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八十九章 籠中囚花,金絲雀的幸福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本著先回家安慰一下妻妾的想法,陳曦撇了劉備之后第一時間回到自己家里,話說自己好幾億錢運回來,也不知道繁簡將錢藏到了哪里。

  “老爺回來了。”陳老伯看到陳曦回來笑著招呼道,話說陳曦總算脫離公子這一級別了,不過十八歲的老爺,這個還真有些寒磣。

  “陳老伯,你多休息一下,看門這種事情就交給護院,你好好的養老得了,你是管家不是看門的,過兩天我給您找一個美姬,你趕緊再要一個兒子,頤養天年算了。”陳曦一臉笑意的說道,作為他爹時期的管家,而且多年任勞任怨,陳家衰敗的時候也不曾離棄,怎么也不能讓人家絕后。

  “怎么能讓這群小子看門,萬一沖撞了就不好了,老爺現在已經是侯爺了,怎么能讓這群不懂事的小子看門。”陳老管家回頭看了一眼那些筆挺的護院,甩了一下袖子,很明顯,這群護院之中絕對之前有人沒看好門。

  “行行行,過兩天我給你在大院修一個小屋算了,這樣也就不用站在門口等了。”陳曦妥協道,畢竟陳曦也認為陳管家辦事要妥當的多。

  “奴婢見過老爺。”剛剛跨進內院,四處就是鶯鶯燕燕一群頷首俯身的問候聲。

  陳曦感覺自己的眉毛在不斷的跳動,比起自己上次回來,貌似家里的女的又多了十幾個,而且長得居然還都很標致,什么個情況?

  陳曦有些無語,心道八成又是劉備無聊給家里塞得吧,本身家里就兩個男的,一個作為管家的陳老伯,兼職看門。基本不進內院,至于護院什么的陳曦根本就沒有予以計算,現在的話嚴重陰盛陽衰了。

  統統變成通房丫環算了…陳曦邪惡的想到。不過也就是想想,就他這個身體素質。搞不好會虧空的,三五天去青樓還行,天天去,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要躺上了,他可不是郭嘉那種將風流當作習慣的人物。

  “簡兒,家里怎么多了這么多婢女?”陳曦推門而入,繁簡果然坐在床邊繡花,不過比之前手指上多了一個頂針。省的針尖又扎到手指上,話說陳曦弄得這東西普及率非常高,由此可見,這個時代基本上是個女的都會繡花,后世啊…

  “哼,我哪知道?”繁簡嘟了嘟嘴很是不滿地說道,回來第一件事不問她最近過得怎么樣,居然問家里的婢女怎么回事。

  陳曦翻了翻白眼,繁簡你要是不同意,這些婢女要是能進陳家才怪。不過他也沒有猜繁簡心思的想法,雖說繁簡心思比較單純,猜一猜也能猜到。不過猜到了就不好玩了,唉女生啊…

  陳曦一番好說歹說,總算是從繁簡嘴里將整件事情原委掏了出來。

  陳曦家里新多的十幾個侍女,有八個是前一段時間劉備回來的時候賞的,劉備給人賞的婢女肯定都是上等的,雖說肯定遠遠不及蔡琰那種才女。

  剩下來的十個有五個是張氏送過來,連帶著還有一些其他的禮物,剩下的都是上次陳曦沒錢準備霸王嫖那個地方的老媽媽給送的,從十一二歲。倒二十一二歲都有,還都是清倌兒。這手筆已經很大了。

  不過回頭繁簡就告訴陳曦那間原本在犄角旮旯小巷子里面的滿香樓開到了主街道,而且占據了一個相當好的位置。陳曦實在是不想說什么了。

  陳曦連用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怎么回事,八成是自己這群人去收拾袁術的時候,魯肅一個人玩命的工作,眼見對方拿著陳曦的條子來換地方,根本就沒問對方是干什么的直接在主街道上給批了一塊地方,畢竟陳曦的面子是要給的,然后這間青樓就出現在了主街道上。

  至于對方一開始就打算換一個好地方這種事情陳曦根本就不會去想,不是他將整個漢代商人想的多高尚,而是一個商人敢于打一個實權侯爺的注意?

  開什么玩笑,分分鐘碾死你,就跟這個時代的世家做生意,從來不擔心有人將自己的錢款卷走一樣,不是因為他們將商人的德行操守看的多高,而是人家能分分鐘碾死你們這群商人,就像糜家,若非有劉備在后面撐著,五大豪商啊,分分鐘讓甄家碾死在冀州真心無壓力。

  “夫君,那個條子真的是你寫的嗎?”繁簡坐在陳曦的懷里,用手撫著陳曦的胸口有些好奇的問道,不過那蓄勢待發的手型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那是為了給坦之贖人,我身上不是沒裝錢嗎?”陳曦干笑了兩下,發現繁簡不冷不熱的看著自己于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你覺得我信嗎?”繁簡盯著陳曦問道。

  “大概不信吧,不過也沒什么。”問第二遍陳曦也就懶得裝怕怕的表情了,無所謂地說道。

  繁簡一愣,原本準備的動作也做不下去了,就那么坐在陳曦的腿上,盯著陳曦不說話,良久之后幽幽的開口,“夫君,簡兒就這么不討你喜歡嗎?”

  “說不上討厭,也說不上厭煩。”陳曦的神情很古怪,他很清楚這個時候冷處理的效果很好,除了會傷感情,但是有些事情必須說清。

  “有些事情既然你已經知道了,就不要問為好,做好你該做的事情,我說的是真的,不想解釋,而且這么長時間,你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沒必要問我,其實陳蘭很好,從來不問這些東西,你應該很清楚,家里我除了陳蘭誰都沒碰,外面什么樣,你該知道的也都知道。”陳曦淡然地說道。

  “允許嫉妒,也允許不滿,但是請做好你本職,這個時代就是這樣,我做好了我該做的事情,也請你做好你該做的,不用擔心,沒人搶得了你的正妻位子。”陳曦也知道家里出現這么多女的,對于繁簡這個還沒嫁過來的主母有多大的影響,畢竟張氏所送的女子很明顯是經過特殊培訓,而且知書達禮的角色,這讓繁簡很有壓力。

  繁簡委屈的看著陳曦,雙眼充滿了淚水,陳曦嘆了口氣,小女孩就是麻煩,一把抱到懷中,輕聲的在耳邊說道,“簡兒,你不需要那樣,我能給你的只有正妻位置,沒有任何人能奪走的,我說不出愛你這種話,我只能保證你想要的。陳家,永遠都是你主內。”

  “算了,以后搬到我那里住吧。”陳曦直覺告訴自己,這大概才是最簡單的解決方式。

  繁簡趴在陳曦的肩膀上嗚嗚的輕哭,她很委屈,看著家里一天天多起來的侍女,還有很久都見不到一次的夫君,很現實,也很簡單。

  陳曦對她沒有絲毫的約束,這讓繁簡很沒有安全感,而且陳曦也沒有為她保證過任何東西,就是接到了泰山,陳曦每一次出去身份都會出現一次變化,原本一個落魄的陳家公子,到現在已經成為了侯爺,每一次回來,繁簡都會覺得自己和陳曦的差距在不斷變大。

  陳曦又很少和繁簡住在一起,雖說和陳蘭住在一起的時間也不多,但是只要人在奉高,隔三差五就會在陳蘭那里休息,而繁簡這里,陳曦很少過來。

  “好了,別哭了,你所想要的,我都會給你的。”陳曦將繁簡抱起,用拇指給繁簡擦拭掉淚水,看著面前的女孩,十六歲的花樣年華,放在他當初的時代也不過是高中生罷了,在這個時代則要顧慮太多的事情。

  繁簡的淚水大滴大滴的滾落了下來,好像要將這一段時間所有委屈全部用淚水沖散,而陳曦則默默地看著繁簡,沒有說話,就那么靜靜的抱著繁簡。

  陳曦抬頭望著雕梁畫棟,心中默默嘆了一口氣,籠中之鳥,也有著屬于自己的幸福。既然繁簡想要那種幸福,那就給她吧,給不了她所有的愛,那就給她足夠的幸福,她畢竟奢求的不多,少女的夢,不應該碎在她夫君的手上。

  做不到你要的花前月下,但我可以許你嫁衣紅霞,做不到你要的十里桃花,但我可以帶你看盡繁華,做不到你要的青絲白發,但我可以讓你富貴榮華。陳曦默默地想到,少女幻夢,而他早已過了這個時期,他能給的東西很現實。

  碎了上一個女孩的幻想,這一次陳曦小心了很多,就算給了繁簡現實,也依舊給她留下了太多的余地,籠中囚花雖是繁簡自己的選擇,可惜夢與現實永遠會有差距,籠中金絲雀有自己的幸福,但是陳曦也不想剝削她那對能帶著她高飛的翅膀,即使繁簡自己覺得用不上。

  陳曦苦笑著看著擁在自己懷中睡著了的繁簡,之前還在哭泣,現在哭累了就抱著他睡著了,始終還是太小了,輕輕的拂去她耳間的的發絲,陳曦低頭淺淺的吻下。

  陳蘭趴在窗口靜靜的看著這一幕,陳家庶女身份的興奮期已經過來,作為一個歌姬到現在成為一個侯爺的良家妾的陳蘭,經歷過太多的磨難,恭謹的做好自己該做的一切,她和陳曦一起的時間更長,很清楚陳曦的個性,淡漠,冷然,但是卻從來不會忘記舊人,只要不去逾越,陳曦不會忘掉任何一個承認的女子。(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