,危險性就越高。

  就在陳曦和甘寧想著到時候是分批撤離還是當夜毫不掩飾撤離的時候,甘洛出現在了賬外。

  “呦?甘洛該不會找到了吧。你這個時間卡的好啊。”甘寧第一時間詢問道,甘洛最近被他罵了好幾次,都不怎么出現在他面前了。而現在還敢出現,自然是有好消息才敢出現。

  “有了陸家的消息了,文向將你抓住的那個家伙帶進來。”甘洛面上一喜,并沒有正面回復甘寧的問題,只是對著zhangpeng外吼道。

  很快一個身形健碩的漢子押著一個有些像是莊稼漢的人進來,“徐文向見過甘將軍,見過陳軍師。”

  “甘將軍。我是老爺的貼身護衛,以前我們見過面的。”那個莊稼漢打扮的漢子一見到甘寧大喜道。

  甘寧一挑眉,想了又想。“陸良?好像是這個名字,陸兄和老太爺沒事吧,帶我去找他們,大爺的。我找了好久了。今天都準備走了,你才出來。”

  護衛有些尷尬,他不叫陸良,不過這個時候不是解釋這個的時候,只要甘寧認出來那就是好事,他也沒想到自己偽裝的那么好居然會被人看出來,然后被徐盛抓住扭送過來,他開始還以為是孫策軍。沒想到居然是甘寧的部下。

  “放了,放了。”甘寧視意徐盛將對方放掉。“你叫徐文向,唔,上一次你俘虜了趙儼,輔助我軍拿下了彭城,沒有給你什么獎勵,你這次也算是救了陸家,等回來泰山調配到戰船,你做新船的船長吧。”

  甘寧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水軍現在戰船每一艘都是有主的,而且就甘寧看來也都還很合適,也沒有那個船長讓他不順眼,所以要提拔現在已經相當于屯長的徐盛,最好的選擇就是送他一艘軍艦,讓他將他那一屯人塞到那艘新軍艦帶領的小艦隊里面,至于其他的獎勵都有些上不了臺面。

  徐盛聽完面露驚喜之se,就算是一艘小軍艦,帶上一堆小帆板,將他五百人拉上之后,看起來那也叫一個氣勢洶洶。

  “甘將軍,我主家并未有大礙,除了老太爺被花ng蓋氣勢所傷,其余人等皆未有si毫損傷,最近幾日皆是在廬江城西的小村莊之中。”被甘寧稱作陸良實際上叫做陸明的護衛抱拳一禮說道。

  “哦,那這樣就太好不過了,走我們去接陸家。”甘寧大笑道。

  “興霸,收拾營寨我們準備撤退,讓文向和甘洛去接陸家,我們全軍拔營,如果我們也去的話,會給那個村莊的莊戶造成麻煩的。”陳曦擺了擺手,他已經明白為什么之前在城西村莊里面搜索的時候沒有搜索到陸家。

  “哦,甘洛,你跟文向一起去,將陸家人帶走,不要影響村莊里面的百姓就行了。”甘寧擺了擺手,他也明白陳曦是什么意思了,周瑜和孫策可能不會在意那個村莊的百姓,但是底層的官員未必不會遷怒。

  周瑜和孫策站在城頭看著遠處正在收拾營寨的劉備軍,孫策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公瑾,你說他們怎么又要遷營啊,又不正面交手,拆營是在沒意思。”

“不是遷營,而是要撤離了,陳子川將時間掐的很好,再晚一些我們江夏的水軍就到位了,現在的話,等他們的水軍出巢湖  u長江,我們的水軍也只有第一部的先頭部隊到了,陳子川也在忌憚我們。”周瑜搖了搖頭說道。

  陳子川這個人很謹慎啊,不過先不說其他的,我根本不可能將伯符的老底掀出來的,伯符的實力只有壓制在袁公認可的范圍才行。周瑜默默地想到,不過如此謹慎的話,要對付就困難了很多,但相對來說危險性也就低了很多。

  周瑜的想法在常規qing況并沒有錯誤,但是放在陳曦身上那就非常的不合適了,因為陳曦自知自己的智力并不如這些頂級人物,所以他會去謹慎的應對這些人,之后靠經驗,而非智慧,甚至是無腦平推去擊敗對方。

  對于一個智者來說,最悲劇的一點就在于,明明你每一方面都比對方強,甚至你自己每一點都能稱之完美了,但是你卻無法真正的勝過對方,就算是贏了也僅僅是小局,你絞盡腦汁想出的兵法奇謀也僅僅只能讓自己茍延殘喘,戰略上的大局永遠也扭轉不了。

  周瑜至今為止并沒有那種感覺,江東荊襄的才子最多如龐統一般讓他驚艷,但是任何一個和他對上的智者,沒有一個讓他感覺到沉重的壓力。

  年少輕狂的周瑜,溫文爾雅的外碑下有一顆驕傲的心靈,他需要挑戰,需要壓力,需要證明,江東、荊襄、袁術這些低難度的挑戰,讓他感覺不到si毫的興奮,即使在別人眼中驚艷無比的戰斗,也無法刺ji到周瑜那顆驕傲的心靈。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