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二百零七章 公孫瓚的氣勢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陳曦默默地將酒飲下,然后面上浮現一抹微笑,“雖說我很想說謝謝,但是…”

  “用不上是吧!”劉備也現了陳曦面上的笑意,深明陳曦習慣的他,自然明白陳曦想說什么。

  “還真用不上啊!”陳曦看著劉備平靜的說道,“雖說略略有些出估計,但是很明顯他們選擇的時機不對,只能顯露出來他們的愚蠢,使功不如使過,此次過后只要有愧疚的儒生士子就是我們需要的。”

  “子川,你的思維和我們完全不同。”劉備苦笑著說道,“在你的手上我沒有見到過禍事。”

  “有禍事,不過禍兮福所倚嘛,至于思維的話,可能是我看問題的角度有些不同。”陳曦隨意的說道。

  “既然子川無礙,那么我也就不多打擾了。”劉備原來還打算和陳曦聊聊天,雖說陳曦現在已經無礙了,但是多聯絡一下手下的重謀也是應該的。

  不過眼尖的劉備,無意一瞟就看到了躲在柱子后面的繁簡,于是做了一個動作,示意陳曦還是去安撫他的妻子去吧。

  陳曦頭都沒回,看劉備那種神情就知道誰在后面,笑了笑做了一個動作,然后將劉備送到了門外,果不其然許褚已經站在了門口,還真是有夠邪門的了。

  在陳曦這邊看到希望的時候,幽州那里太史慈帶著一千人在說服了田楷之后總算是親自押送著糧草到了前線,不得不說接近五個月不停歇的戰斗。幽州很明顯的破敗了很多。

  之后將糧草送到大營之后,原本應該回去的太史慈打著觀摩白馬義從作戰的恭維旗號很簡單的留在了公孫瓚的大營中,不得不說現在得公孫瓚對于友軍。除了袁術之外都還是很好說話的,尤其是劉備這種不惜余力大力支持糧草的好隊友。

  正因為這樣太史慈雖說是作為押送糧草趕來的友軍,公孫瓚還是特意給了他一個席位,讓他有資格旁聽,而且上戰場的時候還允許太史慈也去練練手,還給弄了一小隊白馬義從讓太史慈跟著大部隊好好觀摩一下自己是怎么吊打袁紹的。

  太史慈在界橋呆了十天,這十天看到的全部都是公孫瓚吊打袁紹。打的袁紹完全無還手之力,而且有些時候白馬義從甚至都殺入了袁紹大營,不過每一次袁紹都是死撐了下來。看起來好像再一把力就能干掉袁紹,可惜每次都差那么一點。

  這形勢好的簡直讓太史慈不知道該說什么,白馬義從一旦動起來簡直就一片白色的浪花,嘩啦啦的將人淹沒。左翼五千。右翼五千,直接開過去就夠碾平了!這怎么可能輸,于是太史慈在這里的生活也挺舒服的,至少不擔心在歷城那里張頜和高覽那種沒完沒了的偷襲。

  這怎么可能輸?太史慈望著又一次小規模接戰被白馬義從打的差點潰逃的袁紹軍古怪的想到,若非陳曦一口咬定公孫瓚必敗,太史慈早就將此事撇在了腦后,畢竟就現在這形勢,袁紹基本不可能再撐幾日了。

  “子義如何?”公孫瓚站在高坡上指著那一片白色的浪花狂傲的問道。“我軍雄壯否?”

  “白馬義從,可謂天下精銳!”太史慈沒有絲毫阿諛的說道。這句話當真是實話實說。

  “哈哈哈!”公孫瓚大笑,“我公孫伯圭麾下第一強兵便是這白馬義從!這可是我用塞北胡人的鮮血磨煉出來的雄兵,每一個在塞外都可以一當十!”

  太史慈笑了笑,公孫瓚這話雖說很狂妄,卻也是實話,可能單獨一個士卒無法做到以一當十,但是當過千的白馬義從馳騁在北方草原,殺出一比十的戰績完全無壓力,要知道公孫瓚的白馬將軍可不是別人給的,而是硬生生用胡人的鮮血堆積起來的,殺到北方胡人,不管是鮮卑,烏丸,匈奴見了白馬就跑路的地步。

  從這一方面說的話,曾經在幽州居住過的太史慈實際上很敬佩公孫瓚,雖說殺性大了一點,但是確確實實是保衛了幽州百姓,這也是為什么太史慈愿意接受保護公孫瓚這個任務!

  “塞北苦寒,胡人肆虐,若非公孫將軍幽州北部大概早就遭了胡人的毒手。”太史慈也屬于鐵血派,自然也是看不慣劉虞的安撫手段,畢竟不論怎么安撫,總是有胡人進行劫掠,在太史慈看來劉虞的手段完全是治標不治本,純粹是混政績的手段。

  “胡人!”公孫瓚眼中閃過一抹寒光,“哼,有機會我一定要打到北海,將那群畜生全部干掉!只有死了的胡人才是好胡人!”

  隨后公孫瓚好像想到了什么,從自己的懷里掏出一張紙遞給太史慈,一臉森寒的冷意,“看看南匈奴那些家伙的提議,我想這個時候鮮卑他們也蠢蠢欲動了吧!”

  “這種事情豈能答應!”太史慈眼中也閃過一抹冷鍋,南匈奴開口說袁紹掏多少東西請他們幫助他攻打公孫瓚,他們看在和公孫瓚無冤無仇的份上,只要公孫瓚給他們多少東西,他們愿意幫助公孫瓚揍袁紹。

  “無冤無仇?我手上沾染了多少匈奴人的血我都不知道!我不介意在擊潰袁紹的同時再做掉一個添頭!”公孫瓚冷笑著說道,“和胡人合作,我公孫瓚還不屑為之!”

  “對了,公孫將軍,劉幽州一事你打算如何處理?”太史慈聽到公孫瓚的回答放心了不少,于是換了一個話題,相對于公孫瓚會找胡人助戰這種不靠譜的事情,幽州牧劉虞和公孫瓚的政見不和才是大問題。

  提起劉虞,公孫瓚瞬間臉就黑了,眼中毫不遮掩的流露出惡意,心中暗暗決定回去就做掉劉虞,他在前面打胡人,劉虞扯后腿,他在后面打袁紹,劉虞扯前腿,真心沒完沒了了!

  太史慈一看公孫瓚的眼神就知道公孫瓚的打算了,心中暗嘆陳曦猜的真正確。

  “公孫將軍若是覺得此事麻煩可交由我來處理,玄德公和劉幽州乃是同宗之誼,且當今天下皇室晦暗,正需要像劉幽州這種德高望重的漢室宗親輔佐,所以我主希望公孫將軍能手下留情,允許我將劉幽州帶回泰山,然后送往長安。”太史慈將陳曦的交代說了一遍,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公孫瓚聽完一怔,隨后大笑,“玄德不愧是吾弟,區區劉伯安一事就交于玄德處理!”

  公孫瓚只是直腸子,并不笨,他純粹是被劉虞惹毛了,干掉劉虞這件事根本沒經過大腦,怒火中燒直接拔刀就上,壓根沒去考慮這件事會有多大的影響。而現在太史慈點明,公孫瓚自然就醒悟了過來,瞬間就會去趨避這一個巨大的災禍。(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